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首页 > 网易号 > 正文 申请入驻

懂男人心的导航:男子车辆导航出错,偏僻小道美女主动搭乘

0
分享至

昏暗的房间,两具白花花的肉体赤裸交缠,暧昧的喘息呻吟声不时传来。

吴林感受到一种往常没有过的刺激和冲动感。一般这种场合的姑娘,哪怕再努力迎合,仍带有一丝例行公事的平淡感,大家不过各取所需逢场作戏。

可是这次不一样,女孩高超的技术放肆的撩拨,让他恨不能立马释放,却又舍不得释放,暗自忍耐着延长时间,想多品尝一会这种滋味。

女孩有一双小鹿般圆溜溜水汪汪的大眼睛,鲜艳的红唇,性感的身材,让人见之惊艳。

吴林在一大溜女孩中一眼就看中了她,并第一时间开口点了她,生怕被身边这群狼给抢了先。

凌晨散场送走客户,女孩附在他耳边说“要不要……”

女孩口中呼出的空气轻悠悠的,撩拨的他心里痒痒的。两人心照不宣。

女孩涂着红艳指甲的手伸过来一下一下抚摸着吴林的大腿,西华路口的红灯亮起,吴林踩下刹车,女孩侧身俯过来用舌头轻轻舔舐吴林的耳朵。

一股酸胀的火热从吴林小腹升起,他忍不住将手伸出去对女孩上下其手,恨不能立时在车里就将她给办了。

不知过了多久,床上两人的喘息渐渐平息,身上汗液渐渐变干。吴林起身穿衣服,女人赤裸着莹白的身子,一手支头侧身看着他道:“不留下来吗?喝酒开车可不好哦!”

“没事儿,我老司机了,再说又没喝多,而且这个点了也没人查车,不怕。”吴林说。

听了他的话,床上女人的眼神忽然变得有些晦暗莫名起来,唇角的笑也显得有些悲凉意味。

吴林从钱包拿了一叠钞票放在床头柜上,临走又摸了一把女人赤裸的白嫩胸脯。

回到家,妻子早已带着孩子熟睡,吴林轻手轻脚地走到妻子房间,就着昏暗的微光细细地端详了一番儿子可爱的小脸,又分别亲了一口妻子和儿子的脸颊,方才又悄声回到自己房间。

这晚,吴林做了个奇怪的梦,梦见早先跟他一番云雨过的女孩静静地立在他床头盯着他,嘴巴开合似在对他说些什么。

吴林感觉自己醒了,还能看见窗外月光射进来的幽微暗影,可是又似乎没醒,眼皮沉重的揭不开,四肢僵直动弹不了。

“记起我了吗?”女孩的声音逐渐清晰.....

第二天,吴林照常早起上班。在公司与同事领导各种应酬打机锋,对昨天的一夜情缘和那奇怪的梦境并不放在心上。

而昨天KTV宴请的客户也在今天爽快地跟吴林签下了订单,所以晚上下班吴林难得地没有酒局应酬,选择直接开车回家。

车开到西华路口等红灯的时候,正哼着歌的吴林突然看见仿佛有什么东西从车前一闪而过,吴林眨了眨眼,以为自己眼花了。

红灯变绿,吴林挂挡起步。可是走着走着,吴林却突然觉得不对劲起来,原本正值下班高峰期、拥堵不堪的路上不知什么时候渐渐变得冷清了下来。原本被斜阳照的还亮堂堂的大地,也不知什么时候变得昏暗了起来。

“叮!前方到达目的地,本次导航已结束,感谢您的使用……”

车载导航机械的女声突然响起,吴林一脚刹车踩下,整个人一激灵,仿佛突然从梦中惊醒了一样。

吴林低头一看,发现原本关着的导航不知道什么时候突然自己启动了,而路线也被设置成了与西华路一街之隔的南湾公寓。而自己,竟也不知不觉从回家的路上拐到了导航上的这个地址。

吴林抬头往车窗外看,发现外面有点熟悉的样子。侧头想了一会儿之后,吴林才恍然大悟——这不是昨天那姑娘住的公寓吗!

“估计是昨天导航过来记录忘记删了,刚不知道啥时候不小心碰到了。”

吴林并没有多想,只以为自己不小心开错了,毕竟这里与西华路只有一街之隔。自己家的路是从西华路口直行,南湾公寓这边是从西华路口右拐就到了,有时开错方向也是有的。

“看来这段时间还是喝酒太多,睡眠不够的原因。精神都有点恍惚了。”吴林低头在屏幕上点了几下,将导航记录删除,并调转车头重新往家的方向开去。

倒没抱着再上去公寓找那个女孩的想法。第一呢,这个时间点,人家应该刚准备好去上班。第二就是,“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乃是他们这种人的原则。逢场作戏难免,但一般也不每次都点同一个,私下也不来往,省得次数多了产生点不该有的感情,影响家庭就不好了。

回家之后一切如常,跟老婆孩子一起热热闹闹的吃了顿饭,之后逗了孩子洗了澡,各回各屋各睡各觉。

只是这晚,吴林又做梦了。他又梦见了那个女孩,直直地站在他床头盯着他,问他,“记起我了吗?”

吴林感觉这一晚他睡了多久,那女孩就站在那问了他多久,以至于早晨起床时,吴林脖子僵痛头脑酸胀,脸色憔悴的像一晚没睡。

而这天晚上下班,吴林的车载导航竟然又自己启动,载着吴林模模糊糊地又开到了那座南湾公寓。而这次,吴林确定不是自己不小心开错路的缘故,他明确记得自己昨天已然删除掉这个导航地址,也确定自己没有开导航。

晚上,吴林又梦见了那个女孩,又看到她站在自己床头,嘴里重复那句问话:“记起我了吗?”

之后又是一个平常的白天,可一到晚上下班,无论吴林确定了多少次没有开启导航,打了多少次自己嘴巴以保持清醒,甚至选择连西华路都绕开,可他依然被不知何时开启的导航给带到了南湾公寓!

连续三天,天天如此。

直到第四天的夜晚来临,当吴林终于熬不住、在战战兢兢的情绪中入睡时,那个女孩又出现了。

不同的是,这次她的身上开始往外渗血。

“到底怎么回事?!”

早上清醒过来的吴林锤着脑袋简直要崩溃!为什么总是梦到那女的,为什么车总是会开到那个女人住的公寓?

“还有‘记起我了吗?’这话又是什么意思?难道我以前就认识过她,然后又把她给忘了?”

“还有,今天晚上梦里的她开始往外渗血,难道她是出了什么事,在像我求助?”

吴林忍受不了了,他决定今天就去查清楚到底怎么回事。

到公司打了卡,吴林就借口拜访客户开车出去了。这次他不用导航直接开到了南湾公寓。

进了电梯,仔细思索了一会儿地址,他来到了15楼1503房门前。

这公寓总共就只有17楼,住的人很少的样子,白天过来也几乎没看到什么人。整个楼道都黑洞洞的,看起来寂静的有些可怕。

吴林站在1503号房门前,抬手敲了几下门,但无人应声。吴林把耳朵贴在门上听了听,也静悄悄的什么都没听到。

吴林试着拧了下门把手,没想到门竟没锁,吴林推门走了进去。

房间里黑乎乎的,吴林叫了几声没人应。于是打开手机电筒找到开关,发现灯依然没亮,便有走到窗边一把将窗帘给拉了开。

明亮的阳光瞬间铺满整个房间,可是吴林却愣住了……

只见整个房间里到处都落满了灰尘,一看就是久无人居的样子。吴林慢慢从客厅走到卧室,发现卧室里床桌椅柜各样摆设,分明就是那天他过来时的样子,只是如今却与客厅一样,都铺着一层厚厚的灰尘。

吴林走到床前,发现床头柜上摆放着一叠钱,钱上只落了薄薄的一层灰,赫然不就是那天他留下的吗?

吴林骇然!

那天女子床上妖媚撩人的风情还历历在目,怎么几天时间这个房间就变成了这副久无人居的模样?看灰尘的厚度,这绝不是几天之间就能积累下来的啊!

吴林心慌茫然,忍不住夺路而逃。

到了楼下,吴林稍稍镇定。他找到保安亭一个五六十岁的大叔询问,大叔也是才过来上班几个月,只知道南湾公寓如今住户很少,15楼更是整层都没有住人。

吴林描述了女孩的样貌,问保安大叔是否有印象,保安大叔依旧否认称没见过。

吴林之后马上驱车到了那天与女孩相识的KTV,并找到了那天招待他们的妈咪刘姐,可是刘姐竟也说完全不认识这号人。

吴林急了,怎么可能不认识呢?自己当天明明就是在这里的包厢,就是从你带过来的那些女孩中点了她的呀!

刘姐一看他急了,连忙安慰,说自己也刚过来工作几个月,这行女孩流动性又大,说不定是有哪个自己不熟悉的。让他稍等一下,自己去给他叫这里干的时间长的王姐过来。

趁着等人的间隙,吴林打电话给了那天一起过来的客户和同事,问他们记不记得他那天点的那个女孩,可是他们的回答让他心都凉了——

“你那天没点姑娘啊,就一个人在那喝酒。我们还说你小子这是转了性呢...”

“怎么可能...难道真是见了鬼了?”吴林握着电话的手都在微微颤抖。

恰在这时,刘姐推门进来了,身后跟着一个穿工装的三十多岁女人。

“这是我们这儿王姐,在咱们这好几年啦,凡在这里干的姑娘没她不认识的。”刘姐对吴林介绍道。

吴林眼睛一亮,如看见救命稻草,连忙将那个女孩的样貌描述给了王姐。哪知王姐听了,脸色却变得有些意味不明起来。

“啊!我看你说的这像我们这里以前的一个姑娘小路啊,但她四五个月前就出车祸死啦!”

“死、死了?”

吴林忍不住嘴唇颤抖,一再跟王姐确认,“你是不是记错人了?你再想想!她长的一米六七六八的样子,很瘦很白,眼睛圆圆大大的……”

“错不了,她以前可是我们这很红的姑娘,点钟多的很。哎对了,我记得我朋友圈以前还发过她照片的...”

王姐低头翻起手机,不一会,点开了一张照片指给吴林看,“喏,你看是不是她?”

吴林接过手机只看一眼,心就凉了——果然是她!

“那你知道她住哪吗?她是怎么出事的?或者她有什么心愿吗?”

“住好像是住南湾公寓那块儿吧我记得,离这儿不远。好像是那天晚上下班后家门口出的事,被哪个天杀的给撞死了,司机逃逸了,警察还来我们这儿问过。南湾公寓那里住的人不多,也没安监控,所以至今也没抓到人。至于心愿,那我就不知道了...”

吴林浑浑噩噩回到家,脑子一团乱麻。他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会遇见那个女孩,也不知道那个女孩为什么一直纠缠着自己。按理她不该去找撞死她的凶手,或者替他申冤的警察吗?还是真的有什么心愿希望自己替她完成?

吴林一腔委屈却无处可说,短短几天,他就已经被折磨的面容憔悴,精神快要崩溃。

夜里,女鬼再一次如约而至,这一次,她身上渗出的血液更多了,身上的关节也开始扭曲变形。“记起我了吗?”她一如既往地发问。

第二天,吴林照常被闹钟叫起——无论怎样,日子总得继续过不是吗?不然房贷怎么办老婆孩子怎么办!

但今天,吴林选择打车上下班。经历过平安平凡的一个白天,吴林满怀希望地坐上网约车。

“她总不能控制所有人的导航和精神。”吴林想。

“先生,南湾公寓到了,下车别忘记带好行李物品哦。”司机挺好车,态度良好地对吴林说。

“什么?”听到南湾公寓四字,正坐在后排闭目养神的王林大惊失色,“为什么到南湾公寓?我不是到凯越小区的吗?为什么开到南湾公寓?”

“先生,我这边看到您打车的路线目的地就是南湾公寓,您可以看一下您那边。”司机不急不缓地说。吴林听了,立马低头查看手机,果然发现自己打车的目的地竟从凯越小区变成了南湾公寓。

吴林扭动僵硬的脖子,看到外面路边一个被血液渗透的扭曲身影渐渐浮现...

“快走快走,去凯越小区,快走...”

吴林感觉自己捡回了一条命,那个女人已经开始在导航尽头出现,说不定有一天她就会出现在车里自己的旁边。

吴林不敢再出门,班都不上了,因为无论乘坐什么交通工具,他总会被带往那座公寓。

可是不出门却不能不睡觉,那个女人现在在梦里的形象已经完全变样,再也看不出曾经的唇红齿白肤白貌美,而是浑身被血液渗透,四肢关节骨折,骨头都刺出皮肤,颈骨骨折,头颅歪垂在肩膀上,双眼充血鼓突...

她的上半身一日比一日向下弯曲,鲜血淋漓的脸一日比一日贴近吴林的脸。

终于这天晚上,吴林感到女鬼被血浸湿的头发垂到了自己脸上,他听到女鬼口中传出了一声凄厉大喊——

“死!”

吴林猛地睁开眼,发现自己正坐在副驾驶上,旁边还有一个自己正在开车。车里放着很大声的音乐。窗外一片漆黑,车载导航开启着,路线显示从红月KTV到凯越小区,屏幕上角显示时间为凌晨三点半。

“怎么回事?我不是在睡觉吗?怎么会出现在这里,而且还有两个我?梦中梦吗?”

西华路口的红灯转绿,吴林感到车身启动,却并没有按导航直行,而是右拐进了大庆街。

“您已偏离路线,请在前方800米处调头~您已偏离路线,请在前方800米处调头……”

导航机械的提醒声淹没在巨大的音乐声中,吴林看到开车的自己跟着音乐摇头晃脑地唱着歌,满身酒气,面目通红。

南湾公寓巨大的身影出现在街道前方,车速已经达到接近一百一。突然,吴林看到前方出现一个正在过马路的女孩身影,似乎是走的太急掉了什么东西,正弯腰去捡...

“停、停车...停车啊...”吴林瞳孔紧缩,忙对开车的另一个自己大声喊叫,可是没用,那个自己好似一点都听不到自己也看不到自己。吴林伸手过去抢夺方向盘,可是双手却像影子一样从方向盘中穿过,什么也碰不到。

“砰!”

一声巨大的碰撞声响起,吴林看到那个身影被远远抛飞,渐渐模糊在了夜色中。

“不!”

吴林大喊一声,猛然从床上坐起。

“是这样吗?原来我就是那个撞死她的凶手吗?难怪她会缠着我……”吴林喃喃。

六个月前,吴林有一晚从红月KTV应酬喝酒结束回家,出于对自己技术的自信,吴林照例没有叫代驾自己开车回家。那次他导航走错了路,拐到了南湾公寓那条街。路上,他好像有记得撞到了什么东西,可是他下车查看后,以为只是自己不小心撞到了路桩,却没想到,竟然是撞死了人!如今,他早将这件事当成一次微不足道的意外给忘了,却没想到……

“叮咚咚咚……”

一阵电话铃声响起,吴林被稍稍拉回了一点神,是外出买菜顺便接孩子的妻子,吴林接起了电话。

“喂,老公,你在哪呢?你让我来这里干嘛?我还赶着去接儿子呢,来了又不见你人...”

“什么?你去哪啦?我没让你去哪啊...”吴林捶捶头,脑子有点混乱。

“南湾公寓啊,不是你让我过来找你的吗?”

“什么?!”吴林瞬间清醒。

是那个女鬼!

自己是撞死她的凶手,她要报复。可是自己最近一直不出门,所以她要通过家人把自己引到那座公寓!

这已经是最好的情况,更糟糕一点,也许她是要把自己连同家人一起害死,给她自己偿命!

吴林立马起身穿衣服,抓起钥匙手机就往楼下冲。刚坐进车里启动车子,车载导航就自动开启,并自动规划路线,从凯越小区到南湾公寓。

“你有什么就冲我来,不要动我老婆!”吴林冲着导航大喊。

路旁景色飞快倒退,此刻还是白天,阳光斜斜地撒向大地,路上行人车辆不断,可是吴林心里却感觉不到丝毫温暖。

吴林一路上不停地拨打妻子号码,却始终无法接通,可是随着南湾公寓越来越近,吴林手机却开始不停地响,一张张照片从妻子微信发过来。

照片上妻子站在南湾公寓旁,一个浑身血肉模糊的女鬼站在她身后,双手伸直,对着她做出推的动作,离她越来越近...

吴林车速越来越快,眼见公寓的模样越发清晰,吴林终于看到了妻子站在路旁的身影,他忍不住即刻大叫,让妻子赶紧离开那里,可是下一刻,吴林就看到一个女鬼出现在妻子身后,对着妻子猛地一推...

一辆大货车滴滴叫着从旁边呼啸而过,随后一声刺耳的刹车声和巨大的碰撞声响起,吴林看到妻子的身影高高地飞向天空...

吴林感觉瞬间失聪,巨大的高频的耳鸣声响起,吴林感觉有血从喉咙涌出。

浑身血淋双眼鼓突关节扭曲的女鬼缓缓在马路的这一边浮现,脸上挂着诡异的、报复得逞的森然微笑。

吴林疯了,这一刻,他不知是该自己给女鬼偿命,还是女鬼该给自己的老婆偿命,一种巨大的、刻骨的愤怒淹没了他!

吴林双眼赤红,挂挡、踩油门一气呵成,他朝着女鬼的方向飞速撞去。

“砰~”

又是一声巨响传来,吴林的头重重磕在弹出的安全气囊上。一个身影高高地飞起,而后重重地落地。

吴林踉跄着下车,“一起死吧!”他想。

可是下一秒,他愣住了——

路那边没有倒在血泊里的妻子,也没有滴滴响着的大货车。而路这边,自己的车前,却倒着浑身鲜血的妻子……

不是那个女鬼,是自己的妻子……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相关推荐
热点推荐
同事把她表妹介绍给我,相亲时才发现,我俩十六年前睡过同一张床

同事把她表妹介绍给我,相亲时才发现,我俩十六年前睡过同一张床

羽怡文学工作室
2024-02-17 06:14:56
一场1-0让奥纳纳一战封神,5次神扑,拉什福德灾难级表现,0射正

一场1-0让奥纳纳一战封神,5次神扑,拉什福德灾难级表现,0射正

足球狗说
2024-02-29 06:22:01
渔船事件,台政客窃喜大陆没有掀桌子,台老将军却发现:不太对劲

渔船事件,台政客窃喜大陆没有掀桌子,台老将军却发现:不太对劲

千里持剑
2024-02-28 14:29:04
与高手过招!洛克菲勒:从年轻的时候开始,我就拒绝同两种人交往

与高手过招!洛克菲勒:从年轻的时候开始,我就拒绝同两种人交往

老方
2023-09-06 16:30:03
很多人说现在退休人员养老金,普遍都在八九千甚至过万,真的吗?

很多人说现在退休人员养老金,普遍都在八九千甚至过万,真的吗?

社保小达人
2024-02-23 10:04:39
一场4-0,让6亿豪门预定联赛冠军!领先第二12分,凯恩后悔来不及

一场4-0,让6亿豪门预定联赛冠军!领先第二12分,凯恩后悔来不及

侃球熊弟
2024-02-29 06:58:07
宗馥莉在灵堂发言内容曝光,字字真情一度哽咽,现场宾客哭声一片

宗馥莉在灵堂发言内容曝光,字字真情一度哽咽,现场宾客哭声一片

青芳草
2024-02-29 09:03:14
脱北者揭秘张成泽被捕真相:死前曾给金正恩戴绿帽,9名爱人殉葬

脱北者揭秘张成泽被捕真相:死前曾给金正恩戴绿帽,9名爱人殉葬

神秘历史故事
2023-12-18 13:57:42
詹俊:安东尼可能是曼联史上最糟糕的引援,他突破和传中都不理想

詹俊:安东尼可能是曼联史上最糟糕的引援,他突破和传中都不理想

直播吧
2024-02-28 18:37:17
张学良晚年评价冯玉祥:冯很残忍,他杀人,我这人向来不做这种事

张学良晚年评价冯玉祥:冯很残忍,他杀人,我这人向来不做这种事

钟裹杂谈历史
2024-02-27 10:39:25
蒋介石曾说:亡于日本,能为亡国奴;亡于共党,为奴亦不能

蒋介石曾说:亡于日本,能为亡国奴;亡于共党,为奴亦不能

文史旺旺旺
2024-02-27 19:32:10
刚刚,娃哈哈发布感谢信

刚刚,娃哈哈发布感谢信

娱乐圈酸柠檬
2024-02-28 19:17:29
张雪峰被问考研重要还是嫁人重要,他的回答简直太对了

张雪峰被问考研重要还是嫁人重要,他的回答简直太对了

娱乐圈酸柠檬
2024-02-29 12:18:57
若歼20和F-22狭路相逢,孰强孰弱?根本就不是一个等级的对手?

若歼20和F-22狭路相逢,孰强孰弱?根本就不是一个等级的对手?

答案在这儿
2024-01-01 17:11:12
两岸海警船爆发对峙,美军发出战争警告,否认台海属于中方领土!

两岸海警船爆发对峙,美军发出战争警告,否认台海属于中方领土!

绝对军评
2024-02-29 00:05:03
国米是否稳了❓意甲还剩12轮,国米已经领先尤文12分

国米是否稳了❓意甲还剩12轮,国米已经领先尤文12分

直播吧
2024-02-29 07:13:17
俄中央选举委员会:俄总统选举结果将在3月28日前宣布

俄中央选举委员会:俄总统选举结果将在3月28日前宣布

新京报
2024-02-28 19:20:22
江苏终于有一市将高中录取率提升至70%,太幸福了

江苏终于有一市将高中录取率提升至70%,太幸福了

明途
2024-02-29 08:08:30
女子吹头发时一男子闯入获赔3000,女子不满起诉洗浴中心索赔2万

女子吹头发时一男子闯入获赔3000,女子不满起诉洗浴中心索赔2万

神州亿哥
2024-02-24 22:27:31
波兰总理:正与乌克兰协商完全关闭两国货运口岸

波兰总理:正与乌克兰协商完全关闭两国货运口岸

财联社
2024-02-29 02:19:12
2024-02-29 13:24:49
顿顿有肉的小池
顿顿有肉的小池
天天都有好故事
4文章数 2142关注度
往期回顾 全部

健康要闻

帮你远离焦虑和失眠的5条有效建议

头条要闻

印度一航天发射场广告现中国国旗图案 莫迪狠批地方党

头条要闻

印度一航天发射场广告现中国国旗图案 莫迪狠批地方党

体育要闻

保罗也炮轰莫雷:他根本不会做人!

娱乐要闻

网传《浪姐5》最新名单:朱丹苗苗加入

财经要闻

搭上董明珠,王自如依旧难自如

科技要闻

学者:少吃饭能延缓衰老 这是目前最科学的

汽车要闻

10.98-16.98万元 奇瑞iCAR 03纯电方盒子上市

态度原创

房产
家居
健康
旅游
教育

房产要闻

2024交付大考,你有料我来爆

家居要闻

艺术张力,隐身于空间美学

帮你远离焦虑和失眠的5条有效建议

旅游要闻

这个碳水之王,香了中国人3000年

教育要闻

湖南打骂学生的教师,学校处理结果出炉,网友:真是便宜她了!

无障碍浏览 进入关怀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