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旬老人告状20年,贪官关系网通天,新任书记不畏强权震动官场

分享至

一句“逼我害我的就是村支书,管我罚我的就是乡里”引出了一位老人20年的告状之路。



故事是发生20世纪70年代的时候,一位满脸沧桑7旬老人带着一封告状书和妻子跟孙女在告状路上已经告状长达20年了。

这个老头告状告了二十年。

房子告没了,妻子告疯了,儿子告跑了。

就连他自己,也从不惑之年告到了风烛残年。

可他要告的事情,到现在都还没解决可却没有一点结果,还处处受阻拦,甚至比唐生取经九九八十一难还要难上加难,逼得他在路上拦截过领导的车,可领导根本不听他说,直接让人把他给赶走,甚至还将他一顿殴打。因为李荣才要告的人是恶霸村支书,他可有着不一般的关系,想告状简直比登天还难,所以胳膊永远拧不过大腿。

20年前,李荣才是华裕村的村会计,当年为了揭发贾仁贵贪污,三番两次往上面提交揭发材料,没想到不仅没揭发成,还被贾仁贵反咬一口。他诬陷李荣才侵吞公款297块钱,上面为了护贾仁贵,不分青红皂白,直接给李荣才扣上贪污受贿的帽子,还在全村游行批斗游行,一家老小全被赶出村子,李荣才儿子被逼得四处逃,而媳妇也改嫁了。

至此,李荣才老伴也患上了疯病,一家人妻离子散,李荣才不服,他带着妻子和年幼的孙女一边乞讨一边告状,甚至直接告到北京,上面立即接受了他的诉状。李荣才本以为这次终于有了结果,可没想到贾仁贵背后势力强大,文件转到地方,结果案件再次被敷衍过去,最终也就不了了之。

自那以后,李荣才就带着一家老小每天坐在县委大院门口要告状,一坐就是20年,而且县委大院各级领导都认为他们一家老小全是神经病,没人愿意搭理他。



直到最近,县委新调来一位秦书记,他看到县委门口衣衫褴褛的老头带着一老一小坐在地上,而且面前摆着一张诉状。秦书记经过一番询问,得知他已经告了整整20年的状,但依旧没结果。

那你找找乡里啊?提起乡里,李荣才都咬牙切齿,找他们没用,我连乡政府都进不去,说我们一家子都是神经病,门房师傅不让我进去,秦书记听后非常生气,回到县委大院,他让下面人把李荣才一家老小安排到招待所去住下,并送上一些生活费。

随后,秦书记拨打了下面乡镇府的电话找现任乡长了解情况,乡长一听是李荣才案子的事,开始推脱责任,认为这个案子是20年前的事,跟他这一件没有关系,还说李荣才就是个告状专业户,一家人脑子也不正常,没必要搭理他那么多事。

秦书记听完气得火冒三丈,命令他明天必须把李荣才房子解封,然后把他们接回村里安置好他们一老一小。挂断电话,秦书记让下属把李荣才多年来所有案件资料拿来,20年的李荣才光材料就提交了上千份。

随后,经过一番认真阅读每份案卷,发现他们当年都是稀里糊涂在处理这起案件,内心万般的气愤,认为李荣才案件的确不简单。于是,秦书记下定决定,这次一定要将这案件彻底查清楚。

第二天一早,信法办的老许听说了这件事,忙找到老秦告诉他李荣才的案件不简单,说着他就给了老秦一份名单里面都是关于李荣才案件的政府官员,小到乡里干部,大到省级官员竟足足有一百人之多。



老秦这才知道,李荣才告状告了几十年面对的并不是一个贾仁贵,而是这一大批领导干部,他没料到,贾仁贵的后台居然如此之硬。

秦书记知道这案子会困难重重,如果自己插手这案子,势必会受到牵连,但秦书记并不会因为这屈服,他还是决定马上成立专案组,把这件事情查清楚,还人民一个公道。

经过一番深思熟虑,秦书记决定在查之前先不打草惊蛇,自己先到李荣才的村子做一次深入了解情况。为此,他特意前往花峪村了解情况可没曾想刚到村委会,他就吃了个闭门羹。

付费解锁全篇
购买本篇
《购买须知》  支付遇到问题 提交反馈
相关推荐
无障碍浏览 进入关怀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