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们打断我的胳膊,强迫我承认自己是杀人犯”,河北一尸两凶案

分享至

创作声明:本文为真实发生的事件,部分情节有润色,旨在宣扬社会正能量,杜绝违法与犯罪的发生,请理性看待,文章前半部分免费阅读

他是连检察官都感到震惊的嫌犯,明明完好地走进审讯室,出来的时候却断了胳膊。

“我就问他右胳膊的伤是怎么造成的,他回避这个问题”,他前后5次都声称没有杀人,却在第六次被逼写下认罪书......



王玉雷是河北保定顺平县北朝阳村人,2104年2月18日晚上十点多钟,他刚在邻居家里打完麻将,正和一名村民往家走,突然发现在距离家门口200米的地方发现路中间躺着一个人。

王玉雷掏出手电上前查看,结果两人都被吓了一跳,路上躺着的竟然是一具尸体,王玉雷赶紧选择了报警,警方通过调查后证实,死者名叫王伟,由于尸体身上的财物都没有丢失,警方首先怀疑是仇杀,随即就对附近的村民展开了调查。

据死者的妻子回忆,她们家和王玉雷家仅有一墙之隔,排水管正对着王玉雷家的屋后,王玉雷担心污水会泡坏自家的房基,为了这件事两家还吵过架。

仅仅是一件简单的小事,争吵也不激烈,理论上应该不至于出人命,眼看仇杀的可能性无限降低,警察和村里的多嘴妇们彻底坐不住了,不久坊间就传出绯闻说王玉雷的妻子和王伟关系暧昧。

很有可能就是他们两个人合谋杀害了王伟,这对破案来说可谓是天大的好消息,但这样又出现了另外一个问题,如果王玉雷是真凶,他又为什么要选择自己报案呢?



这个问题很快就被警方合理解释,王玉雷是自导自演了这样的一出戏,王玉雷说打牌的时间是七点半左右,警方确认王伟的死亡时间也是晚上七点半左右,王伟的死亡地点也是牌局的必经之路。

按理说王玉雷应该在出门时就会发现尸体,而不是等到回来的时候才看见,这样的推理听上去很有说服力。

2014年3月6日,王玉雷被叫到了公安局,仅仅过了不到两天他就承认自己杀死了王伟,警方的破案效率真是让人拍案叫绝,作案动机也是滴水不漏。

王玉雷在口供中写道,案发当晚他骑着摩托车回家,被王伟嘲笑买不起小轿车,王伟家庭条件不错,一直瞧不起王玉雷,加上又有水管的纠纷,所以王玉雷一气之下才动了杀心。



口供中还详细描述了作案过程,晚上七点多钟王玉雷拿了一把斧头,躲在王伟的必经之路上等待,没过多久王伟就醉惺惺地走了过来,王玉雷看准时机从背后一斧头伦在了王伟头上。

杀完人他返回家中换掉了带血的衣服,因为害怕被人怀疑,王玉雷故意去邻居家打牌,然后在回来的时候假装偶然发现尸体,本想着这样能够瞒天过海,不料却没能瞒过办案民警的火眼金睛。

2014年3月15日,公安局提请检察院对王玉雷进行审查逮捕,然而这次完美的立功机会却被一位名叫蔡文凯的检察官给毁了。



蔡检在审查过程中发现案件存在很多疑点,首先根据现场的照片死者腋下发现了一只带血破损的手套,手套并不是王伟的,很有可能是凶手留下的,但如此重要的物证却并未看见相关的基因检测报告。

在尸体的附近还找到了三根烟头同样没有检测报告,没有检测报告不要紧,总应该有凶器吧,遗憾的是警方并未找到凶器,在提交的第一份笔录中,只是根据王玉雷自己的供述,在网上找到了一张相似斧头的图片。

尸检结果显示王伟虽然遭到了钝器击打,但头上的致命伤口是c型,斧头无论如何也不像是符合凶器的特征,第二份笔录中凶器又做了改良,从斧头变成了锤子,蔡检认为锤子更为不合理。

所谓的锤子依然无法造成c型伤痕,而且王玉雷在口供中交代自己是用锤子击打了王伟的后脑,但尸检报告中的伤口却在前额,根本无法匹配,在王玉雷的第三次供述中作案工具又变成了刨锛。

三次笔录出现了三种不同的凶器,很难不让人怀疑其中的真实性,让作案工具为伤口服务,这样的办案手法让蔡检闻所未闻,而且在三番四次发生改动后,凶器也始终没有找到。

蔡检怀疑案情并没有表面那么简单,于是打算亲自去提审王玉雷,到了看守所之后却是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王玉雷左臂挂着吊瓶,右臂打着厚厚的石膏,双眼目光呆滞。

看到蔡检到来格外惊慌,赶紧就承认了自己的罪行,结合王玉雷的口供和他的神情,蔡检脑海中浮现出屈打成招是个大字,很快案件中的一条线索就加深了他的怀疑。



王玉雷先后做过九次笔录,前五次都坚持没有杀人,直到第六次的时候才承认自己是杀人凶手,取证期间他到底经历了什么,才会让他推翻之前的说法,带着这样的疑问,检察机关重新调查了王玉雷的审讯过程。

付费解锁全篇
购买本篇
《购买须知》  支付遇到问题 提交反馈
相关推荐
无障碍浏览 进入关怀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