结婚15年,老公再遇白月光,离婚后我成人生赢家,两人下场巨惨

分享至

创作声明:本文为虚构创作,请勿与现实关联

结婚十五年,老公再次遇到初恋,他坚决要和我离婚。

他说曾答应过她,这辈子一定要让她过上好日子,他不能食言。

我没有纠缠,选择让位。

任谁也不会跟一个将死之人计较。

他没几天可活了。



1

公司走廊,我遇到了郑斯年的秘书。

小姑娘眉眼含笑,压低了声音对我说:“陈总,郑总给您准备了惊喜呢!”

我心下诧异,不由问:“什么惊喜?”

小姑娘的声音都染了喜色:“好像是首饰,我没看太清,您就等着晚上回家收礼物吧。”

我跟她道了谢,面不改色回了自己办公室。

给人惊喜,这不是郑斯年的作风。

我知道,收礼的人不是我。

上个月,朋友家喜得千金,我和郑斯年去看望时,与他的初恋不期而遇。

他们当年分手后,她迅速闪婚,丈夫是个赌鬼,如今他们在离婚冷静期。

她带着女儿逃到了我们这座城市,在给人当月嫂。

她抱着婴儿从房间里出来,看到我和郑斯年时,紧张到两只脚磕绊到一起,差点摔倒。

她慌张地把婴儿抱到我们面前,硬挤出一丝笑,磕磕巴巴:“先生,夫人,您看,小公主多漂亮。”

她敛眉垂目,两个大大的黑眼圈挂在脸上,甚是醒目,素颜的脸上布满细密的皱纹,整个人憔悴中透着强撑的倔强。

郑斯年有片刻的怔愣,回过神迟疑着问:“你是,知茵?”

“是,我是秦知茵。”

她怜爱的看着怀里的孩子,语气坚定,不卑不亢。

“郑总,您不必觉得意外,不是所有人都有你这样的好命,能找到一个家世优渥的伴侣。”

郑斯年脸上划过难以明说的神色,转瞬即逝,眼神却黏在她身上。

秦知茵感受到,脊背顿时挺直了几分。

她抬眼看我一眼,唇角挂着似有似无的笑。

“见笑了,虽然我做的是下等人的活,但是凭自己的双手赚钱吃饭,不寒碜。”

说完,她抱着孩子转身走了。

直到她的背影消失,郑斯年才回过神,撞到我直视的目光,他强自镇定。

“老同学,没想到会在这里遇到。”

他当然想不到,秦知茵为了制造和他再次相遇,费了多大周章。

只是我也想不到,旁人眼中完美的婚姻,会自此出现裂痕。

见到秘书口中的惊喜,是在郑斯年的书房。

我端着牛奶进去的时候,他正躺在按摩椅上,一瞬不瞬盯着手里丝绒盒子中的对戒。

听到我的声音,他迅速把盒子放进口袋。

我假装看不见,提醒他:“身体要紧,喝点牛奶早点睡吧。”

他闭眼假寐,神思早已飘远:“放着吧,还有几份文件,我批好就去睡。”

若是平时,他见我进来,定会拉着我的手腻歪一会儿。

虽说是结婚十五年的老夫老妻,恩爱也不少于刚恋爱的时候。

可最近,郑斯年总是一副愁眉不展的样子。

我走过去帮他捏着肩膀:“怎么,又背痛了?”

他嗯了一声,再无多说一个字。

他最近背痛的次数越来越多,实在忍不住的时候会吃止痛片。

我多次劝他去做个检查,他总说,还年轻,能有什么问题,是经常伏案时间太长的原因。

望着他那张日渐沧桑的脸,我不禁想到我们刚认识的时候。

郑斯年成绩优异,毕业的时候他的老师,也是我爸爸的朋友,举荐到我家的公司上班。

他确实很上进,没多久业绩超越部门所有老员工。

他太过耀眼,别人对他极其嫉妒又无可奈何,直到他成为公司高层。

这时候的郑斯年有了底气和自信,开始对我展开猛烈的攻势。

我爸很欣赏他的才华,对他各方面都很满意,最终同意了我们结婚。

只是我不知道,那时候的郑斯年刚和秦知茵闹了别扭,两人正在冷战。

秦知茵赌气,毕业后直接和相亲男闪婚。

郑斯年把所有的愤恨和不甘都转化成工作上的动力。

他成功了。

婚后我们很幸福,不久便有了女儿。

他工作上成绩斐然,对我和女儿又呵护有加,外界都传言他是最成功的赘婿。

可他从来不在乎别人怎么看,只护着我们母女。

直到我爸退休,把公司完全交到他手上。

郑斯年果然没让人失望,他做事果决,有雷霆手段,执掌大权之后没多久,就让那些我爸在位都处理不掉的对手公司纷纷倒闭。

我爸很满意,他这一辈子实现不了的愿望,郑斯年帮他实现了。

郑斯年成了业内最年轻最知名的企业家,关于他的流言再也听不见。

任何一家媒体想采访,都被他拒绝,理由只有一句:这些时间还不如回家陪妻女。

又无情又温情的男人,倾慕他的女人趋之若鹜,可他看都不看她们一眼。

虽然他很忙,也不会制造浪漫和惊喜,可重要的日子,郑斯年从来没有缺席陪伴我和女儿。

我成了众人羡慕的阔太,手握家里的财政大权,享不尽的荣华富贵。

我在公司只负责一个最清闲的部门,郑斯年说,担心我在家当全职太太会无趣,来公司上班,既不会太累,也不会和社会脱节。

“你先回去休息。”

他仍是闭着眼,止住我帮他按摩的手。

“文件批好我就去睡觉。”

这一夜,郑斯年没有回来,他睡在书房。

我也一夜未睡。

接下来的一周,他都睡在书房,之前从未有过的。

陌生又疏离的感觉无形在我们中间蔓延,谁都没说,可我知道,自从见到秦知茵,他就变了。

2

“斯年,我们现在的生活来之不易,要珍惜,不能出现差错,更何况,我们还要替婉婉的未来打算。”

吃早餐的时候,我耐着性子提醒。

大家都是年过四十的人了,有些话不用说的太明显,他自然懂。

郑斯年扔下手里的餐巾纸:“最近太忙,每晚都在书房加班,怕回房间影响你睡觉。”

说完,他捞起外套出了门。

在公司又遇到小秘书,她惊诧:“陈总,您没有和郑总一起出差啊,还以为这次您还会陪着郑总出去度个假呢。”

以前只要郑斯年出差,我都会跟着,等他忙完,我定会找出时间来享受一番二人世界。

可这次出差,他根本没和我提起。

我回到办公室,手机就响了,我接起。

“陈姐,这些人真是不省心,太气人了!”

电话里传来朋友气愤的声音,夹杂着婴儿嘹亮的啼哭。

原来,秦知茵最近每晚都和人打电话到深夜,白天无精打采,做事效率极低。

前天她抱孩子的时候不小心把孩子摔到了地上,孩子奶奶说了她几句,昨天她直接走人,工资都不要了。

结合最近郑斯年的表现,我不得不多想。

以前我从来不会怀疑郑斯年出轨,会抛下我和女儿,可这次,秦知茵身上像是有一种强大的魔力,把他吸引走了。

我拨通了私家侦探的电话。

“麻烦出一趟远门。”

一周后,郑斯年回来了。

他意气风发,仿佛回到了我们刚恋爱的时候。

他手上戴着一枚对戒,另外一枚,在秦知茵手上。

他出差的这一周,他和秦知茵发生的任何事,我都一清二楚。

这次是秦知茵陪着他出差,他像是热恋中的小伙子,在外时时处处为她着想。

我没想到,十多年的婚姻,竟因为初恋的出现,他会忍心抛弃我和女儿。

我忍着恶心,拉起郑斯年的手。

那枚对戒虽小,却硌的手心疼。

我伸手扯住他的领带,还未下一步动作,却被他一把握住。

“安安,我累了,早点休息吧。”

都说老公回家不吃饭,大多是外面吃过了。

对于夫妻情爱,这是我第一次主动,虽然是装的,但郑斯年不给我继续表演下去的机会。

他竟然会为了秦知茵守身如玉。

我耐着性子提醒:“外面的饭吃着新鲜,可吃多了也会肠胃不适。”

“婉婉今年刚上初一,你不要做出影响她心情的事。”

郑斯年拧着眉,表情凝重。

“安安,这个家我不会不要,是你多想了。”

但愿是我多想了。

既然郑斯年已经放弃这段婚姻,我也完全可以调整心态去父留子。

可我担心的是女儿,我怕她一下面对破碎的家庭会接受不了而崩溃。

我愿再给郑斯年,也给我们的婚姻一个机会。

郑斯年好像又回归了家庭,每天下班后直接回家,陪我看电视剧,辅导婉婉做作业。

他的背痛越来越厉害,每天都离不开止疼片。

那枚对戒,他始终没有摘下来,我们之间,也再没有夫妻之间的亲密。

这样的日子持续了一周左右,郑斯年开始夜不归宿。

婉婉疑惑地问我:“妈妈,最近怎么总不见爸爸回来?”

我不露声色,语气正常,笑着告诉她:“婉婉,妈妈的乖女儿,公司最近有一个大项目,如果能做的好,公司就可以上市,所以爸爸特别忙。”

“爸爸很辛苦的,你继续保持好成绩,就是给爸爸最好的安慰。”

婉婉上下打量着我:“妈妈不能骗我哦!”

我拎起她的书包:“妈妈怎么会骗你呢,走吧,今天妈妈送你去学校。”

我没想到,会在校门口碰到郑斯年。

他的左肩上挂着一个书包,手臂被一个打扮扎眼的女人抱住,右手牵着一个女孩子,一起从车上下来。

还好,这些没有被提前进校门的婉婉看到。

没想到,郑斯年会去照顾秦知茵的女儿。

要知道,他从来没有送过婉婉去学校,他总是以工作忙为借口,平日都是司机和我送。

我冷眼看着他们三个有说有笑的温馨场面,我的忍耐,到了极限。

手机忽地响起,是管家。

“太太,有一件重要的事,需要跟您当面亲自汇报。”

我回了家,管家和家庭医生都在。

医生面色凝重:“太太,前几天公司体检的结果出来了,郑总他,他……”

我直视着他:“无妨,直说吧。”

医生擦了擦额头的冷汗:“郑总他有严重的心脏病,不能再耽误了。这件事我不能亲自和他说,只怕他一时听到这个消息会加重病情,所以只能提前告诉您……”

我听后脸色苍白,整个人僵在原地。

由于这个好消息来的太及时,我激动地全身颤抖。

3

“太太!太太!”

管家和医生都急了。

“太太,您不要担心,只要尽快医治,郑总一定不会有事。”

我稳定心神,收好体检报告,再三叮嘱他们:“这件事一定要保密,不能叫其他人知道,如果传到斯年耳里,只怕他会急火攻心,对病情不利,我会尽快带他去医院,帮他治好这个病。”

送走了家庭医生,我把体检报告放进了碎纸机。

我假装什么都没发生,化了个精致的妆去了公司。

刚坐下没多久,电话又响了,一看,是学校老师。

不等电话里老师把话说完,我急冲冲到了楼下停车场。

郑斯年也像一阵风一样出现在停车场。

多日不见,他愈发有了精气神。

我问:“你去哪?不会老师也给你打电话了吧。”

他把车钥匙扔我手里:“去学校,你开车,我最近背痛的厉害。”

我自然知道他背痛的原因,可我不会告诉他。

我侧目看过去,心神微动,他终究还是在乎婉婉的。

到了学校我才知道,婉婉和秦知茵的女儿发生了矛盾。

“怎么回事?”

郑斯年一路都在捶打他的后背,见到婉婉,他仍没有停下手里的动作,皱眉看着在场的人。

婉婉一声不吭,走到我身边拉住我的手。

秦知茵打扮地极其惹眼,从内到外透着浓烈的暴发户气质。

脸上再厚的粉底,也遮不住她深深浅浅的皱纹。

可是这又怎么样,郑斯年喜欢。

秦知茵跺着脚,尖着嗓音指着我和婉婉:“小小年纪怎么这么恶毒,看给我家露露弄成什么样了!这件事不解决,我今天跟你们没完!”

婉婉面色沉静,语气更是冷静:“不如听听老师怎么说。”

班主任正在电脑上调监控,恰巧结果出来了。

她一脸严肃:“秦白露同学,监控显示你霸凌同学。”

秦白露哭哭啼啼:“老师,怎么可能,我才是受害者,你看我的头。”

说着,她撩起头发,只见她额头一个鸡蛋大的包,甚是显眼。

秦知茵怒不可遏地瞪着我们。

班主任转过电脑给我们看:“秦白露同学,你仔细看,是你揪着温然同学的头发,把人拖进了洗手间,洗手间里没有监控,但是监控能拍到的,是你霸凌同学的事实!”

“怎么回事?”

我小声问婉婉。

“没事。”

她只淡淡一笑,回视我一个放心的眼神。

一瞬间,我仿佛觉得女儿长大了好多。

温然是家庭医生的女儿,从小和婉婉一起长大,秦白露欺负她,婉婉当然不会袖手旁观。

秦白露哭得更厉害了,眼泪鼻涕糊了一脸。

“郭老师,我只是和温然同学开个玩笑,但是进了洗手间之后,郑婉婉就开始对我动手,把我推到拖把池上,头上磕了这么大一个包,她还把我的头按进去喝了两口脏水……呜……”

秦知茵当即跳脚,声音又高了几个分贝。

“道歉!我需要你郑婉婉在全班同学面前道歉,还有,赔偿医疗费和精神损失费,否则,我今天就不走了。”

说着,她往旁边的椅子上一坐,大有不解决此事就不罢休的架势。

班主任和校长面面相觑。

我差点没笑出来,郑斯年啊郑斯年,原来你喜欢这样的,真是年纪越大,品位越差。

婉婉仍是平静:“那你报警吧。”

说完,拉着我要走。

“慢着。”

一直没吭声的郑斯年发话了。

“婉婉和露露,你们互相给对方道个歉,这件事就这样,以后谁都不准再提。”

婉婉一脸惊讶地望向郑斯年。

家庭医生和郑斯年是多年老友,两个女儿感情更是好的没话说,没想到郑斯年会一锤定音,草草结案。

抹着眼泪的秦白露,勾着唇角斜眼笑着看我,偷偷在下面对我竖起了中指。

我惊觉,婉婉到现在,一句爸爸都没叫。

“不行!这也太便宜她了!难道露露就要白白受一顿委屈?”

秦知茵不依不饶。

郑斯年瞪她一眼,她立马噤了声。

婉婉冷哼一声,根本不理会郑斯年的建议,跟班主任说了一声再见,拉着我出了办公室。

“妈妈,你先回去吧,我也要回去上课,不要理他们。”

我很想问婉婉是不是知道些什么,可她很快转身回了教室,我也没再过问。

我没再回公司,而是在家等着郑斯年回来。

他回来的很快。

付费解锁全篇
购买本篇
《购买须知》  支付遇到问题 提交反馈
相关推荐
无障碍浏览 进入关怀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