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首页 > 网易号 > 正文 申请入驻

北京最惨打工人:上班上到脑组织破碎,家人也盼着他早点死

0
分享至

人的脑子受到严重撞击后,因为骨折、出血、脑损伤,会出现一种非常危险的临床危象,叫做脑疝。

此时的脑子就像是放了酵母的面团,在颅骨里慢慢涨大。脑疝初期,由于脑子肿胀的体积比较小,不会产生太大的压力,此时也是手术的最佳时机。

等到脑疝中后期,脑组织会肿得很大,就像面团吸收了过多的酵母,最终,脑组织想要冲破这个大盆——颅骨。

然而,脑组织极软,但颅骨却硬,就像面团遇到铁盆,始终无法冲破。

但如果把颅骨打开,脑组织就会不受控制地突然向外鼓出来。

2019年10月12日晚上,我开了一颗正发生脑疝的头颅。

那是抢救车送来的一个工地工人,昏迷不醒,穿着破旧的衣服,浑身上下都是土。

他四肢强直,一侧的眼睛肿成青紫色,扒都扒不开,另一侧好不容易扒开,但瞳孔已经开始扩散。

我初步判定他是因头部遭到重击,导致的重型颅脑损伤,生命体征非常差,用力喊叫他,没有任何反应。

正常人的意识评分是15分,他的评分只有4分,比最低的3分只高了1分。

脑疝初期,人的血压会升高,脉搏却慢而有力,这是最佳的手术期,越往后期发展,手术就越难做。

当时,病人的心率已经很快,达到130次/分钟,血压却不算很高,并且在检查的过程中有所下降,达到160/97。

这意味着,他正由脑疝初期转向中后期。

这样一个重伤患者,在经过手术,以及两个月的治疗后,居然渐渐好转,恢复了意识,连我都觉得是个奇迹。

但就在这时,有人当着我的面,在病床上“杀死”了他。我目睹了一切,却无力阻止他的死亡。


这个叫李红旗的患者,生命力格外顽强。

手术时,刚打开他的头颅,我们就发现红旗的脑组织已经被摔烂。

手术全程我们都很紧张,期间,红旗的心率曾升到过180多次/分钟,大概3个小时后,才终于成功去掉他很大一块头骨,给脑组织减了压。

从死亡线上回来后,红旗躺进了重症监护室。

第二天,警察联系上了他的家属。红旗的老家在东北,家里人说要准备准备,一天天过去,人始终没出现。

直到一个星期后,红旗的三兄弟,三个魁梧的男人,终于来到了我的办公室。

领头的大约60岁,一张长脸,肤色黝黑,身上肉很少,皱纹多,眉毛比较浓,说起话来,两颗门牙微微向前凸。

10月开始,北京天气也冷了,他穿了件黑色皮夹克,戴了一顶貂皮帽子。

后来,我每次找他谈话或交代病情时,他一进办公室,总会先双手摘下貂皮帽子,把它放在我的办公桌上。

貂皮帽子和两个兄弟不紧不慢地坐了下来,刚坐定,他就严肃地大声说:“你就是杨大夫啊,我是李红旗的大哥,我弟怎么伤成这样?我能去监护室看他一眼吗?”

我和他们三人戴好口罩、帽子,进了监护室。

我第一次见到家属探望重伤昏迷的病人时不紧不慢的。

绝大部分的家属,在探望时都会像电影里那样,一进门就扑到床边,拉着病人的时候,甚至还会嚎啕大哭。

而这三个兄弟,缓缓踱步进去,绕着红旗的床转了一圈,上下打量,包括监护仪、呼吸机等仪器。然后才开始仔细看红旗,但什么话都不说。

站在床边看了老半天,貂皮帽子才像是自己问自己似的说:“这是我老三吗?瞅着不像啊。”

红旗脸部的肿胀已经消下去一些,但眼睛仍然青紫,头被纱布一层层紧紧包裹着,分辨不出具体样貌来。

我连忙解释,是因为红旗现在身上还没彻底消肿,肯定不太好认。

他们仨没理我,自顾自地翻了翻红旗的手,当时红旗身上插着管子,手臂埋着留置针,但貂皮帽子的动作不轻,像是翻腾家具找丢失的物件一样。

直到看见了他手臂上,那个说不清是什么图样的纹身,貂皮帽子才确认,躺在床上的人是他们的兄弟。

过了一会儿,貂皮帽子慢悠悠从袖口里伸出了一根手指,戳了戳红旗的手,喊着:“老三啊,我们来看你来了,我是你大哥啊!”

叫了半天,红旗也没什么反应。三兄弟还是情绪平淡,甚至面部表情都没发生变化。

待了一会儿,刚出监护室大门,貂皮帽子突然抹脸大哭:“我这弟弟啊,怎么这么命苦啊!我的弟弟啊......”

见貂皮帽子一哭,旁边的另外两兄弟也跟着哭了几声,但一听就知道是假哭。

我正寻思他们想干什么的时候,抬头看见工头正朝这儿走,才明白这三兄弟究竟打的什么主意。


红旗刚送进来的时候,是一群工人陪他来的。

其中工头是个年轻人,穿一件比较正规的衬衫,手里还拿着厚厚的大衣。他说,红旗没结婚,无儿无女,出事时,正在工地干活,突然从四五米高的脚手架上摔了下来。

他一直在问我红旗能不能救活,我以为他挺关心工人,于是让他赶紧在手术同意书上签字,但他却坚决不肯。

最后,还是医院总值班的老师先签了字,我们才能手术。手术后,缝合头皮的时候,主任提醒我,跟工头打交道时一定要小心。

因为如果红旗救不活,工地能省下一笔医药费,并且能拿这笔医药费赔偿家属,既省钱又省事;

相反如果红旗被救活,后续出现的一系列问题,多半是需要工地负责,还要和家属协商。

我这才恍然大悟,虽然工头一直在问红旗能不能活,但他其实并不想红旗活下来。

红旗的三兄弟到医院后,和工头一起来到了我的办公室。

我告诉他们,虽然红旗的命救了回来,但后续的治疗还会花费一笔不小的费用,需要他们先把这部分钱补齐。

貂皮帽子问我,到现在一共花了多少钱?

我如实告知,术后,红旗账上的欠费就已经接近6万,他入院时,工头除了没主动签字以外,费用也只交了2万,欠费太多,必须尽快补齐。

我们医院不会因欠费而停止手术和治疗,但也不会一直容许病人欠费。当病人经过抢救,生命体征慢慢稳定下来时,医生就会开始催费。

红旗经历的是开颅大手术,有多次、轮番的抢救和输血。术后,他需要补充大量白蛋白,一天用8瓶,一瓶价格在500元左右。

貂皮帽子稳定了一下情绪,转过头看着包工头:“这个费用该由你们工地出吧,难道还好意思让我们家属出?”

我一听这话,愣了。

自己的弟弟已经伤得面目全非,他却在关心治疗费由谁出。

工头似乎也察觉到什么,凑到貂皮帽子跟前,笑嘻嘻地说:“李大哥,我也姓李,咱们也算‘同姓中人’。我积极和你们取得联系,就是为了红旗下一步治疗啊。”

说着,递给貂皮帽子一根烟。

这种假惺惺的表演我实在看不下去,立马呵斥他们说医院里不允许吸烟。工头这才谄媚地笑着,又把烟收了起来。

见貂皮帽子和工头都没作声,我告诉他们,不管怎样,病人后续的治疗医院这边都会跟进,但是钱的事情,需要你们来想办法。

随即,我打发他们离开了办公室。

三个星期后,红旗的欠费已经近15万。

我每天都要催费,工头的答复一直都是“工地正在想办法”,家属的答复也一直都是:“一切由工地出钱,我们哪有什么钱啊?”

我只能打数次报告上去,坚持帮红旗申请白蛋白。每次,我拖着自己跟上级领导欠下的人情,最多能帮红旗争取三五天的药用量。


虽然一切治疗我都在尽力跟上,但红旗的气管插管还是没办法撤掉,他的痰液吸不出来,自己也没力气咳出来。

痰液长久淤积,变成了黄色粘稠状。如果再这样下去,下一步就只能对红旗进行气管切开术了。

当我去找貂皮帽子谈这件事时,他坚决不同意签字。在他的意识里,人切了气管就不完整了,而且会耗损元气,离死也不远了。

我一时不知该拿他怎么办。

事实上,他们三兄弟来医院的这些日子,对红旗一点也不上心。

他们几乎每天都是上午过来点个卯,下午过来走个过场。有一次,都早上10点多了,这兄弟仨才晃晃悠悠地过来。

反而工头那边来得更勤一些,但每天也只是来看看,并不多问,也没要求进监护室看看红旗。

我最后是从工头那里找到了说服貂皮帽子的办法。

一天下午,我正在写病历,工头笑嘻嘻走过来给我打招呼,又一次问我红旗的恢复情况。

这段时间我观察过他,只要听到我说红旗病情平稳,他似乎就很失落;听到要在病危通知书上签字,就很放松。

所以,我故意说红旗的病情基本快平稳了,但最终恢复得如何,还要再等至少两个星期才知道。

工头渐渐面露难色,告诉我,自从这三兄弟来了以后,他找了高档酒店,每天好吃好喝的伺候着,但这三个人也不着急,再这样下去三兄弟的食宿费,也是一笔不小的开支。

原来是工头撑不住了。

他一边说着,一边往我手里塞东西。我低头一看,是一盒香烟,赶紧拒绝了。工头见我没要香烟,收回了手,主动跟我吐槽起红旗那三个兄弟来。

三兄弟并不关心红旗的伤情和死活,工头也能大概猜到为什么。

很早的时候,他就听说,红旗之所以到城里打工,是因为父母分房子的事情,跟家里的四弟闹掰了,索性大吵了一架,离家出走。

听了这话,我才反应过来,从这兄弟几个来到医院至今,老四的确从没说过什么话,每次探望红旗时,也总是站在一旁板着脸。

在和工头聊过后,我知道貂皮帽子其实并不在乎红旗死活,而是怕拿不到赔偿金。

所以,我开诚布公地告诉貂皮帽子,如果红旗现在就死了,法医的鉴定结果还没出来,肯定还要送去尸检,到时候鉴定成什么样子,谁都不知道,说不定还会扯上官司,一直耗着,谁也别想拿走一分钱。

但是,如果红旗活着,事情可能会变得简单很多。

貂皮帽子听我这么一说,好像明白了什么,在气管切开的同意书上签字了。

在行气管切开术后,红旗的痰液被顺畅地吸了出来,他整个人终于呼吸到了新鲜空气。三个星期后,他就从监护室里转进了普通病房,并且脱了呼吸机。

有一天,我例行查房时,红旗竟然睁开了眼,醒了。


曾经,我一度以为红旗会变成植物人。因为,像这样颅脑损伤非常之严重的病人,50个估计会死掉40个,另外10个,多半就是植物人。

我从没奢望红旗能醒,但他却用一次又一次的睁眼,在表现着自己生命力的顽强。

红旗刚醒来的一星期内,只能做出睁眼、手指略微勾一勾的动作。尽管如此,他还是会尽力配合我。

每天查房,我会花5分钟的时间呼唤他。

我在他床前弯着腰,喊:“红旗!睁眼”,他就慢慢睁开;当我再喊:“很好!红旗!闭眼”,他就又慢慢闭上。

依据红旗每天的反应,我一次次调整医嘱,更改抗生素剂量,帮他控制体温。这些指标每天甚至每隔几个小时,就会发生变化,所以,需要勤观察,勤调理。

让我再次体会到求生的决心,是经过一个星期的调理,我眼睁睁看着红旗脸色,从起初的苍白、黯淡,变得开始有些血色了。

这对于一个生命状态满分100分,却只能拿到20分的人而言,已经很难得。

所幸,红旗一直在往好的方向发展,他的生命力也随着时间的推移,有了一丝蓬勃的意愿。

起初是慢慢扭头;后来,可以自如地眨眼;再后来,没有发生偏瘫的身体一侧的手,也可以在床上来回略微动一动了。

半个月后,红旗原本呆滞的目光,有了神采,他的眼球可以追着人指的方向看。

状态更好的时候,没有瘫痪的那只手,可以听着指令,慢慢比划出“1”和“2”的手势,头部去掉骨头的地方开始慢慢凹陷,这说明脑内压力慢慢降了下来。

看到自己的兄弟清醒过来,三兄弟也很高兴。貂皮帽子还忍不住地向我炫耀,说他弟弟从小就命硬,伤口愈合特别快。

但是有一天,他们从我的办公室离开,我清晰地听见貂皮帽子在外面骂我。

“这他妈的小逼崽子,每天都吓唬我。老三命硬,小逼玩意儿还整天说什么病情危重,依我看,根本没必要花那么多钱。”

从那天开始,每天交代完红旗的病情,三兄弟从我办公室出去后,我都能清楚地听到他们骂我的声音。

没过多久,我发现不仅我遭受了三兄弟的谩骂,那位工地雇佣过来,每天都细心照料红旗的护工,也无端端被三兄弟训斥。

我问她被训斥的原因,她也摸不着头脑,不明白为什么每天按时按量给红旗喂饭,定时定点给红旗翻身、擦拭,却换来了家属的强烈不满。

正当我想试着找工头问问其中缘由时,发现工头已经很久没有出现在医院了。并且,曾经和他剑拔弩张的三兄弟,现在也很少提到工头了。

直到有一天,我看见貂皮帽子三兄弟,在医院的走廊里跟一名律师攀谈。

医院里,尤其是住院病房的附近,经常有律师称自己可以帮病人家属打官司。后来,我也趁空闲的时候找了个律师问,红旗的情况会怎么处理。

律师告诉我,现在红旗活了下来,虽然工地会将赔偿费、治疗费等等一次性付清,但红旗住院时间越长,花费就越多,三兄弟最终拿到手的钱就越少。

所以,三兄弟就是盼着红旗早点死,谁越关心红旗的病,越好好照顾红旗,他们就越看不顺眼。


红旗入院两个月后,工头终于再次出现,但他却一改从前温顺的态度,强硬地要求我,把能给红旗停掉的药都停掉。

他告诉我,警察那边的酒精测试结果出来了,红旗没有喝酒,监控里也看到没人推他,大概率是他自己不小心摔下去的。

我非常无奈,当时,红旗除了消炎药、化痰的药,和不能停用的口服抗癫痫药外,已经没有太多治疗的药物了。

要知道,靠着坚强的意志力和求生欲,红旗的生命已经从微弱的20分,走向了及格的60分。

转入普通病房后,他的治疗费用也骤减,一天大概在1500-2000元,比起住在重症监护室的那段时间,每天的开销只相当于原来的十分之一。

我试图再次沟通,用红旗将来能恢复到生活自理的美好未来,来告诉他们的哥哥,红旗好好治疗,还有未来。

然而沟通了3次毫无效果。

此刻,那个牵连着红旗生命的终止符,就在摆在我的面前,工头和三兄弟都急切地希望我干脆利落地按下去,叫停这一切。

我怎么可能亲手救了红旗,又亲手断了他的药,我只能敷衍他们。

最初,红旗一天要输5000-6000毫升的液体,有一部分是补液,一部分是必需的消炎药、调养药物。

所以,我只是把那部分补液稍微减少一些,这样每天交费的单子上,也还是会显示少用了一些液体的,但坚决不停掉治疗药。

坚持了一段时间后,确认红旗不再需要用这么多液体药物,我才把他的液体逐渐都停掉,每天只开些消炎、化痰的药。

我还一次次把报告交给领导,让领导知道红旗的处境,酌情处理。

见我没有停药,三兄弟自己开始行动了。他们辞掉了来照顾红旗的护工,声称他们会轮流亲自“照顾”自己的亲兄弟。

那时的红旗,已不再主要依靠药物治疗,而是更多依靠人的照顾,让身体慢慢恢复。

他已经很瘦了,虚弱地睁开眼睛看着自己的兄弟们,可这些人却连给他擦拭身体的想法都没有,只是消极敷衍。

长期卧床的病人,怕躺久了会生褥疮,所以需要有人每天给他们定时翻身、拍背。这些活儿平日里护工们都做得非常好。

但辞退护工后不到一个星期,红旗的后背和后腰就已经被压红了。

吸痰的工作这三兄弟也没好好做,随之后来的就是消瘦、贫血、营养不良。

貂皮帽子三人通过这些方式,表面上在照顾红旗,实际上不付出任何行动。我经常下午给他们打电话,换来的却是:“您拨打的电话已关机!”

很快,红旗开始发烧,患上了误吸性肺炎,原因就是喂食没喂好,食物呛到了气管里。

如果此刻,红旗可以再进监护室,用上呼吸机,还是能救回来的。但是三兄弟见状,马上签了放弃使用呼吸机、进入监护室的同意书。


我眼睁睁看着这一切,无能为力。

作为医生,我一直认为我们有着救助他人的能力和使命,却没想到,我会因为想要救一个人,而四处寻求他人的帮助。

那天,红旗的家属在放弃治疗的同意书上签字时,我甚至在期待,万一有个极好心的人出现,说他愿意救红旗呢?

这个人愿意承担红旗的治疗费用,并且也让三兄弟拿走那笔他们觊觎很久的赔偿款,如果这样的话,红旗会不会就活下来了?

但仅仅过了一瞬间,我就意识到自己一定是陷入了幻想。

曾经,我在一个平台网站看到过一篇报道,说一个孩子得了视网膜母细胞瘤,好心人捐了很多钱给他,想让孩子的父母带他去看病。

但父母却拿着这些救命钱,给孩子的弟弟买了好东西,最后这个孩子不治身亡。

我一直以为,医院存在的意义,是给那些想活下去的人一些希望的,可现实却不是这样。

工作几年,我渐渐对“治病救人”有了新的思考,所谓医生能“救活”病人,但病人最终是否能真正被“救活”呢?

一个令人无力的事实是,送进医院的重病人,就算被医生通过手术,从生死线上拉了回来,也很有可能会在术后的任一时刻,被合法地“杀死”在病床上。

几乎和红旗一模一样的例子,我的一个同学曾接管过一个老太太,照顾她的护工因为按时按量给她饭吃,而被她儿子骂,最后被辞退,这导致老太太很快就病逝了。

得知这件事,我们医院几乎所有的医生都非常气愤,私下里不知道骂了老太太的儿子多少次,然而,除此之外,医生确实也毫无办法做更多了。

比这更极端的例子,也不是没有。

2007年11月,朝阳医院有一名产妇临盆,当时产妇还患有严重的肺炎,心脏正迅速衰竭。为了救命,医生提议对其施行剖腹产手术。

但产妇的丈夫却陷入了犹豫。他认为妻子不至于做手术,随着劝说的人越来越多,他甚至认为医院是拿手术作为欺骗自己钱财的幌子。

为了打消产妇丈夫的疑虑,医护人员申请了绿色通道,医生也愿意免费给产妇施行剖腹产,还叫来了警察。

最终,产妇的丈夫却直接写了“拒绝剖腹产手术,后果自负”这几个字。产妇和孩子因难产,一尸两命。

因为,《医疗机构管理条例》规定,当病人有家属或关系人时,如果医院要对其实施手术或特殊检查、治疗时,必须征得患者同意,取得家属或关系人同意并签字。

否则,医院就无法进行任何治疗。

这件事曾受到多方报道,孕妇家属后来还把医院告上了法庭。最终,医院胜诉,被判无过错。

但相反,如果医院当时不顾孕妇丈夫签字,强制抢救,一旦出现意外,将会是重大错误,必定会败诉。


红旗躺在那里,面色死灰,张大嘴巴在努力呼吸。

可是他连呼吸的力气都没有,半天才能张开下颌,使劲儿吸进去一口气,双眼没有光芒直勾勾地看着天花板,额头和鼻尖渗出来很多细小的汗珠,身体不停地微微颤抖。


肺炎出现几天后,留给红旗的时间就不多了。

我非常无力,这场漫长的博弈,眼见着就要输了。唯一能自我安慰的是,红旗又失去了意识,所以感觉不到痛苦。

入院第70天,红旗离开了人世。

按照司法程序,虽然死亡原因很明确,但是还是要对尸体进行尸检。红旗去世之后,很快就来了车,把人拉走了。

看着远去的红旗,我久久不平静。我就在想,救这种病人到底好还是不好?

如果当初,我稍微不认真些,可能他根本就下不去手术台,或许他既不会有后来的痛苦,也不会了解这个世间的人心险恶。

现在,我把他救回来,他在世上多待了几个月,但也没法行动,生存质量很差,而且还亲身经历了人性的深深恶意。

有时候想想,人一旦因为重病进医院,生死可能就由不得自己了。剩下一切,就像是在赌,照顾自己的人能不能经得起人性考验。

我以为,红旗离开后,我不会再跟他这三兄弟有任何交集,没想到半个月后,貂皮帽子又站在了我面前。

这次,他一改往日的傲慢无礼,满脸堆着笑,让我给红旗开死亡证明。

那段时间,死亡证明的开具,管得非常严格。只要涉及纠纷的,必须尸检,再由尸检中心开具证明。

红旗的案子最后只被视作是简单的工伤案件,做了尸检,也确认符合颅脑损伤死亡,却不给开具死亡证明。

家属和工头都签好了赔偿协议,只是没有死亡证明的话,派出所没办法给红旗注销户籍,赔偿款也没办法到那三兄弟手里。

按照流程,家属如果选择了尸检,那么医院医生是没义务再出具死亡证明的。我实话告诉他,这事儿我办不了,需要他跑一趟医务部问问。

过了几天,我再次见到貂皮帽子,他带着医务部的意见来找我,医务部最终同意让我给他开具红旗的死亡证明。

那天,只有我们两个人坐在办公室。办公室里出奇的安静,我们什么话都没说。

死亡证明,一式三联,需要详细写清楚死者的户籍信息和居住信息。貂皮帽子从兜里掏出来一张证件,放在桌上推给我。

那是我第一次看到红旗的身份证——照片里的红旗是年轻的样子,小寸头,非常精神。

入院两个月以来,红旗身边的人根本不在乎他,以至于我都没看见过他真正的模样。

直到今天,我想到照片里的他,仍旧不知道,我们怎样才能阻止这样一种死亡。


我曾在网上看过一条新闻,80多岁老人家属放弃治疗,医生哭红双眼:他还有救,特别难过。

那位医生说,人生老病死是自然现象,作为医生希望每一位患者都能够得到及时的救治。

点赞第一的评论却让我心口一凉:你心痛什么,手术费不贵的话,谁会放弃!

历史重演,决定红旗生死的,也是一笔钱。

真正该决定自己命运的红旗,却一直躺在病床上,挣扎求生,不能开口。

我问杨正经为什么要记录这个故事。

他说,那些明明有钱,家里却不给治疗的患者对活下去的渴望,他都能看见。

如果有些人,非要将自己亲人的生命和金钱比较,那他作为医生能做的,就只剩救人的事,如果连救人的事也难以做到,之前有鲁迅弃医从文,他也可以效仿。

我们总要为“红旗们”做点什么,哪怕只是写下一个故事。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相关推荐
热点推荐
抑郁症患者常会说的3句话,假如你身边有人常说,不妨多给点关爱

抑郁症患者常会说的3句话,假如你身边有人常说,不妨多给点关爱

三九养生堂
2022-07-03 08:10:58
父亲炫耀儿子高考估分710,九月清华见,成绩出来709,却难上清北

父亲炫耀儿子高考估分710,九月清华见,成绩出来709,却难上清北

王珍食记
2022-07-03 14:54:28
3~5号,特大暴雨连下3天,今年最强降雨来了?老祖宗农谚咋说

3~5号,特大暴雨连下3天,今年最强降雨来了?老祖宗农谚咋说

熊熊82021
2022-07-03 15:11:12
俄罗斯要退出CR929客机?俄方坦言跟不上中国步伐,凡事得靠自己

俄罗斯要退出CR929客机?俄方坦言跟不上中国步伐,凡事得靠自己

科罗廖夫
2022-07-02 14:59:28
朝阳多个小区被曝光,该整治了!

朝阳多个小区被曝光,该整治了!

朝阳第一消息
2022-07-03 18:54:23
第二炮兵历任司令员姓名籍贯军衔任期和寿龄一览(1966~1992)

第二炮兵历任司令员姓名籍贯军衔任期和寿龄一览(1966~1992)

妖麟杂谈
2022-07-03 14:04:42
美国放话,3年内废掉俄罗斯的一半客机,这给中国提了个醒

美国放话,3年内废掉俄罗斯的一半客机,这给中国提了个醒

科罗廖夫
2022-06-30 16:33:16
斯托尔滕贝格撂下狠话:中国不是北约对手,我们要传达这个信息

斯托尔滕贝格撂下狠话:中国不是北约对手,我们要传达这个信息

第一眼界
2022-07-02 15:51:21
黎耀祥:1350万卖掉香港房子,在内地买了套大别墅,赚900万差价

黎耀祥:1350万卖掉香港房子,在内地买了套大别墅,赚900万差价

萌宠聊娱乐
2022-07-02 12:34:06
1971年许世友收到密令,秘密派遣两个师的兵力,只为抓捕王维国

1971年许世友收到密令,秘密派遣两个师的兵力,只为抓捕王维国

史说新史
2022-07-03 07:32:02
娱乐圈,摔跤也是一门“艺术”,能成为全场焦点,一“摔”成名。

娱乐圈,摔跤也是一门“艺术”,能成为全场焦点,一“摔”成名。

佳琪侃娱乐1
2022-06-26 21:20:17
美沉船搜寻团队找到沉没多年的赤城号,航母所用的钢材很“珍贵”

美沉船搜寻团队找到沉没多年的赤城号,航母所用的钢材很“珍贵”

生肖解答
2022-07-03 12:22:40
芬兰,你比三权多一权

芬兰,你比三权多一权

寰宇大观察
2022-07-03 17:37:56
油价调整消息:7月3日油价“大涨”!92、95号汽油调后新零售价

油价调整消息:7月3日油价“大涨”!92、95号汽油调后新零售价

汽车安利会
2022-07-03 06:32:45
英国外交大臣摊牌,呼吁西方尽快与中国脱钩,并建立自由贸易网络

英国外交大臣摊牌,呼吁西方尽快与中国脱钩,并建立自由贸易网络

樱花树下邂逅
2022-07-02 22:23:20
大数据!家庭年收入15万以下为穷人:你在哪一层?

大数据!家庭年收入15万以下为穷人:你在哪一层?

牛虻
2022-07-03 11:40:50
人财两空?马玉琴遗嘱曝光,被曝去世!李玉成分文未得后出镜哭诉

人财两空?马玉琴遗嘱曝光,被曝去世!李玉成分文未得后出镜哭诉

娱说江湖
2022-06-30 20:33:26
为什么百岁科学巨人杨振宁看到《三体》后称不能再继续看了?

为什么百岁科学巨人杨振宁看到《三体》后称不能再继续看了?

科技学术派
2022-07-03 02:49:06
作家倪匡传去世,和金庸并称“香港四大才子”,儿媳周慧敏未回复

作家倪匡传去世,和金庸并称“香港四大才子”,儿媳周慧敏未回复

90后小青W
2022-07-03 19:27:11
基本敲定!鹈鹕队送出9换1方案报价篮网队杜兰特,可换6个首轮签

基本敲定!鹈鹕队送出9换1方案报价篮网队杜兰特,可换6个首轮签

火箭吧
2022-07-02 22:37:39
2022-07-03 20:16:49
爱过的人去了哪里
爱过的人去了哪里
读书破万卷 下笔如有神
74文章数 283关注度
往期回顾 全部

头条要闻

"香港四大才子"之一倪匡去世 终年87岁

头条要闻

"香港四大才子"之一倪匡去世 终年87岁

体育要闻

两遭国家队"退货",三朝元老想战巴黎

娱乐要闻

萧亚轩被狗咬伤毁容后首亮相,却被吐槽

财经要闻

科技要闻

“哭惨”的蔚来和小鹏,6月销量都破万了

汽车要闻

奔驰全新GLC将2023年上市 豪华属性更上一层楼

态度原创

亲子
家居
数码
房产
公开课

亲子要闻

从家庭到幼儿园,要过5关,孩子抗拒幼儿园到底卡在哪?

家居要闻

案例鉴赏:231平蓝调 美式亲子订制宅

数码要闻

小米12S Ultra续航公布 骁龙8+功耗表现不错

房产要闻

中海·汇智里推出一口价房源,总价278万起

公开课

我国第一块完整收回的领土,今为战略要地

进入关怀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