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首页 > 网易号 > 正文 申请入驻

婆婆带大儿子住小儿媳陪嫁房,儿媳请来父母:房产证在我父母名下

0
分享至

小雪一个人坐在客厅的沙发上,手机屏幕上是刚刚和丈夫李明的通话记录。李明语气有些无奈地说,母亲坚持要和他们一起住在这套陪嫁房里。

小雪深深地叹了口气,她能理解婆婆的想法,毕竟这套房子是她们一家人的,但是她实在承受不来婆婆时刻盯梢,管东管西的生活方式。更让小雪心烦的是,这套房子的产权其实是掌握在她父母手中,她们一家人只是在这里暂住。

小雪想起前几天婆婆大发雷霆的样子,当她提出想让父母来帮忙照应孩子时,婆婆立刻跳了起来,指责她不孝顺,说是自己才应该是孩子的主要照顾者。那一刻,小雪真恨不得直接搬出去,远离这个令人窒碍的家庭氛围。


"怎么了,闺女?出什么事了?"小雪的父亲马上察觉到女儿的焦虑,关切地问道。

"是婆婆的事,她一直粘着我和丈夫,连我们的房子都要一起住!"小雪委屈地说,"您知道,这套房子的产权其实在您们手里,我和丈夫只是暂时住在这里。但婆婆就是不肯理解,她一直觉得这是她的地盘,非要管东管西。"

"哎,我就知道会出这种事!"小雪的父亲叹了口气,"你放心,你妈和我马上就过去。我们一定会帮你好好和婆婆沟通的。"

挂了电话,小雪感觉肩膀上的重担终于轻了些。她深知,有父母在,自己或许就能稍稍喘口气了。


不一会儿,小雪的父母如约而至。一进门,小雪的母亲就紧紧地抱住女儿,安慰道:"别担心,有我们在,婆婆总不敢太欺负你。"

就在这时,大门被重重地推开,只见婆婆李阿姨气势汹汹地走了进来。她瞪着小雪的父母,厉声说道:"你们两个老头子,凭什么跑到我家来管闲事?这房子可是我们家的,我儿子想让谁住就让谁住!"

小雪的父亲上前一步,语气平和地说:"李阿姨,这房子的产权确实在我们手里。女儿和女婿只是暂时住在这里,您也不能完全把这里当成自己的地盘。您看,女儿已经很辛苦了,要照顾孩子,还要忍受您的管教,您能不能体谅一下她的处境?"


"体谅?!"李阿姨冷笑一声,"我可是把这个儿子拉扯大的,难道就不能在晚年的时候依靠他吗?我就是要住在这里,管教我儿子和媳妇,你们凭什么说三道四!"

小雪的母亲也插话道:"李阿姨,您想照顾儿子和媳妇,我们理解。但是您也要尊重女儿的意愿,给她们一些独处的空间。您看,女儿都快被您烦死了,您就不能体谅一下她的感受吗?"

"哼,我不管!这房子是我们的,我就是要住!"李阿姨一个劲地强调着自己的主权。

见状,小雪的父亲沉下脸来,语气坚定地说:"既然这套房子的产权在我们手里,那么我们作为房主,有权决定谁可以住在这里。李阿姨,我劝您还是搬出去吧,不然我们就要采取法律手段了。"


一时间,客厅里陷入了僵局。小雪焦急地看着父母和婆婆,心里祈祷着一场大战能够避免。她实在不愿意看到家人为这件事反目成仇。

就在这时,李明推门走了进来。他看了看眼前的场景,叹了口气,开口劝解道:"妈,您也知道,这套房子的产权归我岳父所有。您既然是我的亲生母亲,我当然也希望您能经常来看我们。但是您也要尊重我妻子的感受,给我们一些独处的空间。我们一家人应该和睦相处,而不是吵来吵去的。"


李阿姨瞪了李明一眼,但终究还是说不出什么反驳的话来。她沉默了片刻,最终还是妥协般地说:"好吧,既然你们都这么说,那我也不勉强了。不过以后我可要常来看你们,可不能把我晾在一边!"

小雪松了一口气,她上前拉住婆婆的手,诚恳地说:"妈,谢谢您的关心。我们以后一定会经常来看您的。"

在父母的调解下,这场家庭矛盾总算是暂时缓解了。小雪暗自庆幸,有了父母的支持,自己终于不用再独自应付婆婆的刁难了。

不过,小雪心里明白,这只是一时的和平,婆媳之间的矛盾并未真正解决。她叹了口气,坐回到沙发上,思绪飘回到几个月前,那个改变她生活的关键时刻。


那是在她刚刚怀孕的时候,婆婆就开始频繁地来他们家,每天唠叨个不停,甚至在小雪做饭的时候也要插手指手画脚。小雪原本就孕吐严重,身体状况不太好,哪受得了婆婆的唠叨。有时候,她实在忍不住就会和婆婆发生争执。

有一次,小雪实在受不了婆婆的刁难,干脆提出让自己的父母来帮忙照应自己。不料,这一提议立刻引发了婆婆的怒火。

"什么?你竟然想让你父母来照顾我们家的孩子?!"婆婆气急败坏地大声质问,"难道我这个做奶奶的就不行吗?你是不是嫌弃我照顾不好你们家的孩子啊?"

小雪被婆婆的质问弄得哑口无言,只能小声解释道:"我不是这个意思,我只是觉得有爸妈在,我可能会轻松一些。毕竟我现在身体状况不太好,需要更多的照顾。"


"哼,你就是看不起我这个婆婆!"婆婆冷笑着说,"我可是把你们丈夫拉扯大的,凭什么你就可以随意让你父母来插手我们家的事?你以为你们家的房子就是你的了吗?这可是我们家的地盘!"

听到这里,小雪终于忍不住泪水夺眶而出。她明白,婆婆根本不是在乎自己的身体状况,而是在意自己的地位和权力。这套房子的产权在她父母手里,婆婆显然无法接受这个事实。

就在这时,李明回到了家。看到妻子泪流满面的样子,他心疼地上前抱住小雪,责怪道:"妈,您怎么又欺负我家小雪了?她现在身体不太好,您就应该多体谅她,而不是一味地指责!"

"体谅?!"婆婆冷笑一声,"我可是把你拉扯大的,你怎么能这样跟我说话?这套房子难道就不是我们家的吗?你们有什么资格让我父母来插手我们家的事?"


李明叹了口气,无奈地说:"妈,这套房子的产权确实在小雪父母手里。我们只是暂时住在这里,您也不能完全把这里当成自己的地盘。您看,小雪现在身体状况不太好,需要更多人的照顾。您要是实在照应不过来,让小雪父母来帮帮忙也没什么不好的。"


"什么?!"婆婆瞪大了眼睛,"你竟然站在她那边?我可是养育你长大的,难道就不能在晚年的时候依靠你吗?"

李明无奈地摇了摇头,他知道自己很难说服执拗的婆婆。就在这时,小雪的父母适时赶了回来。

"怎么回事?出什么事了?"小雪的父亲一进门就察觉到了不对劲。

小雪忍不住哽咽着说:"爸,我实在受不了婆婆的刁难了。她一直不肯让您们来帮忙照应我,还说这套房子就是她的地盘。"


"什么?!"小雪的父亲皱起了眉头,"这套房子的产权明明在我们手里,她凭什么说这是她的地盘?"

"对,就是这样!"婆婆瞪着小雪的父母,"这套房子是我儿子的,我有权力说了算。你们这些老头子,凭什么来管我们家的事?"

小雪的父亲深吸一口气,语气严肃地说:"李阿姨,这套房子的确是我们出资买下的,产权在我们手里。你作为儿媳妇,当然应该受到应有的尊重和照顾。但你也不能完全把这里当成自己的地盘,更不能欺负我们的女儿。我劝你还是识相一点,别给家里添乱了。"


"什么?你凭什么跟我说这些?"婆婆气势汹汹地反驳,"这是我儿子的家,我凭什么要听你的?"

就在双方剑拔弩张之际,小雪的母亲轻轻拉住了丈夫的衣袖,柔声说:"亲爱的,我们还是换个地方好好谈谈吧。不如我们先带小雪去医院检查一下身体,看看有什么需要特别照顾的。"

小雪的父亲沉思了片刻,最终还是点了点头:"也好,我们走吧。李阿姨,以后我们再好好谈谈这件事。"

一家人匆匆离开了,留下婆婆独自在客厅里气急败坏地踱步。


一家人匆匆离开了,留下婆婆李阿姨独自在客厅里气急败坏地踱步。

此时此刻,李阿姨心中的愤怒和不甘几乎要把她吞噬。她深深地皱起眉头,不停地在客厅里来回走动,仿佛这样就能发泄内心的怒火。

"凭什么?凭什么他们就可以随意插手我们家的事?"李阿姨喃喃自语,眼神中满是不甘,"这套房子明明是我儿子的,为什么产权会在那对老头子手里?我可是把这个儿子拉扯大的,难道就不能在晚年的时候依靠他吗?"

想到这里,李阿姨不由得感到一阵酸楚。她回想起多年前,当她带着小儿子李明从老家来到这座城市时,内心充满了对未来的期待和憧憬。她辛苦工作,供儿子读书,期望有朝一日能让儿子娶一个好媳妇,过上幸福美满的生活。


可如今,儿子不仅娶了一个不太懂事的媳妇,而且这套房子的产权也被岳父母掌控在手。李阿姨感觉自己的地位和权力受到了前所未有的挑战。作为一个传统的农村妇女,她向来习惯了在家庭中掌控一切,而这种习惯现在却被打破了。


"不行,这绝对不行!"李阿姨猛地一拍桌子,眼神中闪烁着坚定的光芒,"这套房子是我们的,我凭什么要听那对老头子的话?我就是要住在这里,管教我儿子和媳妇,谁也别想阻止我!"

就在这时,李明推门走了进来。看到妻子和父母匆匆离开,他隐隐感到事态有些不妙。他小心翼翼地走到婆婆身边,试探着开口说道:"妈,您别生气了。小雪现在身体不太好,我们只是带她去医院检查一下。您要相信,我们一家人都是为了孩子好。"


"为了孩子好?"婆婆冷笑一声,"难道就不能让我这个奶奶来照顾孩子吗?凭什么你们要让你父母来插手我们家的事?"

李明叹了口气,他知道想要说服自己固执的母亲是件很难的事。他小心地劝说道:"妈,您也知道,这套房子的产权确实在我岳父手里。我们只是暂时住在这里,您不能完全把这里当成自己的地盘。您要是实在照应不过来,让我们父母来帮忙也没什么不好的。"


"什么?!"婆婆顿时怒火中烧,"你竟然也站在她们那边?我可是把你拉扯大的,难道就不能在晚年的时候依靠你吗?"

"妈,您别这样。我当然也希望您能常来看我们,但您也要体谅一下小雪的感受。您看,她现在都快被您烦死了。"李明无奈地解释道。

"体谅?!"婆婆冷哼一声,"我凭什么要体谅她?这套房子就是我们的,我为什么要听你们的?"

说完,婆婆便转身大步走进了卧室,重重地关上了门。李明无奈地摇了摇头,他知道自己很难说服执拗的母亲。


就在这时,小雪的父母再次回到了家中。看到女儿脸上挂满泪痕,小雪的母亲赶忙上前抱住她,轻声安慰道:"别哭了,闺女。有我们在,婆婆总不敢太欺负你。"

小雪的父亲皱着眉头,严肃地看向李明:"你说,你母亲究竟是怎么回事?刚才我们出去的时候,她怎么又开始发脾气了?"

李明叹了口气,把刚才发生的事一五一十地告诉了小雪的父母。听完,小雪的父亲不由得摇头叹息:"真是的,她凭什么说这套房子就是她的地盘?这分明是我们出钱买下的。"

小雪的母亲安抚地拍了拍丈夫的手臂,温和地说:"亲爱的,我们还是耐心地和她沟通吧。毕竟她是我们儿子的亲生母亲,我们也要给她一些面子。不过,她确实不应该这样欺负我们的女儿。"


小雪的父亲点了点头,沉吟片刻后说:"那好吧,我们就再试着和她谈谈。不过这次我一定要让她明白,这套房子的产权在我们手里,她不能胡乱指手画脚。"

一家人再次走进了卧室,试图与执拗的婆婆进行沟通。此时此刻,小雪的内心充满了复杂的情绪。她既感激父母的支持,又为自己无法掌控家庭局势而感到无助。她深深地叹了口气,祈祷这场家庭矛盾能够尽快得到解决。

"李阿姨,我们再次来和您沟通这件事。"小雪的父亲开门见山地说,"我们都知道,这套房子的产权确实在我们手里。您作为我儿子的母亲,自然是应该受到尊重和关照的。但是,您也不能完全把这里当成自己的地盘,更不能欺负我们的女儿。"


听到这话,婆婆李阿姨的脸色顿时阴沉了下来。她瞪着小雪的父母,冷声说:"你们凭什么跟我说这些?这套房子难道就不是我儿子的家吗?我作为婆婆,难道就不能管教自己的儿媳妇吗?"

小雪的母亲轻声劝解道:"李阿姨,我们也不是要剥夺您的权利。我们只是希望,您能够体谅一下小雪的处境。她现在身体状况不太好,需要更多人的照顾。您要是实在照应不过来,让我们来帮忙也没什么不好的。"

"什么?!"李阿姨顿时怒火中烧,"你们竟然还想来管我们家的事?这可是我儿子的家,你们有什么资格来插手?"

小雪的父亲叹了口气,语气坚定地说:"李阿姨,您要明白,这套房子的产权确实在我们手里。我们作为房主,有权决定谁可以住在这里。您如果执意要留在这里,我恐怕只能采取法律手段了。"


听到这话,李阿姨顿时哑口无言。她恨恨地瞪着眼前的这对老夫妻,心中的怒火几乎要把她吞噬。

就在这时,李明终于忍不住开口劝解道:"妈,您也知道,这套房子的产权确实归我岳父所有。我们只是暂时住在这里,您不能完全把这里当成自己的地盘。您要是实在照应不过来,让我们父母来帮忙也没什么不好的。我们一家人应该和睦相处,而不是吵来吵去的。"


李阿姨狠狠地瞪了儿子一眼,半晌才咬牙切齿地说:"好吧,既然你们都这么说,那我也不勉强了。不过以后我可要常来看你们,可不能把我晾在一边!"

小雪的父母对视一眼,终于松了一口气。小雪上前拉住婆婆的手,诚恳地说:"妈,真的太感谢您的关心了。我们以后一定会经常来看您的。"

就这样,这场家庭矛盾总算是暂时得到了缓解。小雪暗自庆幸,有了父母的支持,自己终于不用再独自应付婆婆的刁难了。

不过,她心里明白,这只是一时的和平,婆媳之间的矛盾并未真正解决。她叹了口气,坐回到沙发上,思绪又飘回到几个月前,那个改变她生活的关键时刻。


那时的小雪刚刚怀孕,婆婆就开始频繁地来他们家,每天唠叨个不停,甚至在小雪做饭的时候也要插手指手画脚。小雪原本就孕吐严重,身体状况不太好,哪受得了婆婆的唠叨。有时候,她实在忍不住就会和婆婆发生争执。

丈夫李明看在眼里,也是两难。一方面,他不忍心看妻子被婆婆折磨成这样;另一方面,他又担心得罪了自己的亲生母亲,日后会造成不可挽回的裂痕。于是,他总是在两个女人之间左右为难,试图化解矛盾。

如今,虽然这场家庭纷争暂时得到了缓解,但小雪心里明白,这只是一个短暂的停顿。婆婆的执拗和自我中心,以及李明在母子关系和妻子关系之间的两难,都是需要长期面对的问题。

小雪深深地叹了口气,她隐隐感到,这场家庭矛盾的解决之路还很漫长。但是,有了父母的支持和丈夫的理解,她相信自己终有一天能够找到化解矛盾的办法。


她轻轻握住丈夫的手,望进他的眼睛,坚定地说:"亲爱的,我们一定能渡过这个难关的。只要我们坦诚相待,互相理解,我相信我们一家人终会和睦相处。"

李明微微一笑,紧紧地回握住妻子的手。在这个温馨的家庭氛围中,小雪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安全感和幸福感。她相信,只要全家人携手同心,一定能够共同创造一个和谐美满的家庭。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相关推荐
热点推荐
实锤了老铁们!福建号是全球最大航母,力压美国尼米兹航母

实锤了老铁们!福建号是全球最大航母,力压美国尼米兹航母

青年的背包
2024-06-22 16:37:29
《颜心记》首播一片差评,罗云熙比宋轶还瘦小,剧情离谱男二抢戏

《颜心记》首播一片差评,罗云熙比宋轶还瘦小,剧情离谱男二抢戏

古希腊掌管月桂的神
2024-06-21 20:51:49
车臣卡德罗夫最近为什么“很乖很安静”?3个原因更多是无奈!

车臣卡德罗夫最近为什么“很乖很安静”?3个原因更多是无奈!

铁血米尔
2024-06-19 19:03:02
美女图!国宝级蜂腰长腿,身材绝了!

美女图!国宝级蜂腰长腿,身材绝了!

喜马拉雅主播暮霭
2024-06-21 10:20:02
从朝鲜归来,有些大实话不得不讲!

从朝鲜归来,有些大实话不得不讲!

李砍柴
2024-04-21 23:53:00
湖南新任1名副市长!

湖南新任1名副市长!

大爱三湘
2024-06-21 21:47:23
山东男篮回应邱彪加盟流言:属于球迷猜测 此事目前还没确定

山东男篮回应邱彪加盟流言:属于球迷猜测 此事目前还没确定

直播吧
2024-06-22 16:08:13
重庆这件事,已经不是践踏公平的问题了

重庆这件事,已经不是践踏公平的问题了

顾礼先生
2024-04-22 15:51:11
故伎重演,日本威胁停止对中国光刻胶出口,曾经掐过宇宙国脖子

故伎重演,日本威胁停止对中国光刻胶出口,曾经掐过宇宙国脖子

手工制作阿歼
2024-06-22 02:41:45
B席成欧洲杯历史首位面对曼联门将进球的曼城球员

B席成欧洲杯历史首位面对曼联门将进球的曼城球员

直播吧
2024-06-23 00:51:16
阶级斗争熄灭论实现了,胡汉三回来了

阶级斗争熄灭论实现了,胡汉三回来了

雪中风车
2024-06-10 18:09:17
40度的教室50个孩子热得满脸通红,公厕都有空调,校长独享一台

40度的教室50个孩子热得满脸通红,公厕都有空调,校长独享一台

大风文字
2024-06-21 20:15:10
乌克兰人告诉你:“我们为什么而战?”

乌克兰人告诉你:“我们为什么而战?”

近距离
2024-06-05 11:16:45
郑州楼市全军覆没,郑州楼市有小区房价跌至5000多元

郑州楼市全军覆没,郑州楼市有小区房价跌至5000多元

有事问彭叔
2024-06-20 21:59:43
王一博《维和防暴队》香港票房仅3.9万,刘青云《谈判专家》928万

王一博《维和防暴队》香港票房仅3.9万,刘青云《谈判专家》928万

千信齐飞
2024-06-20 17:39:05
退伍老兵被人顶替,在政府上班23年,中间人:给10万就还你工作

退伍老兵被人顶替,在政府上班23年,中间人:给10万就还你工作

历史有些冷
2023-12-19 10:50:04
17个名老中医流传下来的祖传秘验方,家家都需要,值得永久珍藏

17个名老中医流传下来的祖传秘验方,家家都需要,值得永久珍藏

荷兰豆爱健康
2024-06-17 07:55:03
60岁前港姐离婚手续投足6年仍未解决,不满TVB小花出入前夫豪宅

60岁前港姐离婚手续投足6年仍未解决,不满TVB小花出入前夫豪宅

TVB剧评社
2024-06-23 00:09:15
导弹设计总师叛逃美国,出卖重要国防资料,1年后在商场被人暗杀

导弹设计总师叛逃美国,出卖重要国防资料,1年后在商场被人暗杀

小lu侃侃而谈
2024-05-03 21:58:31
蒙古国,已经沦为韩国老男人们的“海外青楼”

蒙古国,已经沦为韩国老男人们的“海外青楼”

华人星光
2024-06-21 15:16:13
2024-06-23 03:48:49
博翔体娱说
博翔体娱说
养殖泥鳅十多年,分享养殖技术,有偿提供繁殖孵化技术
78文章数 1关注度
往期回顾 全部

健康要闻

晚餐不吃or吃七分饱,哪种更减肥?

头条要闻

欧洲杯-两分钟闪击 蒂莱曼斯破门比利时完美开局

头条要闻

欧洲杯-两分钟闪击 蒂莱曼斯破门比利时完美开局

体育要闻

别人去沙特养老,坎特去沙特练级

娱乐要闻

陈晓惹争议!被曝婚变离家出走冷暴力

财经要闻

专访尹艳林:市场上的钱都流向了哪里?

科技要闻

一文看懂纯血鸿蒙,自主可控操作系统来了

汽车要闻

中型超混SUV 凯翼昆仑iHD预售11.99万起

态度原创

房产
家居
艺术
数码
教育

房产要闻

上海新房不再集中公示!最新一批11个新盘官宣

家居要闻

木质家具 充溢古典之风

艺术要闻

穿越时空的艺术:《马可·波罗》AI沉浸影片探索人类文明

数码要闻

消息称荣耀新一代旗舰平板有望下月发布,MagicPad 13 迭代产品

教育要闻

盘锦中考英语:过去将来时与一般将来时的区别是什么

无障碍浏览 进入关怀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