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淀战神在赤峰被打伤住院,加代召集100兄弟赶到血拼黑道大哥大

分享至

创作声明:本文为虚构创作,请勿与现实关联

一九九六年的时候,海淀战神白小龙为了给朋友帮忙,从北京赶到了赤峰。

白小龙有一个朋友,名叫张永胜,是个搞工程的。张永胜在赤峰的工地遇到了麻烦,无法正常施工,于是找到白小龙,希望他能出面解决。

刚见到张永胜,张永胜就焦急地说:“赤峰当地有个叫张峰的,非要我们从他那里进沙子、水泥,价格比市场价高。不从他那里进材料,他就不让工地开工。张峰带人来工地闹过两次,现在工人们都不敢干活了。”

白小龙眉头一皱:“这么嚣张?胜哥,我跟你去看看。”

白小龙带着手下兄弟韩冰和邱永生,跟随张永胜来到了工地,白小龙给张峰打了电话。

白小龙挑衅地说:“张永胜的工地是你不让干的啊?你挺能耐的。我现在就在工地,我们准备开工了,你过来,我看看你怎么不让干的。”

白小龙挂断电话,张峰气得火冒三丈,立刻召集手下,带着大砍刀、小钢管冲进工地。

张峰怒气冲冲地问:“刚才是谁给我打的电话?”

白小龙冷冷地说:“你是张峰啊,工地是你不让干的。我告诉你,从今天开始,你不许再找我胜哥麻烦,否则的话……”

张峰挑衅道:“否则怎么样?”

白小龙警告道:“否则我让你走不出这个大院。”

张峰不屑一顾:“你敢这么嚣张?”

张峰手里拿着一个小钢管,看到白小龙这边只有三个人,顿时气焰更盛,拿着小钢管就砸向白小龙。



白小龙迅速向前迈出一步,高高抬起腿,猛地一踢,正中张峰的胸口。张峰瞬间被踢飞,倒退四五米远,重重地摔在地上。

紧接着,白小龙大喊一声:“韩冰!”韩冰迅速从腰间抽出一把五连发,“啪,啪,啪”对着天空连开几枪,将枪扔给了白小龙。白小龙稳稳接住,一脚踩在张峰的胸口,用枪口对准他,冷冷地说:“现在,你最好跟我老实点。”

张峰的手下见状,想要上前救援,但白小龙的兄弟韩冰又拔出了自己的五连发,大声喝道:“谁敢动,我就让他尝尝子弹的滋味!”

张峰的手下们没有携带武器,面对这种局面,他们立刻站得笔直,不敢轻举妄动。白小龙用枪口顶着张峰,警告道:“我告诉你,如果你再敢来这个工地闹事,我会让你后悔莫及!”

张峰的手下们一看形势不妙,纷纷转身逃跑。张永胜见状,忍不住大声叫好:“太痛快了!”

为了感谢白小龙,张永胜请他去饭店吃饭。两人在饭店里畅饮,气氛十分愉快。张永胜对白小龙的身手赞不绝口,两人的友谊也因此更加深厚。

张峰找到了自己的大哥王忠林,王忠林带着得力助手卞长志找到了白小龙和张永胜。

卞长志手里拿着一把喷子,双方一见面,张永胜就吓得脸色发白。王忠林是个狠角色,但白小龙却毫不畏惧。

白小龙挑衅道:“怎么,你兄弟打不过我,把你搬出来了?识相的,你也赶紧滚蛋。别说我不留情面,用五连发让你躺在这儿。”

话音未落,白小龙就要用五连发对准王忠林。就在这时,卞长志从王忠林身后闪出,举起喷子,一声枪响,子弹击中了白小龙的左肩膀。

距离太近,白小龙直接被击倒在地。他还想挣扎着拿五连发,但卞长志再次开枪,击中了他的右胳膊。与此同时,王忠林的手下也迅速制服了白小龙的两个兄弟。

王忠林向张永胜索要了200万,才同意放过他们。没办法,张永胜只好给拿了200万交给王忠林。

王忠林离开后,张永胜立刻将白小龙送往医院。

白小龙在医院的病床上缓缓睁开眼睛,他拿起手机,拨通了加代的电话。

白小龙虚弱地说:“哥,我在赤峰出事了。”

加代紧张地问:“你怎么样了?”

白小龙声音中带着一丝痛苦:“我的左肩膀和右胳膊都中了枪,哥,你得带人过来,这帮家伙太狠了。”

加代立刻答应:“行,我知道了。小龙,你等我。”

加代接到电话后,不敢有丝毫怠慢,立刻联系了李正光。此时的李正光腰间还缠着纱布。加代原本想让徐洪刚、李永民、安国盛他们去,但李正光一听是白小龙的事,坚决要求亲自出马。随后,加代又联系了东义、冯黑子、姜文涛等朋友。

朋友们带着手下的兄弟们赶到后,加代带领着一百多人的队伍,浩浩荡荡地向赤峰进发。



在前往赤峰的路上,加代拨通了张永胜的电话。

加代说:“胜哥,你现在什么都不用管,就给我查查王忠林在赤峰有什么生意,公司在哪里,我们现在正往那边赶。”

到达赤峰后,他们首先去了医院看望白小龙。

张永胜提供了信息:“王忠林在赤峰有个化工厂。”

加代果断地说:“好。胜哥,你带我们过去。”

一行人直奔王忠林的化工厂。途中,加代下达命令:“我们不管车间,直接砸他的办公楼,不管是王忠林还是卞长志,见到了就给我抓起来。”

他们浩浩荡荡地冲进厂区。门口的保安一看,想拦又不敢拦,因为人太多了。武猛一抬手,五连发“啪”地一声,子弹打在保安身边,吓得保安连滚带爬地逃走。

进入办公楼后,他们又用五连发一顿乱射,显示屏瞬间被击碎,然后开始寻找王忠林和卞长志。整个办公楼被翻了个底朝天,最后找到的最大的一个人是经理。

武猛指着经理说:“告诉你们老板,北京来人了。他不是能打我兄弟吗?我们就砸他的厂子。”这帮人如狼似虎,不到十七八分钟,整个三层楼就被砸成了毛坯房。

加代一声令下,“撤!”随即大喊,“咱们回北!。”

车队刚离开厂区不远,大约三百米的距离,加代突然命令:“停车,都给我埋伏在路边。”

武猛疑惑地问:“什么意思?不是说回北京吗?”

加代狡黠地一笑:“回什么北京?咱们在这里等一会儿,不管是王忠林还是卞长志,肯定会有人来。”

付费解锁全篇
购买本篇
《购买须知》  支付遇到问题 提交反馈
相关推荐
无障碍浏览 进入关怀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