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首页 > 网易科技 > 科技专题 > 正文

红杉曹毅:B2B领域还有较大发展空间

0
分享至

网易科技讯 4月18日消息,2012第七届移动互联网高峰论坛今日举行。网易科技在现场发回报道。红杉资本合伙人曹毅、IDG资本合伙人李丰、戈壁合伙人童玮亮、贝塔斯曼合伙人熊伟铭、清科创投总经理叶滨参与了投资高层论坛。戈壁合伙人童玮亮在论坛上透露,他们今年新做一支人民币的基金,开始投一些500万以下的天使的项目。

在论坛上,各大投资人均表示,O2O成为一致看好的领域。

熊伟铭称,游戏电商广告是他们看好的常规项目,尽管社交领域比较危险,但是他们还是期待有好的项目产生。李丰则看好移动小额支付和健康领域。叶滨称,除了游戏之外,会比较关注像O2O的应用,因为“跟旅游、跟教育或者说跟一些其他的日常生活的消费相关的这些行业,用车这些东西”都存在较好的机会。童玮亮更看好传感器游戏有“一些新的玩儿法会出来”,也在关注娱乐和O2O,尤其是“干脏活、累活儿”相关的O2O。曹毅看好的也是O2O领域,他称2C领域有很多好项目,但是B2B还有较大发展空间。

此外,各大投资人还对2012年移动互联网市场做出了预测。

曹毅期待今年有一个纯移动互联网的项目能出一个10亿美金级的公司。童玮亮则看好智能机的发展,期待今年出货1亿。叶滨相信今年会在手机游戏行业会出现一些大公司。李丰称,“今年用户规模显著增长,然后初步面向个人用户收费的商业模式,应该看见游戏之外一些苗头。然后第三件事儿就是市场上还缺乏中低端用户、中低端智能手机的具体应用。”熊伟铭称,由于千元智能机的出现,今年会是真正移动互联网的开始应用的年。

红杉曹毅:2B领域还有较大发展空间

演讲实录:

投资高层论坛:

主持人:中国投资网CEO  史大展

嘉  宾:红杉资本合伙人  曹毅

IDG资本合伙人  李丰

戈壁合伙人  童玮亮

贝塔斯曼合伙人  熊伟铭

清科创投总经理  叶滨

史大展:

今天我们一天的这个论坛,大家也分享了很多的内容,大家坐在下面也非常累了,先给大家一点儿时间做一些小小的广告,因为我们后面还有颁奖的环节,所以给我们论坛的时间是一个小时。

第一个问题想让你们先介绍一下你们所在的投资机构,以及目前你们投资了哪些移动互联网项目,在这些项目里面,你们投资人是充当一个什么样的角色,简单介绍一下。

熊伟铭:

贝塔斯曼是欧洲最大的传统媒体公司,唯一的广告就是我们现在不做书友会了,唯一的就是这个。作为移动互联网的投资,我们现在参与了一个项目叫做多盟,是做移动网络,我们的角色无非也就是投资者。

李丰:

公司我应该不用介绍,因为时间比较长,你也讲了说我们在移动互联网上投了什么,因为我们投的公司相对比较多,然后在各个不同阶段的也有,简单来说刚才那个论坛坐在台上的嘉宾里面有两个我们投的,最右边的吴刚是我们投的,那个老外做的AppAnnie也是我们去年投资的移动互联网,因为我们涉及到的公司比较多,就不一一列举了。

史大展:

我想说的近一两年投资的,以前我们知道IDG投资了很多早期项目,我们还是想看现在的移动互联网市场,你们都投资了哪些项目,所以说我们这个问题可能之前没有跟大家提示,就是说还是希望你们能告诉我们,大概是从2008年以后吧。

李丰:

涉及到的也比较多,AppAnnie是我们去年投的,移动广告这边我们有投了两个,然后移动的生活服务里面我们又投了斗脚会,移动社交应该准确地讲我们看了很多,但是我们没有投,移动电子商务里面我们大概有3、4个不同的,然后大的领域里面,移动的生活服务刚才就是斗脚会,去年新投的大概有6个左右吧,差不多是这样。

叶滨:

清科创投基本上也是专注在早期投资的一家机构,我们过去的几年投的领域主要是在游戏和O2O行业,游戏行业我们投了包括在胡莱游戏现在也算是跟手机结合比较紧密的,然后包括像创新工场的,然后在O2O领域里面我们投了布丁,在移动电商上面我们投过爱购。

李丰:

我自己不太看游戏,我漏了,我们还投了大概4个不同的游戏公司,其中最著名的一个是现在在美国投的一个。

童玮亮:

戈壁投资还是比较专注于互联网、移动互联网的早期投资,我们原来可能比较标准投A轮吧,200到500万美金,今年其实也新做了一支人民币的基金,开始投一些500万以下的天使的项目。当然500万以上到1000万美金之间的这种早期项目也会关注。其实我们去年投了比如说移动手机上面的拍照,做得最好的一家公司。我们其实以前投了应该也是移动广告亿动传媒,去年他们拿下了愤怒的小鸟中国区的广告代理,谢谢。

曹毅:

红杉在去年、前年,近一两年吧,投了移动项目还是蛮多的,当然有一些是边界并不明显,有一些是又有PC又有Mobile,实际上它的服务器端都是一样的,总地来说在分几类,游戏的话我们投了有3、4家企业,然后在O2O领域我们有投航班管家,酒店管家,还有美团。在广告领域我们现在,之前有投过一家公司,在移动电商或者说生活领域,我们有投了美丽说,还有现在后续还有在支付领域,移动支付领域还会有一些投资。大概可能加起来大大小小有10家公司吧。谢谢。

史大展:

很多投资机构在跟我们创业团队沟通的时候,在投资的时候都说,我们一旦投资了你之后我们就变成了股东,就变成了一起创业战斗的兄弟,但是对于兄弟来讲的话,你们投资的这些企业,在一个大的、好的移动互联网的这么一个大势驱动之下,都希望未来成为一间大的公司,对于我们所有投资人来讲的话,你们现在投资的这些企业,如果要成长为一家大的公司,您觉得最关键的要素是什么?我们说这个已经投过的这些公司,还有包括您现在最头疼的这些团队,最头疼的问题是什么?

曹毅

这个问题很大,如果是说最大的要素,就是怎么样能成为大公司,那首先毫无疑问我想这个市场要足够大嘛,当然手机上面确实是可以有这个很大的比例和很大的概率能够孕育出这种机会,当然手机上面这么大的用户量里面也有的是工具类,比如说工具类的他用户量很大,但是怎么样去货币化用户的价值,是很难点是吧?有些比如说像O2O,他的用户价值很高,但是获取用户成本又比较高,这个怎么样用很低的成本去快速获取用户,作为很大的难点。

总地来说就是两个最重要的,一个是怎么样尽可能低成本地去覆盖你的用户量,第二个就是寻找一个好的商业模式来货币化用户。现在遇到问题多的也主要是这两个问题,真正其实在无线上面,特别是第二个问题,在营收方面真正能赚到钱,并且规模化赚到钱的并不太多,就是游戏可能是能赚到钱,但是游戏的这个可持续性,包括它如何能够有更强的这些方面又有他的一些问题。所以我想货币化能力可能是接下来移动互联网,这些大的公司,除了游戏之外,我觉得都需要去面临的最大的问题吧。

当然我们现在也看到,比如说像我们在已经有上市的公司,像我们最早上市的高德包括网秦这些,就是其实他们也是积极地找到了很多很好的商业模式,但是还是有很多我们投的比如说像一些工具类的或者说用户量很大的,但是其实已经远远没有到上市规模,这个是最大的问题。

童玮亮:

其实投资到一个大公司是VC的梦想,我觉得比较靠谱地说是50%可能是运气,最终能够成为一个大平台。但是从比较现实的角度来看,我们投一个早期公司,我觉得这个团队的运营能力可能是非常关键的,或者说一个执行能力,至少在早期阶段是特别特别重要的。

如果从移动互联网的角度来说,我可能分享一个自己的观点,对特别多的做APPs应用的团队来说,你可能是一个很小的团队,在中国我觉得目前这个阶段,你去上手做社区,我觉得压力也会比较大,因为中国移动最大的这么一个用户群体里面,3G其实我觉得还是没有普及,所以说3G真正什么时候能普及还是一个问题,当规模没有那么大的时候,上手做社区比较难,但是我觉得最终如果你能够做一个APPs最终做成一个垂直的社区是非常好,但是前期切入我觉得工具也是一个非常好的方式,因为工具哪怕是一个单机工具,很容易被很多人去应用,而且你做一个主流应用,他有比较大的规模用户群,这是第一步,第二步我觉得如果你能够让用户通过你这个工具把产生的内容放到你的平台上面,就是我们所谓说的那个云端的东西如果做好了,只要用户把东西放到你这儿,你的用户系统形成了,你和用户之间的黏性也会相应地产生一些。

第三步当你的用户规模有了,当我们的真正的移动互联网的宽带普及了,这个时候我觉得如果你有能力去做一个垂直的社区,形成自己的一个文化,包括形成自己的黏性,我觉得不会轻易被大公司打败,这我觉得还是说作为一个早期的创业者比较关键的地方。

叶滨:

其实刚才两位分享的我觉得都比较认同,其实我是觉得在移动互联网上面,如果真正想把一个企业做大的话,我们经常会说比如说用户体验,但是用户体验其实不局限于App层面。

因为在中国一个比较大的特点就是说,如果今天你做一个APP,如果这个APP本身比较轻的话是很容易被抄袭的。这里面暴露一个问题,如果说你的竞争优势完全局限于APP本身,无论是你的用户体验拼得多么好,包括美工设计多么好,其实可能过一两个礼拜甚至可能更短就会被别人抄袭,对于这么多用户来说,就有很多的不同的选择,每家都有自己的用户,这样就很难能够做起来,真正要成为一个大公司我觉得拼的是什么呢?要么就是你真的APP本身相对比较重一些,比如说比较典型的就是游戏,是吧?你做一个胡莱三国,做一个二战风云,不可能说我第二个月立刻就能抄一个一模一样的冲出来跟你抢用户是吧?所以我觉得APP本身要么是做游戏。

另外如果不是做游戏,如果是做的O2O或者说做的是社区,那拼的其实是,不光是上面的APP的用户体验,而是线下的这个,下面的运营。比如说你作为一个社区的话,你是不是能够把你的这个目标群体很好地去聚集起来,然后在很短的时间去聚集你的用户群。

举一个例子。比如说我比较喜欢的两个社区,比如说像知乎,我虽然没有投他,但是我经常拿一个例子来讲,知乎在发展到才5万注册用户的时候,他的帐号已经在淘宝上有去买卖了,5万用户大家知道,在中国的互联网简直是一个芝麻大的公司,为什么当时会有人很关注他,包括很多人愿意去加入这个社区,就是因为他的这5万用户初起的发展的时候,都是借助了创新工场的力量,然后去找了一些媒体包括投资人,5万人的这个用户质量很高,里面积累的内容质量也很高,所以说的话其实它既使是人数很少,也把用户的这个社区的定位和这个用户的内容质量都提高了,这样的话你往下发展才会有更好的一个动力。

那这些东西其实不光是说你今天做了一个APP或者说做了一个网站把这个功能搭起来就完了,后面拼的更多的是内容的运营,做这个社区也是一样。

大家都知道做LBS交友,都是大家比较感兴趣的应用,这样的应用也很多,但是谁能够说,我们随时随地在旁边,比如说你能找到打开应用,周围找到5个漂亮女生,而且你打招呼人家还给你恢复是吧?如果你能做到这样的话,这样的运营就算是比较成功的,所以我觉得可能更多的是,不光是局限在APP本身,而是要看后面,无论是社区的运营还是内容的运营,或者是商务方面的运营。

李丰:

他们都讲得蛮清楚的了,要补充的话换一个角度来看一下就行了,因为反正中国你在海外上市的公司,数一数上十亿美金的大概就那么几个,你再把其中的那三个游戏公司拿掉,大概剩的也没那么多了,然后我们想想上10亿美金的那些公司,不管百度、腾讯、360、携程等等了,那你包括两个网站,比如说新浪基本上他们走的路蛮简单,先开始做一个事儿的时候,大家都不一定看好,然后中间绕了一个蛮大的圈,最后回到最核心的用户价值和赚钱模式上。

比如说周鸿祎自己在我们的年会上,因为他去年上完市以后我们请他去我们的年会,他自己讲的事儿最简单,他讲的话如果说回到当年IDG对他的讨论上来讲,一半的人赞成投,一半的人赞成不投,赞成不投的人的原因是说因为他贵族创业心态不一定好,拿的钱太多。赞成投的人是说,周鸿祎有能力、有水平,然后应该赌他一下,然后最后还是投了,投的结果周鸿祎说他们都讲对了。

因为在我钱多的时候,我试了无数多的东西最后一个没试成,回到符合他基因上的东西的时候,做了一件小事儿,然后从那一件小事儿上绕了一个大圈,绕回所谓入口或者说平台的模式,你去数中国10亿美金以上的公司,除了优酷经历的痛苦稍微少一点点,基本上大家都是绕大圈,从一个有用户价值,但看着不那么性感的东西开始,然后中间沿路找了一个最符合他自己团队基因的方法来把这件事情绕一个大圈,最后做回到核心用户价值上,基本上你要看用户平台都是这么出来的。

熊伟铭:

我操心最多的就是怎么帮团队找人,这是我操心最多的。

史大展:

其实总结一下大家我们所谓头痛的事情,一个是推广,就是怎么样把用户给拉进来,一个是怎么样变现,如何把我们的流量变成真正的现金流。

那我想今天所有来参加我们活动会议,包括我们台上的嘉宾,我们现在都在说,在移动互联网里面,我们看到了包括像腾讯、百度、360这样的大公司,包括新浪这样的大公司,都已经在移动互联网上布局了,而且我们现在做产品的时候都会看腾讯,都觉得是你看我做一个产品,然后腾讯两天就干掉了,我做一个产品然后又遇到腾讯了,所以说感觉好像我们做的事情腾讯都在做,包括我们现在做的这个资本投资的事情,腾讯也在做,并购什么的,有的时候很多场合都能够碰见他们的投资经理,就相当于我们每个人做的事情,腾讯都要来抢一下,那我想问一下各位,你们认为腾讯会有哪些是他不做的,还会有机会的。

叶滨:

我觉得其实,首先如果说是平台性的东西,我觉得你上来肯定要考虑腾讯、360会不会做,你今天如果说是做和大家都知道的米聊和微信的故事,不用再说了,上来就定位是针对所有用户的,而且是平台级别的产品,我觉得这是必须要考虑的。但是假如说你做的是一个行业的,比如说我们说的是O2O的应用,比如说刚才我举的像知乎这样的例子,这种都是属于你从一个细分市场做起,就逐渐扩张的这样的一些事情,我并不认为说腾讯和360有本质的,很大的优势。

因为当时就是这个事儿其实我可以说,针对知乎的案子,我跟周鸿祎定了,他认为说你做知乎这样的一个东西,360如果说我搭一个产品,我去把我的流量海量地导过去,我很快就可以把你干掉,是吧?但是我当时就说,我就认为周鸿祎说得不对,因为我认为这样一个社区,必须要从一个有,无论是从哪个定位开始,你要从一个小的细分市场做起,把你的用户群慢慢积累起来,如果上来就导入海量用户,把一大堆东西乱七八糟都导入过来,最后这个社区是不会形成价值的。

我觉得这个例子就是无论,我觉得对很多行业都会有借鉴意义,并不是说海量用户,海量用户针对于平台型产品一定是有它的优势,而且这些是创业公司完成没法比的,但是假如说你有自己的定位、你有自己的用户选择的话,其实你并不是说上来就要害怕这个东西。

李丰:

我插一句,我们跟某腾讯高层反正聊过这种事儿了,非官方的声音他们讲说,大概通讯和通讯录相关的事儿,他们是盯得最近的,这是第一件事儿,你可以想见说,当然微信是典型的又是通讯又是通讯录了。然后腾讯肯定开的社交,我们因为投了百度那个拆出来的有啊生活,因为百度负责投资的头也在我们的董事会上,我们跟他吃饭,他也会讲说,凡是入口级的东西,他也会看着,你对,你对周鸿祎来讲,客户端的东西他也会看着,反正你划拉一下能剩的东西,他刚才举了例子,就像我们刚才讲你要找一个绕大圈儿的事儿,你要想真正做成平台那是绕大圈儿的事儿。

史大展:

这里有一个问题,就是我们都知道如果没有做到一定的规模的话,投资人是不会看的,也就是说你们投资人投资的项目,如果不是这种有入口的,有大量用户的能形成规模的这种产品,你们会做投资吗?包括像我们的知乎这样的产品。

李丰:

知乎当时看了我们没投,有自己各种各样的原因。但是你讲说我们投腾讯的时候,腾讯也是跟现在可差得老远了,1999年2月的腾讯是想卖没卖掉的时候,百度当时在我们第一轮投完了以后,中间也有半年,有一次在转型的时候,是极其缺钱的时候,其实当时他也向某VC,不是我们。200万可以占30%的股权美元,比我们第一轮投资还便宜,然后那当时也大家有人投,有人说想投,有人没投。

我的意思是说,反正你看这些公司在成长的道路过程当中,最终一路还是有人支持了,虽然可能有的见解不一样。所以你不是说一上来最大的商业模式,大家也会投,如果你上来做一个我们讲绕大圈儿的时候,反正就我们来讲,我们会愿意投这样的公司。

熊伟铭:

其实反正流量肯定不是创业公司的优势,那么你要么找一个比较深的应用,能够扎得比较深,要不然你能找一个不一样的用户群,是现在的比如说无论是,比如说你看腾讯或者是360,他的流量的这个质量是不一样的,他微博其实他又不是一个简单的是一个做流量的公司,所以中间其实还是有很多的东西你可以看。

如果说大家都能做的话,为什么会有蘑菇街和美丽说这样的公司,一年的时间从每天几千人到现在每天200万左右的流量,中间还是有一些很多的东西出来,淘宝也不是不可以被颠覆的,就是说很多东西会随着每一代用户的习惯变化,每次设备的这个更新,都会有新的东西出来,老的东西有可能就不愿意用了。

比如说最早的时候我们拿迅雷或者说PPS、PPLIVE看这个视频,现在优酷出来,大部分的用户都是WEB的这个。那今年智能电视会上2000万的量,是不是大家又回到客厅里看智能电视,就是消费者永远在做选择,他一选择其他的公司就都得跟着变了。

童玮亮:

首先大公司都有自己的核心竞争力和核心的业务和盈利模式,我觉得小公司还是要避其锋芒,不要做这样的事情,但是我觉得互联网或者说移动互联网好玩儿的地方就在于每过一个阶段总是会有新的东西出来,但是没出来之前,没有人能知道什么东西能出来。

所以我觉得FACEBOOK其实出来也是因为他要满足自己的想法去,对吧?这个想法跟你最终成为一个FACEBOOK,其实中间有很大的差距,所以我觉得早期投资者还是说先看团队,团队很重要。他有某个特别细分的很好的想法,我觉得就可以了。

当然另外再去看他的执行力和将来未来的预期,这肯定要有。大家就像刚才李丰说的,中间可能会有这样、那样的转变,转变不怕没有问题,最终还是投人嘛。所以对我们比如说A轮甚至说更早天使这样的去投资的话,人还是最关键的。

曹毅:

我补充一下,刚才我不知道谁李丰还有叶滨讲,我觉得确实是在腾讯的这个核心地带是社交或者说通讯相关的,是他的核心领域了。但是除了核心领域之外,确实我们看到从结果上来看,比如说电,包括生活电商O2O,包括视频、安全、垂直的,比如说现在的搜房或者说汽车之家,其实这些领域都还是从结果角度来说,都成长出来蛮大的公司。所以说我觉得在他分核心领域里面的机会。

当然这个路径有可能是曲折的,也有可能是直接的,优酷其实是很直接的,其他的是比较曲折的,这个路径可能是不一样的,但是从结果上来看,这个机会还是有的,那反过头来讲就是在社交的领域,其实你要说他必然也是偶然,比如说微信,确实是一个新团队做出来的,其实它有它的偶然性,真的有它的偶然性,如果说他没在腾讯,做了一个微信,当然不好说他是不是能有现在的这个规模,但是我觉得必然他对腾讯的这种核心的地带是有很大的挑战的。

所以这个我觉得,也不能说社交领域一定没机会,但是这种平台性的机会是各种因素合和而生,很难去把握,我觉得垂直领域的社交也是有机会,比如说知乎或者说pinterest、instagram,我觉得这些领域里面,不一定大流量就可以把社区成长到冲里面,社区应该是可以涨起来的。

史大展:

刚才我们也看到的是所有的投资机构,我们目前投资的可能都是在我们移动互联网的一些具体的产品,但是实际上移动互联网的这个产业链其实蛮长的我看到。然后从去年开始吧,我们也发现了有很多的这种,以前做移动互联网的一些企业,已经开始向比如说向硬件,向这个产业链的更深一层次的这个方向开始布局。

我想从,就是我们也作为一个投资机构,也作为一个行业的观测者,你们能不能讲一下就是现在智能手机和移动互联网产生的一些新的现象。比如说阿里的云手机、小米手机、盛大手机,你觉得这种资源上来讲,就像这样的一些硬件,哪些应用或者说哪些终端会更有优势,就是我们以阿里手机、小米手机和盛大手机这三个来做一个比较,当然我们除去苹果不说,就是说现在有了这三个能做一些简单的点评吗?

李丰:

您刚才讲的问题我们简单延伸一下,我们大概是这么看,就是说今年、明年反正我们能看个分晓,因为现在的智能终端有点儿像90年代中后期的个人电脑时代,原因是因为两个显著特征。

特征一:硬件的迭代速度非常快,就是换句话来说,你不管是存储还是显示还是处理,因为硬件的迭代速度非常快,就跟那个时候卖PC一样,就是说我是什么样的处理器、什么样的内存、什么样的显示器,这是一个问题,典型特征,从今年开始。

特征二:相对在操作系统层面的统一性在加强了。

从PC那个年代的变化来看,它当硬件迭代速度非常快的时候,基本上产生的结果就是品牌的淘汰速度在加快,因为换句话来讲它对供应链的管理就要求极其高,因为你左手在采购各种各样的,在预采购各种各样的硬件,你右手再把它们变成成品之后,以品牌销售给终端用户,那在中间因为硬件迭代速度快,导致的结果就是那些东西贬值速度非常快,所以说你当对整个供应链和对生产、对消费者品牌的控制相对一不好的时候,你整个这个产业链就会出现问题。就是你作为一个企业就会出现问题。

那所以我们说,今年典型的特征就是出现了非常多的终端制造厂商和品牌以及产品,第二个问题就是从消费者的角度来看,硬件的迭代让你眼花缭乱,你现在都分不清楚到底什么样的处理器、什么样的屏幕和什么样的价格是相对合理的,但是你就知道说它们变得很快,反正从PC年代来看,这样的结果持续一两年,就会有很多品牌最后淘汰掉,当然最后的结果也会有个别的品牌会剩下来,但是您讲说是谁,因为我们投了小米,所以我们只好赌小米。

史大展:

童总你们会投手机终端的厂商吗?

童玮亮:

相对来说机会不多,因为我们还是比较早期吧,就是说那个是需要非常大的资金量去投入的。当然我觉得小米其实真的做得非常好,因为他在营销上面形成了很多小米的粉丝,这个粉丝真的我在中国的手机里面,我估计很少能够看到。

史大展:

我觉得阿里要做云手机,他跟小米比会有哪些优势?

童玮亮:

其实我没有太关注硬件这块儿,当然我觉得就是说阿里当然有他自己的一个优势吧,我还是觉得相对来说一个公司核心竞争力,把核心资源放在哪儿,这是非常关键的,尤其是对大公司来说,不管是哪一家。

史大展:

问一下叶总,刚才我们都说是由互联网开始做手机的,一些企业,我们现在也看到了包括像中国电信、中国联通、中国移动做了很多这种游戏基地,现在都在做,然后也是大幅度地在投入人力、物力宣传什么的,您来看的话,就是我们未来的所有的这个创业者,应该关注哪些资源方或者说在哪些平台上大家要值得关注的。

叶滨:

就是跟运营商合作的这些相关的资源。

史大展:

除了运营商之外,包括像腾讯的平台,因为腾讯有开放平台,然后也有小米,也有很多,包括盛大这样的,就是您怎么来看这样的平台?

叶滨:

首先我们对平台这个事情是非常看重的,就是说有了平台以后,一些应用才能够有更大的价值,比如说我们今天在这儿这么多人去谈移动互联网,首先是因为有iOS和安卓这两个大的平台在这里面,我们在去年投胡莱的时候,去年三月份投的,实际上他们当时只是一个20多人的小团队,然后刚刚把一个东西做出来,他们因为,我们当时看中他的机会是因为他的游戏品质会比较好,会很快上腾讯的开放平台,是吧?实际上在过去的一年,他们在腾讯平台上也确实挣了很多钱。这是因为有平台的关系才能够挣到很多钱。

我觉得从创业者来说,其实首先还是把自己的这个定位选好了,就是说你想做什么东西,然后在这个里面在已有的这个平台上这么多的产品去竞争的时候,你能找出自己的亮点。比如说像当时胡莱,我们当时看中他的原因,其实当时他并没有在腾讯平台上上线,但是我们愿意赌他的原因是什么?因为当时他是腾讯开放平台上第七款游戏,但是之前的六款游戏都是属于比较农林牧副渔,偷菜、抢车位这样的一些轻游戏、小游戏,就是说用户量很大但是赚不着什么钱,胡莱是当时第一个把这种策略类游戏放到腾讯开放平台上,我们认为这个游戏相对来说也是一个用户量会比较大,但是它的收费的,营收能力远远高于之前的游戏,虽然它不是第一款上腾讯开放平台的游戏,但是他能够很快地把用户抓住,而且去迅速地赚到钱,这个就是它有一个亮点。

那我们最近可能会投一个手机上的3D类的动作游戏,实际上目前也没有上线,那我们投的原因,可能过几个月就能看到效果,我们投的原因也是认为说,我们认为现在手机上面这种像类似这样的游戏,已经教育了一批用户,有些用户会喜欢这样的东西,如果说在这个时候推出这样的一个动作类游戏,做面向全球市场,我们认为是有机会的。其实我觉得你选好自己的定位,然后去充分地利用这个平台,这个平台只要有机会让你上你就上。

史大展:

想知道这些产品,你觉得迭代的周期,今年和去年有什么不一样吗?就是比如说我们的一个游戏,比如说移动互联网会不会优越来月短的生命周期。

我是说游戏和产品都会面临同样的一个问题,就是移动互联网的这种产品的周期,是不是比互联网要短,对于我们创业团队来讲,他是不是老得要变换不同的这个产品的策略?

叶滨:

这确实是一个挑战,因为我们之前跟一个做游戏推广的平台的公司去聊嘛,就是比如说大家都说去年在iOS上也出现很多游戏,但是他说这个,所有的这些游戏推用户量的,你甭管他有的游戏拿到很多用户,但是到最后你会发现,真正比如说两个月以后,留存率仍然超过20%的,大概只剩下三款游戏,一款是切水果,一款是小鸟,一款是捕鱼达人,只有这三款游戏做到,其他的游戏达到10%就算很不错了,我刚才说的那三款游戏,我觉得都是他有这个时机的原因,当然本身都是很好品质的游戏,当然也是在特定时机达到了这个效果,今天你再做一款游戏,无论是深度游戏或者说是小游戏,你想去说能够去长期地留在这个用户,在手机上留两个月时间,其实都是一个蛮大的挑战。因为用户面临的选择越来越多,所以说在这个时候我觉得确实是,你在设计游戏的时候要考虑比如说哪些游戏是用来去推用户的,哪些游戏是用力赚钱的,这些事儿要想明白。

史大展:

我想问一下五位投资人,你们目前看到的,想要关注的一些投资领域,具体会有哪些,游戏和娱乐是不是最核心的,或者说出了这个之外,还有哪些领域你们现在是重点关注的。

熊伟铭:

其实游戏跟电商,游戏电商广告是常规项目,就是在这里面我们只是在找有没有更棒的团队,有没有更有执行力的团队,其实这些东西因为大家都非常清楚这个。

然后在一些比如说危险的领域,比如说社交领域里面,其实大家也是希望能有一些突破,所以说也不会放弃,那么是不是会出现不同逻辑的instagram在中国,是不是会出现一个不同的交友环境的另外一个环境,这个其实也是我们在看。从我们今年的看法,其实我们在移动上面的投资并不多,我们也是一直在找,然后有一些中国特色的产品,比如说像豌豆荚这样的产品,团队也是很好的,那么对于我们来讲就是怎么能够把这个和未来主流的发展趋势能够结合到一起,会不会被取代?如果运营商有一天说好吧,我送你1G的流量,用户是不是就不在乎在PC上获得内容,很多的这种用户的习惯,他到底能在这一轮结束还是需要再等一轮,这会影响到我们投资的决策。

李丰:

我知道,我猜移动互联网应该游戏和娱乐挺好的,但是因为我的童年过得太悲摧,所以我是不看游戏,因为都用来干其他坏事儿,所以就没怎么玩儿游戏,因为看不懂。那我想移动互联网你要让我来看的话,我觉得反正我在看的方向有这样几个。

一个就是说猜今年、明年应该移动小额,微支付会有一些解决方案商提供出来,因为刚才坐在底下大家也在聊天说,我觉得他有一句话讲得很对,去年的时候是没用户但是有钱,就是有很多人愿意投资这个领域,然后今年变成了说有用户没钱,就是用户已经有了,但是不知道怎么赚钱,大家也不太投钱了,所以说从宏观上来讲,这么好的一个趋势一定要发展无线互联网,那他总要解决自己造血的问题,就是他总要解决微支付的问题,在体内循环的问题,让用户来交点儿钱的问题,我猜这是一个好的领域,然后除了这个之外,还有说,原来在互联网上大家试来试去,一直解决方案不太好的,比如说有一些领域大家都知道很大,但是一直没有解决好。

你比如说健康,中国做到现在,国外美国也算上,那个在互联网上都没有出现非常好的模式,大家都知道健康是一个很大的领域,教育大家都知道是一个很大的领域,互联网上也没做好。那我们不知道它是不是一定结合移动能做好,但是这种东西总归会有一个,包括生活服务。就像他们红杉投点评,非常好的公司,但是在原来只有互联网端的时候,显得没有那么力量大和没有那么强,生活服务原来在互联网端也没有非常好的解决方案,但是至少点评证明了说,这个行业当把互联网和移动互联网结合起来的时候,他明显有了更好的解决方案,所以我们就在想说,是不是原来有一些垂直的大行业,在互联网上没有很好的模式,但是结合了移动没准儿有点儿机会,这也是我们在花时间看的一个方向。

这对于我来讲。

史大展:

您觉得在移动互联网上,我们认为比较成功或者说比较好的应用产品,它的大概的开发周期需要多长时间。

李丰:

这个我想倒很快,但是大家刚才有一个讨论,我们也不讲是我们的观点,我们说我们另外一个,反正这几大头之中的某一个人,他们的观点是是一定要高频,只要高频不管怎么出来的就会成为入口。第二件事儿是普遍需求,我还再加一个,我觉得无论如何要联线,就是所谓大家很多人在应用和工具之间来争论,我想你要是做一个移动互联网的东西,它既不移动也不互联,最后用户量虽然很大,应该仍然挑战很大。所以我就说你想想说高频的、较好的用户体验的,加上一定要联网,就是一定要时不时,最少要时不时上网,不能说是一个离线的东西。

叶滨:

首先我们还是对游戏关注确实比较多了,因为我觉得到智能手机上面,游戏的用户量是大很多,因为很多原来不玩儿游戏的人,在智能手机上玩儿游戏,比如说我有一个哥们儿是一个著名的VC的合伙人,我们经常在一块儿玩儿,每次玩儿的时候他一边玩儿着吴刚的《二战风云》,然后我知道他是经常是在上面花很多钱的这个用户。比如说这样的用户他原来是没有时间在PC上玩儿游戏的,现在变成了这个手机游戏的重度消费者,是吧?我觉得解决说因为智能手机用户群的增加,确实产生了很多的新的机会。

史大展:

您看到有戏有没有一些特点,比如说网页游戏和手机游戏结合的,还是说有一些是什么样类型的,社交的该是什么样的。

叶滨:

这个我们并不是说预设一定看哪个领域,我觉得是看说你这个游戏选择的用户或者说玩儿法,有一些比较新的地方,比较会有很多创新,因为我们关注比较早期,如果说你关注这个游戏出来,让人觉得眼前一亮,有一点新的东西,或者说你针对的就是这些新的用户群,这些用户原来没有在其他的地方玩儿过同类的游戏,那我觉得这样的游戏就会有机会及包括甚至在安卓平台上,我们也相信说,一定会在,因为随着安卓游戏越来越多,一定会有游戏在这上面赚到钱。

除了游戏之外,我们会比较关注像O2O的一些应用,因为我们觉得O2O也是离钱比较近的一个行业,如果说你的这个跟旅游、跟教育或者说跟一些其他的日常生活的消费相关的这些行业,用车这些东西,我觉得都是存在这种机会的。

童玮亮:

其实移动互联网我觉得看三点吧,我觉得一个是随时、一个是随地,一个是传感,只要投移动互联网相关,我觉得首先要满足这三点,就是随时就能去用,然后它跟你的地理位置是有密切关系的,然后手机上有很多传感器,你能够充分利用传感器的那个能力去做一些事儿。

但是具体到细分我觉得游戏也是我们比较关注的,我觉得目前我们的游戏,这个传感器这块儿用得相对来说还是偏少,再往下发展应该还有很大一些新的玩儿法会出来。

第二点我觉得娱乐相关还是很重要的,的确是,因为它是一个主流的应用。

最后我觉得O2O这点我们也在关注,但是我们O2O可能关注有一点,可能是说他必须要你去干脏活,累活儿,这个可能是大公司不会轻易愿意去干的。如果你干了一些脏活儿累活儿看上去甚至毛利很低,但是你一旦做了这个事情,可能就形成了壁垒,别人要进来就没那么容易,这个是我们看O2O上面的向,基本上是这三个吧。

曹毅:

我快速补充一点,就是像游戏、O2O肯定是我们关注的重点,现在其实创业者里面做得比较少的是面向2B的,现在2C的比较多,2B的相对美国来说还是少很多很多,看看这一个领域创业者在这方面花时间的,我们特别有兴趣。

史大展:

留一点时间留给熊走因为你们投了豌豆荚,我是想问一个问题,因为我们知道李开复他的这个创新工场孵化了很多项目,然后特别是在移动互联网、SNS和电子商务方面,我们也看到很多投资机构在接他的孵化项目,我是想替我们的这个创业者问一下,就是现在我们看到很多这种创新工场的这种孵化器的模式有很多,对于他们来讲现在这个阶段,是不是先跟孵化器的这种创新工场合作,然后再去找VC,可能会更靠谱一些。

童玮亮:

其实刚才我说了我们投移动互联网,广告公司应该是2007年的时候,当时就三个人有一个想法,然后其实我们就是把它们孵化出来了,当时我们并没有说一定为了孵化而去做孵化,虽然我们在上海和北京都有自己的孵化器,但是我们可能还是说,首先是去做投资。如果碰到了一个好的团队,你需要地方也需要更多的资源,你进我们的孵化器也没有问题。

总体来说我觉得不同的创业者有不同的想法和思路,我们主要是说满足创业者他的一个要求就可以了,钱是一方面,资源也是一方面,你需要什么,我们能提供什么就可以。

当然我觉得现在其实有更多的天使投资现在也在逐渐出来,他们可能真的没有孵化器,真的对早期的创业者来说,有一笔钱其实很重要。当然你有很多的资源能够给他是件好事情,但是钱还是件根本的事情。

史大展:

您投资的比如说天使的项目,大概的资金范围是什么样的。

童玮亮:

我们基本上是100万人民币到500万人民币之间吧,都可以去做。但是说句实话,其实从我个人角度,我当然愿意投相对成熟的不需要孵化的天使,OK。

史大展:

那我们还是要问一下熊总,今天我们看到互联网有两个事件比较关注,一个是奇虎诉讼腾讯的一个垄断案,然后要赔1.5亿的这么一个诉讼案。第二个是人民网今天的申购募集资金大概有10亿,我想问一下您来看整个中国的这个资本市场,对于这两个事件,对于我们移动互联网的投资,您觉得会有什么样的影响呢?

熊伟铭:

我觉得这个会越来越正常,而且其实本身就很正常,在我们所熟悉的大的行业里面,钢铁、石油、制造、汽车、硬件每天都发生这样的东西,只是说互联网是这么一个小的市场,那么现在发展了10年之后,开始出现一些有规模的企业,那么他们之间产生了这种,无论是争夺资源也好,如果说你看谷歌的话他每天的这个是很高的,所以都是很高成本的这个,所以我觉得这没什么大惊小怪的。然后看看PC当年的那场战争也是一样的,其实没事儿的。

史大展:

我们会不会有一天跟中国移动这样说,因为他垄断,会有这样的案子吗?

熊伟铭:

对于我们投资企业然后跟中国移动?暂时看不到,就是因为其实运营商反正自己也在变,对吧?我觉得从利益上来讲,运营商是逃不开的,他肯定在里面会开始拿利益。因为原来互联网市场太小了,广告也就那么几十亿,现在也就几百亿人民币而已,也就是比央视的全年收入多一点,也多不了太多,这个盘子还是不够大。

如果说从运营商的角度来讲,他的每年的投资可能都超过整个我们赚到的钱,当这个市场越来越大的时候,你的这些利益相关方肯定要进来,那所以下一代的互联网广告,我觉得也会变成,你说数据这么贵、Cookie这么贵,其实Cookie也不能完全解决很多用户的定向的问题,那运营商的数据这么多,其实他知道你所有的东西,你介意运营商的这种隐私吗?因为只要给用户一个出口,可能用户就会。说得比较多,运营商也会慢慢地进入我们所看的这个投资的领域里面。需要考虑到他的利益。

史大展:

因为时间的关系,我们希望五位投资人用一句话,想让你们做一个预测,2012年整个移动互联网的市场是一个什么样的,用数据吧做一个简单的预测,从用户数、产品的数量或者是市场的规模,都可以,大家做一个预测吧。作为这次的论坛的结束。

曹毅:

我希望今年能出一个纯移动互联网的项目,能出一个10亿美金级的公司出来,就是上市公司。

童玮亮:

2011年智能手机出货量,原来说7000万,后来说到有1亿,2012年我看应该1亿没问题,2亿我觉得有指望,所以我觉得是从一个量变到质变的飞跃的时间吧。

叶滨:

我相信今年会在游戏行业会出现一些大公司,是手机游戏。

李丰:

我想基本上一样,就是用户规模显著增长,然后初步面向个人用户收费的商业模式,应该看见一些苗头,除了游戏之外。然后第三件事儿就是市场上还缺乏中低端用户、中低端智能手机的具体应用。

熊伟铭:

说数字相关的那就是我觉得今年会是真正移动互联网的开始应用的年,因为今年千元机出来了,千元机意味着就是真正每天在地铁里看书玩儿游戏的那些人开使用了。

史大展:

下面还有提问的吗?

提问:

谢谢五位投资人给我们大家谈到投资的问题,我现在就是问一下五位投资人,以前有没有投资过人才招聘网站呢?五位投资人是否看好人才招聘网站。

李丰:

你这个问题问得,我刚才坐那儿的时候,因为我刚才讲的最后一句话是说,中低端人群的中低端智能手机,在今年量涨得这么大,我们知道中兴大概出货3000多万,加上华为那些乱七八糟加起来,我想肯定有大概7000、8000、1亿大概是有了,我就说缺乏解决方案。

所以刚才你问的这个问题好,我们之前没有投过这样的,我当时正好我后排坐的是赞助商,大谷网,我知道他们干什么的,所以说我还特意把他们拉出去聊了一下,问了一下面向中低端人群的,跟移动有关的解决方案到底大概现在是一个什么阶段。

提问:

我个人在学校的时候就开始从事人才招聘网站,现在已经将近8年的时间了。

史大展:

非常感谢我们五位投资人,谢谢。

相关推荐
热点推荐
胡锡进:恒大的事情甚至产生了很大国际影响,该救活它?

胡锡进:恒大的事情甚至产生了很大国际影响,该救活它?

偷得浮生很忙
2021-09-27 12:53:10
又一地明确:禁止以任何形式招录或使用60周岁以上人员从事施工作业!

又一地明确:禁止以任何形式招录或使用60周岁以上人员从事施工作业!

鲁班软件_lubansoft
2021-09-27 19:52:28
10年换5任妻子,被称为“最渣主持人”,现任是大家熟悉的她!

10年换5任妻子,被称为“最渣主持人”,现任是大家熟悉的她!

倾听雨落声
2021-09-27 14:12:47
青岛多名局长被免职!

青岛多名局长被免职!

胶州事
2021-09-28 00:35:44
诺里斯:车队认为我应该进站 但我决定留在赛道上

诺里斯:车队认为我应该进站 但我决定留在赛道上

忽如远行的客
2021-09-28 07:02:43
美国政府发起调查,这次盯上可制造武器的特殊磁铁,主产地在中国

美国政府发起调查,这次盯上可制造武器的特殊磁铁,主产地在中国

环球时报评论
2021-09-27 17:59:48
女星年轻时有多美?原以为蔡少芬够好看了,看到袁泉:一眼万年

女星年轻时有多美?原以为蔡少芬够好看了,看到袁泉:一眼万年

小聂生活
2021-09-27 14:37:25
张雨绮交男友后少女心满满,橘色波点裙明艳动人,丰满身材挡不住

张雨绮交男友后少女心满满,橘色波点裙明艳动人,丰满身材挡不住

Ainee小屋
2021-09-27 19:24:43
终于,英国尝到中国对等反制的滋味了!关键时刻,中方正式出手

终于,英国尝到中国对等反制的滋味了!关键时刻,中方正式出手

海拔新观察
2021-09-27 14:15:36
《中餐厅》张亮用冬瓜煮汤不去皮,引起热议!网友:真能吃吗?

《中餐厅》张亮用冬瓜煮汤不去皮,引起热议!网友:真能吃吗?

快讲故事
2021-09-27 14:34:00
日本大叔花5千块买了一栋房子,距离东京1小时还随机赠送小河瀑布!

日本大叔花5千块买了一栋房子,距离东京1小时还随机赠送小河瀑布!

东京新青年
2021-09-27 19:31:19
赵睿到底错在什么地方?性质有多严重?禁赛多少年?

赵睿到底错在什么地方?性质有多严重?禁赛多少年?

篮球迷聚集地
2021-09-28 03:53:56
林生斌报应来了!调查结果呼之欲出:网友晒林生斌公益退款500元

林生斌报应来了!调查结果呼之欲出:网友晒林生斌公益退款500元

资讯沸点
2021-09-28 04:36:32
注意,澳大利亚国运,定了!

注意,澳大利亚国运,定了!

澳洲财经见闻
2021-09-28 07:03:16
1955年,彭老总看到陈赓大将的报告后,为何怒批:简直是乱弹琴

1955年,彭老总看到陈赓大将的报告后,为何怒批:简直是乱弹琴

Mashiro说历史
2021-09-27 23:11:41
行业最大的乌龙诞生!中保研撤回新车碰撞成绩

行业最大的乌龙诞生!中保研撤回新车碰撞成绩

爱车者联盟
2021-09-28 01:35:35
欧阳夏丹,销声匿迹二百多天她去哪了?挚爱离世成她最大遗憾

欧阳夏丹,销声匿迹二百多天她去哪了?挚爱离世成她最大遗憾

鼎创没有货
2021-09-27 08:52:39
“名媛速成班”走红,小学生戴皇冠吃西餐,被网友嘲讽是东施效颦

“名媛速成班”走红,小学生戴皇冠吃西餐,被网友嘲讽是东施效颦

红丽说教育
2021-09-26 18:55:02
全运会会旗移交给粤港澳!2025年三地将共同承办全运会

全运会会旗移交给粤港澳!2025年三地将共同承办全运会

南方都市报
2021-09-28 01:06:12
将门虎子!官方:埃托奥之子加盟葡超吉马良斯

将门虎子!官方:埃托奥之子加盟葡超吉马良斯

直播吧
2021-09-28 00:13:20
2021-09-28 10:18:44

科技要闻

TikTok宣布全球月活跃用户已达10亿人

头条要闻

王毅:美方表示不希望对抗 希望中美关系重回正轨

头条要闻

王毅:美方表示不希望对抗 希望中美关系重回正轨

体育要闻

C罗也救不了他!索有的罪,谁来背?

娱乐要闻

你敢相信?这是42年前的时尚!

财经要闻

汽车要闻

高智慧燃油产品 颜值/性能都在线的EVOS

态度原创

游戏
时尚
数码
艺术
军事航空

《NBA 2K22》IGN评分:7分 氪金依旧

水手 薄纱 酷女郎!本季伦敦时装周什么最好看?

数码要闻

原苹果首席设计师与法拉利合作,或与电动车相关

艺术要闻

三星堆现有364件玉石器的成分信息全部公开

军事要闻

歼-16D电子战飞机地面静态展示大图来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