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秘西安宝马彩票案:销售员神秘失踪,体彩主任以人头担保没作假

分享至

最近江西南昌“2.2亿彩票事件”闹得沸沸扬扬,一名彩民花费十万元,一次买了近5万注同样号码的“快乐8”彩票,中了2.2亿余元。

并且在中奖的同时,完美规避国家的相关法规,无需交税。

这是连穿越者都不敢想的事!

这起事件严重打击了相关部门的公信力,无异于是将全国人民的智商按在地上狠狠的摩擦。

事实上,“彩票舞弊”现象一直存在,最远可以追溯到19年前的西安宝马彩票案。



刘亮,时年17岁,是一个陕南山区的农村小伙儿,他小学读完后就来到省城打工,目前在当汽修学徒。

他此时虽然还没成年,但已经是一个闯荡社会五年的老油子了。

出社会越久,他越明白一个道理,对于穷人来说,要想出人头地只能靠命,也就是撞运气,否则在西安打工一辈子也不可能在这里安家。

抱着这个想法, 刘亮大概从两年前开始就养成了买彩票的习惯,不管是即开型还是复合式,他都尝试过。

他此时的学徒工资每个月只有三百块,但即使如此,也会节衣缩食每周买两次彩票,买的也不多,五块到十块钱不等。

2004年3月23日上午,刘亮路过西安市新城区东新街,这里正在举行一个体彩销售活动。

奖品台上停放着一台宝马轿车,在车子的引擎盖上还码放着12万元现金。

主持人热情招呼着围观路人买彩票,并承诺现买现刮,现场开奖,一旦中奖就可当场带走12万元现金和价值48万元的宝马轿车。

特等奖12万现金+宝马,价值60万。

60万元在当时是什么概念?北京海淀区的房价在2004年每平米还不到7000块,这60万可以在海淀买一套小居室。

如果放到陕西,完全可以在西安的主城区买一套大平层。

在巨款的诱惑下,围观的路人争相购买,想试试手气,现场氛围顿时一片火爆。

当时这种彩票与我们今天的不同,叫做“即开式彩票”,现场就能刮奖,也省得回去苦等。



刘亮看这架势,自然也心痒难耐,于是随手买了一张10块钱的彩票,刮开后票面上赫然出现了“草花K”的图案。

刘亮瞪大了眼睛,一时间几乎无法相信自己的眼睛,直到旁边的人高声尖叫:“中了,中了!草花k中了,这位先生中了一等奖!”才让他从惊愕中回过神来。

听到周围人的欢呼声,刘亮的内心沸腾了。

他的手不自觉地颤抖着,这一刻的喜悦超出了他所有的想象。

主持人迅速跑到台前,拿过刘亮手中的彩票,确认后兴奋地宣布:“大家看到了吗?这位幸运的彩民抽中了一等奖!接下来,他将参加我们的第二轮抽奖,看看是否能抽中特等奖。大家拭目以待。”

第二轮抽奖更是激动人心。

众人的注视下,刘亮走上了台中央,旁边的公证人员严肃地见证着一切。

主持人拿出四个信封,上面分别标着0、1、2和9,刘亮的手悬在空中,迎来了一次重大的抉择。

他心中忐忑,但也充满期待,因为这个简单的抉择,将决定他是否能走出这里,驾驶宝马车和手持12万元现金,开始他全新的人生冒险。

刘亮还沉浸在刚刚的喜悦中恍惚不已,凭着本能选择了他钟爱的数字——9。

主持人缓慢而庄重地打开那个充满期待的信封,字迹清晰地显示着:宝马。

这一刻,刘亮意识到他中了特等奖,一辆宝马车和12万元的现金,他的生命瞬间焕发出耀眼的光芒,而周围人也响起了一片惊叹声。

主持人再次确认,随即高声宣布:“恭喜这位先生抽中了特等奖!”

他为刘亮胸前戴上了一顶鲜艳的大红花,然后扶着他走向宝马车,边走边用充满诱惑的声音说:

“让我们的幸运儿,驾驶这辆宝马车,为大家进行一场特别的巡游,让每个人都见证他的好运。”

在主持人的示意下,刘亮坐进了那辆华丽的宝马车,打开车顶的天窗,向着围观的人群挥手,开始了他人生中第一次游街。



这一天,是刘亮十七年的人生中最幸福的一天,他的宝马车在西安街头转了一遍又一遍,边上的行人纷纷侧目注视,眼中闪烁着羡慕的光芒。

根据彩票管理规定,中奖者需在次日携带本人身份证件到彩票中心办理兑奖手续后,才能拿走奖金和奖品。

所以刘亮游完街就径直回家了,这天晚上,他做的梦都无比香甜,在梦里还在感慨自己终于通过运气改变了命运。

然而,第二天还没等他去兑奖,他就先接到了陕西省体彩中心的电话。

由于他的彩票是伪造的,体彩中心已经将彩票上交国家鉴定,因此前两天他所中陕西省即开型体育彩票特等奖作废!

不仅钱没了,而且如果一旦证实造假,那么他还要担负法律责任。

刘亮目瞪口呆,宝马没了不说,还可能要锒铛入狱,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心情激荡之下,刘亮爬上了西安市体彩销售处门口的广告牌,威胁要以死来证明自己的清白。

付费解锁全篇
购买本篇
《购买须知》  支付遇到问题 提交反馈
相关推荐
无障碍浏览 进入关怀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