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同事的老婆回老家,不小心喝了她老爸泡的药酒

分享至

创作声明:本文为虚构创作,请勿与现实关联

同事朱纪华驾照刚到手,就迫不及待地买一辆新车,说是周末要开去他老婆老家,让他老婆长长脸。农村人都好面子,谁家起了新楼,谁家买了新车,那都是让人羡慕的事。

不过因为是新手,他还不敢上路,所以提车这天是我陪他去4S店的,主要是当司机帮开车。

之后的几天,一下班我就陪他去练手,终于他自己能上路了,不过对于回乡下他还是没有胆量和信心,毕竟农村山路十八弯,没有个老司机在一边,他还是心虚。

所以,他极力邀请我陪他一同前往,拗不过他的一再请求,我只得答应了,谁叫我们是好兄弟呢!

出发这天早上,朱纪华和他老婆苏菲开着他的新车到我们小区楼下接我,见了面,这家伙就把他老婆从副驾驶上赶到后座上,他自己则坐到了副驾驶的位置,然后又把驾驶室空出来给我。

“怎么,不是你开?”我笑着问一句,眼神却忍不住偷偷瞟了一眼后座上他的苏菲,因为她长得实在太漂亮了,虽然我们见过几次面了,但每次见面我的心都忍不住砰砰直跳。

“嘿嘿,回去你先开,出来我再开。”朱纪华嘿嘿一笑,然后转头向苏菲抱怨。

“老婆,怎么见了蔡哥也不打声招呼。”

苏菲这才满脸笑容,笑呵呵地对我说:“蔡哥你好!好久不见。”

“嫂子好!”我微笑着,终于敢正视她了,她皮肤白皙,五官小巧精致,身材纤细,属于娇小玲珑的类型,盈盈一握的细腰,不过该长肉的地方却是一点也不含糊。

“叫什么嫂子,显老!叫我苏菲就好了,蔡哥好好开车哟!”她娇怨了一句,然后又俏皮叮嘱我开好车,给我投来一个娇媚的目光。

我不敢迎上去了,连忙假装要开车。

苏菲倒好,一个人霸占后座整排位置,她干脆躺下来,眯着眼闭目养神。

透过后视镜,我看到她随着呼吸起伏的身子,忍不住思绪遐想。



这时,朱纪华也开好了导航,我们就出发。

没多久,汽车颠颠簸簸,副驾驶上的同事朱纪华就睡着了,还发出有节奏的呼噜声。

“猪头,晚上打呼噜,白天打呼噜,还让不让人睡了。”后座的苏菲没好气地说了一声。

虽是抱怨,但她声音却是软软的,很好听。

可能因为朱纪华睡着了,也可能是苏菲的声音太好听,这时我竟大着胆子开起来了她的玩笑。

“我兄弟晚上都不让你睡觉啊!难怪他这么累,睡得这么沉。”

她立马听出了我话里的弦外之音,红着一张脸,却不反驳。

我继续道:“我兄弟命真好,娶到这么好的老婆。”

她却是轻轻一笑,满脸娇嗔,小声道:“好不好,试过才知道。”

这话听得我内心一惊,手一抖,差点握不稳方向盘。

“那如果有机会,你敢不敢?”不知为何,看到朱纪华熟睡,我的胆子一下子大了起来,就想和她拌嘴。

“哼,先别问我,先问你自己,有没有那胆量。”她幽幽地来了一句。

我的心顿时一阵悸动,看来苏菲这大美女,对我也不是一点电都没有的,如果我和她……

光是想着,我就心痒难耐,抑制不住自己的兴奋。

不得不说,乡下空气真的很好,虽然山路崎岖,但是一路上蓝天白云,绿树成荫,再加上和苏菲斗斗嘴,心情非常愉快,不知不觉两个多小时过去,我们也到了苏菲的老家。

期间,朱纪华也醒过几次,但很快又昏昏欲睡,总是一副无精打采的样子。

“猪头,起来了啦,到家啦!”苏菲一记粉拳打在朱纪华身上,朱纪华这才睁开小眼睛打个哈欠。

“这么快到了?老蔡你技术真行!”朱纪华对我竖起一个大拇指。

我们拎着大包小包风风火火下车,苏菲的家里却是没人,倒是来了一群围观的村民,大家指着朱纪华的新车七嘴八舌,都夸朱纪华这个女婿能干。

苏菲说她哥嫂都外出打工了,她爸妈就在县城租房带她哥嫂的小孩读书,所以老家平时没人住,只有逢年过节大家才回家。

难怪呢,家里冷冷清清的。不过这一趟回来主要是炫朱纪华的车,所以家里有人没人也无所谓了。

安顿好之后,简单吃了午餐,我们就各自休息。

到了下午两三点,太阳没那么毒辣了,苏菲提出不如到河里游泳,说山里的河水和城里游泳池的水不一样,特别清凉。

这一次我又被苏菲惊艳到了,她本来就漂亮,穿着露背的泳衣,腰肢纤细,双腿修长,身材凹凸有致,天使般的脸。

到了河边,我和朱纪华光着膀子就跳进了河里,山里的河水真清凉,我们都玩得很开心。

没一会苏菲也下水了,她憋气潜水然后又冒出头来,没一会头发就湿漉漉的,泳衣全被河水浸湿了,整个清水出芙蓉的俏模样十分动人,我都在忍住自己不去看她。

她好像也知道自己对我的吸引力,毫不掩饰她的美丽,而且,总感觉她趁着朱纪华不注意的时候偷偷给我抛媚眼,甚至有好几次她故意给我展示她的曼妙玲珑。

我忍着春心荡漾,好不容易才熬到游泳结束回家。

谁知道吃饭的时候,朱纪华一定要拉着我喝酒,说难得这么放松自由,一定要一醉方休,喝了很多冰冻啤酒,朱纪华不胜酒力,没多久就醉醺醺地倒在沙发上。

这时候,苏菲却从酒缸里舀出一碗颜色橙黄的米酒来,说是她老爸平时自己泡的药酒,喝了好睡眠,一定要我尝尝。

我睡眠总是不好,晚上失眠多梦,所以听到对睡眠有好处就直接咕噜几大口喝下去。可是喝着喝着,我隐隐觉得这酒不对劲。

果然,最后一口喝光的时候,我感觉身上有些滚烫起来,肚子火热,我顿时明白了,这个酒可能是一种补药。

这时,苏菲也察觉到了我的一样,担心地问我:“蔡哥,你怎么样?没事吧?”

“我没事,你还是赶紧去看看纪华怎么样了吧,他好像醉得厉害。”

苏菲扫了一眼睡得死沉的朱纪华,说:“也是,蔡哥你帮我一起扶着他回房休息。”

我强忍着不适,和苏菲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把烂醉的朱纪华附进了卧室,躺在床上他呼噜震得比雷还响。

等我出到客厅,苏菲也跟着出来,却是一脸的坏笑凑到我身边:“蔡哥,你刚刚喝的可是大补酒,我舀错酒了,左边那缸才是促进睡眠的。”

“那……那怎办呢?”她离我那么近,那么香,再加上药劲的作用,我不由得呼吸困难。

“还能怎么办?看着你这么难受,我帮帮你吧。”

付费解锁全篇
购买本篇
《购买须知》  支付遇到问题 提交反馈
相关推荐
无障碍浏览 进入关怀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