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秘金正日后宫:有日本归侨,有朋友嫂子,唯独钟爱“技术书记”

分享至

1981年,一名在朝鲜家喻户晓的女演员被拉到位于平壤的姜健综合军官学校,她被反绑双手,跪在操场主席台上,腿间隐隐流出血迹。

姜健综合军官学校是专门为护卫总局培养新人的军事院校,这里的学院未来都是“最高司令官阁下”的御林军。
这位女演员叫禹仁姬,曾出演电影《春香传》,火遍朝鲜半岛,号称“有泡菜的地方就有禹仁姬”、“和泡菜一样是朝鲜民族的代表。”

禹仁姬出名后,得到了时任宣传鼓动部部长的金正日的大力“培养”,并成为这位“敬爱的指导者同志”的情妇。

然而金正日身边的佳丽何其多,能够分润在她身上的精力不过万分之一,她每天的状态就是偶尔得到临幸,长期独守空房。

不甘寂寞的她开始和金正日身边的护卫军官们私通,东窗事发时她还光着身子在车内和一名英俊帅气的年轻军官交流软管硬化工程。

金正日得知消息后怒不可遏,亲自开枪将和她有染的军官们打成筛子,并命令将她押到专门培养护卫总局军官的姜健综合军官学校当众枪决,以儆效尤。

一声“人民演员禹仁姬犯下浮华放荡之罪,以人民的名义处以枪决”的宣判后。她在全校师生面前当场被执行枪决。

据说她在最后时刻还在高呼“让我见一见敬爱的指导者同志。”

这件事在1997年朝鲜曾经的“二号人物”黄长烨叛逃韩国后被公之于众,引起了众多国内外人士对金正日后宫的兴趣......



1942年2月16日,白头山密营。

正是刮白毛风的季节,外面的温度低到泼一盆热水,落在地上已经成了冰块。

然而,金日成却浑然不觉凛凛寒意,站在帐篷外面焦急的走来走去,额头鬓角之间竟然隐隐还有汗水流出。

此时正值清晨,红日升腾而起,散发着耀眼的光芒。

突然,帐篷里传来“哇”的一声啼哭,过了会儿一位女兵喜滋滋的走出帐篷,涨红着脸欣喜道:“恭喜将军,是位公子。”

金日成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水,长吁一口气,望着襁褓之中的婴儿喜笑颜开。

他为自己的长子取名正日,希望他像正午的太阳一样,为世间万物所敬仰。

这一天,星罗密布在山峦之间的营地发出阵阵畅快的笑声,人们奔走相告:我们有小将军了,白头山事业有继承人了!

1945年,半岛光复,金日成成为朝鲜的领导人,三岁的金正日也跟着母亲回到平壤,进入只招收高级干部子女的南山幼儿园学习。

1965年,金日成访问印度尼西亚,23岁的金正日身着军装,以“护卫军官”的身份寸步不离跟在父亲身边。

这其实就暗示着他已经将自己的长子作为接班人来培养。

1973年,刚刚年满三十的金正日被任命为中央组织指导部部长和宣传鼓动部部长,掌管着“官帽子”和“笔杆子”,这无异于是正式宣布他是储君。

当时,大家都亲切的称呼金日成为“首领大人”,称呼金正日为“敬爱的指导者同志”。

此时的金正日,正处在男人一生中最黄金的年华,又手握重权,一人之下万人之上,世间的一切对他来说都无所羡慕。

唯一能让他有所反应的只有漂亮的女人了。



1966年,金正日在父亲的撮合下和洪一茜结婚。

洪一茜是烈士的遗属,代表的是军队中的元老集团,这是一桩不折不扣的政治联姻。

此时金正日本身在外面已经玩得很花了,经历过环肥燕瘦各种女人,使他很难看得上军人家庭出身,凡是都一板一眼,毫无情趣的洪一茜。

于是在1969年,等金日成将军中的“延安派”、“甲山派”、“苏联派”全部清除完毕后,他就毫不犹豫的与洪一茜离婚。

恢复单身的金正日愈发无所顾忌,在平壤和元山的5栋别墅里养着不下30位各种风情的美人佳丽。

1974年的一天,金正日来到朝鲜中央本部大楼的三楼书记室,准备面见父亲商量国事。

恰巧金日成外出视察去了,他福至心灵,脑海里突然冒出一个无法抑制的念头——坐上父亲的宝座试试什么感觉。

说干就干,他坐在父亲专属的沙发上,仿佛成为了至高的存在,一声令下,三千里锦绣河山莫不遵从。

正在这时,一道倩影推门而入。

她白色衬衣外面套着一件女士西装,下身穿着短裙和肉色丝袜,正拿着一份文件,看到“首领大人”的专座上竟然坐着“敬爱的指导者同志”,不禁“啊”的发出一声惊呼。

她叫金英淑,二十出头,原来在咸镜北道安全局担任接线生,几天前才被调到金日成身边当“技术书记”。

“技术书记”这个词是朝鲜的独创,大致意思就是文员兼生活秘书那种。嗯,有事秘书干,没事......



反应过来的金英淑连忙捂住嘴,然后弯腰向金正日鞠躬致歉。

金英淑虽然穿着正装,但西装的领口本身就很低,她一弯腰,就露出深邃的沟壑以及隐约可见的大红色内衣。

纵然是久经欢场的金正日,看到这一幕也眼睛都直了。

他再也忍不住了,一把将金英淑拉到身前,强迫她跪下,然后将她的头按向自己腿间......

付费解锁全篇
购买本篇
《购买须知》  支付遇到问题 提交反馈
相关推荐
无障碍浏览 进入关怀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