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首页 > 网易号 > 正文 申请入驻

2021年初,我为朋友担保的200万害得我妻离子散,我该如何自救?

0
分享至

文|白马惊天剑

2021年初,我为一个朋友担保了200万,结果他跑到意大利去了。我的人生从此拉开了悲剧的序幕,芳华碎地,妻离子散,家庭不再,只身一人在武汉避难。

人生地疏,我常常如同丧家之犬一样四处游荡,心中充斥着面对未来的迷茫和生存的惶恐。一天晚上,一个叫白雪的微信好友给我发来了问候,我们便聊起来。

白雪是上海人,我们已神交多年。我没结婚前曾三番五次地想去上海看她,她都拒绝了。没想到她知道了我的遭遇后,执意要来武汉看我,我也拒绝了,但心里却很感动。

白雪说,她要去找一份工作了,万一我无法生存了,她不至于让我饿死。面对这样一个无所求、有所为的女孩,我相信自己找到了真爱。

为了我和白雪的将来,我决心振作起来。不到半年,我就在武汉站稳了脚跟,结交了几个很厉害的朋友:穆东,武汉某房地产公司和上海名牌西装出口公司董事长;剑国,香港某房地产公司总经理和武汉某拆迁公司董事长;吴金,湖北传媒集团旗下某公司和名人广告公司董事长;张远,温州商会武汉分会会长和武汉娱乐城“龙头大哥”。

除他们外,还认识很多湖州、义乌、台州和温州一线搞棉花、服装、小商品与钢材零件批发和零售的老板。这些人脉资源给我的生存和创业带来了得天独厚的条件,我乐观地预计,不出两年时间,我就可以偿还200万的冤枉债务,那时候就能和白雪在一起开始新的生活了。

此前,我很想去见她一面。但是白雪说,只要我过得好就可以了,现在不必见面,别说两年,就是二十年,她也会一直等我的。我问她的母亲会同意吗,她说会用自己的方式去说服母亲,叫我不要担心。

我毫不怀疑白雪对我的感情,但我不明白,为什么她在我落魄的时候想来看我,现在反而拒绝和我见面了。我很了解白雪的固执,她说出的话是九头牛也拉不回来的;我只有等待。好在我有这么多朋友,时光是好打发的。

那是一种几乎一成不变的生活:下午一点左右起床,然后进行各种娱乐活动,晚上到酒店聚餐,饭后去包厢唱歌或酒吧跳舞,最后是消夜。别的我都很乐意随大流,除了去酒吧和包厢,我不想唱歌,也不会跳舞,更重要的是,我已经有了白雪,不想和别的女子有什么交往了。

每当炫目的彩色灯摇动,刺耳的音乐响起,朋友们搂着舞伴旋转的时候,我便钻到沙发的角落里,闭着眼睛努力地睡去了。有人说人群是最寂寞的,我在人群里想着我的白雪,果然倍感孤寂和虚空,还有一种钻心的疼痛。

朋友们体察到了我的寂寞,纷纷张罗着要为我物色对象,我一一婉谢了。他们玩女人比吃饭还积极,仿佛只有女人才能验证其作为男人的价值。张远来者不拒,“san陪”“冰女”、发廊小姐加上路边“野草”,在他42岁时就数以千计。

剑国吹毛求疵,所找的女人必须要脸蛋有脸蛋、要身材有身材,他是情场高手,往往一句话一个手势,就能直达女人亮白的胸脯。这两个朋友视女人如衣裳,一ye激qing过后,从此形同陌路,惹得很多女子伤心欲绝。

穆东讲究细水长流,他在外面的情人我认识的就有20多个,都是名媛贵妇,穿名牌开跑车,据说这些钱大多是穆东给的。穆东以钱养人的做法只有一次失效,他看上一个大学生,给她买了衣服还要戒指,买了戒指还要钢琴,买了钢琴还要房子,就算穆东再有钱再有耐心,也怕了,结果没吃到荤反沾一身腥。这件事他只和我一人说过。

吴金毕竟是文人,追究精神恋爱,gou引他的女人很多很多,结果他只认她们做了妹妹。他有个欠他债务的女客户使尽浑身解数想哄他shang床,他始终不为所动,事后证明幸亏没动,女客户在房间里安装了摄影录音设备,他一乱性就成了对方要挟的证据,债就别想要回来了。吴金和我性情相似,所以常聚在一起喝茶聊天,或去一家叫源泉的美容院消遣。



吴金在源泉美容院经常点6号,6号名叫陈琳,27岁,不漂亮,但是背捶得特好,所以点钟率一直很高。吴金对陈琳情有独钟主要是她长得很像他的初恋情人,理当把她看作精神恋爱的首选。我也有个精神恋爱的对象,可惜远在上海,我连她的样子都不知道,不可能产生像吴金那样的影子似的精神恋爱。我对每个美容师一视同仁,随意而毫不挑剔,一来二去,我和“源泉”40多个美容师全混得贼熟了。

一天,我一个人在“源泉”掏耳朵,搅动的棉签堵塞不住一声男人的怒吼:“你再瞪,再瞪我把你眼睛挖掉!”循声望去,只见三个青年男子围着一个满脸通红、怒目圆睁的女孩,站在中间的男子把拳头举到半空,似乎不找个目标砸砸就对不起观众。那女孩是“源泉”的2号,叫李婷,孝感人,20岁,清纯又美丽,听说曾有很多有钱人出大价钱买她做“情况”,她始终坚守堡垒不为金钱所蚀。

我起身走过去,这才弄明白了,原来是那个男子借口赏看李婷脖颈上的项链,用手摸她的胸脯,被李婷甩了一个耳光。我再向前几步,立在那个男子面前,说:“你这样吓唬一个小姑娘,是男人吗?”他举到半空的拳头终于找准了目标,嗖地抡向我的脑门,但只抡到一半,就被两个同伴挡住,对着他耳边低声说:“你惹不起,这个人是剑国的兄弟。”然后把他拉出美容院。

第二天,李婷请我吃饭,说是感谢我的打抱不平。我说这是一个真正的男人应该做的,谢绝了。几天后,吴金打电话叫我去吃饭,我过去了,陈琳和李婷也在,整张桌子只有一个空位,在李婷右侧,于是我挨着她坐下了。原来是陈琳生日。

饭后,吴金让我一起去包厢,我没有去,李婷也没有去。

两天以后,吴金的生日到了。我给他订了武汉为数不多的量贩式KTV,里面没有坐tai小姐。这是张远的娱乐城的下属公司。我原本打算几个兄弟在一起,好好喝喝酒、唠唠嗑,不料吴金后面还是跟来了陈琳,穆东照旧带着我熟悉的名媛,剑国身边依然是陌生的美女,只有张远一时没有采到“野草”,只好摘了“家花”——随同KTV的女经理进来了。

朋友们达成共识:既然是亲友的生日宴会,喝好酒是必须的,唱好歌更是必须的。自己唱不好可由女伴代唱,自己唱不好又无人代唱的,就罚5瓶啤酒。

我不会唱歌,又没有女伴,结果一个回合下来,就给罚了10瓶啤酒,跑到洗手间吐得一塌糊涂,又想起了白雪。

白雪多次说自己的歌唱得很好,舞跳得极棒,常给单位的同事当歌舞的教练。要是白雪在,我今天何至于沮丧到这番模样。

这样想着经过夹道,意外地瞥见了李婷,便问她:“你会唱歌吗?”她点点头,我又问:“帮我唱几首好吗?”她又点点头,随我进了包厢。

李婷为我扭转了惨局。她的歌声美妙如夜莺的啼唱,一首《自由飞翔》唱得我的心真的飞向了寂寞的歌唱。朋友们连连翘起大拇指,直夸我找了个艺貌双全的女朋友。虚荣心使我没有纠正这个误会。

第二天,整个美容院的人都知道我是李婷的男朋友了。而我们,实际上连手也没有牵过。

6月24日傍晚,李婷忽然发微信问我在忙什么,我说没忙,她回了四个字:生日快乐。我这才想起是我35岁的生日到了,我从来不过生日,忘记时间是正常的。往年,白雪都是记得的,今年也忘了。我问李婷怎么知道我的生日,她说:“你在美容院办理贵宾卡输入并留存了身份证,我找人帮我查到的。”我感动得不知说什么好,她又说:“我们一起去庆祝一下,好吗?”我知道自己再也无法回绝了。

李婷的租房在八楼,下来慢一些,我便在她楼下的广场上等她。一双嫩白的小手从背后蒙住了我的双眼,然后下滑,十指交叉,贴住我的胸膛。当我看见那张如花的笑脸时,她已经转过来和我紧紧相拥。我的心怦怦乱跳,脸上红得发烫,连忙挣脱开来。



这一夜我们嗨了起来,吃饱喝好后,跑到包厢唱够了歌,再去万达广场看了一场电影,最后进了酒吧双双喝得烂醉。

此后每个星期,我们都要进行一次这样的活动。以前看成双结对的人跳舞,总觉得他们是被无形的手牵住了的木偶,表情僵硬而滑稽;现在和李婷手牵着手旋转,却觉得毫不违和,像是抓住了幸福的稻草,不牢靠,但终是一种希望。

只是有的时候,在灯光和音乐中想象着白雪美妙的歌声和曼丽的舞姿,心就会猛然抽痛。为什么不是白雪陪我轻歌曼舞呢?我们什么时候才能在一起。

穆东要去他上海的名牌西装出口公司主持董事会,让我陪同。他上次去上海的动车上,邂逅了一个美女,美女的丈夫在国外留学,自己在穆东的公司附近开家商标公司。

不知是因为她的业务需要穆东帮扶,还是穆东本身有男人味,当天晚上就和穆东去开房了。穆东回武汉后,她几乎每天都有电话叫他去上海再续温存,穆东说:“我下次去是两个人。”她说:“可以,来呀。我刚好有个闺中密友……”

我打电话给白雪想去看她,她说自己得了美尼尔综合症,不方便见人。我说那我更要过去,她死活不肯,我把会见穆东的情人的“闺中密友”的机会让给了剑国。

我即刻上网查了美尼尔综合症的病根和危害。知道这病虽然麻烦,但不会危及生命,就放心了。之后问了好多西医和中医,又知道了芦荟对于缓解美尼尔综合症的好处。我要把这个好消息当面告诉白雪。

李婷仍然和我频频约会。她是个快乐和容易满足的女孩,脸上始终带着阳光般的笑。而我,由于太过坎坷的经历和太过悲惨的命运,心里或多或少积压着一些阴暗。如今,这些阴暗慢慢地消融在李婷温暖的笑里了。

一天,我们依然有说有笑地在步行街闲逛,她啊的一声,蹲下身子,双手捂住了左腿。我急送她去医院,挂号、就诊、拍片,医生说这是李婷左腿骨髓炎复发,应该是很多年的顽疾了。打消炎针,吃止痛药,都治标不治本。手术的效果也不好,恶化了有截肢的可能。

我每天天没亮就到医院排队拿号,然后去李婷家把她从八楼背到一楼,看好病再把她从一楼背到八楼。我让她叫她父母从老家过来照看她,她说不,他们一来我就不会照顾她了。

这样实在很麻烦。不久采取了中药内治和外敷并用的疗法,更麻烦了。外敷的药要扎绷带,天太热,出的汗容易湿松绷带;她家里没有冰箱,也不能储存煎好的药水。

我一直没租房子,住有星级的宾馆,宾馆里有电梯,房间里有空调、冰箱和电脑。为了减少麻烦,就把她接来一起住了,不过是睡两张床。

一天晚上,我在网上查找治疗骨髓炎的医院,决定带她到北京香山医院接受治疗。这时白雪发来微信,问我在干什么。我说是给一个朋友选择治病的医院,她说我只会关心别人,从来不查她的病。我不语,心里想,我正想告诉你芦荟呢,你一直不让我去看你,反而怪起我来了。

白雪接着问,是男的还是女的。我怕说实话更解释不清,就说是男的。这时,李婷看我脸色难看,过来问我怎么了。我把我和白雪的事说了个大概。她说,白雪很爱你吗?我说是的,我也很爱她。她哦了一下就不说话了。

中药的疗效不错,半个月后,李婷可以走路了。她叫我去看电影,刚好有朋友的牌局三缺一,我去打牌了。

李婷回来说,她选看了一部老电影《画皮》,太感人了,主题曲《画心》也很好听,她很喜欢。她让我明天一起去看,但第二天,我选择了另一部老电影《蝶剑》。

我以前看过《画皮》的海报,知道那个将军迷上了妖女,舍弃了爱他胜似生命的女人;我知道李婷是喜欢我的,不想让她看到电影想起自己。

影片上映,片如其名,是“梁祝”传说的翻版。我陷入剧情里,把自己和白雪想象成主人公:白雪因为美尼尔综合症昏迷,我误以为已经死去,就没有独活,白雪醒来后,发现我不在了,再不想醒来了。

想着想着,不觉泪流满面。

李婷的手在我眼前呼呼地挥着,我却像一只陷在糖浆中无法自拔的苍蝇,窒息在甜蜜里。



当李婷掏出纸巾揩干我的泪水时,我看到她自己的眼里满是泪水。回到房间,我倒头便睡,李婷突然扑到我的被子上,摸着我额前的头发,颤声问:“你爱我吗?”

我想不到她有此一问,惊得睁开眼睛,说:“我不知道我是不是爱你,或者说,是不是不爱你;我只知道我不能爱你。”她眼睛一亮,问:“是不是因为白雪?如果没有她,你会爱我吗?”

我的意识里立即像盘进了一条蛇,大声说:“我不知道,你别问了,我什么都不知道!”她一句话也不说,默默回到自己的床上,用被子盖住了头。

这以后,李婷脸上的笑不见了,她不想吃,不想睡,只是一遍遍重复地唱着那首《画心》。唱得声泪俱下,俨如她是那个将军的夫人,我是将军,她想画我的心,可我的心被白雪下了蛊,她连我的骨骼也画不出来。

心情和饮食会对骨髓炎产生很大的影响,很快又复发了,而且比上次更加严重。正是祸不单行,我和朋友投在各个行业的资金,经不住部分地区疫情蔓延的冲击,血本无归。我连吃饭住宿的钱也没有了,更别说带她去北京看病了。

李婷偷偷地把她那条价值9000元的项链,拿到当铺只当了3000元给我交了房费,当天就回孝感的老家休养去了。我知道,她只是不想拖累我。

11月上旬,朋友们因事都回老家去了。我一个人躺在宾馆里,想着生病的李婷和远方的白雪,心里五味陈杂。李婷交的3000元房费很快就没了,亏得有张远那块“温州商会”的盾牌,没给赶出房门。

李婷多次打电话问我的近况,我都说很好,可她非要给我打钱,我没给账号。不知过了几天,我已饿了两天,打电话给白雪,随口向她借钱。她可能以为我需要很多钱,张口就说没有。

我明白爱情是不能故意去考验的,但我还是矛盾地试探了。想着白雪说过不让我挨饿结果却连救急的钱也不借,李婷急病缠身却为了给我钱把随身的项链也当了,这种巨大的反差让我心灰意懒。

我像刺猬一样抵拒一切,时间、环境、痛苦、寂寞和所有让人受伤的因素。

那天,看手机上的天气预报,武汉下起了今年的第一场雪。门铃响起,打开,李婷站在门口,白色的羽绒服和美丽的黑发上沾满了雪花,水灵灵的大眼睛含着泪花带着笑。行李包还在门外,她就扑到我怀里,喃喃地说:“你看你,我再不来,你不真饿死了?”

我的萎靡和无神早已被她收在眼底,化成瞳孔里的一种疼痛。我们紧紧相抱,仿佛一松手,就会从彼此的生命里永远离开。

李婷给我一张银行卡,里面是她母亲为她存的治病的两万块钱。我不能要,我要等白雪最后的消息。但是她要我住到她家里,我没有拒绝。我们每天一起去菜场、上超市,回家一起做饭、洗碗,晚上一起躺在床上看电视、听音乐……一切一切,都是“两口子”的生活。

只是我们一直没干那“两口子”该干的事情,李婷不想,我也不想。李婷说她一定要嫁给我,要让最美丽的花朵在最美丽的时刻绽放。我说,我还有200万的债务呢。她说不怕,债总会越还越少,而爱是无止境的。只要能和我在一起,苦也是甜的,泥土也能变成金子。

我想不到20岁的她能有这样的思想。那一夜,所有的誓言证明了一个历尽沧桑的男人和一个至情至纯的少女的爱情。是的,如果要爱,我是要用一辈子去爱的。

白雪终于没能说服母亲接纳我。她说她只爱我一个人,不可能再去爱别人,她还会等我,一直等到母亲同意为止。我说那我自己去见你母亲,她叫我千万别去,她太爱我,她怕自己会丢下母亲和我私奔。

我很想问她有没有把这些想法告诉母亲,我觉得她的话里有很多疑点,又觉得她是真的爱我,就像我是真的爱她。若因误会离开了她,我是怎么也不能原谅自己的。如果她真是那么无奈和无助,我会飞蛾扑火,就算化成灰烬,也要在她身边燃烧。至于李婷,是我辜负了她,但是,与其三个人痛苦,不如让她一个人痛苦。

我决定突击到上海。去了,白雪真的不见,那就不是我的错了。我很快订了一张接下来第一个周末的车票,这一天白雪应该会在家里。

周末接踵而至,我对李婷说:“我明天去杭州有点事,很快回来。”她要和我一起去,我说她脚不好,不要今天一早,我就出门了,李婷坚持要送我。



一路无语,快到车站,她问:“你真的是去杭州吗?”我点点头,她说:“不是吧!是去上海吧?”我不语,她又说:“对不起,你睡着的时候,我看了你的车票。”

一阵无名怒火在我心里熊熊燃起,李婷还在幽幽地说:“她真有这么好吗?她一直没让你见她对吗?否则你一定不会和我在一起不是吗?她到底给你下了什么蛊,让你如此义无反顾,愿意为她粉身碎骨?”

我扬起手掌重重地打在她脸上,大叫:“你是我的什么人?凭什么说白雪不好?”她一动不动,眼里盈着泪水,嘴唇颤抖着,哽咽地说:“是的,我不该说白雪不好,我只是想对你更好,想爱你更多一点,可是,我不能了……”再也说不下去,拧身离去。

我看着她跛着脚的背影扭倒在街头,一个趔趄,我也栽倒在地。起来的时候,已经不见了她的踪影。“她真的有这么好吗”,我发短信骗白雪我已在上海,不一会,她发来回信:“谁让你来的!我不会见你!你走吧,我不会见你!”

我踉踉跄跄地走回家里。李婷走了,我打开抽屉,想看看她的影集,似乎这样就能留住她的影象。

我看到一张陌生的病历,不是骨科医院而是协和医院。一页写着:“李婷,患脑瘤8年。”还有一页是:“李婷,输卵管堵塞。”

我的脑袋轰的一声,整个人瘫倒在地板上。我闭着眼,张着嘴,像鱼被搁在了沙滩上。

如果我还能哭泣,如果我还能悔恨,我一定不会站不起来。那一跤,跌掉了我的全部。

本文由白马惊天剑根据他人真实经历撰写,文中文物均为化名,若有雷同,纯属巧合。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相关推荐
热点推荐
解放战争中,如果国民党获得胜利,今天的中国会是什么样

解放战争中,如果国民党获得胜利,今天的中国会是什么样

史诗长歌
2024-05-13 13:34:32
华为纯血鸿蒙正式发布!微信依然未适配,Mate60系列首发体验

华为纯血鸿蒙正式发布!微信依然未适配,Mate60系列首发体验

真义科技
2024-06-21 22:23:33
发达国家“入场扫货”,增持黄金储备的全球央行扩容

发达国家“入场扫货”,增持黄金储备的全球央行扩容

21世纪经济报道
2024-06-21 18:05:21
56岁解晓东最新露面!穿399元短袖发型邋遢,背廉价布袋风光不再

56岁解晓东最新露面!穿399元短袖发型邋遢,背廉价布袋风光不再

柠檬有娱乐
2024-06-19 14:03:10
黄磊非洲被偶遇!转型幕后瘦到认不出!这些爆款综艺都是他导的!

黄磊非洲被偶遇!转型幕后瘦到认不出!这些爆款综艺都是他导的!

娱圈小愚
2024-06-20 15:21:22
台湾问题根本不是武统与和统的问题了,而是以下这两方面问题

台湾问题根本不是武统与和统的问题了,而是以下这两方面问题

星辰故事屋
2024-05-24 20:01:38
爸爸给女儿洗屁屁,水龙头下直接冲,网友:怪不得抹除3岁前记忆

爸爸给女儿洗屁屁,水龙头下直接冲,网友:怪不得抹除3岁前记忆

子芫伴你成长
2024-06-20 22:58:31
没有经过任何修复的一张毛主席照片,原汁原味的穿着就是这样

没有经过任何修复的一张毛主席照片,原汁原味的穿着就是这样

大江
2024-06-16 13:00:53
闹大!佛山高明酒楼已经注销了几十年,还要追缴欠税几十万!

闹大!佛山高明酒楼已经注销了几十年,还要追缴欠税几十万!

户外阿崭
2024-06-22 01:37:54
最后50秒踩点出手!一富豪捡漏1275万买下南京一栋豪宅别墅

最后50秒踩点出手!一富豪捡漏1275万买下南京一栋豪宅别墅

刺头体育
2024-06-21 19:08:37
盛世要容得下蝼蚁!

盛世要容得下蝼蚁!

吴女士
2024-05-15 16:05:32
有能!朗尼克执教奥地利近18场只输2场法国+比利时,胜率高达72%

有能!朗尼克执教奥地利近18场只输2场法国+比利时,胜率高达72%

直播吧
2024-06-22 08:40:15
万万没想到!其实跑步才是“最贵”的运动!

万万没想到!其实跑步才是“最贵”的运动!

老王谈跑步
2024-06-18 11:01:21
谌贻琴南下赴两省份,特别强调了这个重点

谌贻琴南下赴两省份,特别强调了这个重点

政知新媒体
2024-06-21 21:42:49
“人民”警察网暴人民,丧尽天良!

“人民”警察网暴人民,丧尽天良!

观风者
2024-06-14 10:06:53
两性科普:女生的「完美doi时间」是多久?

两性科普:女生的「完美doi时间」是多久?

喜马拉雅主播暮霭
2024-06-21 09:11:53
最新!广西壮族自治区人民政府领导分工调整

最新!广西壮族自治区人民政府领导分工调整

鲁中晨报
2024-06-21 15:35:04
阿里达摩院发布数竞赛决赛通知:闭卷考试,严禁作弊

阿里达摩院发布数竞赛决赛通知:闭卷考试,严禁作弊

三言科技
2024-06-21 10:48:11
A股突发!唐军华,被查!辞职不到一周

A股突发!唐军华,被查!辞职不到一周

中国基金报
2024-06-21 19:22:57
清朝一将领见城墙下青草颜色异常,下令用热汤灌进,随即惨叫四起

清朝一将领见城墙下青草颜色异常,下令用热汤灌进,随即惨叫四起

否知
2024-06-21 10:22:49
2024-06-22 09:16:49
故衣谈历史
故衣谈历史
写事件,谈人物,论风云。
452文章数 1244关注度
往期回顾 全部

头条要闻

漓江边多家民宿被1.5米深洪水淹没 有的开业1个半月

头条要闻

漓江边多家民宿被1.5米深洪水淹没 有的开业1个半月

体育要闻

1-0"吊打"意大利 西班牙这就叫冠军相?

娱乐要闻

陈晓惹争议!被曝婚变离家出走冷暴力

财经要闻

7人套现21亿离场 鸿博股份17万股东怎么办

科技要闻

一文看懂纯血鸿蒙,自主可控操作系统来了

汽车要闻

领克纯电 来得不晚

态度原创

教育
时尚
艺术
房产
手机

教育要闻

“指向新教材的跨学科融合教学能力提升”全国骨干教师高级研修班 | 暑期培训

四十岁的女人,夏季如何穿出优雅韵味

艺术要闻

穿越时空的艺术:《马可·波罗》AI沉浸影片探索人类文明

房产要闻

上海新房不再集中公示!最新一批11个新盘官宣

手机要闻

苹果与消费者修改3500万美元iPhone音响和解协议

无障碍浏览 进入关怀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