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首页 > 网易号 > 正文 申请入驻

1972年,周恩来急召秦基伟回京,秦:总理要见我,我穿什么衣服去

0
分享至

前言

秦基伟不止一次想过,自己有生之年还能不能回到北京,直到周总理给他传来消息。



宁死也不离开红军

秦基伟是农民的儿子,不满16岁时,他就人小鬼大的自作主张参加了红军,后来还真的让他闯出一片天地,当上了连长。刀枪无眼,秦基伟在陡坡山战斗之中,不幸身受重伤,右臂骨折,战友们见状赶忙将他抬进野战医院,可是,受到医疗条件的限制,他的伤势久久都没能治愈。

西征转移的时候,部队领导交给他两块小元宝,苦口婆心的劝说他留在老乡家里,但是,他宁死都不愿意离开红军,打定主意坚定不移的要跟随部队西征。

转移的过程中,他们又遇到一场恶仗,红军突围之后,按照以往的惯例,须得疏散隐蔽一些重伤的战士,其中一个就是秦基伟,部队领导对他的伤势了如指掌,便轮流劝说他在寺庙里面养伤,届时再和他们会合也可以,可秦基伟依旧固执己见,在他看来,自己可以不坐担架,不骑牲口,说什么都要跟着战士们一块翻越秦岭。



一眨眼冬天到了,秦基伟需要跟随大家在雪地行军,他的身体本就不好,再加上恶劣的天气,晕倒已经成为了家常便饭,纵然面对这样的现实,秦基伟仍旧不愿意放弃,醒来之后二话不说,撑起身子就继续跟随部队爬山,最后硬生生凭借着超乎常人的意志跟着部队转战三千多里。

结果可想而知,秦基伟的伤口抵达目的地时已经全部溃烂,他本人瘦的只剩一把骨头了,他的伤情不能继续拖下去,一直到陕北根据地创建时,部队领导将他送去条件更好的医院,他的伤势才算是治疗好,伤情刚好,秦基伟又活力满满的回归部队,之后当上了团长。

团长的位子还没有坐热,秦基伟又蒙受了不白之冤,被张国焘免去团长的职务,被调去当了参谋,对于自己职位的变动,他并没有表现出多大的抗拒和生气,依旧如同勤劳的小蜜蜂一样在岗位上兢兢业业的工作,直到组织上查清了他身上背负的冤案,才将他任命为补充师师长。



你就是军长?我还真以为是马夫呢

百万雄师过大江,此时的秦基伟已经不可同日而语,15军军长的位置被他坐的稳稳当当。

大军南下的路上,秦基伟碰到一位老伙夫,对方张口就说:“老秦,带烟没有,给我一支!”军部的参谋听到这句话后很明显都不高兴,不过是一个老炊事兵,也不掂量一下自己的身份,直接和军长开腔,“老秦”是他能叫的吗?更何况还索要烟,真的是......

参谋正准备移步去训斥对方,被秦基伟叫住。

秦基伟翻身下马,朝着炊事兵走过去,询问对方不是老功臣吗?怎么也能掉了队。



炊事兵带着吐槽的口吻说:“我管团长的饭,可他不管我的烟。哪里是掉队,我是专门等你过来要烟的。”

秦基伟听后笑了笑,和炊事兵一块蹲在路边,给了对方一包烟,又亲自给对方点了一支。

这件事过去一段时间后,秦基伟同军队里面的人说,不要轻慢这位伙夫,对方可是一位老红军了,领导好几次提出希望他能够当个干部,但是,在他自己看来,丢到哪里都是个大文盲,就不给大家添麻烦了,干脆直接推辞了,倘若对方有当官的想法,不是师长也会是旅长。

大军打过长江,行到了川南,当时有一个偷偷跑出来参军的小姑娘,叫做刘月季,她跑了很久的山路,在碰到秦基伟他们的时候,已经因为竭力一瘸一拐的走路了,这一幕正好被秦基伟看到,他想都没想直接将自己的马儿让给刘月季骑。



在此之前,刘月季从来没见过什么军长,看到秦基伟穿的衣服也很寻常,便直接将对方当作马夫,以至于秦基伟让她上马她也没有推脱。

一直到了沪州,秦基伟前往文工团看望大家的时候,刘月季看到对方,这才知道对方可能是在军部工作。

对此,秦基伟也笑着,让对方猜测自己是哪个部分的。

刘月季一脸茫然:“你不是马夫吗?”

秦基伟回复:“是啊,我的马给你骑了,我只好就当马夫呗。”



站在刘月季旁边的一位在文工团待了很久的女兵提醒她:“小丫头,有眼不识泰山,他是咱们的秦军长啊!”

刘月季这次是真的被对方吓到了,就那么睁着一双清凌凌的大眼,目瞪口呆:“你就是军长?我还真以为是马夫呢!”

刘月季话音刚落,秦基伟也忍不住笑了出来。

首长怎么就不能坐地上?怎么就不能和老百姓下棋

秦基伟对待不相识的人如此平易近人,对他的亲人如何呢?



可能有人说,秦基伟将军不是年少时就成了孤儿吗?哪里来的弟弟妹妹。事实上是有的,此人叫做万舒,她称呼秦基伟为大哥。

秦基伟回到昆明军区担任司令后,还会去北京开会,就会去天津看望万舒,一天,秦基伟的警卫员和万舒皱在一块,和她说道,首长实在是太随便了。

原来,秦基伟在前一天下午就乘坐火车来到天津,并让警卫员联系住处,两人还约定好见面的地点,结果,警卫员回来的时候发现,他们约好的那家饭馆已经打烊了,而领导秦基伟不见踪影,找了半天,他忍不住苦笑。



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秦基伟竟然大喇喇的坐在地上,和一群不认识的老大爷们下象棋,他混在一群人里面简直毫无违和感。警卫员跑到秦基伟跟前,忍不住提醒,他一个首长,怎么能直接坐在地上,和一群不认识的人下棋呢?秦基伟并没有生气,而是反问:“首长怎么就不能坐地上?怎么就不能和老百姓下棋”

1961年,万舒的女儿出生了,然而,正好没赶对时机,碰上了三年困难时期,那时候的条件对产妇来说并不大好,孩子饿的如同出生没多久的幼猫,就连她自己也是皮包骨的状态,就连保证孩子最基本的奶水需求都做不到。

秦基伟来看望她时,心疼她们娘俩,于是主动提出带她们回昆明,万舒起初也不同意,不愿意给对方添麻烦,最后秦基伟给对方剖析了利弊,她才算是同意。



就这样,孩子被送到秦基伟的家中,秦基伟一家更是将她当作自己的孩子一样看待。小孩长大结婚,秦基伟一家又去宴席上祝贺。

总理要见我,我穿什么衣服去

然而,秦基伟的仕途并不是一帆风顺的,十年动乱开始时,他也被关押了起来,究其原因还是林彪对他出手,让他蒙受了不白之冤。

当周总理得知此事后,提出将秦基伟调回来,秦基伟回到北京之后住进了招待所,一天,秦基伟得到通知,周总理要见见他。

其实,这时候的情况也没有完全明朗,总政还没有给秦基伟做出结论,他的工作安排还未定下来,而周总理召见尚未做出结论的将军,只有秦基伟一人。



那么,秦基伟和周总理有什么渊源呢?秦基伟曾经保卫过周总理。

1961年4月,缅甸总理吴努夫妇来我国云南访问,当时周总理刚动完手术,同陈毅一块迎接他们,按照他们制定的访问日程,吴努他们要去参加西双版纳傣族泼水节,周总理他们答应下来。

当然,作为昆明军区的司令员,秦基伟也在一旁作陪,其主要任务就是保卫周总理、陈毅和外宾的安全,所以和他们一块去了。

抵达现场后,秦基伟发现现场简直是人山人海,热闹极了。秦基伟看了看周总理,考虑到对方才刚进行过手术,便劝说对方不要泼水。结果傣族的姑娘热情极了,朝着陈毅和吴努破碎,周围更是不断响起鼓掌声,就在这时,秦基伟发现,刚刚还站在台上的周总理不见了,他吓得满身冷汗,随后慌不择路的找了起来。



最后,周总理总算是出现了,原来,他在朝着傣族男女老幼泼水,向他们祝福,如此直接导致大家将他包围起来,身上更是被水浸了一层又一层。秦基伟吓得魂归天外,连忙询问对方的身体状况,周总理答复:“一切都很好。”秦基伟才算是放下心来。

因此,秦基伟在招待所接到周总理的指示后还是有点手足无措,问题一个接一个:

“总理要见我,我穿什么衣服去?”

“穿军装。”

“那我还戴领章吗?”

“当然戴。”



军装,尤其是领章,这都是军人的标志,秦基伟被关的这段时间里,被剥夺了这两项权利7年,此时的他刚恢复自由,还没有恢复工作,所以才如此发问。

秦基伟恢复工作之后,又继续在岗位上发光发热,将自己为百姓谋福祉的愿望践行到生命的最后一刻。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历史伟人录
历史伟人录
欢迎大家关注历史伟人
774文章数 2115关注度
往期回顾 全部

专题推荐

永远跟党走

无障碍浏览 进入关怀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