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美母亲制造的问题女儿

2022-07-01 11:14:08
2.7.D
0人评论

我所在的心理咨询工作室在这个二线城市算是最早的一批,到现在快20年了。我大学时就在工作室帮忙,2015年毕业后正式入职,又一步步做到合伙人。

我接触的案例大多是所谓的“问题”少年。他们大抵是初高中生,处于学业和心理发展冲突的时期,他们的父母对孩子的问题表现得都很焦虑。只是,见的个案多了,我常总结道,“问题”少年的问题,大多源自于父母,而他们所受到的伤害,大多也是因为父母。

小织,就是其中很典型的一位。

1

2020年9月,我第一次见到小织。她身着校服坐在沙发上,乖巧文静。那时她13岁,刚上初一,被妈妈带来见我们。

和小织聊了一会儿,我发觉她思维清晰,爱好正常,性格积极,情绪稳定。最令她烦心的,也不过是上初中要不要住校的问题。总之,她完全不像是需要接受心理咨询的样子。

我对小织妈妈的第一印象也很好。这位服装店女老板,时髦漂亮,妆容精致,性格随和,还很健谈。初次见面,她就表示希望我和云长弓两个人一同跟进她女儿的案子:

“云老师,梦老师,我是慕名而来的。我很担忧我的女儿,虽然我还有儿子,但是我就是很看重我女儿。我小时候受的苦,我都不希望她受,什么我都想给她最好的。我知道二位都很忙,但我还是希望你们能亲自接触小织。钱都不是问题的。”

干这行这么久,我很少听到来访者这么直白地表达:钱不是问题。毕竟我们这里的咨询费不算便宜,1个小时都要过千元,1个疗程下来费用不菲。当然,看着小织妈妈拎着的爱马仕包,我这“担心”也是多余。

出于专业角度,我们表示,以小织目前的状况,暂时不用做心理咨询。但小织妈妈很坚持,聊到很后来,她才稍稍吐露了原因:“哎呀,我就直说了吧。我这个女儿,在小学就很多男孩追,我就怕她受影响,防患于未然嘛。”

早恋确实是一个值得关注的问题,于是我们接下小织的个案。

送走这对母女,云长弓问我:“你怎么看?”

我笑着问他:“你记得吗?我15岁时,给心理医生留下的第一印象,就是安静内向。”

云长弓也笑了:“你其实一点都不安静内向。”

实际上,云长弓就是我当年的心理医生。在只看见冰山一角时,我没有任何看法。

第一次和小织单独面接,她表现出和妈妈带她来时截然不同的状态,开朗又热情,积极地告诉我们她的环境、朋友、喜好,我和云长弓相视一笑。

小织说:“我不太喜欢弹钢琴,我其实喜欢摇滚乐。但是我妈喜欢钢琴,她觉得弹钢琴高雅,逼着我学。”

“还有,我现在这个学校里的男生都不怎么样。小学时,有个男生很高很帅,一直追我,我本来觉得初中应该会有更好的男生吧,可是现在觉得还不如他。”

她叽叽喳喳地说了2个小时,末了才反应过来,忐忑地说:“老师,你不会觉得我是个坏女孩吧?”

我一瞬间没忍住,笑出声来:“这样就是坏女孩了?那你是真没见过坏学生!我当年可是连校长都敢怼,迟到、旷课、请霸王假,没有我没干过的。你说我们俩,谁坏?”

那一瞬间,她完全放松下来,露出甜美的笑容。我知道,她对我们有了信任。

2

再次见面时,小织翻出许多学校里公认的美女同学的照片,问我们好看吗?实际上,我们一致认为,那些照片上的女孩没一个有她漂亮。可小织怎么也不信,她觉得其中一个打扮中性的姑娘是全校最好看的。

这是极其严重的容貌焦虑,我没想到冰山这么快就露出了第二个角。

这个令小织异常羡慕的女生叫小江,其社交平台粉丝众多,更新也频繁。初中生常发动态不奇怪,但小江的动态几乎都是别人替她拍的照片。看得出来,拍摄的人极其用心,虽然小江长相并不算出众,甚至某些角度分不清是男生还是女生,但照片里的她,大方自然又有范儿。

对比看小织的社交平台,除了自拍外,没有一张关于她的照片。但自拍拍得再好看,多少也有点顾影自怜、自娱自乐的感觉。或许,小织羡慕的,不是小江的长相,而是小江身上源源不断的关注和爱。

因着这份羡慕,小织和小江成为好朋友,但她很多时候并不喜欢小江,她跟我们花了1个小时吐槽和小江相处的日常。

按小织妈妈的说法,小织应该不缺关爱,于是我试探着问:“小江的父母对她怎么样?”

没想到,小织只是听到这个问题就哭了:“小江也有弟弟,但是她爸妈总是一起来接她放学,平时也常常只带她出去玩,把弟弟交给爷爷奶奶……但是我爸从不会带我出去玩,几乎都不跟我讲话,他只管我弟,我妈虽然管我,但是她根本没什么时间……”

显然,小织妈妈在我们面前表现出来的形象与小织心目中的她,是有出入的。事情变得扑朔迷离起来。

这次面接快结束时,小织在房间里坐立不安,我问她怎么了,她说:“我不知道今天谁来接我。”

我很惊讶:“你妈妈当初不是说她会管接管送吗?”

小织苦笑了一下:“她才不可能做到呢!她一周有半周在出差,昨天刚从深圳回来,今天早上就去新加坡了。”

“那么第一次是谁来接你的?你爸爸吗?也可以啊。”

“不是,第一次是我舅舅,他那天正好有空,今天好像全家人都没空。我打给我妈,她让我找舅舅,舅舅又让我找小姨……现在谁都没空了,我再打给我妈,她没有接。”

我安慰她,然后陪着她等来了结果——她爸爸给她转了钱,让她自己打车回家。看着她离开的背影,我当时第一次感觉到,这个案子大约是个硬骨头。

那时,我们并没因此认定小织妈妈有多么严重的问题,因为每个家长都或多或少地认为自己付出了很多,但这并不影响我们和家长沟通。带着客观的态度,我们将小江带给小织的影响反馈给她妈妈。

“啊!我早就发现了。梦老师,小织她太在意外表了!我跟她说,现在不是在意外表的时候,她就是不听。哎呀,我真的觉得她太不听话了。”

“小织妈妈,小织这个年纪爱美很正常,对自己的外形产生自卑、焦虑也是一个必经的过程。小织的想法恰恰证明她很正常,正在度过正常的成长阶段。其实,小织妈妈你也是从少女时期走过来的,你可以回想一下,你在小织这个年纪,心里想的是什么?”

小织妈妈难得沉默了。实际上,我们总是在小织妈妈的朋友圈看见她化着不同的妆,配着不同的衣服,出席着不同的酒会。这很难不让一个正值青春期的女儿,感到自己在耀眼的母亲面前晦暗无光。

最后,我们建议小织妈妈请个摄影师,按小织意愿拍一组照片,可以缓解小织的外貌焦虑,至少也算是青春期纪念。她满口答应。

一周后,小织拿着那些照片来面接。她一脸失落:“我觉得一点也不好看。”

我仔细看了照片,的确普通,既没突出小织的优点,也没拍出什么令人一眼难忘的特色,和小江的那些照片确实没法比。再仔细放大一看,竟然一半照片连焦点都是虚的。

我们第一反应是小织妈妈可能因为不懂摄影,误信水平欠佳的摄影师,花了冤枉钱,于是询问小织拍摄的情况。没想到小织给我们的答案却是:“这不是我妈妈请的摄影师,拍这些照片的,是她店里员工的朋友。我拍照穿的衣服是我妈店里进的新货,妆也是我妈帮我化的。”

那一瞬间,我是震惊的,一款爱马仕包包要集齐不同颜色的小织妈妈,竟然连给女儿拍一组照片都如此节省。

如果小织满意,也没什么问题,但是小织并不满意,似乎满意的只有小织妈妈。毫无意外,我们在小织妈妈的朋友圈里,看见了这一组跑焦的照片,配文清一色:店里来了很多青春款哦,快来撩。

这说明,小织妈妈本来就是要拍宣传照的,只是顺带“满足”一下小织的愿望。

此事一出,和小江父母对小江的全心全意一对比,小织更难过了。

3

2020年国庆假期,小织一进门就径直坐到沙发上,把头埋得很低,也不说话,我大感不妙,走近才发现她在哭。

“不用这么压抑,小织,你可以大声一点哭。”我对她说。

她果然放声大哭起来,好一会儿才停下来。我问她怎么了,她抽抽搭搭地说:“老师,我弟前天晚上打我,我妈不管他,我爸还帮他说话……”

原来,前天晚上,妈妈要求小织去催弟弟写作业,小织本不情愿,但还是去催了一句。弟弟没反应,小织走近又催了一句,谁知弟弟竟然站到沙发上,对着小织狠狠踹了一脚,小织被踹倒在地,疼得话都说不出来,她弟弟还要扑上来继续打她。

妈妈闻声赶来,将她带回房间,弟弟还要追过来继续打她。结果,她妈妈把门关上,就做自己的事去了,而弟弟没有受到任何责罚,继续回去看电视。昨天小织父亲出差回来,小织提起这件事,全家人也看了监控录像,父亲只是淡淡道:“他不是故意的,就是闹着玩而已。”

小织将监控录像偷偷拷出来,拿给我们看。从监控可以看出,她弟弟绝对是故意为之,其凶狠程度令我们大为震惊。

我只能引导小织进行宣泄:“其实你希望你妈妈和爸爸能好好说一下弟弟,对吧?”

“嗯,我觉得我妈默认我爸和我弟这么对我。”小织很愤怒,“为什么?我弟是他们儿子,我就不是他们女儿吗?”

我叹口气:“你是。你也理应得到公平的爱。”

“那我怎么办?我已经很听话了,我弟那么坏,他们为什么还是这样?”

“小织,我们要告诉你,实际上每一对父母都是不一样的。比如小江的父母,你觉得就比你爸妈好,对不对?”

她点头。我又说:“那你试着想一想,你们班上,有没有同学的父母比你父母更差的?”

她思考了一会儿,认真说:“倒也有。有个女生,她父母离婚了,从来不管她,有时甚至连生活费都不给,都是奶奶在照顾她。”

小织从暂时的对比中,得到一些安慰。

结束时,小织打电话问妈妈,开了免提:“妈,我能不能打车回家?”

“不能,你每次都打车,太贵了。”

“可坐地铁太远了。”

“别人都可以坐,你为什么不能坐?”她妈妈挂掉电话。

说不震惊是假的,但我又感到是情理之中。这和上回的拍照事件对上了——小织妈妈的大方是装的。

看着小织泪眼汪汪的样子,我实在不忍心,和云长弓一同送她去了地铁站。

那天,我和云长弓就这个案子聊了很久。

“你觉得小织妈妈怎么样?”云长弓问我。

“你教过我一句话:孩子的问题根源都在父母。”

“没错,很显然,小织妈妈隐瞒了很多事实。”

“家长通常都把许多重要的事情主动忽略,不是吗?”这时我也知道了,小织妈妈并未像她说的那样疼爱、重视小织。

“我从来都说,没有那么大方的客户。家长愿意花钱,只是因为问题很严重。”云长弓笑笑。

4

国庆节过后,小织在一次面接中,疯狂吐槽起她的某位任课老师。

小织读的是当地最好的私立学校,学费高昂,升学率也很好看。我们从未想过这样的学校会出现小织口中所说的坏老师——上课随意辱骂学生,微信群中公开攀比家长送的礼物,授课水平也一般,许多同学表示上了课比没上课还搞不懂知识点。

我们本着客观的原则,提出一个建议:让小织先录一节课堂内容给我们听听。小织认为这个建议很好,可以让我们更相信她说的话,于是回家开心地告诉了妈妈,并要求买一支录音笔,100元左右。

没想到这个正常的提议,遭到她妈妈的强烈反对。接下来的一次面接,小织妈妈亲自带她来见我们,身边还带着她年幼的弟弟。其间,小织弟弟在走道里打打闹闹,一度还因失去耐心而撒泼打滚,显然一副因溺爱而骄纵成性的状态。

小织妈妈坚决反对我们给小织的建议,她认为如果小织去录了老师的课,就是对老师的极度不尊重。并且,这件事会给小织带来错误的指引,导致她将来不再听学校老师的话,会变成一个“坏”学生。

这次谈话是由云长弓与小织妈妈进行的,到最后,小织妈妈情绪非常激动,“老师,你肯定觉得我的日子很好过,对吧?其实你不知道,我和她爸爸都快过不下去了……”

云长弓是女性心理咨询方面的高手,只需一两个问题,就可以让伪装得完美无瑕的小织妈妈吐露难言之隐。这是小织妈妈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承认,她丈夫其实有严重的重男轻女思想。在家里,他们的钱是分开花的,互不干涉,丈夫眼里只有儿子,而女儿的所有大小事务都由她来负责——“但是你看,我忙,她爸爸更忙,今天我要来见你,儿子还没有人管。”

这和小织说的情况倒是吻合的。至此,我们可以判定,小织的家庭环境,绝没有她妈妈最初说的那样美好。

小织不理解,只是录一下老师上课的内容,为什么在妈妈口中就变成大逆不道的事情?明明其他同学有时也会为了课后复习,用手机录下上课的视频,老师也鼓励同学们这么做。

基于小织妈妈的强烈反对,我们只能放弃了解学校老师的上课情况。

我委婉地告诉小织:“你妈妈对于维持一个完美形象很执着,所以很多时候你可能没办法要求她那么注重现实。”

小织若有所思地点点头,我也不知道她是不是真的懂了。她父母的婚姻大概是名存实亡了,只是她妈妈不愿承认,也不愿改变。

“小织妈妈,假装自己嫁了个好男人,假装自己有一个完美的生活。本质上,这是一种逃避。”送走小织他们,我和云长弓在办公室聊了很久。

云长弓点点头:“你可以总结一下她的心理动机。”

“小织要去录音,小织妈妈并没觉得是因为我们需要了解真相,而是觉得我的女儿居然质疑这样优秀学校里的老师,还要找到证据证明老师的问题。那么,这就相当于证明了我为她选择的学校是错的。我如此完美的生活,怎么可以出错?绝不可以!她害怕被拆穿。”

“对,看起来很简单,但是当事人不会明白。”云长弓叹了口气说。

10月底,小织的初中生活迎来“重要”环节——一个男孩对她穷追不舍。这是女孩的校园时光里,常常会出现的典型坏男孩,长得帅,却充满危险的标签:逃课、抽烟、沉迷网络、早恋……

我问小织:“你不喜欢他吗?他听起来很受女孩欢迎啊。”

小织坚决摇头:“不,他的恋爱故事太多了,学校都传遍了,他就是一个实锤的渣男。”

“你妈妈知道吗?”

“知道,我告诉她了。”

“她相信你不喜欢他吗?”

“相信啊,我妈一直都相信我不会早恋。”小织说这句话时,满脸骄傲。

但我们深切地担忧起来。

云长弓当天联系了小织妈妈,跟她确认这个情况。令我们没想到的是,她的确有盲目的自信:“小织对这样叛逆的男生是极度反感的。”

“小织妈妈,其实如果一个女孩能得到足够的父爱,多半不会早恋,但是如果父爱缺失,女孩就很容易向外寻找感情寄托。”

“哦,当然啦,我知道的,他爸爸也跟我学习很多心理知识。他很关心女儿,常和女儿聊这些情感话题。”小织妈妈又撒谎。

云长弓挂掉电话后,点了一支烟,在那之前,他已经很久没抽烟了。

“她妈妈是不用沟通了,她和你抱怨小织爸爸的话还没凉呢,今天就罔顾事实,撒谎说丈夫很关心女儿。如果小织真拥有这么多父爱,根本不会羡慕小江。”我知道鄙夷不该有,但还是没忍住,“唉……我觉得小织真是一个好姑娘。即便她妈妈这样对待她,她仍然满怀热诚地信任她妈妈。如果是我,我早就不会跟我妈说实话了。你也知道,我从小到大,跟我妈都没说过几句实话。”

“你现在知道做一个孩子的工作有多难了?”云长弓终于说话了。

“嗯,最难的问题根本不在孩子,是在家长。”

那一刻,我很难过。我自问小织比我小时候真诚可爱得多,但她的父母却比我的父母还要糟糕。我更加希望自己能帮她走上一条逃出宿命的路。

我不怀疑小织此时对这个男孩的反感,但是,小织已然表现出对爱的强烈渴望。所以,按照以往的经验来看,她的反感很快就会消失,只要这个男孩稍微耐心点,等到小织再次因为缺爱而崩溃时,他就能把她追到手了。

5

一周后,小织结束晚上的面接准备回家,正为父母没空来接她而难过,那男孩突然发来消息,说他就在楼下,来接她回家。

小织说她很害怕,问我们如何拒绝男生的要求。我们看出她的动摇,因为这个男生之所以能出现在这里,自然是小织告诉了他自己的行踪。从毫无接触到沟通行踪,发生在1周之内,实在太快了。

再三确认小织确实不想和男孩单独接触,我们才帮助她不着痕迹地拒绝了男孩。

11月,小织即将过生日,男孩跃跃欲试,小织想要拒绝他的礼物,但又渴望得到他的礼物。

“你如果实在想接受,也可以的。毕竟生日礼物还是说得过去的,你其他同学也会送你。”我需要尽力告诉她,别将这件事看得那么严重——虽然我知道这很严重,那是因为我能看见作为男生他并不纯粹的动机。

“不,我觉得不好。我觉得有点危险。”

我很开心小织能这么说,但也同时觉得很心酸,因为这是一个拼命在和自己的缺失做斗争的孩子,或者说,她在拼尽全力抵抗着原生家庭对她进行的错误塑造。

生日前,小织一直疯狂暗示她的父母,她希望能有一个心意满满的生日仪式。可是她妈妈只是毫无愧疚地告诉她,她生日当天,自己还在外地出差。而她爸爸给了压垮她心理的最后一根稻草。

生日前一天早上,小织试探地问:“老爸,我生日你准备送我什么礼物?”

她爸爸回答:“着急什么,到时候你不就知道了?”

“还不急?你知道我生日是哪天吗?”

“知道啊,不就是下周五吗?”

小织的心,瞬间稀碎。

“那是我弟弟的生日!他根本不记得我的生日……”这天晚上,小织在我们工作室痛哭流涕,放下了一个少女全部的自尊心。

我们知道,小织对于父爱的渴望,强烈且无处安放。而一个女孩子,理应得到父母无条件的爱与付出。但在这一行待久了,我习惯在心里默念一句话:如果应该的事情都按照应该的去发生,人间哪还会如此怨念丛生?看着她哭的样子,一个预感也愈发清晰地出现在我心里:那个追小织的男孩,快要成功了。

小织生日时,除了收到她妈妈发来的一段视频,什么也没有。我们看了那段视频,她妈妈化着浓艳的妆,身后站着五六个浓妆的姑娘,穿着统一的服装,然后几人异口同声地祝小织生日快乐。那语气,无端地让我想到火锅店服务员每天营业前喊的口号。

我在她妈妈发的朋友圈里,也看到了这一条视频。实际上她只是在向所有人展示:我是一个好妈妈。她享受这样的表象。

小织生日第二天,我们意外接到了她妈妈的电话:“小织昨天过生日,我给她发了祝福视频,她却没有回复我,不转发朋友圈,这也算了,我打电话给她,她连句谢谢都没有。我真的是很生气,云老师,你们给她辅导的时候,也要帮我说说她。”

说实话,我当时真的很想发脾气。

云长弓将小织试探她爸爸的事情告诉了她,小织妈妈毫不在乎地说:“哦,那是我和她爸爸商量好的,要给她一个惊喜。”

我从愤怒变成了震惊——她竟然丝毫没想过,既然我们能知道小织和她爸爸的对话,我们便很有可能知道小织过生日当天并没有收到任何惊喜。我不知道该说小织妈妈是过于自信,还是傻,或者说,其实她根本没有将女儿的事放在心上,才会说出如此未经思考的谎言。又或者,她认为那条公式化的视频,就已经是给女儿巨大的生日惊喜了。

6

生日事件后,我们能明显能感受到小织的厌学情绪,她说,“我不想再去上晚自习了,还有周末的培优班,我都不想去了。在学校我觉得很累,也特别烦躁。我也可以在家自己学习。”

虽然小织的成绩一直在班级前列,但我们很担心,一旦有了这个想法,很难不影响学习。而我们终于可以确定,为什么当初小织明明看起来没什么问题,她妈妈却还是坚持要将她送来咨询。

因为“看起来没问题”其实是小织装的,或者说,是小织妈妈控制她表现出来的。随着小织的长大,她妈妈觉得,越来越无法控制的女儿,会令她完美母亲的形象破碎。她是希望借我们的手,继续控制小织。

而我们当然不会这么做。亲手毁掉一个孩子对我的信任,我无论如何也做不到,唯一能做的,只有努力周旋。

可猝不及防的,一件更棘手的事情发生了。

12月中的一天,小织在教室外的走廊上被追她的那个男生拥抱了。这一幕正好被监控记录下来。我们知道这件事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下午。

在学校,叛逆帅哥狂追小织的事情,早已传得沸沸扬扬。当天课间,男生到小织班上找她,同学们便开始起哄,后来围观的人越来越多,不知是谁在背后推了小织一把,小织不由自主地往男生面前扑过去,男生顺势抱住了小织。小织当时吓傻了,直到反应过来,要挣扎,男生才放开了她。

事情闹得太大,教导主任和班主任迅速将他们两人分别带走,并通知了家长。小织告诉我们,在她妈妈没来之前,男生一直在被教导主任责骂,而班主任一直在一旁安慰她。

最终,男生的家长并未出现,而小织妈妈一到,就立刻笑着说了一句:“啊呀!孩子们的这些行为都是可以理解的。”

我听到这句话,直接皱起眉头。

小织突然提高了音量:“很奇怪,我妈说完这句话后,教导主任和班主任都愣住了。然后他们也不骂男生了,开始说我也有不对,没有第一时间推开他。我很委屈,我当时都吓傻了好吗?怎么能说我有不对?我明明是被人推过去的,但是他们后来就都说我也不对,我妈还跟他们道歉。”

我问她:“监控能看到是谁推的你吗?”

“不行。”小织摇摇头,“我身后太多人了,围了几圈,只看到我是突然摔向前方,明显是站不稳。”

“哦,对了,我还被班主任针对了。”小织似乎又想起什么,补充道,“今天上培优课时,班主任花了好长时间在我们班训话,主题就是说什么好学生不要浪费时间和坏学生交往,要珍惜进培优班的机会,不然会被踢出去之类的,然后还点我的名,当众说‘小织,你要注意,不要总是把心思放在打扮自己上面,整天想着勾引男生。’我当时真的气得都要哭了……”小织说着就已经哭了出来。

我们听完她的叙述,对视了一眼,然后我深深地叹了口气。我们怎么会不知道为什么?小织一个孩子,当然不明白成年人心中的龌龊。坏就坏在她妈妈说的那句自以为识大体的话上了。

我需要把真相告诉小织:“不是你的错,小织。事态这么变化,是因为你妈妈一出现就原谅了那个男孩子。”

小织一脸茫然,我继续说:“你是一个女孩子,出了这件事,正常的父母会非常愤怒,老师们很清楚这一点,所以她们赶在你妈妈来之前,很严厉地训斥男孩。但是你妈妈却没有愤怒,反而原谅了男生,你的老师们就会觉得,是你不检点,所以你妈妈才不能理直气壮。”

小织妈妈没有保护小织的安全感和身为女孩子的尊严,反而替男生说了句话,这直接导致小织在同学和老师眼中,变成一个自甘堕落、犯贱又虚伪的女孩。而小织的妈妈,她只是暂时出现在学校,表演了她的开明大度之后,就又可以离开了,然后投入下一场表演。

真正无辜的人,是小织,而后的所有伤害都得她独自承受。

小织很难接受这个真相。但这绝对比她不知情要好。我们并不同意许多咨询师的做法,他们只会在父母和孩子之间和稀泥,或者总是选择将事态包装得轻巧简单,仿佛只要将孩子的心情哄好了,问题就可以解决了一样。

但每个人都有知道真相的权利,即便TA只是一个孩子。何况,知道真相的人,也许当时不能爬出深渊,但她起码在人生路上开了一道侧门,在她终于有一天,力气也够了、时机也到了的时候,可以有一个出口走一条不同的路。而如果不知真相的话,这个人将永生没有醒来的机会。这是在剥夺一个人选择的权利。

7

2020年圣诞节,小织还是答应了男孩的表白。

直到那一刻,她都保持着清醒,记得自己一开始并没有看上这个男孩,甚至是有一些瞧不起他的。但她始终无法抵抗来自内心缺爱的痛苦。小织在向我们诉说经过的时候,几次提到:“我也不知道我为什么要答应他,但我就是答应他了。”

“这件事你告诉你妈妈了吗?”

“没有。我只跟你们说了。然后就是小江也知道。”小织看着我们,眼神之中有忐忑,更多的是探索,她似乎想要探知我们是否反感。过了半晌,她又问:“我接下来应该怎么办?”

“好好谈恋爱呗。”我说。

这是小织绝没有想到的答案,她反倒开始犹疑:“可是我还是觉得有点危险。”

“没关系,你只要把握一个原则:就是坚决不要和他单独出去玩。如果要离开学校见面,那么一定要和其他同学一起。”

“嗯,好。”

这是我们能给小织最大的帮助,以最短的时间,以最小的代价换取一个少女对早恋的好奇和幻想,然后在这个幻想破灭之后,这个女孩就会获得一次飞跃般的成长。

2021年元旦,小织和同学们一起去看电影,这个男生也在。在看电影的过程中,男生突然吻了小织,第一次小织戴着口罩,男生将口罩取下来,又吻了一次。

小织跟我们说的时候,虽然依旧感到不知所措,但已经没有了走廊拥抱时的害怕、震惊和愤怒。她只是淡淡地觉得有些突兀,并且感到隐约的不安。

同样是没有得到她同意的亲密接触,甚至这一次比第一次更加具有侵略性,但小织的反应却告诉我们,她心里已经产生了:我大概就是喜欢他吧……这样的想法。

小织的自我评价下降的速度,比我们预料的要快。

“你在担心什么?”我问她。

“我不知道,但我觉得不安。”小织看着我,她愿意将实情说出来,是我最后可以帮她的机会。

“他吻你没有遭到拒绝,接下来他一定会有进一步的行为。比如下一次他再吻你的时候,手可能就不只是放着不动了。”

小织听到这里,表示出强烈的反感。这很正常,一个少女很难理解男性的世界,更不可能了解这一切都是男性与生俱来的本能。女性通常只是想谈感情而已。我们告诉小织,必须向男生明确表示她的愤怒,并且用行动来证明,比如绝不再单独同男生接触,即便在学校。

很快,男生妥协了,他向小织道歉,而小织做了一个令人暂时欣慰的决定:分手。

“我本来觉得他道歉了,我就原谅他。可是已经过去了一个礼拜,我突然觉得,没有他我好像更开心,所以我就跟他说不想继续谈了。”小织看着我们,一脸坦荡,但我仍然看出她的疲倦。

“我其实到现在也没想明白,为什么我会答应他。”小织又说。

“因为你太想谈恋爱了。”我说。

“可是我不喜欢他,我现在觉得更确定了。”

“对,你本来就不喜欢他,但是你却很好奇谈恋爱的感觉,一方面是你周围有不少女孩子在谈恋爱,另一方面是你在父母身上获得的爱太少了,达不到你的期待,所以你很迫切想要尝试被爱的感觉,而这个男生的穷追不舍,能让你得到暂时的满足。”

“啊!那就是说,这些都是假象啊?”小织很聪明,她听懂了。

“对,如果你真心喜欢他,这一个礼拜你不仅不会觉得轻松,还应该觉得难熬才对。至于你觉得危险,那是因为我们告诉了你很多你自己意识不到的想法,你比其他女孩更多了一些对自己的客观认识。如果你不知道这些,你甚至不会分手,而是会被动地和他一路发展下去。”

她露出了惊恐的表情。

那天小织意外没有说很多话,而是静静思考了很多,偶尔问一些问题。我明白,这是一次很好的机会,她已经开始发觉自己对这个男孩的感受不真实。

其实,促成小织谈恋爱的真实原因,是那次走廊拥抱事件。老师的态度和同学的质疑,会令小织感觉到困惑,最初坚持认定自己是受害者的想法,最终被动摇。她逐渐迷茫:到底是不是真的因为我犯贱,所以才会所有人都这么说呢?最后小织会认定一个想法:既然我妈妈也觉得男生没问题,那么真的可能是我的问题。但是我真的不是犯贱,那么很有可能,就是因为我也喜欢他吧……

但我不能把太深的潜意识告诉她,这太危险。

好在,小织决定和男生分手。她走后,我对云弓长说,“正好接下来放寒假,小织可以暂时脱离学校,只要我们更多的干预,她会渐渐戒掉这段关系带来的余温,她就能熬过这个坎了。”

他点点头。我们看到了前所未有的曙光。

一口气还没松完,小织突然告诉我们,她妈妈决定暂停咨询,理由是寒假要带她出去旅行。

小织哭诉:“我不想跟我妈去玩,她还要带上我弟。只要有我弟,我就什么都得不到。她总是听我弟的,买东西也只给我弟买,我想要什么,她就会说我已经有了很多类似的,说我浪费什么的……而且我弟也总是欺负我,她都管不了我弟。”

我们除了叹气,没有其他办法——我们当然明白,小织妈妈之所以不愿意继续咨询,无非就是因为放假了,不用去学校了,女儿的表现好不好就变得不重要了。

8

2021年3月,开学了,小织又来了。

“我妈妈没有带我们去旅行。”这是她说的第一句话。

在吐槽了1个小时她糟糕的寒假生活之后,她看到了另一个来咨询的孩子。这个孩子已经向学校请了长假,集中进行心理咨询。当小织发现别的父母愿意牺牲孩子的上课时间,也要让孩子做咨询时,人彻底爆发了:“我不要去晚自习了,我要告诉我妈妈,我每天晚上来你们这里。”

我知道这会使矛盾激化,劝了小织很久,但她仍然决定向妈妈提出这个要求。

当晚,小织和她妈妈爆发了前所未有的争吵。她半夜哭着给我打电话,用难以置信的语气哭着说:“我妈竟然说我越咨询越叛逆,说我不好好学习,都是你们教我学坏的。我哪有不好好学习?我上学期英语、物理成绩全班第一,而且连小江都退步了几十分。她到底从哪里得出我不好好学习的结论?还有,明明就是你们在帮我,不然我早就不想去学校了,可是她为什么可以反过来说?她还跟我说我们家很穷,我说你的爱马仕包包最少也20万一个吧,我们哪里穷?她居然说她那些包包很多是假的。她说我不体谅她,说她给我花太多钱了……”

她哭得很惨,我听得也很心酸。

夜半,我挂了电话,叫来云长弓加班。

“我感觉不能再继续咨询了。”我看着他。

他摸出了一支烟:“你的感觉是对的。叫停吧。委托人不够诚实,并且不能清醒地认识到客观事实,我们无法再做下去了。结束理由就这么写。”云长弓打开窗子,夜风吹进来,吹散了烟。

“真正需要咨询的,是她妈妈。”我喝了口水,忍不住还是说了这句话。

“没办法的事。她妈妈背后觉得我们没有达到她的要求,可是当面却不告诉我们,这足以证明我们没有得到委托人的信任。无论什么原因,这个案子都不适合继续了。她妈妈要做装睡的人,我们没权力叫醒她。”云长弓掐了烟。

“真的是,无论多少次,我都难以接受,明明孩子那么无辜。”

“还记得你第一次接的案子吗?小洁的案子,我告诉你该放弃的时候,你哭了很久。”云长弓看着我,“现在至少你自己下决心放弃了。进步很大。”

“对。”我笑笑,再说不出别的话。

第二天小织还来进行了一次咨询,我很委婉地告诉她,我们会将她妈妈预存的咨询费退还,并且告诉她,平息这场矛盾最好的办法,就是先按照妈妈的意思,好好在学校学习,至少要做一个学期的“听话的孩子”。这可以让小织妈妈最直接地感受一下,有咨询和没咨询,到底差别在哪里。

小织再一次哭得很崩溃,她感觉到被最后的安全感抛弃了。我没忍住,也红了眼,只能安慰她:“你别担心,你又不是再也无法联系我们了,电话、微信一样都不少,你需要的话,随时都可以找到我们。”

这是我们做了无数遍的事情,给一个绝望的孩子,留一个希望的后门。在他们长大以后,也许这扇门会有用。

我望着她离去的背影,心想:她现在还是一个好好的女孩,以后……就不知道了。

云长弓给小织妈妈打了一个电话,说明情况,然后退钱。当然在电话里,我们也再不可能主动跟她提及那些令她反感的真相了,即便那是真相。

小织妈妈在最后一通电话里,毫不避讳地表达了一个极端自私又自负的观点:“云老师,我真的是太宠小织了。我就应该像别的家长那样,什么都不给她就对了。我给她太多好东西了,导致她还问我为什么给自己买名牌,不给她买。我真的很生气,我自己挣来的钱,我怎么花当然都可以,我给你花,你就该觉得我是好妈妈了,我不给你花,也理所应当。你要是想要,等你以后挣钱,想怎么花也就都可以。但是现在你花我的钱,就不是想怎么花就怎么花的……”

虽然我很悲愤,但我清醒地知道,有这样想法的母亲,可能不是少数。

尾声

2022年1月,那时刚放寒假,我和合伙人云长弓出去接案子,就在小织学校。

散学典礼刚结束,我再次见到了小织,没想到她已经化上了妆,穿着一身名牌,手中还挽着她那个叼着烟、蓄着头发的男朋友。我没有很震惊,但还是很惋惜。

遇见我们,她还是很开心地打招呼,甚至有一些意外的惊喜,得知我们是来接触另一个孩子时,她眼神中有掩饰不住的失落和羡慕,但她假装忽略这样的情绪,匆匆拽着男朋友走了。

我看着她的背影,心中无法不波澜起伏,她到今年,也才15岁。

时隔1年,小织呈现了断崖式的改变,我再也无法从她脸上看到那个13岁小姑娘的神情了。那天我回到家,难过得吃不下任何东西,比起一年前结束咨询关系时还要煎熬。这迟来的伤心令我深刻地意识到:即使不是第一次见到一个孩子的堕落,我还是无法无动于衷。

我想起她路过我的时候,我甚至看到了她胸前挂着一个电子烟。而她妈妈的朋友圈,还依然日复一日地秀着岁月静好,母慈子孝。

文中人物均为化名

本文系网易文创人间工作室独家约稿,并享有独家版权。
投稿给“人间-非虚构”写作平台,可致信:thelivings@vip.163.com,稿件一经刊用,将根据文章质量,提供单篇不少于3000元的稿酬。
投稿文章需保证内容及全部内容信息(包括但不限于人物关系、事件经过、细节发展等所有元素)的真实性,保证作品不存在任何虚构内容。
其它合作、建议、故事线索,欢迎于微信后台(或邮件)联系我们。
本文题图选自电影《瀑布》,图片与文章内容无关,特此声明。

其他推荐

进入关怀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