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岁那年,我家隔壁住进一位年轻女教师,我的人生从此被改写

分享至

创作声明:本文为虚构创作,请勿与现实关联

我出生在一个农村小镇,父母是镇上一所高中的老师。应该说,我从小受到的教育还是不错的。

初中毕业后,我凭自己的实力考上了县中,而且超过分数线20多分,父母所在的学校为了吸引到我这样的尖子生,曾开出“奖励一万元,免收三年学费,三年后如考取重点院校,再奖励2万”的优厚条件。但我受够了父母严厉的管束,很想到更好的学校去磨炼自己,所以,坚持去县中报到了。

那时还没实行双休制,我们每周只休息一天,周六下午上完课,我乘大巴回家,周日下午再返校。

因为父母是双职工,自有记忆起,我们就一直住在学校的宿舍里。宿舍是那种连成一片的老式平房,没有卫生间,厨房就搭在宿舍的对面。

我家住的是离围墙最近的那两间宿舍。自从我考上县中,父母就将离围墙远些的那间房子收拾成我的卧室兼书房,希望我节假日回家能专心做作业、安心休息。

然而,在我上高二的那一年,我家隔壁住进了一位年轻的女教师,我的人生从此就被改写了。

女教师是教英语的,皮肤白白的,长相很甜美,穿着打扮也很得体。那时农村学校里的女老师大多不修边幅,就像我母亲一样邋邋遢遢的。女教师的出现,真的令人眼睛一亮。


图片来自网络,图文无关

自从她搬来,我就特别盼望周末回家,这样就能够早一点看到她。夜晚来临,我总爱将耳朵贴在墙上,偷偷听着隔壁的动静,想象着她正在干嘛。

高一期末考试后,我的总分进入班级前15名,拖后腿的偏偏就是英语,我父母一直想给我找个英语老师补补课。这下好了,有了个英语老师做邻居,父母开心极了。

因为是邻居,我父母对女教师格外关照。平时有啥好吃的,都喊她过来一起吃。女教师家在外地,周末学校不开伙,她干脆就在我家搭伙了。

每次看到她在我面前晃悠,我都心跳得厉害,从来不敢和她对视,生怕她看穿我的那点小心思。

还记得女教师给我补第一课时的情景。她坐在我左侧,周身散发着好闻的香甜味道,她用雪白的小手翻开书页给我讲课,我盯着那双手,不知不觉就出神了,乃至于她后来讲的东西,我一句也没有听进。


图片来自网络,图文无关

女教师似乎看出了我的异常,在我按她的要求,颤抖着声音朗读课文,而且错误百出时,她突然来了一句:“小同学,请不要分心哦。”我感觉自己的脸瞬间红了。

那时没有手机,更没有短信、微信什么的,我和女教师之间没有任何形式的单线联系,补课的时间都是父母和她预先商定好的,补课时,门也总是开着的,母亲还不时过来给女老师倒杯茶或递个水果什么的。

可我是那样地渴望能和她拥有一个“不足为外人道也”的私密空间。

女老师似乎看穿了我的心思,看我时的眼神也越来越意味深长。

一天傍晚,母亲让我去开水炉打开水,我拎着两只水瓶就往开水房的方向走。没想到,女老师也拎着水瓶跟了上来。

一路上谁也没说话。

到了开水房,我打开两个水龙头同时往两只水瓶里灌开水,因为内心慌乱,水瓶满了也不知道关。

女教师在一旁咯咯笑了起来,伸手帮我关掉水龙头,悄声问我:“想什么呢?”

见我没吭声,她忽然跟我说:“晚上11点到我宿舍来,我帮你再补补课。”

付费解锁全篇
购买本篇
《购买须知》  支付遇到问题 提交反馈
相关推荐
无障碍浏览 进入关怀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