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首页 > 体育频道 > 综合体育 > 正文

10岁进清华,上榜福布斯,人生赢家也曾崩溃过

0
分享至

半个多月前,中国跳水队在疫情封闭期内,完成了第二次达标赛测试,所有在京集训的队员悉数在比赛中登场亮相——除了施廷懋

这个被外界唤作梦之队“一姐”的29岁老将,主动选择了退赛,悄然消失在跳水迷们期待的目光中。


拨通她的电话,原本以为会听到她关于奥运延迟后的抱怨,或者预测未来时的躲闪,没想到施廷懋依旧保持着重庆女孩儿干脆、热辣的风格,有一说一,直来直去,“是我主动放弃了比赛。因为最近太情绪化,很难集中注意力,怕比赛受伤。而且正好趁着奥运延期,可以改改自己技术上的问题。”

她用“烦躁”来形容最近的心境。对于外人来说,很难感受到那种经历过极致的准备,正要全力冲刺时,被突然叫停后的心力交瘁。

她现在还清清楚楚地记得宣布奥运延期那天的上午训练,她瞄过跳水馆里的倒计时牌,上面赫然显示着“124”这个数字(跳水馆的倒计时牌显示的是距离跳水比赛开始的时间),上千天的摸爬滚打,她认为自己已经按部就班地做到了自己能做的一切。可是,数字消失了几天后,再次出现,已经变成了“481”。


那一刻,她想逃离训练场,更不愿意看到跳水池,她无法预料未来可能会发生的一切,她想发脾气,想大声叫喊,宣泄堵在心里的那团无法明说的火焰。

可是,她不能!因为她是施廷懋,是所有人眼中的“一姐”。

梦之队的队长、里约奥运双冠王、稳定得令人窒息的水准、入选2019福布斯中国30岁以下精英榜,这些都是贴在她身上的标签。自己撕不掉,别人也摘不走。

很多人认为施廷懋的人生一帆风顺,第一次参加奥运会就获得了单人、双人两个项目的金牌,达成了许多运动员奋斗终身的目标,只要有她出战的比赛,理所应当“金牌就是她的了”。然而,却鲜少有人知晓,隐藏在 “一姐”身后的那些故事。


“一姐”的辛酸

相较于其他队员,施廷懋进入国家队的时间晚了许多。2012年底,已经21岁的年龄,她才首次入选国家集训队。

尽管如此,她却在国家队的生涯里,一路高歌猛进。一举夺得里约奥运会女子单、双人三米板冠军,保持世界三大赛自己所参与所有奥运会项目全冠的成绩。

北京时间2月8日,国际泳联官网公布了2019年“年度最佳运动员”,施廷懋再一次当选,而这已经是她连续第五年获此殊荣。在很多人眼中,施廷懋的成绩足以与其他几位“跳板女皇”比肩,唯一缺少的就是奥运经历。相比于郭晶晶、吴敏霞参与过四届奥运会,至今,施廷懋仅参与过2016年里约奥运会。或许,明年的东京奥运会之后,功成身退,她便可以名正言顺地登上属于自己的“王位”。

施廷懋连续第5次当选国际泳联年度最佳女子跳水运动员
施廷懋连续第5次当选国际泳联年度最佳女子跳水运动员

虽然外界现在还很少称她为“女皇”,但是作为梦之队的核心队员,“一姐”的地位是名副其实的。然而,施廷懋自己却对“一姐”这个词十分敏感。

“我特别不喜欢人家叫我一姐,很多人理所当然的认为冠军肯定是我,导致我站在跳板上的时候心里会有许多杂念。”施廷懋坦言,从前的自己从来不会去想那么多,只是单纯的想要跳好每一个动作。

大家都会顺理成章地认为16年里约奥运会施廷懋摘下双冠王,会大步流星地走向巅峰。然而恰恰相反,17年底到18年的冬训,却成了施廷懋跳水生涯的低谷,不仅仅是技术上的困难,更是心理层面的煎熬。

“我那段时间不知道怎么了,就好像吃错药了一样,技术一下子全消失了,怎么也不会跳。”用施廷懋的话说,就好像是游戏满级之后开始了新的世界,一切都要从头再来,技术要一点点重新找回,心理问题也要一点点克服。

施廷懋的跳水世界也并非总是风平浪静
施廷懋的跳水世界也并非总是风平浪静

那段时间的施廷懋特别暴躁,训练时经常会横着拍到水中,腿上被砸得乌青一片,从水池里爬上来就摔毛巾,把自己锁在房间里。然而,外在情绪的发泄或许只是一种伪装,出于对跳不好动作的恐惧,她的手心经常冒冷汗,整宿睡不好觉。

身体上的疼痛,心理上的煎熬使得施廷懋处于崩溃的边缘,此时的她已经不再是那个初出茅庐的菜鸟,而是众人瞩目的“一姐”,没有人知道她的内心承担着多大的压力,而这个问题也只有靠她自己解决。

“我还是幸运的,当时教练还有身边的人都提醒我,我自己最后也慢慢调整了过来,现在的心态,相比前两年要平稳许多了。”冬训之后的施廷懋逐渐恢复,又散发着耀眼的光芒,但鲜少有人知晓,其实施廷懋的腰至今一直不好,最严重的时候甚至腰间盘5节突出,在床上整整躺了一个礼拜无法动弹。

很少有人知道,通常在大赛前,她都要吃止痛药。她笑着说,“对我来说没有很舒服的时候,只有痛和很痛的区别。”

尽管如此,她口中最多的还是幸运,施廷懋始终没有抱怨任何事,无论是进入国家队的时间太晚,还是状态反复给她带来的折磨。

很多痛楚,只能自己孤独地舔舐
很多痛楚,只能自己孤独地舔舐

“一姐”也曾是单纯的“菜鸟”

谈及过往的成绩,施廷懋口中最常出现的词就是“单纯”。

“我那个时候想法特别简单,可能就是因为纯粹,我才能取得现在的成绩。”施廷懋2000年的时候就进入了清华跳水队学习跳水,08年回到重庆跳水队,12年才进入国家队,整整12年的时间,对于吃青春饭的跳水运动员来说,着实是一段不短的时间,然而,施廷懋却坦言自己很晚才明白自己想要什么。

“我那个时候对进国家队没什么概念,出去比赛也当成是跟大家一起玩。”直到09年施廷懋第一次代表重庆队在全国比赛中夺得了铜牌,队里开始重视施廷懋的时候,她才也开始意识到自己的潜力。

而2011年世锦赛夺冠后,施廷懋清晰的明白自己需要一个更大的舞台。

以地方队队员的身份夺得世界冠军,点燃了她心中的渴望
以地方队队员的身份夺得世界冠军,点燃了她心中的渴望

“国家队的环境跟省队是完全不一样的,人才辈出,我在省队怎么跳都是第一,但是国家队不行,那时候努力都是自发的,而不是教练逼迫。”施廷懋一进入国家队就和吴敏霞组成了双人搭档,这几乎意味着半只脚踏上了奥运冠军的领奖台。不出意外,里约奥运会的双人金牌必定有她的一份。

一个刚入队的新人,却一下子占据了如此优越的位置,难免会引起一些非议。当时的国家队何姿、王涵等都是炙手可热的队员,可却偏偏是施廷懋与吴敏霞搭配双人。“我当时有听到‘她这么差,凭什么配双人’一类的话,听着肯定会不舒服,但这不是我能控制的,我当时只能想着把动作跳好,其余的没多想。”

与吴敏霞的合作让她看到了希望,也感受到压力
与吴敏霞的合作让她看到了希望,也感受到压力

那段时间的施廷懋,除了训练,就是回到房间打魔兽世界。当时跳水队的女孩子们都喜欢搭伴儿出去街拍,只有施廷懋,一个人在房间里孤独地打着游戏。

2016年里约奥运会,施廷懋夺得了人生第一个奥运冠军,还是双冠王,领奖台上的她稳重大气,却很少有人知道,在单人决赛,跳完第四个动作,听到观众的欢呼声时,她的眼泪就已经止不住了,在场地旁边冲水的时候,眼泪参杂在流水中,不停地滑落。

“那是我人生当中少有的流泪,印象当中第一次眼泪止不住。”那泪水中或许有委屈,或许还有喜悦、激动,但个中滋味,恐怕只有她自己能明白。


提及第一次取得奥运冠军的感受,施廷懋笑着说:“觉得自己可厉害了,恨不得横着走回队里。

然而,成绩并没有让她掉以轻心,正如她所说,国家队的人才太多了,培养一个人替换掉任何一个人,都不困难,她不敢有一刻松懈,相反更加努力训练。不仅是为了自己,也是为队里的年轻队员做出表率。

有了成绩,备受关注,反而需要承担着更多的压力。

而她人生中最无忧无虑的日子,或许就是在清华的那八年。

练习跳水之前,施廷懋曾经练过体操
练习跳水之前,施廷懋曾经练过体操

梦回清华,八年青葱岁月

我经常做梦还梦到清华的跳板。”2000年,施廷懋10岁就进入了清华跳水队,在这座中国教育界的最高学府,度过了她最快乐,也是最惬意的时光。

当时清华跳水队实行体教结合,跳水队员上午跟所有学生一样正常上课,下午在跳水馆训练,晚上照常晚自习。

“我那时候啥也不知道,一天天的就非常快乐。”对于跳水队员来说,相同年龄段的孩子都在进行着校园生活,而他们却进行着封闭式的训练,因此,清华那段时期的校园生活,对施廷懋来说是弥足珍贵的。

早上八点钟上课,七点半早操才结束,对于施廷懋来说,偶尔睡睡懒觉翘翘课,也时有发生。但大多数时候,睡过头为了赶时间,她便在校园里骑着自行车,蹬得风驰电掣,活脱脱一个“狂野女孩。”

当时跳水队在清华也小有名气,校园里的同学看到骑车骑得这么快的,都会感叹一声:“看,这肯定是跳水队的。

谈及在清华期间印象最深的事,施廷懋脱口而出“网吧。”由于只有成年人刷身份证才能进入网吧,当时施廷懋家庭条件不是很好,无法满足她买电脑的需求。所以施廷懋在自己18岁那天,立马冲进网吧,玩了个通宵。


翘课,睡懒觉,网吧玩儿通宵,这些不着调的事,成为了施廷懋记忆中难以抹去的片段。

“运动员有个很大的问题就是文化程度偏低在取得一定成绩后,很容易迷失自己,我认为学习对运动员来说是一件非常重要的事,这对于运动员今后的人生道路是非常有帮助的。”

施廷懋已经完成了在西南大学的研究生学习,正在攻读博士学位,身边朋友常常笑称她是“第三类人”—女博士。

从狂野女孩到现在的准博士,从初进国家队的菜鸟到现在公认的“一姐”,20年韶华,施廷懋都奉献给了跳水,她坦言,对于跳水,自己没什么遗憾的了;但对于未来,她却直言有些迷茫。

对于跳水,她已然毕业,但对于生活,也许她还是20年前那个“菜鸟”。

挂断电话,施廷懋用微信发过来这样一张照片,然后用文字阐述着她对过去的怀念:剪短了头发,我就踏上了跳水之路。是不是很有决心的感觉!


她描述,那是最无欲无求的时光,但是她对自己选择的路——很知足,“奥运延期,我其实也没办法想那么远,我只能调整好情绪,先把现在的动作、训练做好。”

于她而言,无论是“女皇”,还是“一姐”,不过是外界称呼罢了,并不具有太多意义。

相关推荐
热点推荐

弗格森:欧超联赛的成立是在背离欧洲俱乐部足球70年的历史

直播吧
2021-04-19 03:49:05

2021才过四个月,年度6大烂剧已预定,刘涛排第二,佟丽娅又上榜

大胖果
2021-04-17 23:20:04

2021全球声望最佳的100个企业排行榜

全球企业动态
2021-04-18 08:13:29

担任多年副市长、市委副书记等职的他,重回高校任书记!

双一流高校
2021-04-18 11:43:48

A股:周一,法定砸盘日!“419魔咒”会上演吗?

郭小凡财经
2021-04-18 22:14:49

姑娘,出门前还是注意下穿着吧,你旁边的闺蜜都不好意思看了!哈哈哈

八姐论八卦
2021-04-17 18:37:41

给华夏长脸了!王霜金句被国际足联收录,每天万米训练该进教科书

开球咯
2021-04-19 00:21:21

为啥电视剧“公主抱”那么轻松?看到全身照,原谅我笑出猪叫声

爱娱乐百分百2020
2021-04-17 16:04:53

妻子去世5年,托梦男子明天别去上班,中午电话打来,男子瘫地上

倚靠窗前
2021-04-18 13:12:53

打完第一针新冠疫苗的居民,速看

全科与心理
2021-04-18 16:19:02

火力全开!赵立坚当着全世界的面质问美政客,全球一片沸腾,燃爆

海拔新观察
2021-04-18 11:54:07

硬刚!京粤大战引发苏群怒怼CBA,暗示为首钢不该成为赛制牺牲品

萌宝养成
2021-04-18 20:53:51

弗洛伦蒂诺:超级联赛将帮足球到达它在世界应得的位置

直播吧
2021-04-19 07:26:03

邮报记者:皇马切尔西曼城可能被踢出本赛季欧冠

直播吧
2021-04-19 07:26:06

真正的性高潮到底什么样?太多姑娘都对它充满误解......

第十一诊室
2021-04-14 10:43:25

中国加倍反制英国,开始算总账,直击要害,英国人吃瘪的开始

威海潮生活
2021-04-14 14:01:00

丢人现眼?唐国强在联合国表演书法被批...

二小书法
2021-04-18 06:22:59

1959年,因替“彭黄”出头被卫兵架出会场的钟伟,后来去哪里了?

信鸽说历史
2021-04-18 12:16:17

教育部通知:划片区招生将全面展开,学区房真的要凉了!

李老师讲最真教育
2021-04-18 19:27:47

1-1,英超神剧本!VAR三次关键判罚+读秒绝平,3冠王拒绝队史耻辱

搜达足球
2021-04-18 22:54:59
2021-04-19 08:21:08

体育要闻

京粤大战实在刺激 该有的元素都有了

头条要闻

中国学者在BBC暴击罗冠聪:示威里和平在哪 你瞎吗?

头条要闻

中国学者在BBC暴击罗冠聪:示威里和平在哪 你瞎吗?

娱乐要闻

柳岩短发清丽前凸后翘展熟女韵味

财经要闻

科技要闻

王军:华为汽车研发团队超过五千人

汽车要闻

中国专属 大众ID.6双车开杀高端纯电SUV阵地

态度原创

艺术
本地
数码
房产
公开课

艺术要闻

一周观展指南|康定斯基要“来”上海

本地新闻

一段亲密关系中,如何让亲密感和新鲜感共存?

数码要闻

风格百变的激辣Coser PAM:高还原角色的精华

房产要闻

广州房价飙升,六区被约谈!接下来买房要小心了

公开课

被世卫组织拉黑的它,你天天都在吃!隐患极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