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首页 > 网易号 > 正文 申请入驻

60岁,我开始演微短剧

0
分享至

一间清代仿古建筑里,聚集着五六十人。这是一个宽敞的录影棚,门窗都是大红色的,悬挂着金色卷帘,木质浮雕龙椅摆放在房间的正前方。

适逢等戏间隙,几名身着古装的年轻演员坐在龙椅上玩手机。年近六旬的张小明穿一件绛紫色祥云花纹长袍,金色束腰,头戴黑色官帽,手持一根长柄马尾拂尘,站在龙椅旁“皇帝”的身边。

导演拿着剧本给其他演员说戏时,张小明掏出手机,拍几张现场照片,不时和其他演员自拍。另一位头发浅褐色的年轻导演,坐在一间四壁都是镂空雕花木墙的控制室内,他可以从监视器上看到所有演员、摄影组、技术组的人,都站在照明灯和摄像机镜头前等待着。

这里是横漂演员张小明一天的战场。这次,他参演的是一部从现代穿越到古代的微短剧。他在戏里扮演一名朝中太监,皇帝身边的红人。

以前,他在电影《满城尽带黄金甲》里演太监,后来又在电视剧《神话》和《琅琊榜》里演太监,现在接着在微短剧《巾帼平天下》里演太监。这些台词,他随口就来。

刚刚过去的三月,张小明一共拍了十来部微短剧。许多和他一样的老年演员正一头扎入短剧热潮,虽然人生已步入下半场,但他们的“新事业”才刚刚开始。


张小明拍戏间隙看手机。本文图片除特殊标注外,均为澎湃新闻记者 袁璐 摄

“永远不会实现的幻想”

另一个拍摄现场,刚结束一部微短剧的拍摄后,横漂演员刘林正在排练话剧。他今年60岁,牙齿白净整齐,脸上的皱纹很浅,笑起来时眼睛眯成一条缝。

现在,演戏是刘林的日常,退休后,他来到横店追求自己的演员梦。三月下旬,上完表演理论课的第二天上午,短暂的课间休息后,刘林快步走进排练室,和其他四名演员排练一个叫《赤壁》的喜剧节目。不久后将在横店演员公会周年庆典上表演。

刘林扮演诸葛亮,手持羽毛扇,用浑厚有力的高音说出一句台词。他看上去只是一个沉默而固执的老头,当他开口,却声音洪亮,底气十足。扮演“小乔”的女演员迈前一步,纠正刘林说,你最后三个字音调要高一点。

他重复了一遍台词。尽管同样的台词他表演了无数遍,但大厅里的人都感到他流露出的热情和活力。所有人似乎已经忘记他的年龄。


刘林表演节目。

按照剧情设计,刘林单腿跪地几分钟后,起身时他趔趄了一下。

“你这个调不对,要上扬一点。”年轻的指导老师望着他说。

“我可是都督!”他刻意把台词声调提高,像刚入学的学生,全神贯注地听老师讲话。


表演老师指导刘林动作。

在横店,刘林算演员中的新人。他不习惯自我宣传,微信里加了十几个演员群,看到有剧组找演员,有适合的就把资料发过去。加上演员公会不时推给他一些戏,他演的戏越来越多。不过,他还需要时间闯入市场。

专职演戏的三年里,刘林接连拍了二十多部戏。其中一半是群演,一半是有台词的特约演员。他演的都是些“小角色”,古装剧或现代剧里的反派头目、校长、鉴宝大师。扮演最多的角色是男女主演的“爸爸”,或者霸气的公司“董事长”。一百集的微短剧,有三十集里有他。

在化妆师和发型顾问的帮助下,他的形象千变万化,演绎着生活中“永远不会实现的幻想”。

剧组成员不太了解他,只知道他按时到场,看上去对他的小角色很用心。他很随和,但与人保持着距离。拍摄以外的时间,他就站在一旁静静观看其他人的表演。

作为微短剧里的常客,要接受各种角色,不能有身份贵贱之分。刘林对自己的处境一清二楚。他演霸气的董事长时,扇过人巴掌,也演过囚犯,跪着磕头求饶。“该当爷爷当爷爷,该当孙子当孙子。”

微短剧要求是短平快,和他以往的戏要求控制情绪、细腻不同,短剧是“快餐式的,一上来就得爆发,大吼大叫”。刘林觉得这对他来说并不难。

三个月前,他演出了一部叫《非常助理》的微短剧,照常演女主角的父亲。和现实中他作为父亲不同,戏里的他是“霸道,凶狠”的董事长。

培训课间隙,他打开手机,翻出他和戏中“女儿”演对手戏的视频。

“我只能给别人当配角,给年轻人当爹。”他边看边说。

在这段影片中,他正厉声训斥“女儿”,同时自己气得瘫倒在沙发上。因为“女儿”得罪了他的合作伙伴,他掌控的集团的生意受到影响。

“这是女主,我把她训得一塌糊涂。”

手机里放着这段戏,他嘴里跟着默念台词。虽然时间过去了几个月,但他清楚记得。

“她是我亲生女儿,但是我对她不好。”他像一名解说讲述着剧情。

两分钟左右的片段放完后,他长叹了口气,感觉自己演出了董事长的派头,也演出了一个父亲的无奈。


刘林的演员资料。受访者供图

“他演的不满意,但导演满意”

3月下旬的一天,凌晨五点,张小明提着保温杯到宾馆的化妆间。化完妆,再到横店影视城的拍戏现场。

这天是内景,他不用携带凳子。拍完一场戏,他随处找个地儿就能坐。如果是外景戏,去荒凉的山上,他会带上一把椅子。一天下来,他连着拍了十来场戏。

现在,他所有的拍摄中,微短剧最多。

忙碌是常态。通常,一百集总共100分钟的微短剧,要在七天之内拍完。有时张小明早上6点30刚收工,7点要赶去另一个剧组化妆,一边卸妆一边化妆。有次拍了通宵的戏,他赶到另一个拍摄地点,一夜没合眼,脑袋昏昏沉沉,老记不住台词,只能记一句拍一句。一天睡两三个小时是常有的事。

导演叶活华今年33岁,在他记忆中,微短剧是从2020年渐渐出现。那时他开始在网上搜索微短剧,研究它的镜头、拍摄的角度和布景构图。

一年里,叶活华相继拍了六部微短剧,目前都在后期制作中。“拍好后一个月两个月时间快速上线,尽快给投资者创造利润。”

微短剧是短投资,资金比较低,对每个部门的成本有要求,不能超费用。拍摄现场,所有人一直处于高度紧张状态。每天叶活华会跟所有人说,早拍完早收工。“横屏剧是时间磨出来的精品,竖屏剧把时间和资金都浓缩起来。”

叶活华对竖屏剧的未来充满乐观的期待。“它会越来越精致,将来的市场会更大。”

这些微短剧通常在短视频平台上播出,“它们抓住了年轻人的心理。” 横店影视城华夏文化园景区的负责人袁满说,不过,只有演员变得越来越专业,整部影片的质量才会提升。

顺应需求,景区现在也改造出了二十多处适合微短剧拍摄的场景。道具稍微陈设一下,就可以开拍,古装剧和现代剧场景,任剧组挑选。“有现代化的别墅、医院和霸总办公室。”袁满说,这里拍摄的剧组,百分之六十以上都是微短剧。

疫情期间,景区停掉,张小明有一两个月没拍戏,但每月要还五千房贷。儿子处了对象,还得存钱为他备婚房。于是他在景区艺术团接些零碎的活儿,干了不到三个月,微短剧突然多起来,“看人家挣钱挣得厉害”,他就从团里辞了职,“转战” 微短剧。

他坦言,作为一名影视演员,能拍大剧,能在电视台和院线播出,当然最好。但现在这类剧很少——疫情之后,不少影视公司倒闭了,微短剧,他拍着也习惯了。

在他眼里,微短剧就像之前的“网大”,前者的出现基本终结了后者,但不知道这波又 “会有多久的热度”。

张小明的朋友圈发得勤,穿着戏服,配上和其他演员的合照。他解释,自己朋友圈里的导演多,这样不给剧组送资料,导演也能看到他,“就像天天放脑白金的广告,一眼就记住你了”。

他常跟比他年轻的演员说,演员就是商品,怎么把它卖出去?怎么让人家用你?

渐渐,他接的戏越来越多。有的是朋友找过来,不接容易得罪人。价钱上过得去,他就拍。

收了工,张小明还闲不住,找朋友拍些小段子,放到社交平台上。搭档多是女性,年龄相仿的演夫妻,年龄差距大的就演父女,台词都是他自己写的。


戏里的张小明。受访者供图

对刘林来说,他只是被剧组选择,还没有挑选角色的权力。

今年年初的一个戏,他饰演养猪村的村长,造型装扮后,他觉得自己不像村长,反而像养猪技术员。他演得不满意,但导演满意,付给他一天800元。

迄今为止,刘林演的数十部微短剧,很多已经找不到剧名,也不知道这些剧在哪里播出,他也来不及看。有时想看一下,但剧名重复的戏太多,自己零零碎碎的表演淹没在无数视频中,他也懒得再找。

每天回到家,张小明先看下第二天的通告,定好闹钟,准备从一个角色切换到另一个角色。

前几天拍戏时,他感觉心脏不太舒服,“担心自己会猝死”。他想到一个办法,使劲吃东西,有了体力,就能熬夜拍戏了。

那天,张小明演朝中大臣,官至四品。收工后,他心里嘀咕,还是演太监好,不用天天粘胡子。演大臣,如果没粘好,假胡子蹭到鼻子痒得很。从早戴到晚,吃饭不方便,卸掉也麻烦。演太监不一样,整张脸干干净净的,清爽。

“一句话一个包袱”

演完太监的第二天,张小明拍另外一部戏。对戏时,导演改了台词,一个老演员提议,剧本上写着凌迟处死,凌迟是古代一种剐刑,改成加大电量凌迟处死,不合适。导演吼道,我们是微短剧,就是这样,你不要乱改。

“把老演员整得一愣一愣的,台词都搞忘了。”张小明替对方鸣不平。

张小明感到,演微短剧,节奏快,讲话声音要大,表情更加夸张,动作激烈。最初他要求自己“把戏做得很足”,一句台词缓缓叙出,带着情绪。但是导演要求提速,告诉他,不要去想,直接说出台词就行。

那时他知道,演戏的规则变了。

前两天,他看到一个从北京来的影视剧演员,按传统的表演方法来拍短剧,最后没拍成,人也离开了横店。

张小明拍古装的微短剧,也拍现代的。这些剧的台词,“不那么拗口”,他记起来也相对容易。毕竟,微短剧“要求在一分钟之内,讲完一个故事,或者每一句话要出一个包袱”。

“能被微短剧挑选中的群演,功底非常深。”袁满说,演员一天要连拍五十几场戏。收入上,普通群演120元一天,微短剧演员一天最多能有5000到1万。

不过,张小明曾主动推掉了几个戏:有的剧情“过于色情”,台词露骨,他实在说不出口。

他演的一个戏,女一号二十来岁,从现代穿越到古代,成了王妃。戏里他演太医,有段给王妃把脉的戏,台词很“猥琐”。他问导演,这能说吗?导演说,这是平台提供的本子,你别改词。

为什么微短剧人们愿意看?在张小明看来,这些剧讲的大多是底层人物逆袭的故事,内容直白,让人感觉痛快。

前段时间,张小明得罪了一个导演。原因是他扮演的太监要挨戏里的皇后皇帝打,但片酬给的可不高。

“一个人打还行,一两巴掌都无所谓的,但是两个人都要打。”而且是真打,张小明不愿意。他跟导演讨价还价,按拍电影的规矩,真打一巴掌给2000块,给1500也行。导演没答应,最后就借位拍了他挨打的镜头。

“如果是大电影,为了艺术,别说两巴掌,十巴掌都无所谓。”张小明忿忿道。

“人已在横店”

现在演微短剧,台词不多,刘林反而觉得轻松不少。相比年轻人,他背台词要更吃力。在刘林看来,年龄的局限性还体现在,演的再多,他也只能给年轻演员当绿叶。

他演的第一部戏还是在多年前,那时他是看守所的公职人员,接待了一个来取景的剧组,后来他接到了一部戏的拍摄邀请。

那是二十集的电视剧,他演了五集,演一个父亲。女儿得了肾病,他掏不出治疗费,被人介绍去到便宜的私人诊所,“凶手杀掉艾滋病人后,把肾脏移植到女儿身上,结果女儿也死去”。那是近三十年前的片子了。

退休后,孩子在浙江金华工作,刘林和老伴也跟过来。这里离横店近,他年轻时种下的演员梦浮现了出来。

横店影视城演员公会相关负责人介绍,目前演员公会的演员累计注册人数将近十三万,常驻横店的有八千到一万人。他们的目标是“让越来越多人来横店当群演,也缓解剧组的用人压力”。

通常,演了四五十场戏,有经验积累了,想进一步提升,可以考级,从群众演员到特约演员。

刘林到横店后,先在一个影视班学习了半年。之后,他接到一部“大戏”,演反派头子,两个小时一演到底。

这是个喜剧,剧本很厚,他没有逗笑的台词和滑稽的动作,但要引人发笑,他发现自己的表演状态、台词功底,跟专业演员有差距。

整个三月,刘林每天早上8点20分前到演员公会上培训课。他这次参加的竞技班,是一次演员的“深造”。有11名学员,课程有表演技巧、镜头前表演、语言塑造、角色塑造、形体训练等。

到了骑马、武术、威亚课程,刘林会“逃课”,因为不会有这样的角色找他。课程一直持续到下午5点,晚上练完大合唱和舞蹈,已经是夜里11点。

刘林是他上过的培训班里年龄最大的学员。他让二三十岁的年轻人叫他大哥,听起来更年轻。

这段时间,刘林在横店影视城附近租了房,为了安心学习,他推了熟人介绍的戏。原单位找他拍电影、做节目、搞合唱,他说,我人已经在横店。

他来到这里,不想当群演,他有退休工资,演戏不为别的。来横店七个月后,他以初级演员的身份考取了特约演员证。

如今,横店小镇正在打造的商业体,印着东方好莱坞的巨幅海报竖立在街边。

张小明见证了小镇的变化,原来的八仙街,一半是河,一半是街。现在,河水清了,街道两边商铺林立,楼房高耸。

来横店之前,他是河南某文工团的演员,相声、小品、话剧都演。团里没有演出时,他就练菜单子,背绕口令。后来市场不景气,他另觅出路,来到了横店。

二十多年过去,张小明记不清自己拍过多少戏。虽然都是些小角色,但他觉得自己运气不错,一直有戏演。有段时间,横店几十个剧组,他今天在这个组里串一天,明天那个组串两天。

张小明在横店见过很多人,有的像漂浮的尘埃,从未挣够钱,有的被野心吞噬,也有的渐渐销声匿迹。

五十多岁时,张小明在《白蛇传》里演一个官员,那时他父亲刚去世不久。戏中,夫人告诉他,娘去世了。他猛地流出了眼泪,哭着说完了台词。

那一刻,他感觉演的是自己的人生。戏停下来后,他擦掉眼泪,和剧组的演员们有说有笑。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相关推荐
热点推荐
赖清德即将上台,中国空军4000架军机严阵以待,三大优势超越美军

赖清德即将上台,中国空军4000架军机严阵以待,三大优势超越美军

葛剑生
2024-05-14 11:30:31
解放战争中,如果国民党获得胜利,今天的中国会是什么样

解放战争中,如果国民党获得胜利,今天的中国会是什么样

史诗长歌
2024-05-13 13:34:32
让美国吃不了兜着走!中俄建立粮食走廊,对美粮食贸易出现退单潮

让美国吃不了兜着走!中俄建立粮食走廊,对美粮食贸易出现退单潮

草根游钓呀
2024-05-19 11:25:40
知名品牌门店直播间画面低俗露骨,还对“擦边”评论“嗯嗯哈哈”!被无限期封号,公司道歉!去年大卖30多万辆

知名品牌门店直播间画面低俗露骨,还对“擦边”评论“嗯嗯哈哈”!被无限期封号,公司道歉!去年大卖30多万辆

每日经济新闻
2024-05-19 13:31:09
Knight世界赛又隐身,5ban中单还是被碾压,赛后还被对方无情嘲讽

Knight世界赛又隐身,5ban中单还是被碾压,赛后还被对方无情嘲讽

新游戏大妹子
2024-05-19 12:28:45
他们不会想到几十年后的同胞会来为侵略者庆祝!

他们不会想到几十年后的同胞会来为侵略者庆祝!

吴女士
2024-05-04 12:47:19
美国将军认为哈尔科夫攻击战是俄罗斯转入长期战略相持前最后冒险

美国将军认为哈尔科夫攻击战是俄罗斯转入长期战略相持前最后冒险

探索星空
2024-05-17 09:28:18
黄家驹墓碑遭涂污,香港警方拘捕两人

黄家驹墓碑遭涂污,香港警方拘捕两人

新京报
2024-05-19 14:50:07
追梦:别说布朗尼没准备好 选秀的前10顺位明年可能都打不上球呢

追梦:别说布朗尼没准备好 选秀的前10顺位明年可能都打不上球呢

直播吧
2024-05-19 14:28:04
知名网店被指卷款跑路 广州警方介入

知名网店被指卷款跑路 广州警方介入

新快报新闻
2024-05-18 12:43:08
发生关系,多久一次最舒服?

发生关系,多久一次最舒服?

匡北北
2023-12-15 23:56:59
拒绝1.4亿,再见快船!对伦纳德积怨已久,你确实没必要牺牲自我

拒绝1.4亿,再见快船!对伦纳德积怨已久,你确实没必要牺牲自我

呆哥聊球
2024-05-19 22:16:09
王曼昱拿到奥运会单打名额,陈梦的团队贡献大,国乒选拔面临抉择

王曼昱拿到奥运会单打名额,陈梦的团队贡献大,国乒选拔面临抉择

二郎神侃球
2024-05-11 14:49:26
中超第13轮,河南-上海申花,前瞻:难有信心

中超第13轮,河南-上海申花,前瞻:难有信心

足坛超短波
2024-05-19 17:20:03
网红“森林北”,一个能够媲美影后的人!

网红“森林北”,一个能够媲美影后的人!

刚刚
2024-05-18 18:50:56
这家公司连续9年业绩造假,内幕交易近800亿

这家公司连续9年业绩造假,内幕交易近800亿

中国新闻周刊
2024-05-19 15:04:49
简直神了,郭新娃/陈芳卉2比1胜德莎,泰国公开赛国羽1冠收官

简直神了,郭新娃/陈芳卉2比1胜德莎,泰国公开赛国羽1冠收官

小兰看体育
2024-05-19 19:03:26
乐极生悲!夺冠后球队没了,张康阳被耍踢出局,国米将被转售

乐极生悲!夺冠后球队没了,张康阳被耍踢出局,国米将被转售

小金体坛大视野
2024-05-18 20:45:39
拒绝0-3!泰国女排翻身,赢下第3局,加拿大麻烦了,3分变2分?

拒绝0-3!泰国女排翻身,赢下第3局,加拿大麻烦了,3分变2分?

刘姚尧的文字城堡
2024-05-19 09:45:51
为啥除了中国,全世界都不愿发展新能源?宁德老总一语道破天机

为啥除了中国,全世界都不愿发展新能源?宁德老总一语道破天机

奇点使者
2024-05-18 17:50:02
2024-05-20 02:48:49
澎湃新闻
澎湃新闻
专注时政与思想的新闻平台。
687108文章数 5030728关注度
往期回顾 全部

娱乐要闻

《庆余年2》首播口碑出炉!有好有坏

头条要闻

载有伊朗总统的直升机发生硬着陆事故

头条要闻

载有伊朗总统的直升机发生硬着陆事故

体育要闻

克洛普最后一舞!安菲尔德巨大TIFO致敬

财经要闻

洞庭湖区非法采砂 2000余亩洲滩被挖空

科技要闻

雷军直播开车2000万人围观!突然遭别车

汽车要闻

智驾升级/月底上市 问界新M7 MAX焕新版

态度原创

旅游
家居
手机
公开课
军事航空

旅游要闻

《庆余年2》取景地 丽水“庆”你来玩

家居要闻

遇见交响 音乐流动在设计之中

手机要闻

华为迎来双喜:新PC芯片出炉,鸿蒙NEXT也迎来新变化!

公开课

父亲年龄越大孩子越不聪明?

军事要闻

美媒公布的"蝠鲼"无人潜航器 中国早有了

无障碍浏览 进入关怀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