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秘富婆在扬州街头招摇过市,一查:两个情夫大有来头

分享至

她找到了自己的“人生大舞台”

王萍是扬州郊区人,父亲没有文化,母亲连正常人的智商都没有。虽然生在这样一个先天不足的家庭,王萍却心比天高,发誓要通过自身的努力,改变命运。

能说会道、颇有心计的王萍,冷静把自己分析了一番:文化不高,又无一技之长,要后台没后台,要钱没钱。

苦思冥想,得出了一个结论:唯一可以开发利用的资源仅是自己的一副肉身了。

20岁的王萍决然告别穷家,只身来到扬州市区闯码头。

她起先在长城饭店打工,不长时间,竟做到了扬州市做早点生意的晨怡大酒楼的大堂经理。

然而,毕竟是一个无知的女孩。半个月后,对经理职务茫然无知的王萍即被降为服务员。



对于服务员的微薄工资,王萍根本瞧不上眼。1997年10月,她慕名来到豪客歌舞厅坐台。

在这里,王萍努力卖弄自己的色相,招徕了不少“客人”,感到果然找到了自己的人生大舞台。

1998年1月,扬州市闻名的逍遥窟——苏中娱乐城招兵买马、广纳小姐。

24岁的王萍立刻抓住机会,跳槽到了娱乐城,继续坐台接客,凭着卖笑,收入翻了好几番。

也是在这里,王萍有幸搭识了扬州市的两个风云人物——市委副书记刘克明和常务副市长胡晓宏。

这两个高官买主和坐台女王萍一起,上演了一出“一主二仆”的丑剧。

苏中娱乐城的黑后台

1998年1月4日晚,夜幕掩映下的苏中娱乐城,灯红酒绿之色,卖俏浪笑之音交织在一起。



大厅里妖冶的小姐们扭动着腰枝,各展风骚,媚眼频抛,空气里处处弥漫着肉欲的气息。

8点钟刚过,苏中娱乐城门口戛然停下一辆黑色奥迪,娱乐城经理戴霁小跑着躬身迎上去。

市委副书记刘克明又来“娱乐”了。刘书记眯缝着眼,在戴霁的陪侍下,照例向三楼“老地方”走去。

刚到三楼楼面,刘书记的昏昏老眼忽的一亮:原来一个身穿红色旗袍、身段诱人的小姐撞在了刘书记的视线上。

刘书记的两只小眼死死地盯住旗袍小姐高耸的双乳之上,思绪已经飞得很遥远了。

站在一旁的戴霁赶紧趋身上前,附耳小声说道:“刚才过去的小姐叫王萍,前几天招聘过来的。刘书记,你……”

刘书记不言语。一会儿刘书记来到312房间。312在苏中娱乐城是个神秘之地,一般的嫖客根本无缘光顾。



它是戴霁专门为扬州市的一些领导干部解决“特殊需要”而设的行宫。

刘书记慢悠悠地喝着茶,美滋滋地吸着烟。一根烟没完,刚才遇到的旗袍小姐王萍就被戴霁领进了门。

都是轻车熟路,不用多少引言,两个人很快就直奔主题。

53岁的刘书记和24岁的坐台女,云翻雾卷,臭味相投。

工于心计的王萍躺在刘书记的怀里,一副小鸟依人的模样,柔声细语地向刘书记倾诉自己的景仰之情。

刘书记一手夹着烟,一手抚摩着王萍的胴体,陶醉了,以为自己突然间觅到了一个“红粉知己”。

临别,刘书记没忘了给新结识的“红粉知己”递上800块钱。

苏中娱乐城的前身是苏中饭店。1997年11月,扬州市委将市经委下属的苏中饭店解困任务,交给了懂经营的市委副书记刘克明。



深谙官道,更深谙商道的刘克明马上想到了一条解困的捷径。

他找到与自己过从甚密的小兄弟戴霁商量。戴霁虽然只是一个承包舞厅的小老板,但头脑极为活络,善于交际。

刘克明把情况向他一讲,他立刻意识到千载难遇的发财机会送上门来了。

在刘克明的庇护下,戴霁顺利地将苏中饭店改造成提供色情服务的苏中娱乐城。苏中娱乐城从此成了扬州市的“特区"。

自从和王萍有了第一次“亲密接触”后、刘克明和王萍很快达到了如胶似漆的地步。

1998年夏,王萍要开服装店,刘克明马上奉上1万元人民币,并亲自送到她租的小房子里。

当然,王萍也没有白收,当晚便用肉体偿还了刘书记的人情。

中秋节这天,刘书记对家里人说工作忙得很,晚上就不回家吃团圆饭了。



下午离下班还有一段时间,刘书记一个人悄悄地来到王萍住处,带上王萍来到扬州市的一家大宾馆,开了间豪华套间。

王萍宽衣解带,进了浴室。刘克明随后迫不及待地跟着跨进了水雾缭绕的鸳鸯浴缸……

付费解锁全篇
购买本篇
《购买须知》  支付遇到问题 提交反馈
无障碍浏览 进入关怀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