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首页 > 网易科技 > 网易科技 > 正文

一个早产儿的夭折,为什么Google Glass最终没能成功?

0
分享至

本文编译自《纽约时报》作者Nick Bilton的文章。Nick Bilton是最早报道Google Glass的记者之一,他见证了Google Glass一路的兴衰,与我们分享了他对于为什么Google Glass最终没能成功的看法。

各种公开的阴谋、充满未来感的可穿戴技术、神秘的实验室,时装模特,跳伞员、办公室三角恋及其对亿万富翁婚姻的影响,这就是我们今天要讲述的故事,Google Glass的故事。

在开始之前,我本来应该解释一下Google Glass是什么,但是实际上没有这个必要,因为Google Glass并不是刚刚为世人所知的产品,而是一个明星,身上带着通常只有苹果产品才会有的炫目光环。

自从2012年发布以来,Google Glass就被认为是一款现象级的产品。从技术宅到公司高管,从厨师到时尚达人无不趋之若鹜。它成了一个必备品,为一个新的可穿戴设备类别定下了行业标准。

《时代》周刊称它为“年度最佳发明”。《Vogue》杂志为它写了一篇12页的文章。《辛普森一家》专门有一集是关于Google Glass的,虽说主人公Homer没有明说,而是把它叫做Oogle Goggles(Oogle眼镜)。Google Glass出现在各大新闻中,也成为“Saturday Night Live”、 “The Colbert Report” 等节目和各种YouTube视频所讨论的话题。世界各国的领导人都在试用它,英国的查尔斯王储也戴了一副。还有主持人Oprah、歌手Beyonc 、演员Jennifer Lawrence和Bill Murray都在使用。


英国查尔斯王储佩戴Google Glass

在2012年的纽约时装周,设计师Diane Von Furstenberg还特意炫耀了一下她的红色Google Glass,并让模特戴着颜色不同眼镜走秀。后来,在一段精心制作的视频中,von Furstenberg戴着一副全新设计的Google Glass,对Google设计师Isabelle Olsson说:“我们向世界展示了Google Glass。”

《纽约客》发表了一篇长达5000字的文章来介绍佩戴这款新设备是一种怎样的体验,其作者是一位所谓的Google Glass测试者,即Google Glass Explorer,由Google邀请来测试产品的人。在这篇文章中,Gary Shteyngart生动地讲述了他在6趟火车上向人们即兴介绍这款产品的场景。一位商人曾问他,“这就是那款眼镜吗?”另一个大学生说,“用起来实在太上瘾了,你真幸运。”

但是,可能关于Google Glass最重磅的新闻出现在不久前,Google突然宣布停止Glass Explorer计划,很可能意味着Google Glass的落幕。

噗!没了,此前的种种喧嚣化为泡影。

曾参与过Google Glass的几位Google现员工或前员工认为,Google Glass的故事不应该以这样的方式结束。但是他们认为,Google Glass当初不应该以那样呈现给世人,随之而来的热闹对Google Glass也是没必要的。

那么,到底发生了什么?想要理解这一点,我们需要回到几年前的加州山景城,深入到井然有序的Google办公室内部。在那里,在彩色的公司Logo之间,在摇摆的梧桐树下,Google的创始人和屈指可数的几位高管想出了上百个新潮的创意。

这其中,我们可以看到室内GPS定位项目和一个名为Google Brain的项目。但是人们的关注点放在了一种新式可穿戴计算机,可以附着在皮肤上,或者是像眼镜一样佩戴。

2009年末,当时Google的首席执行官Eric Schmidt找到斯坦福大学一位非常有才华,在很多方面都有涉猎的Sebastian Thrun教授,聘请他来实现这些创意。Thrun被要求给实验室起个酷炫的名字,于是他们决定把这个实验室暂时定名为Google X,准备在将来选一个更好的名字。

根据几名Google X项目早期成员回忆(他们都只有在匿名的情况下才愿意接受采访,因为他们现在还在Google工作,或者仍与其有业务关系),Google X实验室很快在Google园区找到了一个隐秘的地方,在Charleston大街1489号一栋没有名字的建筑的二层开始办公。就是在这个地方,实验室的第一个项目诞生了:一个虚拟现实类产品,也就是后来人们所熟知的Google Glass。

Thrun招募了许多著名的科学家和研究人员来开发Google Glass,这其中就包括可穿戴计算研究方面的先驱Astro Teller和Babak Parviz,还请Isabelle Olsson担任设计师。不久之后,Google的联合创始人Sergey Brin也加入,帮助运营Google X实验室。

在这里,有两件关于Brin先生的事情需要大家注意:第一,当时Brin已经结婚,他的妻子Anne Wojcicki是一位基因检测方面的创业者,二人育有两个孩子。第二,在Google,人们一般认为Brin有“项目多动症”,也就是说他会执迷于某个项目,没过多久注意力就转到别处了。(Brin先生本人拒绝对本文置评)

在Brin和Thrun的掌舵下,Google X实验室和Google Glass项目隐蔽地运作了一年多。一位Google X的雇员说:“每天,Google的员工从Google X实验室前走过,却并不知道里面在做什么。”

这种情况一直持续到2011年,直到我的同事Claire Cain和我报道了Google X的秘密项目,介绍了Google X实验室正在研发的一些产品。

当时,Google X实验室以外没有任何人知道这个项目,这个消息仿佛曙光乍现,人们逐渐了解到Google Glass一些最基本的功能。有些人认为Google Glass应该是一款时尚产品,可以全天佩戴;还有些人认为它只适用于特定场景。但在Google X实验室,几乎所有人都认为,当时的产品仍然只是原型机而已,还有大量难题需要攻关。

但是,实验室的一位领导人却不这么认为,他就是Brin。他知道Google Glass是一款没有完成的产品,还需要更多改进,但是他想让Google Glass走进公众视野,而不仅仅待在这个绝密的实验室中。Brin认为实验室应该发布Google Glass,然后从消费者的反馈中吸取有用的建议来进一步改进产品设计。

为了强调Glass是一款仍在开发中的产品,Google没有在零售店销售第一代产品,而是组建了一个Glass Explorers群体,由一批选定的极客和记者组成,他们支付1500美元就可以获得早期体验Google Glass的特权。

然而,这个策略并没有按照最初的期望发展。各家媒体争相发布自己的产品体验文章,产品的稀缺极大地增加了人们对它的兴趣。而随着人们的兴奋点被引爆,Google所做的却是进一步煽风点火,火上浇油。

一位Google前员工说:“Google X团队内的人都知道产品根本没有准备好。”但是Google的营销团队和Brin先生却并不这么认为。

例如在2012年6月的Google开发者大会上,戴着Google Glass的跳伞员落在会场屋顶,骑上一辆自行车进入了会场,赢得了雷鸣般的掌声(我当时在现场,这种展示产品demo的方式确实是我从未见过的)。Brin看起来很享受人们的关注,他被当作现实世界中的钢铁侠。当年晚些时候,在von Furstenberg炫耀红色Google Glass的时装秀现场,Brin坐在前排,骄傲地佩戴着Google Glass。

这不应该是Google Glass为人们所认识的方式。这不是Google X实验室中工程师们安静做实验完善产品的方式。这就好像某个人在扩音器前悄声说着秘密。

但是,跳伞员和模特也只能做这么多了。随后,Google Glass的光环开始褪去。终于拿到产品的科技评论人把它描述成“史上最糟糕的产品”,他们指出这款产品糟糕的电池寿命,并称它是一款“遍布bug的产品”。个人隐私的问题被提出来,人们担心在私密时刻被录像,比如小便的时候。我就曾感受过一次,在一次Google大会上,我上厕所的时候周围都是带Google Glass的人。同样,这款眼镜被酒吧和电影院所禁止,拉斯维加斯的赌场和其它一些地方也不想让顾客悄悄地录像。

就这样Google Glass走下神坛,从人人追捧变得处处受挫。网上对其批评之声不绝于耳。

随后,在2014年初,另一条丑闻打击了Google X实验室。并不是3D打印机和微型芯片的新闻,而是一条桃色新闻。Brin先生红杏出墙,女方是Google Glass市场营销经理Amanda Rosenberg,她曾帮助组织Diane von Furstenberg的时装秀。Brin为了Rosenberg要和妻子离婚,而Rosenberg也准备和同样在Google工作的男友分手。从《名利场》(Vanity Fair)杂志的一篇文章中,我们还惊诧地发现,Brin的妻子原来还和Rosenberg是朋友。

从这时起,Google Glass看起来就走上了失败的道路。早期Google X成员离职,核心成员Babak Parviz跳槽去了亚马逊。Brin为了应对婚外情所带来的负面影响,在公开场合也不再佩戴Google Glass了。

然后,就到了上个月。Google突然宣布停止Glass Explorer项目。媒体普遍认为这是Google Glass的丧钟。但也可能还没有结束。

接下来,Google Glass由Ivy Ross和Tony Fadell接管。Ross是一位珠宝设计师,此前就负责着Google的智能眼镜部门;而Fadell曾是苹果产品部门高管,也是Nest的创始人。

Fadell在一份声明中表示:“Google Glass的早期努力迈出了第一步,让我们了解到哪些功能对于消费者和企业来说是最重要的,我很高兴能够和Ivy一起,领导和支持这个团队,我们将共同努力,将已掌握的信息运用到将来的产品中。”

熟悉Fadell先生的人说,他对于Google Glass的计划就是从零开始,重新设计这款产品,在产品完成之前不会发布。Fadell的一位顾问说:“未来将不会有公开测试。Tony是个注重产品的人,在产品达到完美的程度之前他是不会发布的。”

而对于时装设计师von Furstenberg,她也没什么好后悔的。她在本周二的一次采访中表示,Google Glass并不缺乏革命性,她说:“这是人们第一次开始讨论可穿戴技术。科技的发展会越来越快,而Google Glass会永远成为历史的一部分。”

(题图来自BFAnyc.com,摄影师为Joe Schildhorn,从左到右分别是Isabelle Olsson, Amanda Rosenberg, Diane von Furstenberg和SergeyBrin)

[本文编译自:nytimes.com]

相关推荐
热点推荐

阜阳一名女子试穿牛仔裤,执意要穿小号,不听劝阻穿坏多条裤子

哗哗谈观点
2021-04-21 21:05:26

太惨了!连续3天20%跌停,曾经的妖股“闪崩”,大户惨遭强平还没完!股民:三天腰斩,要抑郁了...

每日经济新闻
2021-04-22 11:03:14

错换人生案迎大结局,杜新枝面临铁证无力反驳,医院成叛卖据点?

小亲爱美食
2021-04-22 11:17:00

余额宝一季度规模下降2184.01亿元,无视监管的代价?

小麦理想生活
2021-04-22 15:25:46

拜登跟普京通话了,克宫迫不及待宣布喜讯,“美俄协作”全球炸锅

日月军武V
2021-04-22 14:08:09

美国搅黄中国几十亿大单,没想到阴差阳错帮了中国大忙,后悔晚了

赵家小妞
2021-04-22 11:30:14

秦始皇驾崩前发生了3件怪事,科学都无法解释,第3件让人后背发凉

郑文华娱乐大咖
2021-04-22 10:12:31

血糖新标准已公布,不是3.9-6.1!

护士网
2021-04-21 13:14:07

南海撞机案内幕曝出,中国强硬度十分罕见,美国被迫答应全部要求

楠竹一
2021-04-22 14:38:28

狗狗币大势已去?能否再次崛起?

财富管理专员
2021-04-22 17:30:05

特斯拉女车主回忆维权始末:真相必须大白于天下,深夜道歉后尚未联系我

每日经济新闻
2021-04-22 00:38:13

广东烟草违规搬入豪华写字楼 相关责任人被立案审查

慢镜头看社会
2021-04-22 17:00:25

抱紧中国,与美国死磕到底!俄罗斯宣布一重大决定,难得机遇来临

霹雳火军事
2021-04-21 14:53:39

吴越客串《小舍得》戏不足五分钟,而十年怨气一泻千里技压全剧

扒圈主持人
2021-04-22 09:29:30

13岁少女被多人灌醉开房,自拍视频曝光全过程,比强奸更恶心的却是……

超哥视界
2021-04-21 21:50:05

柯文哲抛“街道正名”引争议,被批“柯是中国姓,是不是也要改?”

海峡导报社
2021-04-22 16:13:09

项思醒与整容医生聊天记录曝光,多次预约做手术,钱都让男友报销

徒步旅行
2021-04-21 10:12:03

双重突变来袭,印度竟瞒报30倍!网友:没救了!

相见与再见
2021-04-22 09:55:40

反咬一口!美国美女教师性侵13岁男生,3年时间致其不能自理

绝对观察
2021-04-22 17:50:10

科学家发现传说中的“冥界”,在里面待一年,等于地球上的248年

芹艺
2021-04-22 11:43:58
2021-04-22 21:13:07

科技要闻

特斯拉已提交车辆原始数据,打印出来很厚一沓

头条要闻

中国领导人将参加 拜登主持的这场峰会有何看点?

头条要闻

中国领导人将参加 拜登主持的这场峰会有何看点?

体育要闻

张伯伦后第1人!"饼皇"已成大杀器

娱乐要闻

气质女神!高圆圆穿绿衣 清新优雅

财经要闻

汽车要闻

福特EVOS将四季度上市 全新设计理念造型出众

态度原创

本地
亲子
教育
数码
公开课

本地新闻

取悦自己的方式有很多,哪种戳中了你的“爽点”?

亲子要闻

早产宝宝ICU里住5个月,一岁后仍不会自主进食

教育要闻

清华大学最美校花,颜值颇高,高考"双料状元"

数码要闻

耗电太多 比特币矿场为何封杀不尽?原因出乎意料

公开课

冯唐:混得再差别碰这2件事,会越来越没前途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