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首页 > 网易号 > 正文 申请入驻

1971年,有人指责毛主席的专列停在机场支线上碍事,要求赶紧离开

0
分享至



老覃昨天在“覃仕勇说史”上发布了《1971年,毛主席到南昌,听说周宇驰运走了水陆两用汽车,登时警觉》一文,文中讲到:毛主席在1971年南巡到达南昌里,从中共江西省委书记、省革命委员会主任、江西省军区政治委员的程世清的口中获悉,空军司令部办公室副主任周宇驰曾到江西把一辆水陆两用汽车用飞机运走,立刻警觉了起来。

他问程世清:“他们这是要干什么呢?”

程世清犹豫着回答说:“他们这是准备逃走?”

毛主席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嘱咐程世清说:“你反映的这个情况很重要,除总理外,谁也不要告诉。”

根据陈长江、赵桂来所著的《毛泽东最后十年一警卫队长的回忆》一书的记载,毛主席是在9月2日吃完了中午饭,这才动身离开南昌前往杭州的。

从南昌到杭州,专列开得并不快,走了近十几个小时,于9月3日零点抵达杭州,停放在笕桥机场专用线上。



毛主席让人找来南萍、熊应堂、陈励耘,在车上进行了谈话。

老覃在大前天发布的《1971年,许世友请求中央调查他和南萍,毛主席:你还是刀下留人吧》一文中说了:南萍、陈励耘、熊应堂都参加了1969年的“1月会议”,会议结束后,南萍和熊应堂则由省军区代司令、代政委变成兼司令、兼政委,陈励耘则担任空五军政委。

毛主席已掌握到了陈励耘的一些情况,有针对性地问:“庐山会议,吴法宪不是找你们谈了吗?他搞的那一套一共有八个人,你是其中一个嘛。”

陈励耘脸色大变,结结巴巴地解释说:“上山前我并不知道他们有这样的事,上山后,吴法宪找我布置空中警戒,这个人说话阴一句,阳一句,有时,我都不知道他说的是什么。”

毛主席故作惊奇地说:“噢,上山前你不知道。那他们是不是内部另外有通知呀?”

陈励耘瞠目结舌,一时不知从何作答。

当晚的谈话时间接近了一个多小时。

谈完话,毛主席下榻于汪庄。

陈长江回忆:杭州,是被毛主席称为“第二故乡”的地方,毛主席每到杭州,不是住在刘庄就是住在汪庄。这次到了杭州,那些他熟悉的干部都靠边儿了,而在汪庄,所接触到的工作人员,包括服务员、厨师等,都是新面孔。偏偏,这些新人,个个年轻,个个精明干练,俨然训练有素,通过调查,说是执行特别任务严格挑选出来的。

非但如此,陈长江还发现,汪庄的外围警卫工作有了极大变化——不但整个外围警卫系统由陈励耘负责,偌大的杭州城的警备大权,也都是由陈励耘管着。



老覃在4月4 日发布在“覃仕勇说史”的《1971年,毛主席对刘兴元、丁盛叹息说:你们和黄永胜的关系太深了》一文中提到,毛主席南巡到了湖南长沙,和广州军区司令员、政委

丁盛、刘兴元谈了话。

而广州军区空军参谋长顾同舟在9月5日听了丁盛、刘兴元传达毛主席谈话内容后,连夜告诉于新野、周宇驰。

老覃在3月26日发布在“覃仕勇说史”上的《1971年,毛主席首谈为何要安排彭德怀管军委工作,称:不这样不行》一文中也提到了,毛主席南巡到了武汉,和武汉军区政委刘丰等人谈了话。

毛主席原本叮嘱过刘丰,不要把谈话内容外泄。刘丰却不顾毛主席的叮嘱,于9月6日把毛主席在武汉谈话的内容一股脑地告诉了陪外宾到武汉访问的李作鹏。

林立果因此在9月7日向“联合舰队”下达了“一级战备”命令。

林立果还在9月8日派于新野乘飞机到上海,晚上赶到杭州,向陈励耘传达、布置、研究“作战计划”。

于新野到了杭州,责令陈励耘改装伊尔-10飞机,并往里装备满炸弹。

汪东兴在《汪东兴回忆毛主席与林彪反革命集团的斗争》一书中写:9月8日晚上,毛主席收到新的消息说,有人在装备飞机;还有人指责毛主席的专列停在笕桥机场支线碍事,妨碍他们走路,要求专列赶紧离开。

毛主席感到了事情的严重性,找汪东兴商议专列的转移问题。

毛主席指示将转往绍兴,静观其变。

这样,9月8日午夜时分,毛主席的专列从杭州开到了绍兴支线。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覃仕勇说史
覃仕勇说史
覃仕勇,作协成员,文史作家
5834文章数 63734关注度
往期回顾 全部

专题推荐

永远跟党走

无障碍浏览 进入关怀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