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军庆祝南京陷落,热血青年悲愤不已,挥起利斧砍杀主席台两大佐

分享至

世人常言,有一种精神,穿越历史云烟,日久弥新;有一种怀念,历经岁月风雨,更臻醇厚。觉得此话说得非常有道理,为了寻找抗战英雄,不久前,特意去了一趟距离老家几十公里武穴梅川下程村查三房垸自然村,寻找一名叫查子香的抗战英雄的事迹。



在进村口上,有一座红瓦红柱的凉亭,旁边一棵硕大的松树高高矗立着,不远处一个芳草茵茵的土丘,竖起了一块约一米高的墓碑,上写“抗战英烈之墓”,在墓碑的下面方着一束鲜花,还有清明节期间烧纸的灰清晰可见,这便是他的亲属来此祭扫,本村的人告诉我,这其实是一个衣冠冢,寄托了家属对这位抗战英雄的怀念之情。



这个地方以前的大地名叫广济,由于地处几个县的交界地,小地名也有些改动,所以要找到知情人讲解历史人物,并不是那么容易,所幸的是本地人,还有上了年纪的查姓族人,也是听父辈与祖辈口口相传的一些故事,便知道过往的事情。让我们的目光聚焦80多年前从村子里走出的一名瘦小的青年查子香的身上。



查子香,原名查全保,小名三腊,1912年生于一个世代务农的家庭,由于家中兄弟姐妹多,家境十分贫穷,因此,只读了几年书便辍学在家,小小年纪的他做的是放牛和务农的活。正在他十来岁的时候,他的老家来了红军。史料记载,地处大别山的广济这一带是早期革命的活动中心,是红军第十五军策源地,大别山老区之一。红军来到这里开展活动后,少年查子香踊跃投身到工作中去,由于他工作积极,又读过几年书,站岗放哨查路条,送饭送水搞慰问,很快就被任命为村里的儿童团长,带领小伙伴们加入到火热的革命活动中去。



可惜好景不长,由于红十五军开辟的根据地处在长江中游的战略要地,成为反动派首先要拔除的目标,便派出重兵对根据地“围剿”,虽然红十五军不畏艰险,攻坚克难,勇往直前,与敌军进行一系列激烈战斗,但终因敌强我弱,寡不敌众,只好被迫边打边退,跳出了敌军的包围圈,撤入大别山腹地向其它地方挺进,从此,村子里风风火火的岁月一去不复返,查子香为此感到无比苦闷,但是这期间红色革命队伍对他的耳濡目染,他深深地思念着红军。



红军走了,查子香此时没有事情干,父亲看到他整天闷闷不乐的样子,便告诉他:常言道,手艺不押身,才华走天下。趁你现在年纪不大,就去学个手艺吧。于是安排他到镇上一家学织布、染布之类。他父亲觉得这种手艺学好了可以受用终生,毕竟人人都要穿衣服嘛。他于是来这里学起了织布,但那时兵荒马乱,他这里织出来的布根本没有销量,很快就难以维持生计,又只好回到老家吃闲饭。



恰在这个时候,村里有一名叫吴庆业的理发匠从东北回老家办事,自称在大连开了一家理发馆,生意兴隆,缺个帮手,想收个学徒。查子香父母动心了,便叫他跟着去当学徒。一听到要去东北,查子香就不乐意,他说,现在的东北是日本人占领。但他父亲说,学徒三年期满就回来,咱自己在镇上开个店,自己当老板,你在那里是学你的手艺,别招惹日本人,应该问题不大。查子香看到父亲那么坚决要他去,只好点头同意,于是1934年10月,查子香就随吴庆业来到了大连,开始了他为期三年的理发学徒生涯。



我们知道,日本发动九一八事变后侵占东三省,成立伪满,对国人强制实行奴化教育和暴虐统治,其实这些手段,他们早在三十年前就已经在大连和宝岛实行了。1937年,抗日战争爆发,大连已被日军盘踞三十多年,城市建造布局早已形同日本城市,日军关东军总部和殖民统治机关满铁株式会社总部都在这里,除了关东军,还居住着几十万日本侨民,走在大连街头,满目日式建筑、商店招牌满是日文,行人多是趾高气扬的日侨,令人恍惚若在日本国内。



理发店老板吴庆业的在大连市南山区(今中山区昆明街与华昌街交界处),取名叫“仁和轩理发馆”,而且这条街是日本人聚居地,在理发店里,查子香看不惯日本人骄横跋扈的样子,更鄙视老板吴庆业奴颜婢膝的媚态,刚干几个月,他就想离开这里,却身无分文,学徒期间是没有工钱的,他只好屈就,先忍三年,学成了手艺再走不迟。



查子香天资聪慧,一点就通,由打杂开始,很快学会了理发技艺,也学会了简单的日语会话。他天天为日本人理发,备受凌辱,心里愈加愤懑不平。特别是“七七事变”后,日本人更加骄横,尤其是日本浪人,给他们理发稍有不慎便遭毒打,话里话外全部都是侮辱的意思,令查子香暗自愤怒不已。

付费解锁全篇
购买本篇
《购买须知》  支付遇到问题 提交反馈
相关推荐
无障碍浏览 进入关怀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