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上海小区的封控循环

2022-06-22 10:22:59
2.6.D
0人评论

1

2022年3月16日,我从公司正式离职,准备做点小买卖谋生。然而,当我回到位于上海普陀区的家时,却被一记闷棍敲得半天缓不过神来——小区贴出告示,将连续2天实行“全封闭、查核酸”。

妻子一边催促我去做核酸,一边打趣:“看你挑的什么日子离职,这下好了,在家坐吃山空吧。”

我也只能苦笑——2月中旬提离职申请时,上海还是一片祥和,彼时我还在同情那些被疫情折磨的苏州同事和客户,看着他们在朋友圈晒出一轮又一轮的核酸检测照片,一遍又一遍地安慰他们:“苏州加油,会好的!”

可很快,新冠就蹿到上海来了。先是普陀石泉地区,接着是徐汇华亭宾馆,再接着各区都纷纷爆出病例……尽管如此,我还是没多少危机感。毕竟上海一直是全国防疫的“优等生”,之前也多次被疫情光顾过,都很快就“摘星”了。我当时想,这次肯定也不例外,顶多就多捅几次喉咙呗。于是,我照常上班、出差、跟朋友聚会,甚至还在考虑3月下旬去皖南春游踏青。

直到3月14日晚上,我突然发现小区的侧门被封上了,第一次感觉隐隐的不安。拍了照片晒到朋友圈里哀叹一番,却被闵行、浦东的朋友们一通奚落——原来,他们早就“享受”小区封闭的待遇了,自然觉得我属于后知后觉者。而且,很多人都说,马上就要普遍封闭、全面筛查了。

果然,只隔了1天,我就看到了那张贴在一楼楼道口的告示。

事已至此,懊恼也没用。我老老实实地跟着平日里压根见不到几次的邻居们排起长队做核酸,心里只关心:后天到底能不能如期解封?

次日中午,我从大门口提外卖回来,看到家门口站着一老一少两个戴着口罩的陌生人。

“我们是楼组长,来给大家建微信群的。”

这可真是新鲜——我从2009年搬来这个小区,打过交道的邻居1只手都能数过来。平日里大家各过各的,不认识彼此也没啥。不过现在,急于获知何时解封等关键信息的我,第一次感到加入邻里组织的必要性,于是二话没说,扫码入群。

当晚,楼组长在这个70多户人家的“代表”齐聚的群里郑重承诺,“明天一定在第一时间告知大家解封与否的消息”。大家都很激动,觉得有“组织”真好。

3月18日一大早,楼组长果然在群里告诉大家:小区解封了,大家可以出去了!

一时间,各种欢呼的表情把群里挤得满满当当。

2

我怀着一种如逢大赦的喜悦之情,立即去拜访市内的客户接洽业务。

此时,来势汹汹的疫情已经在上海各区横行肆虐,许多小区都是在3月中上旬关了就没再解封过,越来越多的单位和企业开始倡导员工“居家办公”。当我行驶到昔日著名的“堵点”——延安东路跟南北高架路交叉口——等红灯时,放眼望去,竟没看见一辆车或一个人。

我一时有些迷茫:这还是上海的市中心吗?

对于接下来将要发生的一切来说,这种怪异到令人难以置信的画面,仅仅只是开始——就像我们小区这次短暂的“封”和“解”一样。

3月27日夜,上海官宣:3月28日5时到4月1日5时封浦东,4月1日3时到4月5日3时封浦西。靴子终于落地,让初次解封后就一直被“会不会再封”困扰的小区居民们倒是松了一口气。

眼瞅着疫情越来越严重,事实上已经封闭的小区越来越多,我们当然也不敢奢望能“幸免”。现在好了,一次性封闭大排查,彻底解决问题。

有了前些天如期解封的经历,我对这次“全市大轮封”必将按期完成的前景非常乐观,这导致我在接下来几天宝贵的“备战期”里并没有认真做物资储备工作。只是在3月28日那天跟妻子去了趟超市,象征性地买了1篮子蔬菜、20个鸡蛋、几根香蕉,还有3盒方便面。这跟周围那些恨不得把整个超市都搬家里去的“虎狼之师”相比,简直文雅得不像话——当然,事后证明,小丑是我们。

回到小区,招募志愿者、进行抗原检测、统计特殊需求(比如产检、化疗、输液、血透等)人群信息、派发大礼包等工作都在有条不紊地开展着。

此时,单位和小区派发的大礼包就成了上海朋友圈里的关注焦点。那些领到大量蔬菜和肉蛋等物资的人得意洋洋地晒出图来,引得一片羡慕嫉妒恨。好像这时候单位和小区的优劣完全可以凭借发菜的数量和质量来衡量,甚至有人开玩笑地提出了“菜区房”的梗。在这种“比菜”的氛围中,我们自然也很关注自己小区的大礼包质量。

3月31日,就在即将进入封闭期的前夜,我们小区的大礼包也到了。可能是初次实施这么大规模的派发活动,小区居委和志愿者们忙碌了好一通,直到次日凌晨才陆续发到各户手上。

这次发下来的大礼包,有1大颗包菜、几根胡萝卜、2个土豆以及1大包鸭翅膀(后来又补上1块品相不错的猪肉),而需要特殊照顾的人群(比如孤寡老人和军属等)则还加派了整鸡等,看起来还不错。

随着物资到位,楼组群里响起一片赞扬声,献给辛勤工作的志愿者,想想他们提着东西逐层发送,也真是不容易。

就在这普遍乐观的状态下,我们迎来了真正的“大封控时代”。

3

其实就在我们小区跟整个浦西一起在4月1日正式进入封控状态时,不祥的预兆就已经显现了——一江之隔的浦东并未如期解封。只是那里已经被大家看成是需要特殊照顾的重灾区,觉得多封几天跟浦西一起解封,也可以理解。

封控第一天的主要任务就是做核酸检测。我们这个小区有21栋楼、1400多户人家,为防止大量聚集增加感染的风险,大家都听从各自楼组长指令分批去做核酸。组织者还特意安排了环形线路,分设进口和出口,最大限度减少密接的可能。

4月2日一早就出来的核酸检测的结果也令人欣慰,小区全是阴性,楼组群一片欢腾。

可这股兴奋的情绪很快就消失了,因为上海整体形势令人担忧,一天新增6000多病例,我们邻近小区也有了阳性。大家又开始感到忧虑,不免有各种猜测:有人说即使我们小区全阴,但只要整个街道内有阳性,就不能如期解封;有人说浦东那边查下来几乎每个街道都有阳性,看来很严重;还有人说我们小区也有疑似,正在核查……

但大家还是对能如期解封抱有一丝希望,更加自觉地配合楼组长的指令做抗原和核酸检测。

各地援沪医疗队纷纷赶来,媒体也纷纷发出诸如“决战上海”、“发起总攻”之类的文章,以至于4月4日的核酸检测,颇有点“最后冲刺”的感觉。

4月5日,核酸检测结果出来,我们小区还是全阴。但是,此时我们已经高兴不起来了。我们不得不丢掉“解封”的幻想,开始打算长期“抗战”了。

我们不知道的是,对我们这个“幸运”的小区来说,艰难的时刻才刚刚开始。

我以前从未注意过,一旦没有补充,各种生活物资的消耗速度竟是如此之快。

蔬菜和猪肉是最先消失的。之前买的和小区发的那些,当时看上去也不算少,至少是把家里那台单开门冰箱塞得满满的。可还是架不住每天中午、晚上两顿这么消耗,到了4月6日晚上,我只能看着吃得光溜溜的锅底发呆,盯着朋友圈里外地朋友晒出的炒花生和手撕鸡咽口水。

可供当早餐的东西也日渐稀少。最开始的那点面包肯定早就没了,后来我翻出一些过年从老家带回来的、不想吃却也没来得及处理掉的酥糖,搭配方便面对付了一早上,但这两样东西很快就被当成零食和中晚餐的补充消灭掉了。

大米也见底了。之前我们习惯叫外卖,很少在家做饭,因而也没关注过家里有多少米。现在好了,一周下来就把它吃到了岌岌可危的境地。

不单是食物消耗太快,洗碗液也快告罄。跟大米一样,之前很少关注它,现在每天都要用上两三次,那点可怜的存货根本架不住这么消耗。

到这时我才意识到,3月底那几天盲目乐观没有认真囤货是多么愚蠢。

让人更恼火的是,正常的物资补充渠道完全断了。平日里常用的什么叮咚、美团、饿了么统统失灵,为数不多的线上抢购还需要比拼手速。

我的邻居们当然也好不到哪里去。4月6日晚上,终于有人在楼组群里发出团购物资的信息。不过就像每个新事物在出现之初都会或多或少遭遇抵触一样,团购这种事情别说那些平日里很少上网买东西的老人家,就连我这种喜欢看到实物再出手的顽固派也觉得不靠谱。

可对食物日渐匮乏的恐惧感却是无法回避的,特别是家里有老人孩子的,食物消耗量就更惊人了,尤其是鸡蛋和肉类等营养物品。食物补给问题,已然成了此时大家关注的头等大事。

到了4月7日早上,大家一边在群里上传抗原结果图片,一边认真地讨论后面如何补充物资。楼组长还发了线上统计表,让大家填写购物需求。从那天中午开始,各种团购群、接龙购物等信息就纷纷出现了。而原先并不熟悉的邻里们也随之真正变成了携手同心、共度时艰的亲密战友。

身为老顽固的我,自恃还有点没吃完的鸡鸭翅膀,又撑了1天,到了4月8日晚上,我实在抵不住食物的诱惑,参与团购了几包点心和1箱香蕉。

领到第一批团购物资香蕉(作者供图)领到第一批团购物资香蕉(作者供图)

4月9日中午,志愿者敲响我家房门,把一大箱还没熟透的香蕉递到我手上,我激动得跟困守孤城、弹尽粮绝的守将看到援军带来的救命军粮一样——是啊,这下至少有了可以随时拿来垫肚子的东西了。

我大受鼓舞,又接着团购了最紧俏的蔬菜和猪肉。随后的日子里,楼组长和志愿者通知大家取货的声音仿若天籁。

4

食物匮乏得到缓解后,大家又开始关注何时能解封了。

此时上海已经明确即将实施“三区管理”的方案,即将全市小区划分成防范区、管控区和封控区分级管理。其中,防范区的居民可以享受“出小区不出街道”的待遇,这对已经多日足不出户、只在做核酸检测的时候才得下楼的我们来说,就像是“获得新生”一样值得期待。

就在4月9日下午,小区又做了一次核酸。据说这是全市范围的“大考”,即将进行的“三区”划分基本就是按照这次结果来定的。大家自然非常期待能像之前一样继续保持“全阴”的好成绩,所以即使我们楼被排在深夜11点多才做核酸检测,大家依然遵守秩序,没多少怨言。

可第二天一早,“普陀发布”上的消息却令大家目瞪口呆:我们小区居然有了1例阳性。一时间,楼组群里哀声一片,有百思不解的、有表示质疑的、有惊恐不安的,还有邻居发了一通感言,最后说她在看到消息时竟然流下了泪水。还有人提出:昨晚核酸检测都是扫描核酸码或直接刷身份证,而身份证上的地址和居住地址并不一定一致,这会不会存在统计错误的可能?

楼组长也极力安抚大家,说居委正在调查情况,还没最后下结论。这给了我们一丝希望,于是大家一边盼着能够获得“重判”的机会,一边继续热火朝天地搞起团购来。

4月11日下午,我们又收到一批小区发放的物资,邻居们纷纷向辛勤搬运的志愿者表示谢意,我心中却掠过一丝不祥的预感——这不会是为了要接着关我们而特地送点儿吃的吧?

上海已经宣布,将在今天下午晚些时候公布“三区”划分名单,将有7000多个小区成了首批“幸运儿”——划入防范区。我们自然也希望自己的小区能是其中的一员。可昨天那桩悬案,直到现在也没个准确的说法,着实令人惴惴不安。

我们看到静安区、金山区和崇明区纷纷公布了“三区”划分结果,心中就更加焦急了。熬到傍晚6点多,终于有人在群里吼了一嗓子:“普陀区结果出来啦,我们是防范区!”

刚开始,大家还有点不敢相信,紧接着看到官方公布的消息,才纷纷松了口气,开始欢呼雀跃起来。

我很快选了一个“解封啦”的图片发到朋友圈,立即引来无数朋友的羡慕留言——毕竟,在这时的上海,还有什么能比“解封”二字更牵动人心的呢?

第二天一早,我就和妻子携手并肩在小区里兜了一圈。经过了11天的“足不出户”,我们已经太久没有自由自在地散步了。周围的邻居们肯定也是一样,春日的阳光照在每个人的脸上,都是那么喜气洋洋。

小区兜风(作者供图)小区兜风(作者供图)

我们刚上楼回家准备做午饭,就得知市领导来参观我们小区。到了晚上,市里的新闻还专门报道了这件事,嗯,这下我们小区可算是响当当的“模范小区”了!

当夜,一群激动难耐的年轻人就开着车到小区大门内侧的小广场上,为大家表演了一场“灯光秀”。眼瞅着这场激情洋溢的欢乐派对,几乎所有人都相信,我们迈出小区大门、走到街上自由购物的美好景象,就在眼前了。

然而,这次我们又失望了。

5

就在“灯光秀”后的第二天(4月13日),我们就获知了一个令人沮丧的消息:小区最后排的一栋楼里爆出2名疑似阳性病例,现正封楼核查。

气氛再度紧张起来。还没等大家回过神来,又有一栋楼爆出有“疑似”。我们立刻哀叹:恐怕是出不了小区了。

不过仔细想想,其实出去也没有任何意义。商店超市都处于关闭状态,别说想像之前那样享受聚餐的欢乐了,就连正常购物都不可能。出去也只能是轧马路,有啥意思?

原来,“解封”的首要意义不是出行正常化,而是购物正常化。

好在这几天线上物资购买渠道是越来越多了,种类也在逐步增加。可尽管如此,还是满足不了正常生活的物质需求。邻居之间出现了最原始的交易方式——以物易物。可乐、甜品、咖啡成了最紧俏的“硬通货”,毕竟这些可以调节情绪的宝贝不属于“生活必需品”,一时难以买到,而且消耗又快,自然也就成了众人眼馋的稀罕物,谁要是晒出自己有一箱可乐,那简直就是赤裸裸的炫富行为了。

我本来是想坚持走“自给自足”道路的,毕竟跟周围邻居的关系不是很熟。可万万没想到,最后却被“逼上梁山”。

逼我的人是妻子,她对洗碗液的枯竭忧虑万分。我对此本不以为然。洗碗液没有了,还有替代品啊——颗粒状的清洁粉,把这个倒在洗碗机里,也能起到清洗作用。可妻子却总是在洗碗机停止工作后拿起碗仔细观察,然后嚷着说“这里没洗干净”、“这东西果然不行”云云,最后就是逼着我去找邻居借洗碗液。

我简直烦透了。在我看来,这种艰难时刻,真正的生活必需品只限于食物和实在无法替代的用品(比如牙膏、卫生纸啥的)。大家都在为蔬菜、鸡蛋和水果发愁,我却要去问谁有洗碗液,这还不被人骂死?

我俩连续吵了好几天。最后,我看她没有罢休的意思,只能妥协,私下里问了几个邻居,最后总算找到一家“富裕户”。于是,我带着一把芹菜和几根早已发黄的香蕉,跟人家换了大半瓶洗碗液,总算是让耳根子清静了。

就在大家抱团取暖、专注于“互市贸易”的时候,对两栋楼的阳性疑似病例的确认结果也出来了,4月15日,居委正式通知,3位居民确诊为阳性。我们被打回原点,又成了必须“足不出户”的封控区,得再接着闭关修炼14天,才能重新恢复“防范区”身份。

楼组群里的人,有的懊恼,有的不解,得知被诊断为阳性的人中有两位90岁高龄的老人时,又不免替他们感到担心,祈祷他们被转到条件好点的方舱里去(事后我们得知他们被送到一个不错的星级酒店里去隔离了)。

事已至此,大家也只能接受现实,重新过上封控生活:垃圾摆在楼道口、外购的生活物品都由志愿者送到楼下再分头下去取、按照指示一遍遍地做抗原和核酸检测……

可糟糕的是,接下来的几天,我们小区又连续出现2例阳性确诊病例,大家的心情也越来越差了。忍耐不是不可接受的,可看不到尽头的忍耐就让人抓狂了,小区里越来越多地飘扬出各种乐器演奏的忧伤旋律,恰如我们失落的心境。

这段时间,整个上海的新增感染人数都是在2万多的高位盘旋,看不到减下去的希望。我们知道,即使小区恢复正常了,但上海还是这副样子的话,我们也不可能“独善其身”。

这场战役,真不知道还要打多久。

6

熬过了4月中下旬之交这一周多的时间——这不单是我们小区、也可能是整个上海的至暗时段,到了4月底,解封的曙光终于再度降临。

最让大家激动的是我们又可以下楼去收快递、在小区内自由活动了。京东早已实施壮烈无比地轮番攻击、保证了相当一部分的物资运送;饿了么、美团等外卖平台也像从冬眠中苏醒了一般,开始恢复点餐、送餐服务。这使得小区大门口的货物堆放处就像昔日的农贸市场一样热闹,戴着口罩的人们欢天喜地地拿到自己购买的物品。过了20多天省吃俭用的苦日子,我终于能喝着雪碧、嚼着花生、啃着葱油鸡了,真想大吼一声:“这他妈真是好日子!”

真正的好日子的确像是要来了:整个上海的新增病例在不断减低(到5月初的时候已经降到每日5000例上下了),复工复产早就开展起来,方舱医院也在陆续关闭,很多完成任务的外地援沪医疗队也纷纷开始撤离,金山、奉贤等区的朋友们已经可以上街了……

在这类好消息不断的情况下,我们小区也迎来了重新成为“防范区”的日子,大环境、小环境都这么给力,那迈出小区还不是指日可待了吗?

5月3日,小区终于给大家派发了大礼——4张颜色各异的“出门证”,从明天开始,大家就能分时段出门了,不过1户1天只能出去1个人——这样也行啊,总之能出去看看外面的世界到底变成啥样了就好啊。

第二天上午,我吃好了早饭,骑上小电驴,驶出了整整33天没有迈出过的小区大门。

时隔33天,迈出小区大门看到的场景(作者供图)时隔33天,迈出小区大门看到的场景(作者供图)

可到了外面,看到的景象简直比3月下旬跑到市中心看到的冷清还要令人心碎:街道两旁的店面都大门紧闭,只有药店门口站着一队等候拿药的人;马路上空空荡荡,好半天才看到一两个行人;路两侧的花坛里杂草丛生,这些无人干预的植物欢快地生长着,都没过了腰间……

我一直骑到了上海西站附近,往日,这里大白天总是充斥着汽车和火车驶过的隆隆声,无比嘈杂。这时却静得可怕,除了偶尔几声鸟鸣外,听不到其他声音。

尽管我还有时间继续兜下去,离允许的行动范围边界还有段距离,但我已经全无继续前行的兴趣了——这样陌生的上海,还有什么好逛的呢?

时隔33天,迈出小区大门看到的场景(作者供图)时隔33天,迈出小区大门看到的场景(作者供图)

不过,能迈出小区毕竟是正常化的第一步,值得庆贺。晚上我跟妻子又吃了顿好的,然后把5月5日的出门证递给了她,让她明天去外面“见识见识”。

可万万没想到……

“小区又出现疑似阳性病例了,大家暂且不要出小区了!”

当我们看到楼组长发出的这条通知时,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才能出去1天,就又遇到这档子事,给谁都会觉得沮丧。妻子带着怨气把那张黄色的出门证丢还给了我,我只能苦笑着把这张再也派不上用场的纸片扔进垃圾袋。

那栋“出事”的楼立即就被封了,相关人员也被转走了。大家可以继续在小区里活动,但出去是别想了。

不出去就不出去吧,就外面那“荒无人烟”的样子,看着也难受。“小店不开,大店要排”,周围唯一的大型超市只能凭借发到手的“线下购物体验卡”限时(总共不能超过1小时)购物。这样的话,不出去也没啥大不了的,只要能让大家继续这么自由收快递和外卖、可以随时在小区里溜达,日子就这么将就过吧。

可偏偏就连这些基本要求也很快保不住了。

5月8日,刚过几天安稳日子的我们就接到小区即将实施“静默管理2天”的通知。所谓“静默”,简单来说,就是在原来封控区享受的那种“足不出户”的待遇的基础上,再加一条“暂停团购活动”。

咋还变严重了呢?这不让人出门也就罢了,停止团购这不是断了大家的“生命线”吗?小区的解释是:这么做是为了向“彻底清零的目标发起总攻”,会给大家发放相应的生活物资——果然,蔬菜、大米陆续送到大家手中,甚至还发了烧鸡和卷筒纸。

5月9日,“静默”刚一开始,就有人说邻近的小区接到通知,“静默”时间会延长到5月15日。这消息让大家感到了一丝不安,但只要鞭子还没抽到自己身上,谁都不会真正感到痛的。更何况很多在别的区的朋友根本就没有接到“静默”的指令。

到了5月10日晚上,我们依旧没有接到解除静默的官方通知,大家开始感到不妙了,纷纷在群里催问楼组长到底怎么回事。

能怎么回事,当然是再延长5天喽!

这下,群情激愤了:说好的2天变7天,这还要不要信任了?很多团购都被迫取消,让大家怎么过日子?为什么不是全市统一发布消息一致行动?

楼组长也只能无奈地表示,将会向上面反映,希望大家能理解配合。而且,后面几天必要的生活必需品还是可以通过社区允许的渠道购买的。

上海人最大的优点就是说归说、闹归闹,正常的生活节奏可不会轻易打乱。很快,大家就开始谋划接下来的生计了。有的发力接龙购买牛奶一类的必需品加易耗品,有的组团拼单购买蔬菜,有的想办法找到社区认可的大超市线上下单……一直忙到凌晨。

我也跟着大家的指引试图在大超市线上下单,但很快就发现那些本就不多的品类都标明“售罄”了。

等等,这一幕好像似曾相识……是啊,这不又回到4月初那光景了吗?敢情我一直生活在轮回之中啊!

7

和我的焦躁不安不同,妻子这段时日倒显得非常淡定。她一边上网开会对付工作,一边跟邻居们拼团购买牛奶等物资,忙得不亦乐乎。

有时候,她也会拿我开涮:“看你又没工作又不干活,能有啥用?”不过她是调控情绪的高手,在我被她说得有点恼火要翻脸的时候,她又恰到好处地用下厨烧菜、团购我俩都喜欢吃的甜品等方式让我很快没了火气。

不过我对自己偏偏赶上这时候辞职的确也是欲哭无泪,本来想好要大干一场,可这么封着根本没法开展业务,在整个4月,我几乎没有接到什么订单,等于是在家坐吃山空。

第一缕曙光在最黑暗的时候闪现了。在“静默期”的5月中旬,我突然连续接到几笔订单,虽然金额不大,但总算是看到希望了。更让我振奋的是,还有几个非常有潜力的客户和大金额的项目也都陆续开始洽谈了,就像冰封许久的冻土,突然有了松动的迹象。

难道外面的世界又开始运转起来了?

与此同时,小区的物资供应也很快就正常了,并且品类也越来越多,之前属于奢侈品的碳酸饮料和甜品已经经常可见——看来我是多虑了,4月初那种物资匮乏的状态是一去不复返了。

业务开始有了起色,又没了物资短缺的担忧,日子过得也就快了起来。很快,“静默期”就悄无声息地被我们熬过去了,小区里又开始热闹起来,在花园散步的、取货的、遛狗的、带孩子玩闹的……俨然彻底解封就在眼前。到了5月21日,居委又给大家发放了后面两天的“出门证”。比这小卡片更有象征意义的是,当天晚上,小区旁边马路上的路障也开始拆除了——看来,上海是要完全恢复生机和活力了。

5月23日,我终于再次迈出小区大门。这次跟5月4日出来看到的景象完全不同了,路上时不时能见到行人和车辆,甚至许久不见的公交车也轰隆驶过(虽然车上几乎没什么乘客),我不由得兴奋地大叫:“真的快恢复了!”

可我又高兴早了,5月25日,我们小区又出现阳性疑似病例,大家又出不去了。

虽然小区再一次倒在“刚解封就有阳性病例”的“魔咒”下,又一次从防范区提级成了管控区(只有出阳性病例的那栋楼变成封控区)。但显然这次大家已经看到解封是大势所趋,也没有之前那么慌乱沮丧了。

最重要的还是因为外卖、购物几乎完全正常,大家可以像封闭前一样自由地下订单和收快递了。此时,小区大门口早已立起了封闭的货架,外卖员将快递送到对应楼号的货架上,大家便可以从这里取货,走到门卫处,让保安师傅帮忙消杀,就可提回家了。

这样一来,原先必须靠团购才能买到有限的物品、需要志愿者分时段运送进小区的日子终于彻底成了过去。

邻居之间的友谊也达到了封控以来的顶峰:经常有热心人去货架上拿快递,看到有同楼的快递就顺便一起带了回来,然后拍图放在群里“吼”一声。

而最让我开心的是,之前喜欢吃的几家餐厅都恢复外卖营业了,于是又开始了以外卖为主食的快乐生活,体重迅速回升了五六斤。

小区外的形势似乎更好,且不说金山、奉贤那些早就基本恢复正常的区,就连市中心的静安、徐汇一带也出现了很多人聚在一起“嗨皮”的视频,给人的感觉是似乎已经解封了。

到了这时候,大家几乎都认为解封就在眼前了。

终于,到5月30日,上海官方发布权威通告:6月1日起正式解封!

可我们却高兴不起来,因为官方通告里特别注明了解封对象是“防范区”,而我们这个首批成为防范区的模范小区,此时还正处于管控状态。

这可真是让人哭笑不得,从开始一路领跑,到后来的磕磕绊绊总还算过得去,却没想到临到最后的终点还是摔了一跤,沦为了垫底。小区的通告是我们要到6月3日晚上6点才正式解封,也只能继续等2天了。

我一直老老实实地等到那天下午5点多,才忐忑不安地开着车子驶出地下车库。本来我以为大门口应该堵了很多车和人,都在那里翘首以盼开闸放行的“历史时刻”的到来。

可出乎意料的是,门口1辆车都没有,只有行人像往常一样进进出出拿快递什么的。我缓慢地将车头凑近照牌摄像头,“嗖”的一声,栏杆高高抬起,还没等我反应过来,我就驾车驶出了小区!

这就是解封了?我可以驾着车辆自由地驶往我想去的地方了?

看着街上并不多的车辆,我仍旧不敢相信朝思暮想、日夜期盼的解封就这么没有“仪式感”地到来了。还是我们小区迟了几天才解封,错过了那个神圣的时刻?

也许,很多“非同寻常”经历的结束,也都是这么平常无奇吧。

本文系网易文创人间工作室独家约稿,并享有独家版权。
投稿给“人间-非虚构”写作平台,可致信:thelivings@vip.163.com,稿件一经刊用,将根据文章质量,提供单篇不少于3000元的稿酬。
投稿文章需保证内容及全部内容信息(包括但不限于人物关系、事件经过、细节发展等所有元素)的真实性,保证作品不存在任何虚构内容。
其它合作、建议、故事线索,欢迎于微信后台(或邮件)联系我们。
本文题图选自电视剧《相逢时节》,图片与文章内容无关,特此声明。

其他推荐

进入关怀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