陕西刑警队长走下法庭,抬进死刑执行车,受刑过程中表情镇定

分享至

本文为真实案件纪实,旨在:破解犯罪心理,捍卫正义人间!探查人性阴暗,杜绝犯罪发生!温馨提示:本文为付费内容,前三分之一免费阅读

2002年9月12日,陕西省某市法院对三名死刑犯执行了死刑。其中一人的身份,引起了媒体和群众的广泛关注,只因为这名犯人不是普通人,他竟然是一名刑警队长。从走下法庭,到被抬进死刑执行车,他受刑全过程表情镇定。



曾经惩奸除恶的刑警队长,到底是如何沦为死刑犯的?明明有着较好的前程,为什么会发生这种事,这一切还得从几个月前发生的一起抢劫案开始说起。

2002年6月20日下午,陕西省某市第一医院的副院长李延祥下班开车回家,因为顺路,他就带着医院的女护士杨巧林一起。两人开车行驶到郊外的某条道路上时,突然发现一辆警车横停在了路边,拦住了二人的去路。

“前面的车,停车接受检查。”

一个身穿警服的男子,手里拿着停车牌挥舞,以停车检查行车手续为由,要求李延祥和杨巧林两人下车。李延祥算是副院长,在陕西有些地位,也和警方打过一些交道,彼此还算熟悉,警方对于他的车也不算陌生,从来没有人敢拦他,但是李延祥觉得可能是最近查的比较严,为了安全考虑,他还是停了车。

随后男子往车内看了一眼,眼神有些怪异,之后又让李延祥下车,李延祥觉得不对,不是例行检查吗,怎么还要下车?这车里也没有什么问题啊,李延祥觉得,可是警方很是坚持,没办法李延祥只能下车,只是没想到之后又出现了两名身穿警服的男子,李延祥看情况不对,正要询问,然而三名警察竟不由分说将二人押上了警车。

李延祥当即发现情况不对劲,连忙开口询问道:“你们是哪个中队的,知不知道我是谁,我是第一医院的副院长。”李延祥还不清楚具体情况,可是却觉得三个人来者不善,他希望以自己的身份让三人有所忌惮,却没想到弄巧成拙。



李延祥话还没说完,其中一名男子就将他双手带上手铐,并掏出一把匕首架在他的脖子上恶狠狠的说道:“我们当然知道你是谁,等的就是你。”这下李延祥彻底慌乱了,看着三个眼神不善的人,虽然他们都穿着警服,可是其中两个人的身份气质并不符合,甚至警方还有些紧,根本就不合身。

李延祥突然有些害怕,总觉得有什么大事要发生,不过因为还不清楚他们的底细,李延祥颤颤巍巍的问:“你们想要干什么?”

“现在立刻给你家人打电话,准备200万送到我指定的地点,否则就告诉你老婆,等着给你收尸!”

直到这时,李延祥才意识到,自己遇到的可能不是真警察,而是冒充警察来绑架自己的劫匪。可人为刀俎我为鱼肉,此时他只能乖乖听话。虽然他们的要求有些过分,可是李延祥只能认栽。

另一边,李延祥的妻子见丈夫迟迟没有回家,正准备给丈夫打电话询问情况,没想到丈夫自己打来了电话。妻子正觉得开心,可是下一秒就好像被吓到一样,愣在了原地,直到丈夫在电话那头叫了两声,她才反应过来,说自己立刻准备,仔细听的话还可能发现她话语中的颤抖。

在得知丈夫被绑架,对方还要200万赎金后,妻子差点当场晕厥过去。她一边按照劫匪的要求准备现金,一边打电话报警。她也是第一次经历这种事情,一时间根本不知道该怎么办?



而警方接到报案后,立刻介入调查,很快锁定了其中一个嫌疑人,张成飞。张成飞是某企业的员工,因为赌博欠下许多债务。并不是一个好人,而且事后他又单独给李延祥的儿子打电话勒索钱财,从而被警方找上。

将张成飞抓获归案后,警方本以为可以通过他找到幕后同伙,可张成飞无论警方怎么审讯,始终咬紧牙关,不肯说出同伙,还说绑架李延祥的只有自己一人。坚决不肯说出事情的真相,还以为自己不说就可以万事大吉。

可警方明白,仅凭张成飞无法搞来警服和警车,他背后肯定另有“高人”。可张成飞不配合的态度,让民警颇为苦恼。迟迟无法得知和张成飞合作的人究竟是谁,而且张成飞虽然有家庭,但却是独来独往一个人,没什么怕的,无奈之下,民警决定晓之以情动之以理,以减刑为条件,劝说张成飞供出幕后主使。

果不其然,张成飞一听可以减刑,当即有些高兴,他并不是第一次作案,之前他也犯过两次事情,专门绑架勒索抢劫了两户人家,还在一次行动过程中被人发现,抓捕入狱,出狱也才不到一年,就又犯下了这起案子,而且他也知道这次情况的严重性,如果再被判刑,很有可能会是死刑。

听到减刑,张成飞是欣喜的,可是不止想到了什么,张成飞还是有些犹豫,然后警方告诉他,他的另外一个同伙也已经被抓了,如果不不说,对方也会说出来,还说机会只有一次,让张成飞好好把握,张成飞看了一下警方的脸色,没有从中找到什么破绽,心里陡然一惊,难道同伙真的被抓了?

张成飞不知啊警方说的是真是假,但还是在思索之后决定说出一切,只是看着警方,他提出了一个条件:“我可以说出幕后主谋,但你们必须答应我一个条件。”



警方点了点头,只要张成飞说出一切,之后的事情都可以商量,张成飞提出的条件,只要在他们的能力范围之内,警方都一定会答应。看着警方点头,张成飞也说出了条件。

“不仅事后要减刑,而且还要保护我和我家人的安全。我怕刚说出他的身份,第二天就被人灭口了。”

民警一听当即答应了下来,张成飞也调整了一下呼吸,准备说出那个名字。可就在他刚刚张嘴之时,审讯室的大门发出一声巨响,一个身穿刑警制服的中年男子走了进来。

张成飞在看到那人的脸后,顿时脸色大变,整个人被吓得瑟瑟发抖,躲在墙角指着中年男子声音颤抖的说道:“你们...你们不是说要保护我的安全吗,那他怎么会在这里?”



付费解锁全篇
购买本篇
《购买须知》  支付遇到问题 提交反馈
相关推荐
无障碍浏览 进入关怀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