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首页 > 网易号 > 正文 申请入驻

井冈山会师背后的故事:朱毛的矛盾已经不可调和,必须有人要离开

0
分享至

朱德于1928年4月到达井冈山。此时的他因为在华南连吃了几次败仗,战士和部队所剩无几。但幸运的是他与毛泽东的结合最终改变了中国的命运。



毛泽东和朱德在一座乡绅的宅院前紧紧握手,两军相会,红军真正地诞生了。这时作为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武装力量才开始为世人所知。

60年代,学生兵曾诘难这位为人憨厚的老总:“读书先要读什么样的书?”

“识字课本。”朱德不假思索,脱口而出。

这还了得?不读伟大领袖的红宝书,而要读什么识字课本,这样的言论,令小将们下定决心,准备将这位老总揪出来批倒批臭。

消息传到毛泽东那里,毛泽东指示革命小将们不能动朱老总,并说:“皮之不存,毛将焉附?”

毛泽东对他们说。他把朱德比喻为“皮”,而自己是扎在这块皮上的“毛”。

朱毛之间的血肉联系确实根深蒂固,他们在战争和路线斗争中结下的友谊流芳百世,难道他们之间就没有出现过争斗吗?



朱毛会师后,毛泽东是党代表,朱德为军长,陈毅任政治部主任,而参谋长是王尔琢。

接连打了几个胜仗。长汀之战后,红四军进行整编。第1 纵队长林彪,党代表陈毅。原先的特务营和独立营编为第2纵队,纵队长胡少海,党代表谭震林。第3纵队纵队长伍中豪,党代表蔡协民。

4月间,红四军回师赣南,经一个半月的艰难战斗,先后攻占瑞金、于都、兴国、宁都等城,歼敌数百,兴国、宁都等县革命委员会和赤卫队相继建立,其它一些县区的群众斗争也有很大发展。至5月,赣南苏区初步地建立起来。

5月,红四军从瑞金出发,经濯田、新泉向福建龙岩进攻,接连三次打龙岩,三战皆捷,闽西地区的形势发展很好,各县、区普遍建立了红色政权和赤卫队,闽西苏区得到建立,闽西特委领导的地方武装上升为正规红军,编为红四军的第4纵队。

随着形势的发展,一些过去没有出现的问题逐渐产生出来。由于征战中伤亡较大,中下级军官及各级政治工作人员损失太多,十分缺乏,同时,部队及党内涌进了大量的农民和小 资产阶级分子,党、部队的组织成分复杂化,带来了思想上的混乱,农民和小资产阶级思想倾向、旧军队中的封建制度和习惯,逐渐滋长起来。突出表现为单纯军事观点、流寇思想、军阀 主义残余、极端民主化等。特别是对党代表制度提出了质疑,谁说了算,谁领导谁的问题成为斗争的焦点。



与毛泽东相比,此时在军队中朱德更具有威信。大部分人是他从南昌带过来的。而毛泽东秋收起义的残部寥寥无几,根本不能与之相提并论。

因此,红军要成为一支什么样的军队,就成了毛泽东与朱德之间最大的争执。

毛泽东同朱德有一些问题意见相同,但在一些问题上也各执己见。林彪等下级军官见朱毛二人意见相左,便将问题向部队公开。这不仅没有帮上正忙,反而败事有余。

毛泽东对部队纪律早有不满。从井冈山上下来后,军队中的非无产阶级倾向越来越严重。毛泽东绝不允许这种现象发展下去。

他写了一封党内通信,并将其刊登在《前委通讯》上,把红军的问题概括成十四条。特别指出红军的“个人主义与小团体主义”的滋长,不利建设军队。

但很多人对此持有不同看法。他们认为毛泽东还不能够这样指责他们,于是决定召开红四军前委扩大会议。这次会议是一个仪式,也是一个战场,它将决定是毛泽东还是朱德继续当家作主。



会场设在一处僻静和气派的院落中。这是龙岩当地一位颇有点名气的米商的私人宅院,背山而立,周围翠竹环抱。

与幽静氛围不相协调的是,会议一开始便发生了争吵。开始是毛泽东主持会议,但是十分钟之后,他不得不将这一权力移交给陈毅。

屋子里烟雾弥漫,勤务员不时把一碗碗开水端上来,但是不能使火药味减轻多少。一直吵了几天,没有任何结果。会议僵持不下的时候,林彪给前委写了一封信,油印散发给到会的人。

与人们想象的不同,作为朱德的部下,他不仅没有拥护他,反而对朱德进行了严厉批评。至于他为何会这样做,至今仍然是一个谜。

林彪与毛泽东相识的时候并不长。在他的印象中,毛泽东是一位蓬头垢面、身材高大、热情健谈的人。他的胡子很长,几乎将下巴上的那颗痣遮盖起来。他还发现毛泽东的大手很有热度。在很短的时间内,他与毛泽东的亲近程度丝毫不亚于同朱德的关系。



林彪油印散发的信件有一段说到朱德讲话时,习惯把裤脚卷起来,林彪将其指责为流氓习气,这使得朱德十分恼火。

“你说我是流氓?”他黑着脸问林彪。

林彪解释说:“我指的是流氓习气,并没有说你流氓。”

朱德反问他说:“这有什么区别?不是一样吗?”

林彪说:“当然不一样,很明显嘛!”

朱德于是转而询问其他的部下:“我这是流氓习气吗?”

可是谁也不知道怎么对待这个问题。

林彪又一本正经地说:“党的会议是很严肃的事情,怎么能随随便便卷裤脚呢?”

朱德不乐意了。这位后来的总司令大声吼着说:“大家都是劳动人民嘛?我们劳动的时候不都要卷起裤脚吗?这不是劳动化吗?”

林彪在其上司的吼叫声中无言以对,有一会儿甚至不知道自己应该说点什么。这位年轻的纵队长只是小声咕哝着说:“开会的时候反正不能卷裤脚。”



这叫陈毅觉得非常可笑。他私下里告诉别人,那么严肃的会议,讨论什么卷不卷裤脚的问题,这不是扯淡吗?

最少有三位以上的干部在窃窃发笑。但是毛泽东表情严肃,他沉闷地抽着烟,既没有说话,也没有发笑。

后来成为毛泽东的外交部长的陈毅坐在朱毛之间,他对二人说:“你们一个晋国一个楚国,我这个郑国在中间简直不好办。”

他要求领导人不要再吵了,搞好团结,搞好红四军的工作。可是红军最高领导人已经不能够心平气和地坐在一块说话了。

会议最后进行了选举,毛泽东榜上无名。这等于是下了一道逐客令,毛泽东不走也得走了。这位后来的领袖站起来,看看朱德和其他人,捻灭烟头,不紧不慢往外走去。

第二天,毛泽东发起了疟疾,烧得很厉害,他心情沮丧地去了蛟洋,从而离开了红四军前委领导岗位。

声明:个人原创,仅供参考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拙言问史
拙言问史
历史不该只是胜利者书写的清单
755文章数 2789关注度
往期回顾 全部

专题推荐

永远跟党走

无障碍浏览 进入关怀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