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首页 > 网易号 > 正文 申请入驻

毛主席从虎穴脱险,顺利回京,情不自禁地赞:吴德有德,吴忠有忠

0
分享至



老覃昨天在“覃仕勇说史”上发布了《1971年,毛主席闯进虎穴,急召许世友,却等了许世友将近15个小时》一文,文中讲到:毛主席专列在1971年9月10日下午离开杭州,下午6时许驶抵上海虹桥机场附近的吴家花园专运站。

在离开杭州前,毛主席已经让人通知许世友前来上海。

可是,很不巧,许世友到大别山附近的军垦农场视察去了,一时联系不上。

毛主席一改往常入住吴家花园的习惯,吩咐在专列上过夜。

汪东兴、张耀祠感觉到了上海的氛围不对,把当地的警卫部队全部撤到外围去了,而在毛主席的主车周围全换上中央警卫团的人,并让佩带了冲锋枪。

事实上,根据熊华源、安建设编著的《林彪反革命集团覆灭纪实》一书的记载,林立果已经在9月7日向“联合舰队”下达了“一级战备”命令,而于新野和王维国等人通过研究,就动手地点定在上海郊外虹桥机场专用线上。

可以说,毛主席这次是进入了虎穴。

不过,于新野和王维国等人也不敢贸然动手,他们在等他们的“总指挥”江腾蛟。

而江腾蛟在9月11日还和林立果、周宇驰在西郊机场据点开会,讨论在上海动手的细节。

到了当天晚上,他们还叫上了鲁珉,继续开会,说是一旦轰炸上海郊外虹桥机场专用线不成,就由鲁珉炸硕放铁路桥,制造第二个皇姑屯事件。

林立果还特别吩咐关光烈把火焰喷射连调到上海。

许世友是在9月11日上午10点钟赶到上海的。

毛主席和他谈了一个多小时的话,让王洪文带许世友到锦江饭店喝酒。

王维国心神不宁,看见有酒喝,也跟着去了。

毛主席等他们一走,立刻命令启动专列,离开上海。

毛主席专列启动时,上海车站的警卫人员飞报王洪文。

许世友从王洪文口中知道毛主席离开的消息,若无其事,继续喝酒,一直喝到了下午两点多。

酒局散后,许世友赶紧乘坐他原来至上海的飞机飞回南京,赶往车站接毛主席专列。

毛主席离开上海后,亲自指挥专列运行,不断提速,有的区段最快时时速达到100公里。

18点35分,毛主席乘坐的专列来到了南京下关车站。

陈长江在《毛主席最后十年一警卫队长的回忆》一书中写:“车一停,我见许司令员已在车站迎候了。”



陈长江回车厢报告毛主席,问要不要见许世友一面。

毛主席正在阅读文件,头也不抬地说:“上午见过了,该说的话已经说了,不见了,请他回去休息吧。”

陈长江麻利地下车,把毛主席的话传达给许世友。

许世友的脸上绽开了笑容,却也未完全放下心,嘴里虽然答应着要回去,仍然一直等在那里。

专列在南京站完成了加煤加水和检修任务,便又启动。

陈长江透过车玻璃看外面,见到许世友还笔直地站在那里,向列车挥手告别。

当晚21点45分,专列抵达蚌埠,在蚌埠稍作停留。

毛主席打算在专列到达济南时打在济南火车站召见杨得志,让人提前打电话通知了济南方面。

12日2点45分钟,专列经过兖州,没有停车。

凌晨5点,专列进入了济南火车站。

张耀祠下车接杨得志,但在站台上只见到了一位副司令员。

该副司令员报告说杨司令员到泰州检查工作去了,要五六个小时之后才能赶回来,有什么要办的事,他可以代办。



陈长江上车将情况反馈给了毛主席。

毛主席淡淡说了一句:“让副司令回去休息吧,不久在北京开会时再见,我们抓紧发车。”

列车很快启动,于中午11点15分到达天津西站。

毛主席让人打电话通知北京军区司令员李德生、中共北京市委第一书记吴德、北京军区第二政治委员纪登奎、北京卫戍区司令员吴忠到北京丰台车站支线开会。

下午13点10分,专列顺利驶抵丰台。

李德生、纪登奎、吴德和吴忠在汪东兴的导引下,鱼贯上车,专心倾听毛主席谈话。

当天的谈话时间很长,一直谈到下午3点多钟。

毛主席谈到庐山会议的六号简报时,吴德面带愧色,诚恳地检讨说:

“主席,我在六号简报印发前签了名字,我犯了大错误。”

毛主席看了看吴德,情不自禁地说了句:

“没你的事,吴德有德。”

吴忠在听到毛主席说六号简报是反革命简报时,插了一句:

“主席,这都是坏人搞的鬼。”

毛主席也顺口讲了一句:

“你讲得对,吴忠有忠。”

谈话接近尾声时,毛主席让李德生去执行一项任务:从三十八军调一个师来南口。

李德生立刻动身,部署了三十八军一个师的调动。

毛主席专列15点36分由丰台站开出,16点5分到北京站。

毛主席在北京站下车,回中南海。

可笑的是,王维国在11日下午酒后打电话给林立果时,林立果还在组织北京的“联合舰队”成员开会。当他听到王维国在电话中说毛主席“今天在上海停了一天,现在已经过了上海”,目瞪口呆,久久说不出话来。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覃仕勇说史
覃仕勇说史
覃仕勇,作协成员,文史作家
5834文章数 63734关注度
往期回顾 全部

专题推荐

永远跟党走

无障碍浏览 进入关怀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