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首页 > 网易号 > 正文 申请入驻

“凌晨四点,婆婆穿戴整齐站我床边”

0
分享至

原创/【小楼故事】 作者/刘小楼

连载故事【远嫁,是一个大坑】右上角关注我看全集

图片来往网络/图文无关

第一集

林曼在G市读大二时,认识了医学院的学霸周扬。
林曼出生在冰城,是典型的东北姑娘,明丽高挑,性格也是善良豪爽。

周扬出生在南方某个小乡镇,大高个,长得挺帅,性格却有点闷,平时不爱说话。可他是那种,去公共图书馆占位,都会记得给女朋友带个坐垫的细心暖男。

互补的性格,登对的外表,那时的他俩,是同学里有名的金童玉女。

毕业后,周扬考取了本校研究生,继续读研。

林曼在G市找了工作,留下来陪着男友。两人家都在外地,计划在G市赚几年钱,如果可以留下定居最好,实在不行,就回到周扬家乡结婚。

大半年之后,聪慧认真的林曼,已成了单位的业务骨干,薪水涨了不少。

而周扬也得到了一家外资医疗机构的实习名额,这等于是收到了offer,没什么意外,毕业就在这家机构任职了。
周扬订了一家精致的餐馆,拉着林曼去庆祝,两人都不想回家,一致决定留在G市买房。

菜刚上完,周扬忽然变戏法似的,掏出一枚戒指,当场向林曼求了婚。

那首【我会给你幸福】的旋律响起时,林曼感动得泪流满面,这正是自己想要的,从校服走到婚纱的爱情啊。

她幸福得一塌糊涂。

虽然当时G市的房价还没有大涨,可周扬还在读研,几乎没什么收入。

而周扬的父母,都是没什么文化的农民,无知又固执。

周扬他爸,最伟大的理想,就是让儿子毕业回乡考个公务员,娶了本镇上最富有的人家的姑娘。压根不考虑周扬的专业是学医。

周扬父母死活不愿意他们在G市买房,眼看说不动儿子,便一口咬死说,没钱,要买房你们自己想办法,家里一分不给!

林曼是个好强的姑娘,眼见未来婆家如此刁难,倒也懒得和他们纠缠。

她想,这样也好,既然买房时婆家一分钱不肯出,那以后自己和周扬生活在G市,婆家也没脸来打扰吧。

都说现在的公婆难缠,周扬家又在农村,想必也很难相处融洽,林曼是巴不得不来往才好。

那两年,不管在哪个部门工作,林曼都是最拼命的一个。

她加最多的班,跑最远的客户,吃最便宜的快餐;一根眉笔用了两三年也不舍得换,收入尽量都存起来买房。

那年春节,两人回了一趟林曼的家。

豪爽的东北老丈人,很喜欢周扬这个高个子高学历的准女婿。

林曼妈妈虽然表示舍不得女儿远嫁,但看着两个年轻人努力上进,又相亲相爱,也就支持了女儿的决定。

临走时,林妈妈塞给女儿一张卡说:这三十万,你们拿着买房。

终于,周扬研究生毕业时,两人付了首付,在G市按揭了属于自己的房。

买房时,因为户主要写两个人的名字,林曼和周扬领了证。

领了证,也买了房,结婚便提上了日程。

电话中,周扬的母亲一听说他们买了房,便迫不及待叫他们快回家去,念念叨叨地说什么,还没行结婚大礼,就这样住在一起,可怎么能行啊!

林曼只是站在周扬的身边随便听了几句,就气得返身进了卧室。周扬应付几句挂了电话,赶紧追在林曼身后陪着小心。

林曼气愤不已,冲着周扬发脾气道:

“你要回自己回,我坚决不去,永远不去!你家那什么地方啊,哪有这样做公婆的,什么叫这样怎么行啊?

买房你家没出一分钱,我们自己买了,还那么多事,你们家人怎么那么奇葩!”

周扬一脸尴尬,只得哄着林曼说:

“不回不回,现在不回!不过迟早咱们都要回去一趟,你是我老婆,总不能不见我爸妈的面吧?”

林曼生气地转过身去,不理他。心里琢磨着,要不就回东北办婚礼好了。

周扬从小就是一个自律勤奋的超级学霸,工作后更是优秀。

业务强又踏实肯干,高大英俊又为人谦和,实习时就崭露头角,受到高层的关注。

正式入职之后,颇受领导器重的周扬,收入日渐丰厚,他立刻叫林曼调换了一个轻松的部门。
刚好新房交房,林曼就一心扑在了装修上。两人计划十月份回林曼家乡举办婚礼,婚礼之后,旅行一圈再回G市。

七月的时候,新房一切都已收拾停当,既温馨又简约。

周扬从后面紧紧抱着林曼,伏在她耳边说:

“谢谢能干的老婆,给我们这么舒适的家,有你,是我的运气。”

依在周扬怀里,林曼感觉自豪和幸福,满溢的都要飞起来了。

可没等到十月,林曼发觉自己怀孕了。

她仔细想了想,只有在新房那一晚,两人没采取措施,竟然一次就中了,看来自己未来的宝宝也很喜欢这个家呢。

宝宝虽然来得突然,但两人都很高兴,周扬甚至开始上网研究姓名学,誓言旦旦,要给未来的宝宝起个高大上的好名字。

眼看到了八月底,周扬忽然接到他家的电话。

应该是周扬偷偷打电话告诉了他父母,林曼怀孕了,周扬妈妈一改之前的口气,几乎是央求他们回去。

先说周扬爷爷病重,想见孙子了;又哭诉说,周家就周扬这么一个儿子,父母辛苦一辈子,不就想看着儿子找个好工作娶妻生子么,结婚一定得回家办啊!

如果儿子结婚都不回去,他们周家可就没脸见人,没法活了!

挂了电话,周扬可怜巴巴的看着林曼,开口央求:

“咱们回我家举办婚礼吧!总不能让我爸妈和我这个儿子一样吧。按他们的意思办了婚礼,我们就回你家,你要愿意,回你家再办一次。”

林曼其实也觉得,婚礼是该在周扬家办的,可是之前周家父母的态度,让她很是愤怒,所以还是有点不想和他们见面。

犹豫着,又听周扬说:

“以前家里不肯帮我们买房,是想逼我回去。如今咱们房也买了工作也定了,他们也没办法了。现在是觉得歉疚,想好好给咱们举办个婚礼补偿一下,咱们就回去一趟吧?”

林曼想了想,应该也是这样,如今自己和周扬,证都领了,总不能连个面也不和公婆见,反正迟早要见的。回就回吧!

尽管林曼做好了各种心理准备,并且一直提醒自己,反正只是回去十来天,怎么忍,也忍住了。

可事情的发展,还是远远超乎了她的想象。


周扬的家在一个不算偏远,也说不上繁华的乡下小镇。

以前都是农村,前些年村里一部分地被征了,如今,村里的青壮常年在外打工,老的小的留在家中守着补偿款过活。

周扬妈的样子,和林曼想得很不一样。

可能听多了恶婆婆的故事,林曼一直胆战心惊的想象,准婆婆会是个相貌严厉,尖酸刻薄的老婆子。

见面第一印象,周扬妈给林曼的感觉,很和善。

瘦瘦小小的一个妇人,说话温和,还带着点谦卑的讨好,皱纹细密的眉宇间,也能看得出岁月的愁苦和无奈。

周扬的姐姐姐夫也在,姐姐和婆婆很像,几乎就是年轻版的婆婆。

母女俩都是七十年代妇女主任的齐耳短发,没留海,没化妆,衣着更是朴素的像是穿越到了上个世纪。

他们到的时候,正是饭点,一家人坐在一起吃饭,看着也是一派的笑语和睦。

婆婆一直帮林曼夹菜,但是林曼在她眼里看不到笑容和欢喜。婆婆的眼神里,完全没有老人看到儿媳的高兴亲热,只有满满的狐疑和挑剔。

晚饭后,周扬说带林曼出去走走看看。

林曼跟着他,都走出大门口了,还能感觉到,背后的几道目光,停留在自己身上。

公婆和姐姐都在身后盯着她,也没说什么,就是目光满含异样地盯视自己。

林曼浑身不自在,低头看看自己,休闲中裤,短袖棉T,既不透也不漏,没啥不妥,很正常啊。

心里不由地泛起一阵狐疑,总觉得那里,很怪异。

晚上,姐姐和姐夫回去了。

客厅里,气氛有点沉闷,林曼不知道说啥,公公也是几乎不开口,只有婆婆一直和周扬在念念叨叨,说着这两年亲戚乡里的事。


看电视时,婆婆打来一盆洗脚水,旁若无人地蹲下身子,给公公洗脚擦脚。

而公公的眼睛,全程都没离开过电视,只是擦脚时,抬了几下脚,完全是一副习以为常的样子。
坐在沙发上看电视的林曼,顿时有点坐立不安,感觉怪怪的。

倒不是说,老两口表现得很亲昵,让她不好意思。怎么说呢,这感觉怎么像旧社会丫鬟伺候主子呢?

林曼的父母,多年来一直相亲相爱。可要是自己妈主动打水给老爸洗脚,老爸肯定会受宠若惊玩笑打趣,绝不会像公公这样,眉毛都不抬一下,毫不在意。

晚上,婆婆让林曼和自己睡,林曼拒绝了,说是不习惯。结果,她就被安排在楼上单独一间房,周扬睡在楼下他爸妈隔壁。

林曼很郁闷,觉得自己被独自丢在一个陌生的环境里,更觉得别扭。很晚了,她还听见婆婆在周扬的屋里说话。

想想也是,毕业快三年了,周扬这还是第一次回家,婆婆肯定有很多话,想和儿子说。

而且毕竟是第一次见面,婆婆肯定也有很多事,不好直接问自己,去盘问她儿子了。
换了陌生的环境,林曼大半夜辗转反侧,一点多才睡着。

可感觉还没睡一小会儿呢,林曼就被人从梦里推醒了。

睁眼一看,是婆婆。

婆婆穿戴整齐站在床边:“林曼呐,起了啊,起了。”

林曼抓起枕边的手机看了看,四点四十五分。

她顿时懵了,这是出什么事了吗?咋了?

等她套上衣服急急忙忙走下楼,婆婆正拿着一根水管在院子里冲地,院子里铺的青砖地,被冲洗得泛白,光可鉴人。

婆婆教林曼拖了一遍一楼的客厅和楼梯,刚拖完,把拖布和水桶洗干净放好,婆婆又叫她去厨房帮忙。

一边做饭,婆婆一边问林曼:“平时没起过这么早吧?习惯就好了。早起对女人好,对身体好啊。”

婆婆说得极其自然。

好吧,就当是来体验生活了。林曼咬咬牙,没吭声。

一大早就起来就干活,饭还没做好,林曼已经饿得受不了。她还从没觉得,自己早上胃口这么好,可能也是怀孕的缘故吧。

说来也怪,林曼似乎完全没有什么早孕反应,连干呕的次数都很少,感觉怀孕之后,只是比以前能吃了。

看看才六点半,能听见公公起床洗漱的声音了。林曼强撑着饥肠辘辘,帮婆婆端粥,口水都快流出来了。

好不容易,公公终于坐上桌子,林曼刚把勺子伸进粥里,婆婆就在一边轻声慢语的说:

“去叫下周扬啦,他还没吃。”

林曼头都没抬:“他一会醒了再吃吧,我好饿啊。”

沉默。

林曼喝着粥,只觉得气氛异样,一抬头,公公婆婆都没动筷子,直直地看着自己。

无奈,她只好咽下一口粥,不情不愿地离开饭桌,去喊周扬起床:

“起来!起来!快起来!你再不起来我要饿死了!”

声音很大,肯定是能让公婆听见,林曼故意的。

不管怎么说自己也是个孕妇啊,一大早干了半天活,这会饿的两腿打颤,你儿子睡醒了再吃又不会死。

周扬睡眼惺忪的走出来时,林曼已经快把粥喝完了,婆婆的眼神就像针一样,一直扎着林曼。

难道因为没等周扬,自己先吃了?林曼暗自嘀咕,不明白婆婆不爽在哪里。

还没等她明白过来,周扬跟个傻子一样坐上了饭桌,婆婆看着林曼,林曼浑若未觉,顾自埋头喝粥。

忽然,公公的饭碗,重重的蹲在桌子上。婆婆赶紧起身,迈着小碎步冲进厨房,给周扬端出一碗粥。

林曼抬头看着周扬:“你自己不盛饭,傻坐着干嘛!没睡醒啊!”

周扬这才后知后觉得赶紧站起来,却被婆婆阻止说:“你坐下!坐下!快吃饭吧。”

公公直接撂了筷子,对着婆婆斥道:“茶来!”

在林曼的目瞪口呆中,婆婆忙不迭放下刚端起来的碗,跑去冲茶。

捧着一杯茶回来时,婆婆陪着小心对公公说:“粥还没吃完,先吃完再饮茶啦?”

公公沉着脸,推开碗筷,端起茶杯起身走了,完全无视婆婆小心翼翼的问话。

林曼在心里翻了个大白眼:神经病!

可能是没起过这么早干活的缘故,林曼吃完饭就觉得有点不舒服。看看周扬和婆婆还没吃完,就去刷了自己的碗,对婆婆和周扬说:

“阿姨,我上去躺会,有点不舒服。”

上楼时,依旧感受到公婆那针一样的目光,如芒在背。林曼使劲忍着,才没冲进房间收拾东西走人。

第一集完

关注【小楼故事】明天看下集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相关推荐
热点推荐
独孤求败的师父是谁?曾杀得江湖群雄瑟瑟发抖,却败在扫地僧之手

独孤求败的师父是谁?曾杀得江湖群雄瑟瑟发抖,却败在扫地僧之手

金宝哥讲故事
2023-02-03 19:01:53
2023-02-04 01:50:44
小楼故事
小楼故事
指尖作风月,我是刘小楼
248文章数 746关注度
往期回顾 全部

艺术要闻

美国首展卡尔帕乔:文艺复兴威尼斯的完美与没落

头条要闻

医院"停车9小时收55元"被指收费高 记者发现有3套标准

头条要闻

医院"停车9小时收55元"被指收费高 记者发现有3套标准

体育要闻

被人嫌弃的哈登,连全明星都选不上了?

娱乐要闻

黎明前妻乐基儿变样 大眼袋鱼尾纹明显

财经要闻

科技要闻

谷歌创始人亲自下场改代码 ChatGPT让谷歌真慌了

汽车要闻

没有门把手 极氪A级纯电SUV定名ZEEKR X

态度原创

教育
家居
时尚
艺术
亲子

教育要闻

为什么说2023以后,不建议中国学生去英国留学?

家居要闻

以简单的白灰为底,彩色点缀其间,高级大气

可惜!女明星再也没机会靠ta艳压了

艺术要闻

美国首展卡尔帕乔:文艺复兴威尼斯的完美与没落

亲子要闻

“挣钱”和“陪孩子”到底哪个重要|||

无障碍浏览 进入关怀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