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731部队人畜杂交实验:强迫女子与动物兽交,长达一个小时

分享至

二战结束后,国际法庭开始清算731细菌特种邪恶部队战犯。

731部队第一部部长川岛清在伯力被审判时招供道:“每年被押送到监狱里用作实验材料的大概是400到600人。每年因为实验而死去的至少600人。”

当被审问到具体数字时,这个魔鬼似乎怔愣了一刹那,但终究是回忆不起来,只嗫嚅着给了一个含混不清的说法:“1940年到1945年之间,至少有3000人被用作人体实验材料,至于1940年之前的,我记不清了。”

话音落下,法庭上是死一般的沉寂,他们都注意到了,川岛清称那些受害者为“材料”。



为了随时能够开展活体实验,731部队在基地内秘密修建了两栋足以关押400人的监狱,他们和特务机构、日本军警多方勾结,获取人体实验受试者。

731部队撤退时,焚毁和转移了九成九的档案资料。对于国人而言,其中最为关键的莫过于1933年至1938年人体实验受害者的记录,无人知晓他们的姓名,只要被送到了日军人体实验室,他们就是“行李”、“猴子”,即“马鲁太”。

一位名叫石桥直贤的军护人员解释道:“马鲁太在日语中是原木、木头的意思,这是713部队对人体实验受试者的蔑称,因为他们只能像木头一样,被绑在椅子上、手术台上,接受实验。”

每隔一段时间,石桥直贤就会看到一批“马鲁太”被送入这座魔窟。有的人昏昏沉沉,毫无知觉,面露痛苦,每当这时,前辈会告诉他:“这是敌军战俘,他们被俘虏了。”他发现,这些犯人大多在25岁至40岁之间,没有一个超过50岁,很显然,这是经过“精心挑选”的试体。



但也有满心欢喜自投罗网的,母亲携子、年轻姑娘、孕妇……后来石桥直贤才知道,她们被告知,来这里“协助科学实验”可以“挣大钱”。

从外头看来,“挣大钱”的迷惑性很强。当时石桥直贤所在部队位于日本驻哈尔滨领事馆——楼下的地下室。远远望去,乳白色的双层小洋楼不然战火,颇有几分安稳宁静的意味。

可只有石桥直贤知道,一到了夜晚,领事馆的地下室就成了集散中心,时刻待命,一旦“那头”传来消息,需要“马鲁太”,他们就吩咐总务部去和哈尔滨的宪兵队联系,开始转移实验者。

记录完血型、脉搏、血压之后,女性“马鲁太”被单独转移到一起。起初,石桥直贤只以为这是为了便于管理,但他很快就反应过来,这些“马鲁太”的寿命之短,根本用不上管理,女性被按类别关押,是因为她们另有特殊的“任务”。

其中,女性“马鲁太”分处子、有过性生活的女青年、孕妇、已产子妇人、携子妇女等多类,针对不同的“马鲁太”,731部队采取不同的实验方法。

最先受难的是非孕妇,当时,731部队在进行一项实验:人畜杂交。

这不是今天我们个别国家试行的将人体IPS细胞引入动物胚胎,使得动物体内长出人体某种器官,用以器官移植的医疗实验。而是实打实的、野蛮的、灭绝人性的强制性人兽交配。



当受害者大声咒骂、质问之时,731部队的研究人员只是漠然地回答道:“都是为了优化劣等民族罢了,这对你们的民族来说可是好事。”

731部队的恶魔们将掳来、骗来的女性和马、狼青犬关押在一起,并对她们提出了一系列要求。首先,在交配时长方面。

付费解锁全篇
购买本篇
《购买须知》  支付遇到问题 提交反馈
相关推荐
无障碍浏览 进入关怀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