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秘1020事件后,缅方不得不引渡明家的真相,我方用一招隔山打牛

分享至

温馨提示:本文基于真实背景改编,部分情节加入了艺术修饰和个人联想,请理性阅读,与君分享旨在弘扬正义,与君共勉意在宣传法律,前1/2免费阅读。

2023年11月15日夜间,果敢第五大家族明氏家族,有缅甸“雷洛”之称的果敢黑警明学昌在缅北的别墅四周突然警笛长鸣、灯光通明,大批缅甸警方从四面八方合围过来,将明家别墅围得严严实实。

万籁俱寂的夜幕被打破,山雨欲来风满楼。

别墅的防御体系相对完善,哨兵迅速预警,武装人员迅速就位,占据有利地位,但看清是警方后,有些面面相觑,老爷不是和政府官员来往密切吗。



别墅的书房里此刻聚集了四个人,族长明学昌端坐在桌前,年近七十的他看上去身影略显佝偻,一脸的沧桑,但神色如常。

明学昌出上世纪70年代加入果敢王彭家声领导的武装力量,与缅甸政府军作战,和大毒枭罗星汉厮杀。他在枪林弹雨中冲锋过,真刀真枪与对手拼杀过,见惯了太多的死人,见多了太多的血腥,很长一段时间是生死看淡,不服就干。

现在的这种局面影响不了他。

明学昌拿起电话说:“我现在给敏昂莱将军打电话,看看还有没有缓和的余地。”

室内另外三人是他的儿子以及孙女,明国平、明菊兰和明珍珍,他们是明学昌的嫡亲,也是明家的核心成员,三人脸色惶恐不安。

明学昌看在眼里,心中叹息,恨铁不成钢地对三人狠声下令:“你们去外面稳住局面,在没有我的同意之前,不准任何人踏进别墅半步,违者格杀勿论,警察也不行。”

此时,在别墅外面,带队的警督正举着一个大喇叭口沫横飞地一番叫嚣,大意是“坦白从宽、抗拒从严、不要负隅顽抗,赶快弃暗投明”。

明家对此的回应是沉默,警督对此的理解是“这是明家的蔑视”。

因此警督怒不可恕,骂道给脸不要脸,就在他要下令强攻之际。一名穿西服、佩戴金丝眼镜的中年男子抬手阻止说:“等一等,我们没有必要和明家硬碰硬。明学昌是一个聪明人,他知道该怎么做。”

中年男子虽然没有职位,但他是缅甸军政府最高领导人敏昂莱将军的特派员,这次行动他才是真正的指挥官,警督必须给他面子,连声附和“有道理!我怎么没有想到呢。”

别墅内,明学昌拨通了缅甸军政府高层敏昂莱将军的专线电话。

电话刚一接通,明学昌急切地问道,一通连珠炮:“敏将军,这到底是怎么回事,究竟发生了什么事,你我之间是不是有什么误会?”

然而接电话的人却不是敏昂莱将军本人,而是他的贴身美女秘书,时刻贴身,晚上也不离开零距离接触那种。



美女秘书用清脆悦耳的声音在电话里说:“明先生,敏将军有公务在身,日理万机,无法接听你的电话……”

明学昌心道:“你就是那个李万姬。”

生死观关头,明学昌顾不得那么多了,有些歇斯底里地吼道:“将军我知道你就在旁边,你只想问你当初的攻守联盟是否还有效?”

敏昂莱将军这才干笑着拿过电话,说:“明老弟啊,如果当初地攻守同盟没有效,明家已经是枪林弹雨了。”

明学昌心里泛起一丝希望:“将军,我愿意出大价钱,以后的收益五五分账。”

敏昂莱将军停顿了一会,沉声说道:“这已经不是钱的问题,你这次做得太过了,坑杀中国警方卧底人员,屠杀中国人。你看看现在的局势我内忧外患啊,想保你也保不住啊。”

明学昌心里一惊,急忙辩解:“将军,你不要听信谣言,人云所云,没有这回事。”

敏昂莱将军叹了一口气说道:“同盟军刚刚宣称在卧虎山庄的下水道内找到了两具尸体,尸体用塑料布包裹得严严实实,你应该不会陌生。尸体发现的及时还未腐烂,据我所知,受害者身份已经得到中方确认,正是他们卧底人员中的两人。”

卧虎山庄是明学昌在果敢自治区建立的最大电诈基地,占地近200亩,内部配置了各类高科技的诈骗设备,外围配备了一个警察营的武装防御力量。

明学昌利用卧虎山庄控制着来自世界各地的电诈成员近千人,组织开展冒充公检法的新型电信网络诈骗,日进斗金,而我国受骗老百姓往往一夕之间一生积蓄化为乌有,流落街头、生活悲惨。

纸终究无法包住火,明学昌的心生悔意。同时把自己的孙女明珍珍在心里骂了一遍又一遍,如果不是有血缘关系,明学昌早就问候明珍珍的先人了,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家伙。全是他这个孙女招惹的中国警方,结下那般的血海深仇。

明学昌这些年远离战场多时,他如今的生活是出入有豪车,美酒佳肴无数,还有美女提供暖被窝服务……

当一个人经历了享乐,有了金钱和地位,他就会越来越怕死,越来越惜命。

明学昌的手不由自主地开始颤抖起来。



2011年10月5日发生的湄公河惨案,中国警方对主犯糯康是不死不休,即使糯康背后有泰国军方撑腰,最终还是被中国警方抓捕回国处死,而泰国军方自始至终没敢吭声。

这是中国警方保护本国公民的一种决心和态度,更是大国的尊严不可冒犯。

如今看来这件事情暴露是迟早的事,明家承担不起这样的后果,而缅甸军方更不敢出头,明学昌额头冒汗,深吸一口气,说道:“将军,放明家一条生路,明家愿意拿出所有家产。”

“我必须借你的头去平息中国人的怒气。”敏昂莱停顿了一下说道。

“真要赶尽杀绝?”明学昌绝望得声音沙哑。

“你我是多年的老朋友了,你的子女就是我的子女。这样吧,你死家人活,你活家人死,你好好考虑,时间不多了,你还有四十分钟的考虑时间和安排时间。”敏昂莱将军说。

明学昌张了张嘴,想说点什么,又不知道从何说起或该说什么,这时电话那头敏昂莱将军已经挂断电话,听筒里只留下一阵忙音。

明学昌的脑海中回到了三个星期前的10月19日,“1020事件”前的一一天。

那天是明学昌的卧虎山庄和白所成的苍盛科技园例行的“联谊会”。名曰联谊,实为交换电诈人员。

交换的原因是电信诈骗已经完全标准和产业化,完全按照公司管理的方式进行运作,不养闲人,每个月末都会进行绩效考核,不达标者要被淘汰。

如今正规的企业都面临用工荒,更不要说这些不能拿上台面的电信诈骗,所以里面的每一个人员都是宝贵的人力资源,想走可没那么容易,在这里可没有辞退和开除一说。

在缅甸电诈园被淘汰的人第一选择是互换。

淮南的橘子到淮北不开花结果不是橘子本身的问题,而是土壤和气候的问题。商鞅本是晋国人,韩非子是韩国人,李斯是楚国人,他们在自己的国家混得穷困潦倒,被人当水货,但到了秦国如鱼得水,最后功成名就。

明家和白家虽然都是搞电信诈骗,但两家的电诈脚本和方向是完全不同的。

明学昌的卧虎山庄主要是冒充公检法以营造恐吓的气氛进行电信诈骗,白所成的苍盛科技园是杀猪盘,用甜言蜜语诈骗那些存在自我认知差异的“恋爱脑”,尤其是一把年纪还梦想着自己的盖世英雄会乘坐七色彩云来接自己的那种怨女。

通过这种人才流动,确实出现了在卧虎山庄和苍盛科技园被视为能力有限的电诈人员,后期到了另外一方混得风生水起的例子,且不在少数。

这种结果坚定了当地多个诈骗园进行人才交流的决心。毕竟把这些人员分解成器官出售可没那么容易,那得看配型是否成功,实际上这种配对成功的几率是非常小的。



当天,从卧虎山庄驶出一辆60座的大巴车,车上除了一个司机和两个押送人员,剩下57人都是送去交换的,其中有四人正是卧底的中国警务人员。

车子行到半路,四名卧底的中国警务人员带领车上人员突然出手制服了司机和押送人员,驾驶车辆向边境线而去。

明家发现以后立刻通知了缅甸军方,缅甸军方出动就近政府军将车辆拦截了下来,押送回卧虎山庄移交给明家。

这是前所未有过的电诈人员“起义”,如果每个人都这样,人心散了队伍就没法带了。明学昌闻讯后勃然大怒,亲自带领武装人员杀气腾腾地赶来处理,。

明哥很生气,后果很严重。明学昌气急败坏地指着众人说:“你们必须付出代价,抽生死签。”

抽生死签是果敢地区处罚群体事件常用的一种方式,一般是10%的红签,90%的白签,抽中红签者会被当场处死,以儆效尤。

四名卧底的中国警务人员眼见事态严重,人命关天已经超出预期,当即站出来表明身份,要求明学昌停止犯罪行为,将这些人全部送返我国境内。

半路杀出程咬金,而且级别不低。这让明学昌举棋不定,以往在电诈园中发现卧底的中国警务人员不是没有先例,但像今天闹出这么大动静却是第一次。

按果敢的惯例,发现中国警方卧底的警务人员后,果敢各方势力都会睁一眼闭一只,让人自行离开即可。但这一次,卧底的中国警务人员闹得有点大,让明家面子上过不去。

明学昌决定先把人晾在一边,磨磨对方的锐气再说,于是未作表态先行离开了。

明学昌的孙女明珍珍丑人多作怪,自小被养得嚣张跋扈,看到卧底的中国警务人员光明正大地站出来,还义正言辞地指责她们,憋了一肚子的火。

当她看到明学昌一言不发离开,以为这是爷爷的暗示,于是命人动手,坑杀了我方四名卧底的警务人员。

明学昌稍后得知后,气得差点吐出三升老血,为了给明珍珍“擦屁股”,掩饰杀害卧底的中国警务人员的罪行,明学昌干脆一不做二不休,将参与这次行动的53名中国公民全部有组织射杀。

这就是后来新加坡《联合早报》报道的1020事件,缅甸版“湄公河惨案”。



事情发生后,明学昌思前想后决定拉敏昂莱将军下水,他把这起事件和伤亡人数上报了敏昂莱将军,隐去了有中国警方卧底人员的这部分,只是说因为电诈人员集体叛乱与护卫发生冲突引发大量的伤亡。

缅甸内部政局不问,经常发生冲突,乱世人命贱如草,因此敏昂莱将军听闻后并未在意。

1020事件发生后,我方在第一时间通过外交途径向果敢地区提出正式交涉,要求缅方彻查卧虎山庄内中国公民伤亡事件的整个经过。

然而你永远叫不醒一个装睡的人,敏昂莱将军与明家早已形成了盘根交错的利益关联,因此他对我方提出的要求做了选择性的遗忘。

既然如此,那就让你无法遗忘,必须选择。

我方秉承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联系了与政府军苦大仇深的果敢同盟军彭德仁将军,准备借他之手完成我们不方便直接出手的事情。

付费解锁全篇
购买本篇
《购买须知》  支付遇到问题 提交反馈
相关推荐
无障碍浏览 进入关怀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