网易首页 > 网易号 > 正文 申请入驻

老公大我7岁,他说我那太小、太嫩,他受不了

0
分享至



从医院逃出来,老太太杜丽就铁了心了。

不治。

得了这样的病,又是这个年纪,她也就不折腾了。

大半辈子都活过去的人,就跟半截身子埋在土里一样,还管什么死啊活啊的。

杜丽沉默着回茴香街103号,屋里昏暗,杜丽刚脱掉外套。

邻居张婶推门就进来了。

张婶面上挂着愁,像刚尝过苦胆似的。瞧着杜丽,更是一下就红了眼圈,“咋就成这样了。”

“怎么会是脑子里长瘤……”

张婶的话断在半截。

虽然还没有恶化的迹象,可要做开颅手术,听着叫人心里害怕。

张婶和杜丽做了半辈子邻居,早就处得跟亲的一样。

杜丽有病的事,最早还是张婶发现的。

前几天,她们一起跳广场舞,杜丽扭着扭着,忽然就一头倒地上去了。

大半夜的,张婶和邻居七脚八手扶着杜丽回家,躺在床上杜丽醒过来说:“没事。”

“就是忽然眼前一黑,没看清。”

张婶不依不饶,盯着杜丽,喊她去了自己侄儿所在人民医院检查。

张婶特意交待亲侄子在医院帮忙看着杜丽些。

没成想,中午侄儿突然打来电话,说杜丽在医院不配合医生治疗,跑了。

张婶这下才知道,杜丽的病是脑瘤。

很快,街坊邻居们都来劝杜丽:“打电话让两个孩子回来吧。许明和许婷都是孝顺有主意的。”

“只要孩子同意,现在医学发达着呢,肿瘤割掉,你保准还能多活十几年。”

杜丽正用木梳子刮头,听见许明和许婷的名字,手上动作一顿。

旁边的人也伸手捅了捅乱说话的邻居。

这年头,老人一旦得了病,尤其是癌,几个做子女的愿意冒大风险大笔钱大笔钱的往医院里送。

亲生的都没几个靠得住。

何况,许明和许婷……

许明和许婷不是杜丽亲生的,这是茴香街上都知道的。

当年,杜丽嫁过来是做的后妈。

这些年,虽然杜丽和两个孩子关系不错,可到底隔着一层,外人眼里都明镜似的,知道杜丽的难。

眼下又是这种病,一群老人看着杜丽的眼神更加同情了。

杜丽却没有想那么多,她只是觉得张婶果然是个大嘴巴子,凡遇到一点事必要嚷嚷得满街都知道。

这么多年,愣是一点没改。



老人们在杜丽的沉默中扯开了话题,避开许明和许婷,直接说起了手术。

“不过是开颅,现在医学好着呢,没多大的事。”

“是啊,我老家有个人也是脑子上划了一道,瘤取了后,照样活得好好的!”

杜丽越听心越紧,她不耐烦的摇摇手,扒拉开围着她的邻居:“你们说的什么屁话,合着肿瘤不长你身上,去挨刀划开脑子的人也不是你。”

邻居被呛得一愣一愣的。

“你这人,真是……”

“我们是对你好,你也听不出来。”

杜丽一手拽一个,推着邻居往外走:“去去去,忙活你们的去。”

“我的事,不带让你们操心的。”

老人们都被赶散,屋子终于静下来了。

杜丽松了一口气,坐在老藤椅上,望了一眼墙上许昌的黑白遗像,微微一笑。

照片上的许昌还是三十的样子,温柔文雅,笑起来眼角有细细的褶子。

杜丽叹了口气,这么多年,岁月催逼着她老得不成样了,许昌在她心里却还是年轻那会儿的模样。

老屋的玻璃窗外,有槐树枝叶延展着寸寸绿意探进屋里。

杜丽身下的藤椅有一下没一下的摇着,迷迷糊糊,杜丽想起了她刚嫁来茴香街的时候。

那时候,外面槐树还只是拇指粗的小树苗子。

那时候,她还不是现在这样老……

十七八岁的杜丽是漂亮明亮的,圆脸盘,皮肤又白又嫩,一双大眼睛忽闪忽闪的招人爱。

杜丽是话剧团的台柱子,

多少人给她介绍对象,她都没瞧上。

倒不是杜丽有多心高气傲,只是恰巧没对上眼缘。

“眼缘这东西,太玄乎。”杜丽妈叹口气,把红辣椒串起来挂在房檐柱子上,“你啊,就作吧。”

杜丽捋直头发,别上发卡,朝她妈眨眼笑笑,“妈,随你怎么说,反正我今天是没空听。”

今天是文艺团下乡慰问演出,杜丽收拾好,一溜烟跑了。

杜丽和她妈都没有想到,说着还长远的事,转眼又到了面前。

杜丽遇见许昌,就那天的慰问演出上。

那是一个偏远的村庄,离春城都还有二十几里路。

搭建舞台的时候,全村的年轻小伙都来看热闹,后台里闹渣渣的。

杜丽和一伙姑娘画好了妆,出了临时搭建的帐篷透口气,远远看见田埂小道上,一个老人担着粪桶,朝着舞台走过来。

娇气点的姑娘都捂了鼻子,外头看热闹的小伙子也厌烦的瞅着老人。

胆子大的还呼哧着老人走快点。

老人是缠过小脚那种,走不快,受了小伙翻白眼的气,心里一急反倒连人带桶的摔了。

粪水四溅开来,人都吓了一大跳,离得不远的几个小伙裤子鞋子遭了殃,对着老人骂骂咧咧。

杜丽看着,老人在粪水里半天没站起来,心里有点不落忍。

还没下决心上去,就有一个高高大大,穿洗得发白的蓝衬衫男人上去了。

男人上去,伸手很自然的扶起老人。



小伙子们起哄:“许昌老师不愧是老师,见个女的都要搭把手呢。”

一阵异样的嬉笑,杜丽听着变味的话,还有许昌发红的脸,旁边有熟悉村子的姑娘笑着说:“许昌是这儿小学的代课老师,前两年死了老婆,因为成分不好,家里又穷,接连说了几个女人都不成。”

“连寡妇也不嫁给他,村里人都笑话呢。”

杜丽听完这些,再抬眸望去,脸色通红的许昌正无奈的看着几个毛头小子。

他说:“你们,过分了。”

“拿我开玩笑也就算了,人家头发都白了的老人……做人要讲口德 。”

许昌不想和几个毛孩子计较,扶着老人,捡起粪桶自己担上,一步一步扶着老人走了。

夕阳火烧一样,从山尖蔓延而下,杜丽呆呆的看着许昌离开的背影,只觉得心里有什么东西慢慢扎了根,一点点挣扎着发芽。

后来,杜丽满心打听起了许昌。

杜丽妈原是开放的,并不在意怎样人家,只要杜丽喜欢。

但听到许昌结过婚,还有两个孩子后,杜丽妈变了口风。

好说歹说的劝杜丽。

“儿啊,算了。”

杜丽心里正堵着气,她是胆大而热烈的。确定了心意,专门去找了许昌几回。

许昌刚开始还不明就里,后来明白杜丽的心思,一下子变得严肃起来。

他跟杜丽说:“那怎么成,你还小。”

“你也只比我大七岁。”杜丽抢着辩解。

许昌蹙紧眉,摆手摇头,几次劝不过杜丽后,就开始对杜丽避而不见了。

杜丽心里窝了火,觉得许昌多少有点不识好歹。

所以,杜丽顺着母亲的话就接,“算了就算了。”

她也犯不着,热脸贴许昌的冷屁股。

再后来,杜丽也不挑了,索性凭着好样貌,听介绍人的话嫁给了春城里一个有点家底的混二哥。

结婚两年,混二哥的日子越过越混,吃喝败光了家里的钱,还在外头欠了赌债。

再次见到许昌,是杜丽和混二哥离婚的第二天。

下着细雨,在城里的公交站边。

许昌先认出了杜丽,他牵着八岁的大儿子许明跟杜丽打招呼。

杜丽愣了愣,半天才反应过来,跟许昌挥了挥手 。

电车来了,人潮拥挤,许昌下意识抱着孩子护着杜丽上车。

车上更挤,杜丽在许昌的半边臂膀里,没来由的满心欢喜。

许昌是前年调回城里教书的。

他本来就是读过大学的人,因为成分下放的。

现在,时代过去了,他又成了有文化的香饽饽。

杜丽不在乎这些。

她只是试探着问:“咋就一个人带着孩子出来。”

“哦,孩子发烧,带他开药来着。”

“那,嫂子呢?”杜丽咬了咬嘴唇。

许昌看了看杜丽,半天才讪讪笑:“没找。”

车里,一阵拥挤。



杜丽随着冲力贴在了许昌的手臂上,她的脸彤红着,滚烫又炙热。

后来的事,谁也拗不过杜丽。

许昌也拗不过,跟着杜丽一起到了杜丽妈面前。

杜丽妈看着许昌,良久才叹了一口气点点头。

婚事就算应下了。

酒席没怎么大办,杜丽搬了几样陪嫁搬到了许昌住的茴香街108号。

婚后的日子平淡幸福,许昌的两个孩子许婷还小,很亲杜丽。

许明大了,又是男孩,跟杜丽关系不冷不淡。

许昌凡事以杜丽当先,当着满院的人给杜丽端洗脚水也不嫌丢人。

杜丽的日子就跟泡在蜜水里一样,甜到了心头。

直到那年盛夏尾巴的一天,一个精神病发了疯,拿了菜刀冲进学校砍人。

所有的老师都护着学生往教室跑。

许昌不要命的上去护孩子,背歹徒一刀插进了心脏。

杜丽咬着牙,攥着学校发下来的抚恤金哭成了泪人。

她把钱死死的攥在手心里,仍由泪水。

许明也抱着许婷缩在角落里。

茴香街上,所有的人都说:“瞧着吧,杜丽那样的人精,管不了多久就得连人带钱走。”

“最可怜的,只有许家的两个孩子。”

但出乎所有人意料的是,杜丽没有跑。更没有撒手不管许家两个孩子。

她从悲痛里爬起来,找了工作,带着孩子过。

一年后,杜丽工作步入正轨,日子总算安稳一点了。

十来岁的许明煮面,一锅开水打翻,半条腿全是水泡。

杜丽咬着牙,把她妈接过来。

她妈看看孩子,又看看瘦得没有人样的杜丽。

杜丽声音嘶哑,她说:“妈,人是我自己选的。”

“他活着没有半点对不起我,死了,我也不会对不起他。”

杜丽没哭,她妈先哭出了声。

“儿啊……妈知道,你心里苦。”

那一夜,繁星闪烁,杜丽趴在她妈怀里,痛痛快快哭了一场。

母女俩的泪混在一起,织成一层厚厚的网,紧紧兜住整个许家。

就这样,杜丽和她妈妈就在茴香街上扎下根来。



杜丽好强,能力也好,她去上班,去摆摊,日夜在钱里为生活打转。

杜丽妈就带着许明和许婷,一板一眼认真过日子。

厨房永远有热菜热饭,孩子也永远穿得干净清爽。

许明和许婷也都懂事争气,一路读书,一路优等生,除了雷打不动的拿奖学金以外,寒暑假还去厂里打工,帮着杜丽接济家里。

杜丽看着分外两个懂事听话的孩子,是打心眼里高兴,替许昌,也替自己。

许明渐渐大了一点,他很懂事,个性也极像许昌。

许明高三毕业那年,摊上杜丽妈得了病。

杜丽妈瘫在床上,吃喝拉撒都无法自理,杜丽远在他乡挣钱维持家庭,没办法回来。

是许明和许婷前前后后照顾,倒屎倒尿,煮饭洗涮。

杜丽妈到死,都是一身上下干干净净的,没一点异味。

杜丽回来奔丧,人老了一大截,许明和许婷沉默陪着她,一步不离。

开学的日子到了,杜丽挣扎起来,数了钱要替许明送行,然后继续出去打工供许明和许婷上学。

但谁也没有想到,一向听话的许明开始叛逆,死活不去大学。

还背着杜丽,跑到浙江进了电子厂。

杜丽气得几千公里赶过去,手里拿着带刺的花椒树条子。

她喊许明脱了上身跪下。

许明没吭声,脱了短袖,扑通一声就跪在杜丽面前。

杜丽照着许明的背,下了狠手,死命的打。

花椒带着倒刺,一扯一拉,许明的背上全是细细密密的血条子。

许昌咬着牙,一声没有哼。

杜丽一边打,一边骂。

“这么多年,我没对你们兄妹动过手。”

“我累死累活的供你们,没说过一句冷热话。”

“好不容易熬到你大学了,翅膀硬了,不听我的话,要自个儿飞了是吧!”

血珠乱溅,杜丽没停手。

“我就问你一句,跟不跟我回去读书?”

许明痛得直冒冷气,他咬牙,挺直背一字一句回杜丽,“不读。”

“我不读。”

“你就是打死我,我也不读了。”

杜丽一下子退了几步,痛心的看着许明。

她失望透顶,扔了刺条。

背过身捂着嘴,泪如雨下。

良久,许明怕杜丽出事,他喊她:“妈?”

杜丽摇摇晃晃的走,她说:“我管不了你了。是我没本事……”

“以后,你也别再叫我妈。”

杜丽当天晚上就走了。

只剩下许明在电子厂冰凉的地板上,跪了整整一夜。

他不是不想读。

是知道家里供不起两个大学生。

他妹妹许婷成绩也好,以后准保也是能考上的。

供他一个读,杜丽就得为了钱拼命。

再供许婷,那就不是杜丽拼命可以办到的。

那是要杜丽的命。

所以,许明咬死了牙不读。



杜丽不找来,他还崩得住,偏偏杜丽找来了,痛心疾首的样子,像刀一样割许明的肉。

杜丽临走的话,是说她不怪许明。

她怪的,只是她自己。

那一夜,许明跪着哭到天明。

茴香街上,杜丽从浙江回来就把房子挂出去卖。

这房子,是许昌留给她的最后一点念想。

但为了孩子,杜丽管不了那么多了。

很快,茴香街的街坊邻居们也都知道了情况,大家纷纷凑钱,交给杜丽。

杜丽捧着钱,红着眼一个个道谢。

“都是一条街上的。”邻居们笑着说:“以后,许明出息了,加倍还我们就是了。”

杜丽一家一家的写了欠条,保证下来。

许明是在杜丽差一点卖房子那天回来的。

他提着蛇皮袋,一步步走回杜丽身边。

杜丽正和杀价的买主谈,许明走进屋,放下行李对杜丽说:“妈,别卖了。”

“卖了,我们就没有家了……”

杜丽咬着牙,“家还会有的。”

“书不能不读。”

杜丽她一字一句说:“不然,我老死到了黄泉底下,怎么去跟你爸交待。”

许明高高大大一个男孩,登时就哭了。

他掏出一叠又一叠钱,告诉杜丽,那天杜丽大闹电子厂,搞得全厂都知道他的事。

厂长听见消息后,亲自找了许明,表示愿意全方面资助许明上完大学。

所以,许明读书的事,就算是解决了。

许婷扑上来,拉着杜丽数那些红钞票。

一张又一张,杜丽心才算是一点点定了下来。

许明也出息,读了大学第二年就帮助电子厂完善了各种制度,做了全方面的扩展计划。

厂长和许明处得像忘年之交一样,发了不少奖金给许明。

连带许婷都算是许明供着读出了大学。

几年后,许婷考了事业单位,从了当年许昌的老本行,在水城当小学老师。

两兄妹常常隔三差五就来看杜丽,一晃十几年过去,许明结婚生子,都是杜丽亲自操持。

许婷执意多自在几年,杜丽劝不了,索性不管她。

茴香街的邻居们都说,杜丽总算是苦尽甘来,往后只剩好日子了。

连杜丽自己也觉得,老天总算没白折腾自己这半辈子。

只要等许婷有了好人家,杜丽这辈子也算是圆圆满满了。

谁也没有想到,杜丽的脑子里会长一颗肿瘤。

这颗肿瘤彻底搅乱了杜丽平静的生活。

夕阳落尽,黑暗一点点漫过天空。

杜丽坐在藤椅上睡了一下午,晚饭随便糊弄了一口,就躺在床上。

她睡不着,放着电视调到戏曲节目,听盛装的戏子咿咿呀呀的唱。

腔调幽怨又绵长。

翻来覆去,折腾到凌晨两点,外面忽然有了敲门声。

杜丽还没起身去开,门就被人推开了。

“哥你带钥匙怎么不早说!”

“害我拍门。”

许明站在院子里,瞅着许婷脸色不善:“小声点,别把杜丽吵醒了。”

杜丽到许家的时候,许明有些大了,又是男孩子,脾气倔,只肯喊杜丽杜姨,不肯改口。

杜丽没在乎过这些,由着许明去了。

谁知道,许明渐渐大了后,对杜丽的妈是规规矩矩一口一个外婆,对杜丽反而连姨都不喊了,直呼杜丽大名。

杜丽脸色一变,在屋里拉开了灯。

许明和许婷都杵在门边,半晌,许婷才讪讪喊:“妈,这么晚了,你还没睡呢?”

杜丽板着一张脸,“你们也晓得这么晚了!”

“这么晚了,怎么都跑回来了。”

许婷大大咧咧,张口直说:“张婶打电话……”

许明拉住了许婷。

他沉了沉声音,先发制人,对着杜丽没好气说:“你还好意思问?”

“医院的事,你怎么没有第一时间打电话给我们。”

杜丽就怕许明和许婷知道,眼神躲闪,半天没吭声。

“你以为你不说,我们就没法知道。”许明坐在沙发上,盯着杜丽。

杜丽转过身,鼻子里出气,瞅着门外黑漆漆的街上骂:“是哪个嘴上没门的!”

“不知道长舌要遭报应啊!”

许明气得七窍生烟,一把摁着拄拐杖要躲的杜丽:“行了啊你。”

“别不知好歹!”

许明指挥许婷关了大门,继续沉着声音教训杜丽:“人家是害你啊?”

“再说了,得亏人家打电话给我和小妹。不然,你要瞒到什么时候?”

杜丽垂着头,像做错了事的孩子,局促着不肯说话。

这以后,许明和许婷一直寸步不离的守着杜丽。

班也不上,活也不干。



还有许明那个媳妇,杜丽看着就来气。

当初好歹也是她选的,明明也是有脾气的人。

现在咋就事事只听许明的。

许明媳妇笑笑,温柔的回:“妈,我就听许明的。”

杜丽还要再说,许明媳妇就开始打马虎眼,“诶,那个……妈你今天想吃点啥?”

“昨天的蒸鲈鱼是不是过了一点?”

杜丽没了脾气。

晚上,她实在受不了了,把许明和许婷都喊到了屋里。

杜丽开门见山,“这病,我不治。”

“打死也不治。”

“你们也不用费心在这守着我。”

许婷心急火燎,朝着杜丽喊:“妈,你……”

许明拉住了许婷,让她出去。

许婷瞅瞅许明,又瞅瞅杜丽,长长的叹了口气才跟着她嫂子出去了。

屋里,只剩下许明和杜丽僵持着。

许明伸手从背后墙角拿出从院子里折的花椒刺条子。

许明把条子摆在杜丽面前。

他说:“妈,这么多年,我从没忘过你打我那顿条子。”

“更没有一刻忘过,你以前说,我要是不读书,你说你老死到黄泉底下没法跟我爸交待。”

许明抬起头,看着满脸皱纹红着脸的杜丽,“现在,你病了,执意不肯治。”

“你有没有想过,你不治,以后交待我又怎么和我爸交待。”

杜丽回过头,看着许明想起许昌的脸,泪流满面。

“我和许婷都不是为了孝顺的名,我们只是……真的不能没有你。”

“妈……”

杜丽再也忍不住,扑上去,伏在许明的肩头呜呜咽咽的哭。

第二天,杜丽松了口,答应着过了年就去医院配合治疗。

许明和许婷不干,直接拉了杜丽就奔医院。

杜丽还挣扎:“年前去不吉利。”

“什么吉利不吉利,看病哪还行这个 ”

医院里,医生全面再次复检后,告诉许明和许婷杜丽是脑瘤,但没有严重恶化。发现得也还算早,有条件,可以手术。

许明想了想问:“这样的手术,我们去哪里做更对我妈的风险更低一点?”

医生一愣,笑着回:“如果有条件,那肯定是建议去一线城市找专家手术。”

许明和许婷想都没想,异口同声的回:“有。”

杜丽被媳妇扶着在楼下花园散步,全然不知道楼上,许明和许婷做下的决定。

除夕夜,许明和许婷定了初三的票上北京的医院。

客厅里,电视上春晚正在闹腾,杜丽搂着小孙女小孙子,一阵一阵哄笑。

春晚过半,杜丽打起了瞌睡。

许明的两小只挨着先调低了电视声音,一左一右的挨着杜丽眯着了

许婷起身到厨房。

许明正在煮粥,是杜丽最爱的虾皮粥。

许婷靠在门框上,手里拿着一个苹果。

她犹豫着说:“哥,钱的事……”

“不用操心。你只管陪着妈。”

许婷把玩着手里的苹果,“我知道你比我有钱,但你公司不是正在扩张吗?”

“先从我这边挪吧。”

“你有钱。”许明笑笑:“别打你那套房的主意,女孩子……”

“再说,我也没有挪公司的钱。”

“那你……”

“我已经让你嫂子把春城的房挂出去了。”

许婷吓了一跳。

“哥,小亮快要上小学了,你好不容易弄的学区房暂时就别卖了吧。”

许婷轻轻咬着苹果,“还是把我的卖了吧。”

“反正我一个人,大不了以后嫁个有房的。”

许明又气又笑,“这叫什么话。”

“得亏你没在杜丽面前说,不然她兜头就该扇你两巴掌了。”

许婷吐吐舌头,“我又不是傻,跑她面前说这些。”

许明笑了笑,安慰许婷说:“万一……我是说万一,我这边钱花完了不够,你就垫上。”

“反正,哪怕我们都砸锅卖铁,杜丽的病也一定得治。”

许明语气坚定,目光锁在锅里翻腾的虾皮上。

许婷也郑重的点头。

上半辈子,是杜丽拼命守护他们。

现在,该换他们来守杜丽了。



灯光昏黄,照在姐妹俩身上。

许明缓缓用木勺搅动着锅里的虾皮粥,热气氤氲,朦胧温柔了他坚毅的侧脸。

许婷洗了手准备拿碗盛粥。

窗外,有烟火升腾而起,绚烂璀璨的绽放光芒。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相关推荐
热点推荐
这应该是美军几十年来最耻辱的一天了!让美国人郁闷得不行!

这应该是美军几十年来最耻辱的一天了!让美国人郁闷得不行!

帅之视角
2024-02-27 10:59:28
老人外出散步被警车撞伤身亡?成都市公安局交警部门:是派出所警车撞了人

老人外出散步被警车撞伤身亡?成都市公安局交警部门:是派出所警车撞了人

鲁中晨报
2024-02-27 14:57:11
快供不起留学了!浙江家长发文吐槽:女儿英国一年留学花60万,大家要慎重!

快供不起留学了!浙江家长发文吐槽:女儿英国一年留学花60万,大家要慎重!

老郭在学习
2024-02-27 09:13:13
湿地公园监控夜间拍下不雅视频?警方已介入,律师:擅自将视频外泄涉嫌违法

湿地公园监控夜间拍下不雅视频?警方已介入,律师:擅自将视频外泄涉嫌违法

极目新闻
2024-02-26 17:21:25
社评:伯恩斯应讲出更多中美关系的真话

社评:伯恩斯应讲出更多中美关系的真话

环球时报新闻
2024-02-26 23:39:55
瑞幸咖啡员工自曝工资收入,网友说:国内咖啡龙头,确实很猛啊

瑞幸咖啡员工自曝工资收入,网友说:国内咖啡龙头,确实很猛啊

小蓝圈
2024-02-27 07:16:43
顶流大瓜,刚刚爆了……

顶流大瓜,刚刚爆了……

刘空青
2024-02-26 14:48:06
女子终于嫁给了暗恋30年的男子,婚礼上开心到控制不住笑声

女子终于嫁给了暗恋30年的男子,婚礼上开心到控制不住笑声

户外阿崭
2024-02-26 17:12:13
张雪峰提醒考研查分和高考不一样:有400分以上复试被刷的,还有拟录取后取消录取的,好好准备不要放松

张雪峰提醒考研查分和高考不一样:有400分以上复试被刷的,还有拟录取后取消录取的,好好准备不要放松

法制社会报
2024-02-27 12:19:37
世乒赛奖金曝光!王艺迪成头号赢家,王曼昱吃大亏,马琳这招真狠

世乒赛奖金曝光!王艺迪成头号赢家,王曼昱吃大亏,马琳这招真狠

二哥聊球
2024-02-26 12:54:31
挪媒:哈兰德与好友共花300万欧买超跑,限量275辆搭载F1引擎

挪媒:哈兰德与好友共花300万欧买超跑,限量275辆搭载F1引擎

懂球帝
2024-02-27 12:16:03
反转了!南京大火并非物业不作为,网友晒出证据,物业是被冤枉的

反转了!南京大火并非物业不作为,网友晒出证据,物业是被冤枉的

西莫的艺术宫殿
2024-02-27 12:32:57
颁奖结束,王艺迪退场后大哭,谁注意孙颖莎举动,陈梦举动暖心

颁奖结束,王艺迪退场后大哭,谁注意孙颖莎举动,陈梦举动暖心

东球弟
2024-02-26 22:30:33
哇哈哈集团创始人宗庆后去世,到底打没打120万一针的抗癌药

哇哈哈集团创始人宗庆后去世,到底打没打120万一针的抗癌药

雨秋闲话
2024-02-26 15:45:56
陈梦与孙颖莎实力差距揭秘:早田希娜坦言,两人水平至少相差3档

陈梦与孙颖莎实力差距揭秘:早田希娜坦言,两人水平至少相差3档

室内设计师阿喇
2024-02-27 15:57:02
中国为何迟迟不武统台湾?美专家说出的一番话,令全场鸦雀无声

中国为何迟迟不武统台湾?美专家说出的一番话,令全场鸦雀无声

刘刘大顺
2024-02-26 10:05:05
长沙穗城公司发布地铁6号线延误情况说明:因司机突发不适

长沙穗城公司发布地铁6号线延误情况说明:因司机突发不适

环球网资讯
2024-02-27 14:59:16
中方的反制来了,大型盾构机禁止出口?欧美哭叫不迭无人应

中方的反制来了,大型盾构机禁止出口?欧美哭叫不迭无人应

谈与讨
2024-02-26 23:19:26
国家为什么害怕打仗?怕的不是战争,而是怕老百姓再过苦日子

国家为什么害怕打仗?怕的不是战争,而是怕老百姓再过苦日子

Sman知识局
2023-11-02 16:20:02
断流30年!中国最长的内陆河“塔里木河”,为何会“重新复活”

断流30年!中国最长的内陆河“塔里木河”,为何会“重新复活”

文史达观
2024-02-14 06:45:03
2024-02-27 17:00:49
午睡星球
午睡星球
新媒体内容营销传播机构
2480文章数 7947关注度
往期回顾 全部

健康要闻

帮你远离焦虑和失眠的5条有效建议

头条要闻

29岁美女作家去世:被病痛折磨3年 去年8月确诊罕见病

头条要闻

29岁美女作家去世:被病痛折磨3年 去年8月确诊罕见病

体育要闻

库明加,撞墙之前和撞墙之后

娱乐要闻

顶流被曝私生活不干净!矛头直指鹿晗

财经要闻

许家印前妻丁玉梅向其次子追讨逾10亿港元

科技要闻

李想:我们理想将在今年挑战80万辆年销量

汽车要闻

60+功能升级 星途星纪元ES首次OTA推送

态度原创

房产
本地
家居
数码
手机

房产要闻

厮杀!又有超70万㎡要开,2024海南商业依旧炸裂!

本地新闻

寻年味 过大年|妆艺大游行华丽落幕 新加坡总理李显龙现场送祝福

家居要闻

简约内核,在居所中获取治愈能量

数码要闻

Pro级RTX独显AI轻薄本ROG幻Air系列正式开售,首发10499元起

手机要闻

同价位唯一长焦手机!真我12 Pro发布:1499元起

无障碍浏览 进入关怀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