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首页 > 网易号 > 正文 申请入驻

工地水鬼诡异经历:50米水底看到死去20年的小伙伴

0
分享至

轶事者,奇闻也。

马路轶事,以春秋笔法,写常人所不知、述天下之秘闻,或曲折离奇、或诡异惊悚。

总之,要你好看。

列位好,我是钱三儿。

又到了夏日炎炎的季节,各大学校也快要放暑假了。

每年到这个时候,都是各地教育部门、大中小学的校长班主任们开会最频繁的时候之一。

开会的重要内容之一,就是夏季防溺水。

这绝对不是老生常谈,有数据显示,我国每年溺水身亡的人数是不到6万人,而青少年学生的溺亡比例更是高达将近6成。

也就是说,每年的因为溺水身亡的青少年人数,就有3万多人。

3万多人什么概念?比一所普通综合性大学的全体人数还要多。

今天给大家带来的故事,就是跟一场夏日溺水事故有关的。

不过溺水的地点也是江河湖海等适合游泳的地方,而是在某一处大山里的工地上。

溺水的人也不是学生,而是一名专门负责水下作业、打捞桩锤的工地潜水员。

这个职业还有个听起来颇有几分恐怖色彩的外号,叫“工地水鬼”。



工地潜水员,俗称“工地水鬼”

这是一处铁路建设工地,位于两山夹峙的一处深谷之中,工地正在进行的项目,是建造桥墩前的打桩基础钻孔作业。

一个夏日的午后,一处桩基孔发生了桩锤掉落事故,重达几吨的锤头掉到了四十多米深的基坑里。

项目部组织人员进行打捞作业,但尝试了所有的常规方式,全都不成功。

无奈之下,项目部只好采取最后的办法——聘请工地潜水员下水,进行人工打捞。

来到工地的潜水员是个三十出头的男人,认识他的人都喊他叫小胜

小胜在了解完情况之后,穿上潜水防护服,挂好配重,带好固定环,身上连着送氧管和通讯线缆,然后“扑通”一声跳进了充满浑浊厚重泥浆的基坑之中,顺着钢丝绳缓缓下潜。

整个基坑直径不到两米,深度却接近五十米,而且里面全是浑浊的泥浆,完全没有任何的光线,漆黑、冰冷、与世隔绝,充满了幽闭的感觉,仿佛到了另一个世界。

而且越往下,因为重力的原因泥浆的密度也越大,人在里面就像是陷身于浓厚的浆糊之中,不但什么都看不到,每一下的行动也都异常困难。

小胜的工作,就是靠着自己的经验,凭着感觉在狭小的坑底摸索,在找到锤头的位置后,将随身带着的固定环在锤头上固定好,重新连上钢丝绳,然后通过有线通讯设备告诉地面上的人员,再由他们将锤头重新打捞起来。


巨大的锤头,好几吨重

在不懂行的外人看来,这种工作充满了危险,实际上也的确如此,不过并没有普通人想象的那么严重,只要严格按照规则作业、做好相应的安全防护措施,一般来说还是有一定的安全保障的。

不过,凡事就怕个意外。

而这一回,意外就发生了。

第一次下水十五分钟后,小胜升上了水面,跟项目部反馈了水下的情况。

这个基坑因为地质构造的原因,基坑底部发生了坍陷,形成了一个新的空洞,而且空洞的地面是倾斜向下的,有一个坡度很大的斜坡。

而掉落的锤头应该就是沿着斜坡滑落下去,掉到了那个新形成的空洞里。

那个空洞的规模很大,锤头不知道滑到了什么位置,而且随时都有二次塌方的危险。

情况很快反馈到项目总部,经过专家的评估,最终决定还是继续采取人力打捞作业。

其实对于这类工程来说,打桩基础时桩锤掉落并不罕见,最坏的结果,无非是桩锤无法打捞,只能将这一处的桩孔废弃,然后修改设计图,换一个地方重新打孔。

但这座铁路桥是整条铁路线的控制性工程,加上地理位置极为特殊,所以每一个桥墩、每一个桩孔的位置都是工程设计人员经过反复的研究和考证才确定的,任何一个桩基位置的更改都会牵一发而动全身。

很可能一下子就要修改几十甚至上百公里的线路,重新设计、重新施工,所花费的资金再加上时间,损失将是无法估量的!

小胜听完总部的意见之后,再次跳进了基坑之中。

就是这一次,小胜出事了。

下水十分钟之后,通讯突然中断。

比通讯中断更可怕的是,氧气管好像也断了,浑浊的泥浆中不断地向上泛起巨大的气泡.

咕嘟!咕嘟!

像是地底深处一只不知名的怪物在呼吸。

时间一分一秒的地过去,根据小胜在地面上的同事估算,他受过专业的训练,憋气的时间可以到三分钟左右。

可短短的三分钟,根本不够他从将近五十米深的坑底顺着钢丝绳爬上来。

地面上的人联系不上他,根本不知道水下发生了什么,整个工地陷入了可怕的沉默与焦灼的氛围中。

而这种沉默,其实意味着每个人都默认了他的死亡。

基坑不能废弃,无论是锤头、还是小胜的尸体,都必须打捞上来,所以项目部又联系了新的潜水员,准备等人到了之后,再次展开打捞作业。

而在新的潜水员到来之前,所有人唯一能做的,就是等待,煎熬地等待。

谁都没有想到的是,大概二十五分钟后,奇迹发生了。

通讯装置里传来了小胜疲惫的声音,说锤头找到了,他已系好钢丝绳,准备上浮。

现场的所有人都傻了,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以为见鬼了。

直到小胜潜水服的头罩在泥浆翻滚的水面出现,所有人这才相信,他还活着!


工地潜水员从基坑上浮情景

图片仅作示例

事后,项目部的人向他打听这么长时间,水下到底发生了什么?

小胜一脸的茫然,说没啥,第二次下到坑底后,自己在斜坡上滑倒了,被钢丝绳绊了一下,把有线通讯的线给扯掉了,不过他并不知道。

然后他就开始在坑底摸索,也不知道过了多久,自己终于摸到了钻头并将其连好钢丝绳,然后想要跟地面通讯的时候,才发现通讯中断了。

又是一番摸索之后,他重新连好了通讯线路,然后上浮出水。

尽管所有的人都难以相信这一切,但奇迹就这么发生了,工程得以顺利地进行,也没有发生人员伤亡,万事大吉。

只有小胜自己知道,实际的情况并非像他描述的那样。

因为,他没有说实话。

结束了这次打捞任务之后,小胜跟单位请了假,开车回到了老家,看望自己的“母亲”。

他自己的亲妈其实早在几年前就去世了,而他这次要看的,是他的干妈,也是他小时候最好的玩伴小伟的母亲。

他们两人之间,另有一段故事。

二十多年前,也是这样一个炎热的夏天午后,老家村里放了暑假的孩子们都在尽情的玩耍,可是直到太阳落山,小伟都没有回家。

小伟妈找到小胜家,问他下午有没有跟小伟一起玩,知不知道他去哪儿了?

小伟他爸走得早,只剩下他们娘俩相依为命。

小胜的回答是不知道,他说自己今天下午没有跟小伟一起玩。

小伟妈妈失望地走了,一个晚上过去了,小伟还是没回家。

转眼又是三天过去了,小伟还是没回家。

小伟妈都急疯了,短短几天的时间,她仿佛一下老了二十岁,刚刚三十出头的年纪,已经是满头白发,一脸憔悴,看起来像是五十多岁的老人。

村里开始有人传说,小伟是让路过村子里的人贩子给掳走了,怕是再也回不来了。

但是小伟妈妈不信,她说小伟给她托梦了,跟她说自己在一个又黑、又冷的地方,自己回不了家好害怕。

最让小伟妈妈觉得不对劲的是,小伟说话的时候有呛水的声音,她一下子就想到,小伟会不会是没听自己的话,偷偷跑去村外的河滩玩水了?

村外的河滩因为有人挖沙,形成了好多大深坑,里面的水看起来碧绿清澈,是夏日游泳的好去处,但那几个坑几乎每年都淹死人,所以无论是老师还是村里的家长们,都严禁孩子去那些坑里玩水。

自从做了那个梦后,小伟妈妈就像是疯了一样,每天都去海滩,找个水坑边上一呆就是一天,谁劝告也不听,大中午那么热,好几次都被晒晕了过去。

而她的整个人肉眼可见地萎靡下去,枯瘦漆黑,仿佛一具裹了皮的骷髅。

小胜看着小伟妈妈那伤心绝望的可怜样子,终于忍不住了,去跟她说了实话。

那天下午,是他拉着小伟去河滩的一个大坑里玩水的,结果玩了没一会儿,小伟就咕咚几下,沉入了水底。

他被吓坏了,在大太阳底下被晒了足足半个小时,才想起来要去找大人。

但当他回到家里,把这事儿跟他亲妈一说,他妈立刻就把他关在了房里,并严厉地叮嘱他,无论如何、无论什么情况,都不能把实话说出去。

所以当小伟妈来到自己家的时候,他才撒了谎。

而小伟被人贩子拐走的传闻,也是他妈在村子里散播的。

小胜那时还小,他不懂自己亲妈为啥要这么干,但他知道,她这么做也是为了自己好。

可最终,他内心的良知和愧疚还是占了上风,跟小伟妈说了实话。

小胜以为小伟妈听到实情会狠狠地厮打自己,可让他意外的是,她只是充满哀怨、悲伤的看了自己一眼,然后就发疯一样的跑走了。

她是去找人去打捞自己儿子的尸体去了。

三台抽水机日夜不停地抽了一天一夜,水坑里的水下去了一大半,只剩下不到两米深的水面,却无论如何也抽不干。

有人脱了衣服潜进水里找了一圈,上岸后对大家说,水下没有发现小伟的尸体,只是在水底的乱石缝里找到小伟的一只鞋子。

而最奇怪的是,水底竟然有个半米见方的黑洞,不知道通向哪里,很有可能是连着地下河的,小伟的尸体可能是被暗流从那个黑洞里给冲走了。

听到这话,小伟妈妈大叫一声,两眼一翻就晕死过去。

然后,她一下子就病了一年多。

让所有人尤其是小胜和他妈都想不到的是,一年多后,小伟妈病好下地,却没有跟他们家找过任何事儿,在村子里见到小胜,也没有对他表现出多大的敌意。

因为小伟的死,小胜的心智成熟得很快,他心里清楚,小伟妈并不是不恨自己,她只是太善良、太坚强了,她不忍心自己的孩子没了,再去伤害别人。

小胜觉得自己和自己一家都对不起小伟妈,所以他每次从学校周末回家,都会不顾自己父母的拦阻,跑到小伟妈家里,帮她干点力所能及的活。

哪怕他每次都被小伟妈赶出来,他也会默默地帮小伟妈把大门外的路面打扫干净,甚至他再大点了,还会主动去帮小伟家把厕所的粪淘干净。

这些像是赔罪一样的行为,小胜一干就是好多年,一直到他没考上大学,外出打工。

而他打工挣到的第一笔钱,没有寄给自己的亲妈,而是汇给了小伟妈妈。

小胜二十五岁那年,他亲妈得了绝症去世了。

他回家奔丧的时候,发现小伟妈全程都在自己家帮忙,等到他亲妈下葬之后,小伟妈终于跟他说了十多年来的第一句话:孩子,你要是不嫌弃,今后我就是你干妈。

从那之后,小胜就把小伟妈当成自己亲妈一样对待,直到如今。

小胜在黑暗冰冷的基坑底下的真实经历是这样的。

他滑倒之后引发了局部的塌方,导致通讯和氧气全部中断,自己费尽力气从泥沙里爬出来,赶紧顺着钢丝绳上浮,但没多久就憋不住气,陷入了昏迷的状态。

整个人失去意识后,开始在身上那些沉重的配重作用下,快速下沉,走向生命的终点……

就在这个时候,他的眼前突然出现了一团混沌的白光,瞬间将他包了起来,他感觉自己又能呼吸了!而且那种阴冷黑暗的感觉也消失了。

一个操着他老家方言的声音在他耳边喊着他的名字,然后跟他说不能睡,千万不能睡,睡着了就再也出不去了。

这个声音,熟悉而又陌生,正是自己小时候最好的朋友,小伟的声音。

他开始进入一种奇怪的状态,虽然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但身上开始逐渐恢复了力量,而且在那混沌白光的作用下,他顺利地找到了丢失的桩锤,并顺利地完成了任务。

在整个的过程中,他虽然看不到,但是能真切地感受到小伟的存在,他一直陪在自己的身边。

因为如果没有他的帮忙,自己是无论如何也完不成打捞任务的。而且在他完成任务上浮的过程中,他还能听到小伟的声音说:回去好好照顾咱妈。

这一切,虽然如此的真实,可又像是一场梦境。

他无法跟外人说出实情,只能带着一腔心事,赶回老家,跟自己的干妈倾诉。

告诉她,她的儿子,自己的兄弟,在那边,一切都好。

而自己,也会一直孝顺她,知道终老。

后记:

可能很多朋友从来没听过工地潜水员这一职业,也不知道他们的存在有什么意义。

所以在故事的最后,很有必要跟大家进行一下简单的科普。

众所周知,我们国家近些年被冠以一个“基建狂魔”的外号,本着“要想富、先修路”的原则,我们修起各种各样的高速公路、铁路来那是又快又好,而且是逢山开道、遇水架桥,不断地创造各种人类建筑史上的奇迹。

无论是高速公路还是铁路,都免不了要修桥,很多桥梁都要跨越深谷或是连接两座山头,需要修造高达几十甚至上百米的钢筋混凝土桥墩。


铁路桥的巨大桥墩

这种巨大的桥墩不是整体修造的,而是要先在地面上打桩基础,也就是直径在一到两米左右,深度几十米不等的圆孔。

这种圆孔跟深井一样,打好之后,对洞壁进行浇筑加固,然后再用钢筋混凝土填充浇筑,最后形成楔在大地上的一根巨大且坚实的钢筋混凝土实心大桩子。


正在完成浇筑的桩基

这些桩子一般都是四到六个一组,就像是板凳腿一样,然后在这一组组的桩子上进行整体的浇筑,最终成为大家能够看到的、承托着巨大桥体的桥墩。


浇筑好的桩基,桥墩就在这个基础上继续浇筑成型

在桩基础孔的钻制过程中,为了防止因为地质疏松等原因塌孔,就需要向打好的孔中灌注浑浊的泥浆。

这在工程作业上有个专有名词,叫作“泥浆护壁”。

说白了,就是靠厚重浑浊的泥浆,撑着还没有进行浇筑加固的洞壁,防止塌方。

而在钻孔的过程中,常会发生桩锤脱落的事故。

大家试想一下,桩锤掉落在几十米深、充满了厚重泥浆的基坑里,地面上的人是根本看不到的。

所以要想捡回桩锤,绝对不是容易的事情。

而工地潜水员的存在,就是为了应对这一类事故的。

这份工作,十分的小众,而且的确十分的危险,但并不像很多无良的自媒体宣扬的那样。


“水洞”“加水降温”这种说法实在太过外行,纯粹扯淡。

上面说过了,往基坑里加的不是水,而是泥浆,目的也不是为了降温,而是为了保证基坑不塌方。

至于下面这张图片里的小故事,更加纯粹就是瞎编乱造。

首先潜水员跟地面的通讯是有线的,因为无线对讲机根本不起作用。

其次,即便是工地潜水员遭遇了不测,尸体也会被打捞上来的。

这不仅是出于人道主义的考虑,更是对工程质量的保证。

一个合格的桩基,浇筑的时候怎么可能会允许在混凝土里出现一具尸体那么大的异物?

而且桩基打好之后都是要经过超声检测的,施工方只要脑子没坑,也是不会那么干的。

OK,科普完毕。

说回这个故事,故事来自我认识的一位朋友。

他告诉我,小伟出事的河滩,就位于小胜出事的工地上游。

两地相距不过百余里。

也就是说,从小伟出事地点沿河而下,就能通到那处山谷间的桥梁工地。

至于两地之间是不是有一条不为人知的地下河,小伟的尸体最终被冲到了哪里,那就没有人知道了。

而小胜在出事的那二十多分钟里,遇到的神秘力量是不是小伟呢?

我也不知道。

但从感情上,我宁愿相信是。

PS:

今天的故事就是这样,喜欢的朋友,别忘了点赞在看转发都安排上。

世界如此神秘,咱们下期再会。

爱你们!

看马路故事

知晓黑暗的边界

望得到光明的方向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相关推荐
热点推荐
医学生因为经常拉肚子所以选择了消化科,这竟然是真事!

医学生因为经常拉肚子所以选择了消化科,这竟然是真事!

丁香医生
2021-08-05 19:17:37
为何说这是史上最平等的一届奥运?

为何说这是史上最平等的一届奥运?

虎嗅APP
2021-08-03 09:51:44
越南无缘本届奥运会奖牌,代表团提前结束东奥之旅

越南无缘本届奥运会奖牌,代表团提前结束东奥之旅

东博社
2021-08-05 11:04:23
180度大反转?日媒爆料:对阵韩国时,用灯光干扰伊藤美诚的不是韩国媒体而是日本媒体

180度大反转?日媒爆料:对阵韩国时,用灯光干扰伊藤美诚的不是韩国媒体而是日本媒体

环球网资讯
2021-08-05 10:57:42
世体:巴萨正努力搞定梅西续约,拉波尔塔正亲自处理这件事

世体:巴萨正努力搞定梅西续约,拉波尔塔正亲自处理这件事

直播吧
2021-08-06 01:11:50
奥运女排半决赛——落花流水,塞尔维亚女排风起云涌劈扣美国

奥运女排半决赛——落花流水,塞尔维亚女排风起云涌劈扣美国

排球评论员
2021-08-05 20:07:07
疫情蔓延至 15 省 33 市!去年以来的最严峻疫情,我们该如何应对?

疫情蔓延至 15 省 33 市!去年以来的最严峻疫情,我们该如何应对?

丁香医生
2021-08-05 18:34:42
湖人骑士交易出炉!5届全明星超巨驰援!浓眉:可以安稳睡觉了!

湖人骑士交易出炉!5届全明星超巨驰援!浓眉:可以安稳睡觉了!

篮球迷聚集地
2021-08-06 00:53:42
大小S一家的困局:曾经多风光,如今就多“一地鸡毛”

大小S一家的困局:曾经多风光,如今就多“一地鸡毛”

巴塞电影
2021-08-05 20:30:18
王思聪组装了一台百万元电脑:跑分世界第四

王思聪组装了一台百万元电脑:跑分世界第四

3DMGAME官方号
2021-08-05 00:12:32
不戴口罩被拦后怒骂3分钟 保安全程不敢还嘴 女子叫嚣“把你们领导叫来”

不戴口罩被拦后怒骂3分钟 保安全程不敢还嘴 女子叫嚣“把你们领导叫来”

中华网河南
2021-08-05 17:08:29
迪丽热巴模仿“高质量男性”被赞“5G”网速

迪丽热巴模仿“高质量男性”被赞“5G”网速

八圈儿大佬
2021-08-04 10:22:56
你偷看的“小黄片”,全被监视了

你偷看的“小黄片”,全被监视了

手机总部
2021-08-04 20:56:22
科学研究上演“帽子戏法”,中国团队在冠状病毒领域取得新突破

科学研究上演“帽子戏法”,中国团队在冠状病毒领域取得新突破

BioArt
2021-08-05 16:45:13
忍无可忍?日本不断干涉内政,没法治?中国:开发南千岛群岛!

忍无可忍?日本不断干涉内政,没法治?中国:开发南千岛群岛!

第1集结号
2021-08-05 14:05:23
32岁男星公开承认嫖娼!称人生处处需尝试,本人有女友言论争议多

32岁男星公开承认嫖娼!称人生处处需尝试,本人有女友言论争议多

正能量瓜总
2021-08-03 13:05:34
科贝电台:巴萨更衣室内部对于梅西离队一事一无所知

科贝电台:巴萨更衣室内部对于梅西离队一事一无所知

直播吧
2021-08-06 03:44:30
国家宁可开放三胎,也不会想办法解决“35岁危机”,到底为什么?

国家宁可开放三胎,也不会想办法解决“35岁危机”,到底为什么?

生活大火锅
2021-08-05 00:54:25
胡歌深夜公布恋情,“这么多年,我依然忘不了她”,这个人是谁?

胡歌深夜公布恋情,“这么多年,我依然忘不了她”,这个人是谁?

者七者八
2021-08-06 00:11:58
唐山大地震之前的诡异现象?

唐山大地震之前的诡异现象?

文中野
2021-08-05 14:04:20
2021-08-06 09:38:44
马路故事
马路故事
一群活在都市阴影下的人。
156文章数 7250关注度
往期回顾 全部

头条要闻

0-3不敌中国队 伊藤美诚:我非常想赢

头条要闻

0-3不敌中国队 伊藤美诚:我非常想赢

体育要闻

梅西巴萨生涯:35冠 6金球奖 队史射手王

娱乐要闻

李连杰小姨子利思 身材比利智还要好

财经要闻

科技要闻

HarmonyOS 2满两月!开发者数量已突破120万

汽车要闻

别克GL8终迎强敌 国产全新嘉华有望月底首发

态度原创

旅游
家居
艺术
数码
健康

旅游要闻

去重庆这座小城,度过21度的夏天

家居要闻

家中祖宅别急着卖!看设计师把50年老屋变成2套房

艺术要闻

中国稀世之珍——敦煌壁画

数码要闻

力挺AMD Zen!王思聪花百万组了台新电脑:鲁大师喊话

传染力堪比水痘,"德尔塔"为何这么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