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首页 > 网易号 > 正文 申请入驻

第80集:加代珠海替大佬办事

0
分享至

1992年9月,珠海。在当时广东这边,由最炎热的三伏天转到了早晚已经渐凉了。故事得从边国军的女儿开始讲,边国军是周强的干爸,在深圳小武子支队,那可是支队的一把,刚提了都没有俩月。

深圳这个边支队队,他女儿在珠海叫人给欺负了,而且这个事儿还挺大的,周强也找到代哥了,把这个事儿也说明白了,希望代哥能够出手教训一下对方。

代哥当时就说了:强子,这个事儿,你就放一万个心,你看哥怎么给你解决的就完了,你看我怎么揍对面都就完了!

前文咱们讲过,周强和加代是在表行认识的,当时加代刚从广州来到深圳,和李威斗法,那个时候周强带着女朋友来买表,加代直接6000块卖了一块2万多的表给周强,后来一来二去喝酒混熟了,周强和之前女朋友分手后,加代还介绍了霍笑妹的闺蜜王芳给周强了。再加上加代的仗义疏财,到后面两人的关系可以说是非常铁了。

那么具体怎么回事呢,咱们闲言少叙,言归正传。

话说边国军的女儿姓边,叫边小杰,长得也不算是漂亮,但是就挺有气质的,有他爸骨子里边的东西,有那种英姿飒爽,为人也特别善良,特别正义。



小杰在当年的珠海,他不跟他爸在一块儿,自打大学毕业以后呢,也留在珠海了,也没用他爸给安排工作,包括说你给我拿点儿钱呀,我做买卖,没有。而是自个儿考上了一个记者,当时还属于实习阶段,平时工作也挺努力的。

在当年的珠海,认识个小伙儿,这小子姓张,叫张康,是当年珠海这边本地人,人家里边做生意的,干那个进出口贸易的,挣老多钱了,正经八百属于海珠本地的富商,小伙儿就是纯纯的富二代,正经八百是属于少爷级别的,成天除了玩就是玩,家里边得有七八台车,基本上是想开哪个开哪个。

这你看,俩人这一晃呢,也认识一年多了,赶到这段时间,小杰把电话打给边国军了,边国军正在办公室看文件呢,啪嚓的一接:“喂,小杰啊。”

“爸,最近工作挺忙的吧?”

“你先别考虑我来,我问问你,你上次打电话,你不是告诉我把男朋友领回来吗?到咱们深圳这边,你让爸看一看,你这一拖得有半年了,啥时候领回来让我见见他呀?”

“爸,小康他们家吧,事儿也挺多的,人家做生意的,跟咱们不一样,这一天天事儿也挺忙的,暂时过不来。”

“不是,你没时间那都行,那无所谓,那你俩这个事儿怎么定的,这也处一年多了,那孩子也不让我见一面,最重要的是你俩怎么定的,你可不小了,26了都!”

“爸,这个你就放心吧,女儿心里有数着呢!”

“你这老说有数,我告诉你,你一晃就30啦,知道不?你跟你那个对象说,就咱家这个条件,虽说比不上人家大富大贵,但最起码你爸也没让你失望,我这刚提正,那不也行嘛!”

“爸,你指定是行!我就不跟你聊了,你工作顺利就行,哪天的,我回去看看你去!”

“我告诉你,自个儿注意点儿,一个人在珠海,你不许吃亏,有时间了,有事没事的,你回来看看我来!”

“那行嘞爸,那好嘞,好嘞好嘞!”

说完,电话啪嚓这一撂下,爷俩的感情还挺好的,那天下父母就没有不心疼自个儿儿女的,这是肯定的。

咱说这边,小杰在当年的珠海当了一个实习记者,一个月待遇谈不到高,但是也不算低了,平时就很少让这个张康去养活自个儿,不花你的钱,包括说你给我花钱,买这个买那个的,基本上是没有,甚至说自个儿都得给对象打点儿!

倒不是说人家差钱,人家一点儿都不差钱,就是说这女孩儿这不挺好的嘛,就是挺好一姑娘,谁娶回家谁享福那种!

时间不长,大概跟他爸打完电话,能有个四五天的时间,赶到这天晚上,马上就12点了,小杰当时在自个儿租的房子,身体开始不舒服了。

俩人搞对象,当时可不像现在,第一天见面就住一起了,当年可不行,虽说处一年多了,也有过这那的,但是没在一块生活,小杰就自个在那个出租房里边,那肚子就疼得受不了了,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当时把电话就打给张康了,啪的一打过去:“喂,张康。”

“小杰呀,咋的了?”

“小康,我肚子疼,这也挺晚了,我这门口也没有车,你过来接我一下呗,你过来领我上趟医院,我去检查检查。”

“这都几点了现在?”

“现在已经12点了。”

“你这不扯淡的吗?我一会儿还有事,一会儿跟家里边出门,我还要出去办点事儿去。”

“那咋的,我肚子疼你都不管我了?不行了,我这疼得受不了了,你过来一趟吧!”

“我说你这不认识其他人了咋地,你那些个朋友啥的,你找个谁陪你去一趟,我这边属实有事,我过不去了。”

“我说张康…”

“我这边还有事,我先撂了,你找别人吧。”

电话啪嚓就给你撂了,属实一点儿病没惯,属实一点儿感情没有!这边,给丫头疼得,当时在屋里头直打滚,为什么疼也不知道。

当时在旁边,他们一起合租的室友,也听到这屋的动静了,这一敲门,啪的一推开:“你咋的了小杰?”

“我肚子疼,不行了,我肚子疼,疼得受不了了!”

“那走,我陪你出去,我陪你上医院看看去,检查检查去!”

“行,可是这么晚了,没有车呀!”

“走吧,我给我对象打个电话,让他过来接咱们来,他开出租车的!”

他这个室友扶着他,两个人下的楼,到楼下,人室友找自个对象,男朋友嘛,开出租车的,这三个人,一男两女,打出租屋的位置,直接上医院去了。

等说到医院里边,这一检查,也不是别的,没什么大事,叫急性肠胃炎。事倒不是很大,但是疼起来真要命呀,大夫简单给打了一个止疼针,开点止疼药,好很多了。

在当时一楼待着的时候,小丫头拿电话又给打过去了:“喂,张康。”

“小杰,这又咋地了?”

“小康,我在医院呢,我今天晚上疼的受不了了,我自个儿回家太麻烦了,再一个,也没有人照顾我,你能不能过来接我一趟,我上你那儿住一晚上?”

“我跟你说啦不行,我不告诉你我一会儿要出去吗?再一个,我身边就有朋友啥的,你就别折腾我了,你自个儿忙活忙活,你找找朋友啥的,你不有室友吗?让他照顾你!”

“人家跟对象在一起呢,人咋照顾我?”

“行了,你自个儿想办法吧,不行办个住院,我这边忙着呢,好嘞。”

电话啪嚓就给你撂了!

小杰当时也没往心里去,只能说是挺生气的,说你怎么突然就不管我了。没有办法,室友再一次出手,扶着他,这也算给整回来了,回到当时的出租房了,遵医嘱,大夫给开的药,自个儿半夜起来吃的药,确实也指望不上对象。

来到第二天天亮了,也好差不多了,拿电话再一次打给张康了,打到早上八点来钟,就是没人接,一直就没人接,得打了七八个电话,还开机呢,就是没人接。

小杰这边呢,自个儿肚子也好点儿了,再加上昨天晚上也气坏了,这左寻思右寻思的,不行,我得找他去,自个儿一个人下楼打的车,上哪儿去了?找张康去了!

这小子他家里有钱,在珠海买了不少楼,有点儿说什么意思呢,就是家里边房子、别墅,什么什么都有,自个儿在外边又单独买了一个房,说句不好听的话,那不就是领个娘们出去方便吗?

一个楼房,200来平,上下复式的,就特别厉害!这边,小杰自个儿打车过来了,等停到楼下的时候,在门口也看见这小子的车了,那年头,张康开什么车,红色的捷豹,就特别耐看,那时候买都得100好几十个W,你说人有没有钱?

小杰这一看,车在这,这肯定是也没出门,你这不骗我的吗?往二楼这一来,砰砰砰开始敲门,敲了好多声,始终没人开。

但小杰骨子里真有他爸的东西,他也没走,按理来说,你敲完门没有人你就走了,对不对,他没走,打当时对面那个楼梯台阶坐那儿啦!

自己哐哐往那儿一坐,胸前夹个包,也没走,就坐这里,得坐两三个点,打早上九点多,得坐到11点多,你说咋的,这女孩儿性格怎么样?

11点多不到12点的时候,隔着门听见屋里有人说话了,而且很明显能听见一男一女,小杰当时一愣,心里一股怒火油然而生。

这边,没有五分钟,当把门手嘎巴的一声打开的时候,人出来了,这娘们长的真就挺漂亮,该说不说,就连小杰都自愧不如!

你就看人家打扮的,一个小皮裙,底下是渔网的丝袜,那时候就流行这个,稀罕这玩意儿,下边穿个高跟鞋,红色的小高跟鞋,上边露个肚脐眼,披个小衣服,属实挺性感的。

跟他一起出来的不是别人,张康,而且还搂着这娘们的小蛮腰,手还不是在腰上,在腰下面一点儿。

往这一来,还喊了一声:“宝贝,昨晚辛苦了,一会儿我领你去一家新开的馆子,那特别有特色,给你好好补一补!”

正说这句话呢,一抬脑袋,懵逼了:“哎,小杰,你啥时候过来的?这是我妹妹,就我妹妹!”

说着,手也拿开了。这边,小杰哐当往起这一站,往前这一来,看眼张康,看眼这女的:“你是干啥的?嗯,你个小狐狸精,你是干啥的!”

“啥玩意儿我是干啥的,我是他对象,我张康对象!”

“什么意思?张康是你对象?那我是谁呀,你是他对象那我是谁?”

张康往前这一来:“小杰,你别闹,我给你介绍一下子,这是我爸多少年的朋友家里边孩子,跟我这属于正经八百门当户对的,你先别闹,什么事回头我再跟你说。那谁,那个小玉,你先走。”

这小丫头叫小玉,张康就紧着说小玉你先走,两个女人分开好哄不是!小玉这一看:“什么东西?他还在这儿问我呢!”

往这啪嚓的一来,真就要走了,但是小杰能同意吗?小杰上去啪的一拽:“你别走,张康,什么意思?今天你把话给我说清楚了,这什么意思?是我对你不够好,还是说我怎么的?我哪儿对不起你了?你这么做你对得起我吗?”

张康一把拽住了小杰:“你把手撒开行不行,把手撒开!那个谁,小玉,你赶紧走!”

小杰眼泪不争气的唰唰往下掉:“不是,我咋撒开?你告诉我怎么撒开?你们这都什么意思?”

张康不再废话,拽着小杰的手,啪的一顿,一下子就给拽下来了,小玉在这儿抖搂抖搂衣服:“什么玩意儿,手还挺有劲的,不怪人他爹当兵的。”

张康啪的一指唤:“我告诉你,这是我朋友,你对我朋友不尊重了!”

“我对你朋友不尊重了?张康,你对我尊重吗?我跟你在一起一年了,我就差把心掏给你了。说真的,我上班的时候,无论是刮风下雨,你只要说想吃什么,你打电话来,我哪个没给你办到?你就是这么对我的?”

小杰真的是哇哇哭:“你知不知道,我家里边,我父亲在深圳给我安排工作了,我就为了跟你在一起,我把工作都辞了,我选择了留在珠海,你当我愿意在这儿干呢?我就换来你这么对我?”

“你先别哭了行不行?你先别哭了,你赶紧走得了,你这是干啥呀?哎呀,我不跟你说别的了,实话告诉你,我之前是跟朋友打个赌,现在咱们已经分手了,你别像裤裆粑粑似的,你老粘着我!”

“小杰,你赶紧走吧,咱俩是不可能的事儿,你说我家那么有钱,我爸是做进出口贸易的,反观你那个家庭,你能是个啥呀,你老跟我说你爸是当当大大的,当这当那得,有啥用呀,我也不指望他干啥,还不是咱珠海的!”

“你走吧,走走走,行不行,我求求你行不行?你可别在这儿缠着我了,以后你可不许找我来了,听没听见?”

“张康,你就这么对我?”

“我对你个鸡毛呀,你赶紧走吧,赶紧的!”

啪的一推咕小杰,小杰不提溜个包嘛,在这儿随手拎着,谁还没有点儿脾气呀,推咕完小杰,张康去搂那个小玉去了:“走,咱俩走,不用管他,不搭理他!”

正好他这一搂,那哪个家伙遇着这种事儿,他能受得了吗?你看哪个女人她也受不了呀,拿自个儿这个包,朝张康的后脑勺,啪就是一下子!

小玉在旁边一喊:“打他来,揍他,揍他来!“

你就再厉害,你是个女的,你能打过男的吗?而且张康在打他的时候,属实也没拿他当人,跟打畜生似的,拿自个儿这个拳头,照当时小杰那个眼眶,哐当的一下子,啪的一拳,赶上楼道后边有那个墙,后脑勺哐当就撞墙上了!

而且,小杰顺着那个墙扑通的一下子坐地下了,眼看着后脑勺淌西瓜汁了,那一个女孩儿,精瘦的,你哪能这么打呀?你打谁也不能那么打呀,你真是没瞧起人家你那么大!

但你看,这都不算完,边上这个小玉,人家正经八百沾点儿富家千金,那女孩儿有钱,任性,家里有钱,从小娇生惯养的,张康打完小杰之后,她更来劲儿了,往前这一来,拿自个儿这个小手,照当时这小杰的脸上,啪啪啪连扇了三四个嘴巴子,脸给打通红。

张康往这一站,拿手啪的一指唤他:“我告诉你,以后你别来找我来了,听没听见?咱俩就拉倒了,我也不图你啥,知不知道?当时跟你搞对象,我也就是跟人打赌,一看你挺纯的,看看能不能给你拿下来,我真就给你拿下了,拿下你之后吧你也就那么回事。玩玩而已,没想到,你这还能赖我身上了,我告诉你,就你这种人,在咱们珠海这个圈子,你混不了,大伙儿都是玩,怎么非得你就认真呢?谁跟你认真呀?妈的了,走走走,赶紧走,看你就来气!”

他俩这一说完,俩人这一搂一抱下楼走了。反过来咱说小杰,在楼道里边得缓了二十来分钟,捂着脑袋,当时这后脑勺给打破了,眼眶当时给打黢清,自个儿就扶着墙,扶着那个扶手下去了。

也真就挺坚强的,顺脖子后边,那个西瓜汁都躺到前边去了,一走一过,那个老百姓啥的,包括卖菜的那些个大妈都说:“姑娘,你那脑袋咋整的,包一包呀,赶紧上医院包一包去!”

小杰也不说话,挺要强的,不说话,拿个电话打给谁了,打给他爸了,一个女孩儿,不管说在外边受多大欺负,这个女孩她找不到别人,她只能找自个家里的父亲,对不对?她没有别的依靠了!

这边,电话啪的一干过去,边国军正准备开会呢,一接起来:“小杰,咋的了,我这边有个会,完了我给你回过去。”

边国军每次都是等女儿先挂电话,但这次女儿迟迟不挂,还隐约传来了抽泣声,边国军急眼了:“喂,小杰,怎么的了?”

“爸,我不想在珠海待了,这工作我不想干了。”

“跟爸说,咋的了,哭啥呀,别哭了,怎么的了!”

“爸,我回去找你去,我见面跟你说。”

“行,爸接你,你别哭了,啥事儿跟爸说,啥问题没有!这样,你在这儿等我,我派司机过去接你去。”

电话啪的一撂下,边国军这一摆愣手:“周强,周强!”

周强往这啪的一来:“老爸,这是咋的了?”

“你快去,你妹子,我女儿,在珠海不知道怎么地了,好像让人给欺负了,你赶紧去把她给接回来!”

“谁,小杰?”

“对,我听电话,应该在那边都哭了!”

“行,那我知道了,那我接她去!”

往楼下哐当的一来,人这时候,周强也厉害了,不再开那个005了,而是001了,周强一下就厉害了,而且人周强都不开了,人家都有司机了,支队队的司机,他坐副驾,跟他们司机俩一块儿去接去了,你说厉害不?

这还不算,而且从原来的长风猎豹已经换成兰德库鲁泽了,过去那时候,五号车是长风猎豹,那当成老一以后了,必须是兰德库鲁泽,绿色,迷彩的,那当时老厉害了!

打当时这个大院里头哐当往上一坐,一台大陆巡,接老边他女儿去。到地方接上他女儿,往车上一上,小杰也认识周强:“哥,你咋来了?”

“妹子,你跟哥说,告诉哥你咋的了,我爸在办公室说了,说你咋的了,你跟哥说,哥也不是外人。”

“强哥,我对象给我甩了!”

周强一听:“那鸡毛玩意,分就分了,是不是,我上回见过那小子,留个背头,到哪儿去喳喳呼呼的,挺高大个子,是他不?那鸡毛玩意黄就黄了,哪天强哥再给你找一个,我再给你介绍一个,多大事儿呀,我给你找就完了。”

“哥,他打我。”

“谁打你?他打你?”

“他跟别的女的在一块儿一起打的!”

“我擦,小妹儿,咱先回去,咱先上去,你要一会儿回去之后呢,你再语言啥的,你注意点儿,别跟咱老爸说,你老爸那个脾气也不是不知道,真急眼的话,可能就不好了!”

“知道,我知道!”

这一说知道,坐着001的车,当时也进大院了,周强陪着他,一直到办公室这边,这个老边一看:“小杰,你这是怎么回事呀?哭啥呀?跟爸说,怎么地了?”

“爸,我跟那小子分手了。”

“黄了?就因为这事儿哭呀?我这傻女儿,真的,那分就分了呗,这有啥的,现在咱们整个大院,女儿,你随便扒拉,随便挑,你稀罕哪个,爸给你介绍,能当我的女婿,那是他荣幸!”

“我不是那个意思!”

“那你什么意思?咋地?谁欺负你了?”

小杰这一看周强:“你看,强哥…”

周强看一眼边国军,寻思一寻思:“老爸。”

“咋的,你知道呀?”

“小杰在珠海找那小子吧,挺不好的,背着小杰找了个别的女的,完了之后呢,把小杰给打了。”

“怎么地?谁打的?小杰,你告诉你爸,谁打你了?”

“爸…”

“这事找他,周强!”

“哎,老爸。”

“妈的,给我找他来,找他!”

“爸,你消消气儿,你这是刚当了支队队,多少个眼睛盯着咱们呢,你跟咱那个正委现在也不是很对付,你一定的,这段时间一定消消气儿!”

“我女儿叫人给打了,我消气儿啥呀?周强,我告诉你,老子我就这一个女儿,我不护她谁护她?”

“是是是,老爸,我知道,但这种事儿也轮不到你出手呀,你这么的,老爸,你要信得着我的话,我办这事儿去,行不行,我给你办这事儿去!”

“你怎么办呀?我女儿让人给打了,你怎么办?”

“这么的,你我谁去都不合适,我们这身份不适合出面,咱去地方跟人打仗去,这算啥玩意儿啊,你说是不是?你这刚当支队队,你现在这时候不能惹祸!”

“那你怎么想的?对啦,你不是有那些个社会上的朋友吗?什么加代的,我没少帮他,给加代打电话,你告诉他,上我这来一趟,给打电话!”

“老爸,我那个哥们吧…”

“打电话告诉他,一会儿我要找他,我见他怎么地,我是不是叫不动他?”

“不是,我打电话,爸,我打电话!”

周强转身出去打电话去了,这边,边国军一看:“小杰,你在爸办公室坐会儿,你歇会儿,爸给你找人,妈的,打我女儿能行吗?”

老边当时是真急眼了,周强那边拿电话哐当给干过去了:“喂,哥,我是周强。”

“兄弟,咋的了?”

“你忙不忙呀哥?”

“我不忙,我在表行呢,几个哥们啥的都在这儿呢。”

“那你要不忙的话,我派司机接你去,你到我爸办公室来一趟呗,我爸要见你。”

“谁,边国军呀?”

“那可不咋的,我爸不寻思见见你嘛,你快点儿的,你赶紧过来,有点儿事儿跟你说说,也希望你能帮帮忙。”

“那行,哥知道了,哥马上往这去。”

电话啪的一撂下,代哥真就不敢怠慢,那是人边国军呀那是,那是深圳的支队队,一把,平常谁能见着面呀?

等说接完电话以后呢,江林在边上这一看:“哥,周强呀?”

“周强,让我过去一趟。”

“我陪你去吧。”

“那走吧。”

这哥俩坐上凯迪拉克,也没让周强来接,自个儿开车去的,往当时这个大院门口啪的一停,门口那个兵啪的一敬礼:“您好,您找谁!”

“我找周强!”

周强就在院里门口那个位置,啪的一摆愣手:“把那个抬起来来,抬起来!”

四个小哨哨,叭叭的一敬礼,给敬完礼之后呢,代哥开车进院了,这一看周强:“怎么的了,这有啥大事儿呀这是?”

“哥,你务必帮我把这事儿给办了,我老爸家里有个女儿,在珠海叫人给欺负了。”

“叫人给欺负了?谁欺负的?”

“他之前那个对象,这么的,咱边走边说。”

打一楼往里头这一进,基本上把大致情况也告给代哥了,那女儿在珠海是和这个男朋友分手了,完了之后呢,给他欺负了,给他打了,老边那边就不干了。

代哥知道以后,寻思一寻思:“强子,这个事儿我要管的话好吗?”

“哥呀,你要是不管的话就不好了,我跟我爸没法去办这种事,咱们在珠海还没有朋友,哥,你是不是不想帮?”

“我哪是那个意思,你哥咋是那个意思?别说你跟你爸俩什么级别,什么职务,你俩就是啥也不是,你给哥打电话哥都得帮!但是我就是觉得人家老边这么大能量,我把这个事儿到时候再给办那啥了…”

“哥,你就放心大胆的去办,啥问题没有!”

“行,那就行!”

打楼上哐当哐当的一上来,到了边国军办公室门口,代哥就很有礼貌的,砰砰砰一敲门,听到边国军说进来以后,门啪的一推开,往里这一来,代哥这一看他,也挺紧张的,毕竟人是一把。

边国军就这一看他:“你好,加代。”

代哥也是:“你好你好,这个…这我怎么称呼呢我?”

代哥就看一眼周强,边国军这一看:“你不用看周强,周强管我叫老爸,咱俩就大哥兄弟,就这么称呼,你看行不行老弟?”

“大哥,你好大哥!”

“你好,请坐。”

这一说请坐。哐当坐沙发上了。小杰往后边一坐,脑袋也让军医给包巴上了,一打眼,看眼加代,一点儿不吹牛逼,加代就特别有女人缘。

你看他这个长相,包括那个气质,真有那个劲儿,一般女的一看他,都特别稀罕,最起码说第一面给人的印象是特别不错的,也特别好,挺喜欢代哥的。

江林在旁边这一站,周强这边一摆愣手:“二哥,坐呀二哥。”

“我不坐了,我站我代哥边上就行。”

边国军这一看:“老弟,周强跟没跟你说,我这个女儿小杰,小杰,这个你叫叔叔吧,叫叔叔。”

小杰这一看:“你好,你好你好!”

代哥也是:“你好!大哥,周强都跟我说了,这个事儿,大哥,我都不跟你表态了,你就放一万个心,咱们也不是外人,我跟周强这个关系,大哥可能你也知道,咱们自个儿家里人,这事儿我去办!”

边国军这一看:“老弟,大哥什么都不说了,我就这一个女儿,指定是我的心头肉,你放心大胆地去办,社会上的事儿,我也不懂。但是我女儿受欺负了,那绝对是不好使,如果说你遇到是官方的,大大的事儿,你就来找我来,或者你找这个周强,你告诉他,告诉我都行,能懂啥意思不?”

“我懂大哥,我懂!”

“那我就啥也不说了,事成以后,我欠你个人情,咱们以后常接触!”

“大哥,老弟明白,我明白,你就看我怎么去处理就完了!”

“那行,那去吧,周强,咱们啥也不说了,我欠老弟个人情,将来老弟有啥事儿,直接来找我来!”

“行,我明白!”

你说代哥脑袋这一寻思:“大哥,老弟寻思这样,你让你这个女儿最好是跟我走一趟。”

“跟你走一趟?啥意思呀你?”

“不是,我也能看出来,大哥家里的孩子,挺有性格的,挺有脾气的,谁把这孩子给打了,大哥,有加代在的,你就放一万个心,我叫这孩子亲自出口气,你看行不行?”

“小杰,你看你愿不愿意跟着出去?”

小杰看了一眼加代,看了一眼边国军:“爸,我听你的。”

“那行,你要愿意溜达就跟溜达一圈去,你这叔叔呢,在咱们深圳可以,你别看你爸是这个小武子,但你这叔叔玩社会的,是做生意的,很厉害,你要愿意去,你就溜达一圈也行。加代,大哥就一件事嘱咐你,不管说发生啥,你得保护好我女儿安全!”

“大哥,你放一万个心,我就是自个儿出事,我都不会让小杰出事!”

“那行,周强,你也陪着去吧!”

代哥这一摆愣手:“强子,你就甭过去了,你还是陪你老爸,这边这个事儿我去办就行。”

“那行,代哥,那我就不跟你过去了,完了之后呢,代哥,你就放心!”

代哥一摆愣手,小杰在后边跟着就出来了,江林也是,打办公室都出来了,边国军就是屁股都没抬,人家不存在说站起来送你,一摆愣手:“老弟,慢点儿,以后有时间过来找哥来。”

周强给送出来的,打楼上一直送到大门口,往车里啪的一上,周强还打招呼呢,代哥直接开车就回表行了。

江林是坐副驾驶,代哥开车,拿电话啪的一干过去:“喂,左帅。”

“二哥,咋地了?”

“你赶紧到表行,代哥有点事儿,兴许一会儿出个门,你赶紧到表行来。”

“行,我知道了二哥,我马上过去。”

电话啪的一撂下,打给远刚了:“喂,远刚。”

“二哥。”

“你赶紧把手头那些事儿都放下来,马上到表行来,代哥这边有点儿事,一会儿接你出门。”

“行,我知道啦二哥。”

电话啪的一撂下,江林这一看加代:“哥,你看还叫谁不?”

代哥一摆愣手:“不用叫了,老妹儿,咱也得分开叫,你看咱俩一共就差四岁,你要管我叫叔的话,那听着也别扭,你就管我叫哥吧。”

“行,代哥,我听你的。”

“老妹儿,你这样,你看你脸上现在还有伤,咱是怎么地,随时随地走,还是等两天再走?”

“哥,我听你的。”

“那咱就一会儿去,咱就一块儿过去!”

说话间,也开车到表行了,左帅和徐远刚接到江林电话以后,火急火燎的赶到表行,大伙儿谁都没带兄弟,因为代哥觉得犯不上的事儿。

代哥往这这一坐,也问了:“他们有什么社会背景吗?什么事儿都没有,你跟哥说,包括他们平时都干啥呀?”

“哥,他就是一个纨绔子弟,在我看来,成天就是不务正业,家里边都挺有钱的,是富商,家里边干这个进出口贸易的。”

“那平时都上哪儿去呀?”

“那我还真不是很清楚,平时我上班,他也不带我出去玩,他也不带我跟他朋友啥出去玩,我一共就去过两回。”

“你跟他在一起处多长时间?”

“处了能有一年。”

“你跟他处一年,他就带你出去玩两回?”

小杰脸刷就红了,加代这一看:“哥不是那意思,那行,咱直接去,你认不认识他平时住那个地方?”

“那我认识。”

“那走吧,咱过去。”

也没说等点儿,也没调什么兄弟,加代当时也挺着急的,小六十四往腰上啪的一别,左帅提溜两把武士战,往凯迪拉克后备箱啪的一扔,江林是拿了一把大砍,也扔在后备箱了。

江林,加代,加上小杰,他们仨人一台车,后身是这个左帅,还有远刚,他俩是一台车,一共两台车,从当时深圳就出发。

等赶到这儿,代哥也说了:“老妹,你给他打个电话来,你问他在哪儿,跟他见一面。”

“哥,你打算怎么办?”

“老妹儿,你什么都不用管了,你给他打电话就行,你问他在哪儿,哥找他就完了,什么事儿都没有,啥事儿都不用你管。”

“那行,我听你的!”

拿电话啪的一干过去:“喂,你在哪儿呢?”

张康那边啪的一接:“你听着,不是,边小杰,你没有脸是咋的?话不是都给你说明白了吗?不让你再找我了,怎么的,你没有脸呀,怎么骂你你不听呢?你那脸比城墙还厚呀,我这边还忙着呢!“

“张康,我找你不是别的事儿,咱俩的关系已经断了,但是我有几句话,我想跟你说明白。“

“你找我说明白没有鸡毛用,我啥都不想跟你说,我也不想跟你见面了!“

说完,电话啪就给撂了,你再打回去干脆就不接了。代哥这一看:“咋的,不接了咋地?”

“哥,你说这…”

“别着急,要不这么的,找个地方,咱们先吃口饭去。”

在当时的珠海,这几个人找了一个相对来说挺不错的一个酒店了,一共是开了三个房间,江林跟加代一个房间,左帅跟远刚一个,一个女孩儿自个儿一个房间。

你找不着他,他不接电话,寻思在这儿待两天,最起码这个事儿办不完,你咋回去呀?

往这这一待,在酒店这个包房里边点的酒菜啥的,大伙儿在这儿吃的饭,围一圈。

转眼间,这时间已经来到下午五点多了,代哥这一看:“不找他不行,怎么找他呢?”

寻思一寻思,看了一眼小杰:“妹子,你认不认识他的朋友啥的,就是有没有知道他在哪儿的,找找他!”

“我这也不认识他别的啥朋友,代哥,他那些朋友啥的,他也不让我认识,我一个都不认识。”

“那怎么地,一个都不认识?哪怕你认识一个,问问他在哪儿也行呀。”

“那我试试吧哥,我试试!”

“对,你试试,看能不能找着他,找着一个都行。”

这边,小杰拿电话真就拨出去了,那边啪的一接:“小杰呀,咋的了?”

“我问一下子,你跟那个张康在一起吗?”

“张康呀,我俩没在一起,我跟别的朋友出去了。”

“那咋的,你俩没在一起呀?”

“俺俩没在一起,你问问别人吧。”

“那行,那谢谢你。”

代哥这一看:“你最后再打两个看看,还认识谁呀?你再找两个。”

还真有找了一个,以前小杰去张康家的时候,这小子去过一次,电话啪的一干过去:“喂,小南呐,我是你小杰姐。”

“小杰姐,咋的了?”

“我问一下子,张康去哪儿了你知道不?”

“张康?康哥今天晚上跟不少人说了,说上酒吧玩去了。”

“上酒吧?上哪个酒吧呀?”

“我听他说,好像上什么金,金什么帝呀,我想想,金华帝,对,金华帝迪斯扣,上那个夜总会酒吧了,姐,你找他有事儿咋地?”

“没事儿,你确定吗?”

“我基本上确定,他没少找人,叫我去呢,我这边有事儿,我去不了了。”

“那行,那我知道了,谢谢你。”

“没事儿,没事儿姐,好嘞!”

电话啪的一撂下,代哥这一看:“他去哪儿了??”

“去什么金华帝迪斯扣?”

“走,你去过吗?”

“我没去过,但是我知道那个地方。”

“那走,咱吃完饭,咱一会儿就过去。”

“哥,就咱们这几个人去了,你打算干啥呀?”

“你什么都不用管,老妹儿,你就把心揣肚里边,一切事儿有哥呢!”

这儿吃完饭,晚上已经六点半了,加代,小杰,左帅,江林,远刚,几个身边的核心骨干,开了一台自个儿凯迪拉克,左帅和当时远刚打车去的,要不你找不着。

金华帝迪斯扣,这也停到门口了,这边代哥这一看,该说不说,人家珠海这个地方是真好,你从某种程度上来说,如果说论这个夜生活消费啥的,它要强于深圳,对不对?

在当时深圳是一个电子商务城市,比较发达,比较繁荣,什么都卖,什么都有,做买卖的天堂,但如果说要比珠海这个夜生活的话,深圳你就比不过。

一看金华帝迪斯扣,那就太大了,上下加起两层楼,最少得3000平开外,里边中间那个大舞池子,这帮男的女的在里边跳舞,摇头的,包括门口就有很多的车,代哥都没见过。

就那时候就有捷豹了,代哥没见过,那时候就已经有法拉利了,只不过代哥也不认识,一看这一个小马头像,说这什么车这是,这是什么玩意儿,印上边的这么好看这!



也包括当时门口停的那个保时捷,门口就豪车停好多,代哥都不认识,一摆愣手:“走,咱进屋,咱进屋找他去!”

说话功夫,小杰他们一行五个人,直接就进来了,里边老宽敞了,350块钱一张门票,在那个年代,到里边就可以通玩了,你像蹦迪,包括跳舞,就什么什么都可以了。

但是,如果说你坐在里边这个卡包,你还得另行消费,当时是这么一个消费理念。当时有那个T台,大舞池子,就那个T台,你就包括现在,有的个别城市还没有

他们几个往里头一看,你包括那些个模特,在那个T台上跳舞,那家伙,摇头摆尾的,跳的相当过瘾了,这小头给你甩的,你别说老爷们站那儿迈不动步啦,就是女的都得多看两眼!

你敢大哥往前这一来,当时也问那个小杰了:“老妹儿,这个张康长什么样呀,咱大伙儿咱分开找找。”

小杰当时也说了:“能有一米八二的身高,一个大背头,穿衣服习惯是那种花花绿绿的风格,挺瘦溜的。”

代哥这一听:“那行,左帅,你上那边去看看,远刚,你上那边去,江林,你上那边,我上这边,小杰,咱们五个人分开走,完了之后呢,一会儿不管找到找不到,咱们在门口集合。”

这大伙儿也都同意了,大伙儿这一下就分开走了,屋里就老大了,转了一圈,他们四个男的谁都没找着,让谁给找着了,让边小杰给看着了!

小杰往前这一来,离老远就看见了,在第一排的位置,旁边得有十多个男的,而且边上还有十多个女的,大伙儿在这儿围坐一排,正在那儿喝酒呢。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相关推荐
热点推荐
法拉第未来涨幅扩大至15%

法拉第未来涨幅扩大至15%

界面新闻
2024-02-22 22:56:21
我发现一个怪现象,女人到了50岁以后,腿就会慢慢变得越来越细

我发现一个怪现象,女人到了50岁以后,腿就会慢慢变得越来越细

南瓜观点
2024-02-22 08:54:18
4强出3席!郑钦文遗憾,7号种子失赛点遭逆转!斯瓦泰克赛后淡定

4强出3席!郑钦文遗憾,7号种子失赛点遭逆转!斯瓦泰克赛后淡定

体育插班生
2024-02-23 01:26:13
弃用王曼昱,重用王艺迪原因找到,网上都是谣传,球迷吃下定心丸

弃用王曼昱,重用王艺迪原因找到,网上都是谣传,球迷吃下定心丸

我就是一个说球的
2024-02-22 02:36:18
巴基斯坦选举惊魂,伊姆兰汗的独立候选人摧枯拉朽 101票惊艳全场

巴基斯坦选举惊魂,伊姆兰汗的独立候选人摧枯拉朽 101票惊艳全场

牛锅巴小钒
2024-02-22 10:45:26
大反转?上海化学女老师已报警,丈夫吴某涉嫌违法,真要输惨了?

大反转?上海化学女老师已报警,丈夫吴某涉嫌违法,真要输惨了?

壹月情感
2024-02-22 20:11:31
阿尔维斯被判入狱4年半

阿尔维斯被判入狱4年半

星耀国际足坛
2024-02-23 01:44:01
水皮杂谈:量化的异化

水皮杂谈:量化的异化

水皮M0RE
2024-02-22 17:29:42
轩子挂外网“六耳猕猴”,惊呆网友!

轩子挂外网“六耳猕猴”,惊呆网友!

娱乐搬运
2024-02-22 14:45:48
田轩:“入室盗窃5000块要坐牢,欺诈5000万却不坐牢”,这是不行的

田轩:“入室盗窃5000块要坐牢,欺诈5000万却不坐牢”,这是不行的

凤凰网财经plus
2024-02-22 14:08:21
金融圈大瓜!丈夫举报妻子出轨领导情节不堪入目,女主貌美肤白

金融圈大瓜!丈夫举报妻子出轨领导情节不堪入目,女主貌美肤白

酷车人士
2024-02-23 02:19:02
震惊!妻子拔氧气管放弃抢救34岁外卖小伙,护士哭喊:他还能救活

震惊!妻子拔氧气管放弃抢救34岁外卖小伙,护士哭喊:他还能救活

衷情苦
2024-02-23 08:44:18
江苏男子交往40多名女友,颜值照曝光引争议:长的确实帅

江苏男子交往40多名女友,颜值照曝光引争议:长的确实帅

鹿上小心
2024-02-22 14:00:03
勇士“复仇”湖人?36+20+12的老詹伤缺,近十战两队战绩旗鼓相当

勇士“复仇”湖人?36+20+12的老詹伤缺,近十战两队战绩旗鼓相当

小七说篮球
2024-02-22 18:13:50
新型病毒中招!!!

新型病毒中招!!!

小马哥谈体育
2024-02-22 14:30:40
来了,曼联!拉爵钦点签约顶级后腰+7000万飞翼!名帅自荐来投

来了,曼联!拉爵钦点签约顶级后腰+7000万飞翼!名帅自荐来投

头狼追球
2024-02-22 17:09:11
广州三民岛现场:沥心沙大桥断桥后八千村民靠轮渡出行,岛上学校已停课

广州三民岛现场:沥心沙大桥断桥后八千村民靠轮渡出行,岛上学校已停课

上游新闻
2024-02-22 17:58:13
广西女子第5次出嫁,娘家人丢光脸拒送亲,几名闺蜜稀拉在送亲路上

广西女子第5次出嫁,娘家人丢光脸拒送亲,几名闺蜜稀拉在送亲路上

宾阳五
2024-02-22 22:33:48
刘诗昆携全家出席新年聚会,47岁妻子颜值暴跌引热议

刘诗昆携全家出席新年聚会,47岁妻子颜值暴跌引热议

娱乐圈酸柠檬
2024-02-21 10:11:01
巴航工业:不会进入窄体机领域,还想多活几年

巴航工业:不会进入窄体机领域,还想多活几年

航空笔记
2024-02-22 19:35:03
2024-02-23 09:42:44
大东故事汇
大东故事汇
讲述一代江湖天花板,加代大哥的传奇故事!每日更新!
103文章数 436关注度
往期回顾 全部

娱乐要闻

王阳高斯登顶热搜,一家同框幸福满溢

头条要闻

夫妻骗取300万元后相约赴死 妻子身亡后丈夫反悔了

头条要闻

夫妻骗取300万元后相约赴死 妻子身亡后丈夫反悔了

体育要闻

34岁克罗斯重返德国男足 随队征战欧洲杯

财经要闻

娃哈哈突发!宗庆后住院,宗馥莉回应

科技要闻

股价单日暴涨16%,英伟达市值增2770亿美元

汽车要闻

2024款蔚来全系车型售29.8万起 最强NOMI上车

态度原创

房产
艺术
本地
家居
亲子

房产要闻

激增!新政之后,海口当月二手房挂牌量涨了超70%!

艺术要闻

看展览|劳尔·卡尼巴诺:具有超现实味道的古巴人文景观

本地新闻

云游中国|天山脚下,在佛国龟兹找回遗失的灵魂

家居要闻

东方底蕴,品味复古南洋的浪漫

亲子要闻

孩子被鸽子“硬控”30秒,小孩姐:我当时害怕极了

无障碍浏览 进入关怀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