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首页 > 网易科技 > 正文

造反者吴幽

0
分享至

文 | 周奕婷 王华春


在古典投资领域,镜湖资本董事长吴幽有过很多标签,薛蛮子的第一个90后投资合伙人,中企俱乐部创始人刘东华的重要商业伙伴,李书福、周鸿祎等20多个行业大佬的GP,46亿规模基金的管理者……


这些在传统商业领域举足轻重的企业家的名字,曾常出现在吴幽的媒体专访中。这些名单似乎隐约暗示着这个年轻人不凡的社会背景。在中国各行业寡头高度垄断的环境中,年轻的创业者需要前辈的金钱和资源作为支持。不听话,要么被搞垮,要么被收购,谁玩得过商业巨头?


造反者吴幽

吴幽近照

去年区块链异军突起,很多90后一夜暴富,趁势崛起。这似乎给新一代创业者带来希望的曙光。暾澜投资董事长姚勇杰在一次座谈会上,面对因区块链乱了阵脚的古典投资人讲过一个笑话:“一个90后对老同志说,你们把几千元成本的房子搞到10万1平米,我们不搞一串串数字10万1个卖给你们,怎么买得起房?”颠覆BAT,重新洗牌,重塑商业格局,成为很多年轻人的理想。江山代有才人出,每个野心勃勃的年轻人,闯进区块链,都像发现了统领下个时代的葵花宝典,跃跃欲试。


作为90后,吴幽的内心同样被这种想法煮得沸腾。况且,相比于完全崛起于草莽的年轻人,吴幽是从传统领域带着武器来的。他还有传统领域的资金和人脉作为支撑,按他自己的话说是“经历过传统投资领域的风雨磨砺、血战洗礼。”


5月份见到吴幽时,他掏出随身携带的笔记本,一边指着密密麻麻的规划图,一边详细跟我讲解着区块链的布局构想。古典映射到区块链领域的空白地带就是蓝海。”吴幽根据传统商业模式,布局区块链。彼时,虽然币价悬崖式下跌,币圈进入寒冬,很多韭菜被割,自媒体歇菜,资本畏惧不前。吴幽却仍日夜不歇,每天睡眠很短,紧锣密鼓地布局区块链。每次见到我,不管当时状态多差,讲起他的布局,就变得兴奋,意气风发。像突然迎风站在了橘子洲头,挥斥方裘,指点江山,一副对着滔滔江水,问苍茫大地,谁主沉浮的豪迈。


“打大仗要用老炮。”尽管吴幽野心勃勃,但对现实却保持着清醒。两千多年前,赵国曾弃用老将廉颇,启用年轻将领赵括,迎战秦国,结果被打败。他理性地分析,传统正规军身经百战,他们带着资本、经验和技术,是能横扫区块链的。于是,大半年来,他密集地拜访传统投资人,挖掘传统领域的人才,试图以区块链为杠杆,撬动传统领域的资源,在区块链重新布局。这次他要站在前台,统领千军万马。虽然现在仅几个月过去,币圈从寒冬再次跨入寒武纪,他却仍然坚持熊市更要深度布局。


相较于利,我更注重名”


十年前,当去中心化的比特币横空出世,世界便变得躁动和不安。“区块链将重塑商业形态”、“重新分配世界财富”、“改变人类生产关系”等,这些都让很多人激动不已。特别是去年,比特币突飞猛进地上涨,财富像天上的馅饼,砸向最先入局者。很多人体验到了一夜暴富,屌丝逆袭的感觉。


吴幽也赶上了这个风口,在二级市场赚得盆满钵满。这比他大学毕业开淘宝网店更刺激。互联网的风口,让他两年净赚了五千多万。区块链技术却让他短短半年,赚到更多的钱。他曾在网易的内部座谈会上兴奋地谈到当时的感受,“半夜醒来,完全不敢相信这是真的。”


财富的膨胀,让人有了更多精神追求。2015年,吴幽拜访巴西3G资本的创始人雷曼。雷曼告诉吴幽:“think big, think deep, think long(做事要想得大、想得深、想得远)。”在区块链取得成绩,让吴幽开始想更高远的事。


从最初入局时靠投机挣钱,到后面他开始想做区块链产业链,发展生态圈。“以产业龙头为核心用户,依托产业合伙人推动产业全球生态化,以达到一级市场整合布局,到二级市场市值管理联动的,可控产业集群,最终实现技术驱动的,失控涌现模式的生态圈。”


他甚至构想未来成立区块链阿波罗实验室,对外免费输出薪酬激励标准、人才培训方案、提供区块链法律咨询等服务,最终向行业输出全套的标准。这些计划都密密麻麻地写在他的日记本中。改变行业,改变世界的想法,经常让他无比兴奋。区块链像一个巨大的浪潮,在很多传统投资人裹足不前时,很多90后被推到历史最前面,冲锋陷阵。


吴幽像年轻时候的父亲,一个大学生刚毕业,正好赶上中国重要的历史节点,瞬间想担负起改变国家,改变世界的重大使命,一腔热血。不过,命运造人,回到农村,一辈子过着与周围人格格不入的生活,然后他把家国情怀留给了自己的孩子。


造反者吴幽

吴幽父亲书法

初次接触, 吴幽给人的感觉,与他父亲的气质完全不同。他经常说起话来,双眼眯着缝,眉头往上挑,嘴笑上扬,激动时挥起手,非常具有感染力,常让人开怀大笑,完全信服。可这并不代表他自己就真的开心,他可能只是应气氛需要,在进行一场表演性谈话。


他跟我多次谈到对区块链的信仰,我总是将信将疑。直到有次深夜我们在一家茶室聊天。他脱了鞋,瘫在座位,褪去伪装,表情阴郁,跟我聊起对这个世界的很多担心和焦虑,转而又赞赏地跟我谈起曾国藩的国情怀,任正非的民族产业,刘晓光推动阿拉善SEE生态协会,卢作孚用实业救国。那一瞬间,我似乎感到,他父亲的血液依然在他骨子深处涌动。吴幽一直说:“相较于利,我更注重名。”


区块链去中心化、不可篡改、可信任性、匿名性等特点,被认为是继蒸汽机、电力、互联网之后,下一代颠覆性的核心技术。而这种颠覆,并不是提升效率,而是重构生产关系。当社会资源都垄断在少数人手上,社会阶层固化后,很多90后闯入区块链,像初生牛犊不怕虎,握着利器,蠢蠢欲动,试图改变点什么。


这个世界很食物链很血腥”


吴幽在所有媒体的笔调中,形象都是活泼幽默,积极向上的励志青年。在多次座谈会上,他给我的印象也总是最会营造欢乐气氛的人。朋友将其称为“投资界的岳云鹏”。但私下接触感觉却完全不同。


第一次见面时,他胡子未刮,双眼迷离,表情严肃,神情阴郁。我说话时,他点头,礼节性地赞同,却并不主动说话。我一停下来,气氛就陷入冷场。这与我之前的预想完全不同。以后多次见面,刚开始的气氛都是如此。


熟悉之后,吴幽告诉我,他经常失眠,内心并不快乐。


“喜剧家都是抑郁症患者。我也是个极端分裂的人。”吴幽很害怕晚上一个人呆着。他总是让工作填满一天的生活。清早就出门,很晚才回家,每天参加五六个局,和兄弟喝酒在深夜,反正尽量不让自己独处。


“独处时我会瞎想。世界变得很糟糕,很食物链,很血腥。我很焦虑。”当笑容消失时,吴幽脸上总会显出远超过年龄的老成和沧桑感。他所经历的,比同龄人远远要多。


2013年是吴幽的转折点。那年,他创业开淘宝,初尝财富的喜悦。一次,陪朋友拜访薛蛮子时,因为思维敏捷,风趣幽默,意外被薛蛮子选中为合伙人。他十分惊喜,也忐忑不安。那时候,他穿着球衣,体型消瘦,一脸青涩,稚气未脱。


按照原有的人生轨迹,吴幽现在应该像他同学一样,在几百米深的矿井下工作。高考时他通过相声特长加分,考上中国矿业大学。但是矿井中暗无天日的实习生活,让他无比绝望。大二,他终于辍学,在淘宝开起化妆品店。那正是淘宝最火的时候,他抓住风口,成功完成人生逆袭。从一个家庭贫困的农村娃,变成年入千万的小老板。这些资金为他成为薛蛮子的合伙人奠定了基础。从此,他的人生进入错综复杂的商界,被催熟着长大。


次年,吴幽遇到生命中的第二个贵人——刘东华。他将吴幽从投资圈带入中国顶级企业家圈。吴幽成立镜湖资本,成为刘东华的商业伙伴。刘东华是中国企业家俱乐部的创始人。中企俱乐部是目前中国最有影响力的商业领袖组织,柳传志、马云相继出任主席。在刘东华的引荐下,吴幽认识诸多传统领域的企业家,最终从20个大佬那募集3.25亿资金,LP包括吉利李书福、汇源朱新礼、科大讯飞刘庆峰等。


但是,他开始做得并不好,跌得很惨。最开始重仓一个“社区”项目,亏了六千多万。有LP坐不住了,要求中途退钱。他拒绝,对方请他吃饭,带来黑社会的人,拿着刀,跟他勾肩搭背坐着。那年他才24岁,以前哪见过这种架势,吓得直哆嗦。回去后,晚上睡不着,白天不敢出门,每天醒来摸着脑袋还在,就是万幸。


此后,他经历过周围人的背叛、敲诈,也见惯了身边诸多商人的沉浮。他悟出一个道理,世界残酷无情,弱肉强食,只有成为强者才有力量。“我们都是尘埃,都很卑微。既然老子是尘埃,就只能往死里干。”但有时,看着很多人,从草根、首富到阶下囚的人比比皆是。他对世界又充满不安,特别焦虑。“有的所谓强者,在外人看来很强,其实只是表面上的。实际上像坨屎,别人只是懒得碰你。”


吃了无数次亏,他对投资终于摸到一点门路,思路也变得慢慢清晰。他总结出规律,投资一定投刚需,简单粗暴的项目,能直接切中人的需求,解决最大痛点,“不能转着好几个弯,特别拧巴”。最初,他投了游戏、保健品等,而且不设限制,唯恐错过好项目,获得不错收益。基金规模从几亿逐渐做到46亿规模。进入区块链初期,他提出“100万策略”,只要觉得项目还可以就投100万,“在早期看不清的时候,只能广撒网,万一错过像腾讯这种级别的项目,那就太可惜了。”


经验丰富起来后,他变得更加大胆,投资理念从“爱所有人”,变成“要爱,请深爱!”换言之,就是看中了,就要重仓。他逐渐形成自己的投资理念,即投资是要让人们的生活过得更好,简言之是“让人活得久,活得好,活得快乐。”于是,活得久,他投了抗癌药物,包括乳腺癌和卵巢癌,以及海外创新药。“活得好”,他在全国收购16家精神病医院,治疗缓解现代人精神压力大的问题。“活得快乐”,他投资文娱类很多电影,如《北京遇上西雅图》《九层妖塔》《跨界歌王》等。最近他开始走向国际,涉足环保业务,参与收购了世界环保巨头Urbaser。


区块链技术出现后,当他在涛峰私董会组织的读书会上,第一次听到肖风讲起数字资产,感觉非常有意思,逐步转移重心,扑向了区块链。目前为止,他投资了50多个区块链项目,主要分布在底层技术、应用、行业生态三个领域。“干票大的”,一度让他斗志昂扬。但由于现在政策不明朗,行业寒风凄凄,他也开始倍感压力和担忧。


我本质上是会经营人的关系”


走到现在,吴幽总结自己,本质上是善于经营关系,懂得不断向人学习。


不管内心揣着多少野心和高傲,吴幽为人总显得非常谦虚。他常以90后小弟自居,把姿态放得很低。一次,吃饭间,一位拜访者求他办事,临时加入饭局。他特意为对方加点了份海参汤。期间三四次,绕过桌子,站起来为对方盛饭舀汤,礼数十分周全。对方有点受惊,连连站起来弯腰点头,表示感谢。前阵,他的一个合伙人骨折动手术,住院几天。吴幽睡在医院好几天,端屎端尿,不分昼夜地照顾,比他老婆更加周到。“我希望让他看到,患难时,我是可以依靠的。”


他善于洞察人的需求。从商业需求到生活需求,对企业大佬的服务无所不包。为朋友公司新业务,引荐人才和业务;有老厂主为孙子的婚事愁眉不展,他帮忙成功撮合对象;有LP为叛逆期的儿子头疼不已,他引到身边当兄弟调教……他对赖昌星洞察人性的能力称赞不已。“不过要把这种能力用到正处。”


当然,吴幽更清醒地看到,生意场上本质还是利益。“要学会让利。让大佬拿大头,我们喝点汤就行了,这样合作才能长久。”吴幽深知现在仍然是头部资源聚集,大佬掌握游戏规则的时代。作为年轻人,他只能跟着玩儿。这种理念渗透到区块链的投资方法中,他提出“四个一线”,其中一个“一线”就是必须有“一线股东”作支撑,不然他不会入局。


很多人对交际应酬深感劳神苦心、疲于应付,吴幽却乐此不疲。他享受聊天,不论状态多差,聊着聊着就状态转好。进行约半小时,就能进入佳境,神采飞扬,精神焕发起来。十几岁时,他因为这种潜质,被父亲的朋友选为相声选手培养。这种说学逗唱的本领,早年可能是一种聊天技能,后来深化成一种独有的特质。


“把人聊透,把对方的思想榨干,是我打开世界的主要路径。”他是不给自己设限的“聊天选手”。翻开他的朋友圈,几乎每天都有他与不同领域人的合影。有和哈佛学者讨论精神病院,有与奥运冠军聊体育的,有和写作文人吃饭煮酒,也有与创业者勾肩搭臂的照片……


造反者吴幽

吴幽与马化腾合影


他告诉我,对于项目和行业的研究,他多交给了团队。自己每天主要做的事,是拜见不同的人,了解不同行业,拓展投资边界。投资行业往往需要投资人对各个行业的背景形势、发展动态,甚至未来走向,了如指掌。没有强大的学习和信息掌握能力,看不清行业,不能精准预测未来,很难在鱼目混珠的项目中慧眼识珠,找到潜力股。而不同的人,了解世界的方法不一样,有人是钻研项目。有人是与人交流。吴幽则是后者。


这也练就他一双犀利识人的眼睛,他觉得一般创业者成功几率较大的,一般具备这些特质:穷过、聪明、成功欲极强。因为穷过,对钱有极大的渴望。有了渴望后,必须够聪明才能想到通往成功的方法。有了方法后,强大的成功欲才能支撑他扛过很多磨难。


不过,这也是他自己心路历程的写照。手上的疤痕是他穷过的见证。从四岁起,母亲就开始重病卧床,家境拮据。姐姐读寄宿后,吃不起食堂,每天啃家里带的煎饼。他心疼姐姐,每天放学去河里捡药瓶卖钱,手经常被划伤。“我的终极理想是想像曾国藩一样留名青史的,但是在此之前,我要挣足多的钱,足够强大。”


揭竿而起的造反者


母亲过世四年了,吴幽仍不敢看她生前留下的照片和日记。吴幽挣得第一笔钱就给母亲买了一个手风琴。他母亲最爱拉手风琴,但是那时候卧病在床已拿不动了,他特意买了一个很轻的送她。母亲去世后,很多遗物被烧掉了,独留下这个手风琴,吴幽一直珍藏着。


2014年,母亲病危,癌细胞已经扩散到了全身,照片显示肺部已布满黑点。水也喝不进去了,只能把水用棉签涂在她嘴唇上。吴幽和姐姐特意买了一盆蔷薇花,放在母亲的病床前,希望母亲能快点康复。有一天,蔷薇花开得很漂亮,他和姐姐特别高兴。他们充满希冀,觉得这是母亲度过鬼门关的预兆。但是没想到,过几天母亲就不行了。直到现在这盆蔷薇花还放在家中,但是吴幽每次回去都不敢看。


他现在放心不下父亲,他感到父亲在母亲去世后,衰老了很多。有次回家,他在沙发缝隙摸到一封信,这是父亲深夜写给已故母亲的。上面写着:“我躺在沙发这头,恍惚间感觉你就坐在那头。醒来发现你已经不在了,我多么希望此生还能再照顾你。”吴幽泪流满襟。


前阵是他母亲的忌日,他特意回了一趟老家。在朋友圈发了一首歌《梦》,里面唱着:“哀游子茕茕无依兮,在天之涯。”这或许是吴幽一直以来的心境,他害怕深夜独处,害怕想起母亲,情绪不能自已。在采访中,吴幽哭过一次,就是在谈到母亲,哭得像个孩子。


吴幽小时候对母亲的感情很复杂,渴望靠近她,又害怕她。“母亲早年得重病后,有种对死亡强烈的恐惧感,因此很容易暴躁。我很害怕做错了事,惹她生气。全家人吃饭,只要她不说话,都不敢说话。”因此吴幽从小从来没跟母亲撒过娇。


吴幽后面想为母亲做一件事:推动事实孤儿立法。所谓“事实孤儿”就是事实上无人扶养,但未被现有法律定义为孤儿的孩子,比如父母都在监狱服刑的孩子等,他们享受不到国家福利保障,而且更容易被人忽视。目前吴幽捐助了6千名这样的“孤儿”,但是他感觉杯水车薪。全国有60多万名事实孤儿,他们的生活教育处境都令人堪忧。他希望后面能推动这件事立法。另外,他捐赠救助了一些真正的孤儿和留守儿童。“这一切都是替我母亲在做的。她生前是老师,特别喜欢孩子。”


吴幽看着自己现在的照片,调侃自己短短几年,已变得像“混迹江湖多年的老流氓”。他的心智成熟度确实远超过同龄人。初步接触,诙谐幽默背后,你有时很难触及他的真心。他内心深处有柔软的部分,外面也有坚硬的保护壳。他有自己的生存法则,有自己在游戏规则中玩下去的策略。但是他内心从来不甘于只遵从现有的规则,做个跟随者。他不断吸收能量,壮大力量。一旦给他一个机会,他可能就是第一个揭竿而起的造反者。

相关推荐
热点推荐

又被蒋欣这造型惊掉下巴了,这哪里是30多岁,明明是50多岁的她!

大嘴鸟娱乐
2021-06-19 13:31:12

白百何佟大为「官宣」结婚:被渣男前夫祸害6年后,她终于翻身?

摩登小姐
2021-06-20 08:17:39

2名宇航员走出国际空间站,安装电池板失败,全球紧盯中国空间站

百姓关注
2021-06-21 21:31:36

提车1个月维修20次!70万红旗SUV故障频发,十余辆豪车围堵4S店

和讯网汽车频道
2021-06-21 16:25:33

2小偷被抓,几年后被带到北京问话,7名山西副省级官员落马

红颜秀秀
2021-06-21 08:33:33

神回复:一个国家所有的人都是千万富翁,那谁来做最底层的工作呢?

无下限组团笑
2021-06-21 20:54:26

科学家发现高智商人群的9大特征:你有几个?

新大观
2021-06-21 14:15:07

孩子有以下表现,说明已自卑入骨,不少家长还沾沾自喜觉得是好事

生活大火锅
2021-06-21 11:46:47

中国经济复苏加速!林毅夫预计:2049年我国GDP将为美国的2倍

金十数据
2021-06-21 20:35:57

篮网被雄鹿淘汰的背后,或许藏着一个更大的阴谋,杜兰特是牺牲品

篮球迷聚集地
2021-06-21 21:08:34

2-0!5-0!英格兰踢疯了,冲3大纪录,目标7分+第2冠,CCTV5直播

如风侃球
2021-06-21 22:33:26

28岁小伙与52岁女人结婚不久,女人直呼苦不堪言,果断离婚解脱

乘风波浪
2021-06-21 18:25:21

0-1,世界第9又输了!34岁的梅西仍不认输,4+1,阿根廷带不动?

巨懂球
2021-06-21 13:25:05

“Delta毒航班”降落中国,一架飞机32人感染!深圳等五地再“染疫”,眼下的广东,太难了!

北国小甜瓜
2021-06-20 09:01:10

冯巩私人饭局照片流出,网友惊了:他竟然是这样的人?

VIKAN薇
2021-06-20 03:08:11

大一的第1次 VS 大四的第1次

少女兔iiilass
2021-06-21 20:32:22

王健林:我就直说让你们别招惹王思聪,他有严重的“智商优越症”

八圈传播者
2021-06-21 13:23:15

沈梦辰晒出生活照,戴肚脐环引起热议,网友:“教坏小女孩”

阿三聊影视
2021-06-21 13:24:42

国务院副总理部署任务后,1位省委书记、3位省长暗访

政知新媒体
2021-06-21 19:30:40

祁玉民被捕,2000亿华晨大厦倾覆

灯塔知行社
2021-06-21 09:29:46
2021-06-22 04:09:08

科技要闻

未来公开课第十期|夏伯渝

头条要闻

刚刚通报 深圳新增1例本土确诊病例!轨迹涉及餐厅

头条要闻

刚刚通报 深圳新增1例本土确诊病例!轨迹涉及餐厅

体育要闻

再见了,保利尼奥!中超20年最强外援

娱乐要闻

曾黎穿白旗袍气质绝佳 身材凹凸有致

财经要闻

汽车要闻

价值过百万的行政级车 后座却是"备胎"

态度原创

教育
时尚
房产
数码
家居

教育要闻

“最严监管”下 杭州教培机构悄悄在变

1098克拉!世界第三大钻石在非洲南部被挖出

房产要闻

海南拟放宽人才落户条件 助力发展现代物流业!

数码要闻

中国火星探测器用上国产OS系统:改了12万行代码

家居要闻

不会吧,这些厉害的民间野生设计你都没见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