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代弟媳被调戏打嘴巴!朋友被爆头!加代兄弟血战大连黑道大哥大

分享至

创作声明:本文为虚构创作,请勿与现实关联

人和人之间要常交往、多联系,这样才会让你的人脉更宽广。特别是在江湖中,没有什么感情是不需要维系的。

加代在北京陪着媳妇小薇过了几天清闲的日子,感觉该出去转转了。想来想去,发现好久没见大连的盛振孝和张博了。行,那就去大连。

加代给大连的盛振孝打通电话说道:“振孝大哥啊,我打算带着媳妇去大连玩玩,不知道你在不在啊?”

盛振孝听加代要来挺高兴,回答道:“哎呀,老弟啊,这时候来就对了,现在可是大连最美的时候,我在我在,领着弟妹赶紧来。”

加代听盛振孝这么说那就去吧。加代爱热闹,出去玩肯定得叫几个兄弟,喊了武猛和武猛的女朋友,再加上常鹏、李秋,就这么的,一行人是开开心心的就奔了大连。

还说大连这边,盛振孝接完电话就打给了张博,当年张博在北京挑头大连帮的时候和加代关系处的很好,现在张博回了大连,加代来玩,张博那是一个高兴啊。虽然张博在外地办事,但是给盛振孝说了,马上往回赶。

等加代一行人到了大连,盛振孝这个热情接待就不用说了,大连最好的福天海鲜楼请加代他们开怀畅饮。吃饱喝足以后那一个个还都兴奋的很,于是盛振孝领着加代他们又来到张博的兄弟三郭开的夜精灵酒吧。

三郭看到加代大哥来了,那都不是热情了,都激动了,他知道加代大哥和张博关系可好的很,直接就是最高规格接待。最大的包房,最好的酒,白的,红的,啤的,应有尽有,呼呼啦啦摆了一大桌子,加代这行人一看这阵势,还说什么,嗨起来吧。

大家玩的也是真高兴,只是俗话说的好,乐极生悲啊!

正玩的热闹,加代媳妇小薇和武猛女朋友马茹一起去洗手间了。她俩从洗手间回来的时候,突然马茹发现自己的手镯没了,就对小薇说:“薇姐,我回趟洗手间,我的手镯好像放到洗手台了。”

小薇说:“那咱回去找找。”

马茹说:“不用薇姐,你先回房间吧,我记得就在洗手台上,我自己去拿。”

小薇说:“行,那你快去快回。”

马茹到了洗手间就看见自己的手镯了,就在洗手台上,于是走过去拿起来,打开水龙头,准备冲洗一下戴上。正冲着呢,突然就感觉后边有个手摸上了自己的屁股,一张酒气冲天的嘴巴就贴到了自己脸上,马茹吓了一跳,猛的一转身,一看是个五大三粗的醉鬼,抬手对着他“啪”就是一个耳光。

醉鬼被打了一耳光醒酒了吗?没有,还直接急眼了。一把抓住马茹的头发,“啪啪啪啪”就是四个大嘴巴子,边打边骂:“小婊子,敢打老子,就算你们老板见了我也得客客气气的,滚蛋!”原来这醉鬼把马茹当成酒吧里的服务员了。

这醉鬼是谁呢?在大连这块儿,除了盛振孝还有个有实力的大哥,江湖人称海八。海八手下有个大兄弟体校出身,爱健身,自个又长了个大块头,练的一身肌肉一动一动的,好喝酒还是个爆脾气,本名侯庆吉,兄弟们都称他“火鸡”。这醉鬼啊,就是他!

你想啊,就这么一位重量级选手,再喝了酒也没个轻重,四个耳光会把这柔柔弱弱的马茹打成什么样,你可就明白了吧。

就看着马茹的脸立马肿成了猪头,两边嘴角都往外流着血,这火鸡一松开她的头发让她滚,马茹哭着就赶紧跑了。

马茹跑到武猛那哭的更厉害了,武猛看见马茹哭的稀里哗啦,脸都肿成那样吓了一跳,赶忙问道:“怎么了这是?”

马茹边哭边说:“洗手间有人耍流氓,还打我。”

盛振孝听到马茹这么说直接就火了,说道:“什么?谁这么大胆,在大连还有人敢打我弟妹?”

武猛立马就站起来,这就要去拼命啦。加代他们赶紧跑到洗手间去找人。到了那,马茹一看那个威武雄壮的背影就认出了火鸡,火鸡正趴到洗手台洗脸醒酒。马茹一指对武猛说:“猛哥,就是这个人!”武猛这暴脾气,扭头走到最近的一张桌子边,抄起两个酒瓶子就跑回来了,对着火鸡的后脑子就是“啪啪”两下子,直接把瓶子全干碎了。

这火鸡的虎背熊腰真不是吹的,两瓶子都稀碎稀碎了,他愣是没事。火鸡迷迷糊糊转过身来,武猛都一愣,这家伙真抗揍。武猛接着又一拳头就打到火鸡胸口上了,火鸡只是往后趔趄了一下,立马精神了,知道有人打自己,张嘴就喊:“祝斌,祝斌,快来。”很快,就看着祝斌带着七八个兄弟就跑过来了,祝斌问道:“咋了,大哥?”

盛振孝一看这人他认识啊,张嘴说道:“好啊,火鸡,你他妈搞什么呢?敢动我盛振孝的兄弟媳妇,这是你撒野的地方吗?三郭,把兄弟们都给我喊过来!”

火鸡一听才明白,刚刚调戏的女人不是这里的服务员,竟然是盛振孝的兄弟媳妇。

三郭听盛振孝发话了,立马拿起对讲机就喊了一声,就看着呼呼啦啦二三十个兄弟,拿着各种家伙可就跑过来了。



火鸡一看这情况,对盛振孝说:“咋了盛哥,你想干嘛啊?”

盛振孝说道:“还干嘛?赶紧滴,给我兄弟武猛,还有兄弟媳妇道歉!”

火鸡说道:“哎呀盛哥,我真不知道是兄弟媳妇啊,是,刚才误会了,是我错了。但这“哐哐”干我这几下子就不算了呗?”

加代听火鸡这么说不乐意了,说道:“听你这意思你还委屈了?要不是盛哥在这,你觉得你今天还能走得出去?!”

盛振孝看火鸡这态度,面子上可不好看了,对着火鸡抬手“啪啪”就是两个大嘴巴子,说道:“少废话,赶紧道歉!”

火鸡感觉自己面子丢大了,有些急了,说道:“盛振孝,认识这么久,我可一直对你很尊重,你竟然敢打我脸,这个事儿过不去了!”

站到旁边的三郭听到火鸡给大哥叫板,那可不行,一拳就砸到火鸡眼睛上,说道:“你想怎么的?”

火鸡体格子再好,眼睛也不抗揍啊,拿手一捂住眼,想发火但心里有数,他们这么多人打起来,自己肯定吃大亏,忍了忍说道:“好好好,我认错,对不起盛哥,对不起兄弟,行了吧?我能走了吗?”

这种小事没必要搞大,盛振孝说道:“滚蛋,真是给你脸了!”

火鸡听说让走,赶紧领着这几个兄弟离开了酒吧。

火鸡走了以后,盛振孝和加代他们继续在酒吧喝酒,本来事儿也不大,武猛哄哄马茹也就没事了。所有人都没把这个插曲放到心上。

可有人咽不下这口气了!火鸡出了酒吧门,是越想越气,回到自己的住处就让兄弟祝斌召集人马,都带上家伙在夜精灵酒吧门口集合。很快,五六十号子人可就围在酒吧门口了。火鸡让祝斌从住处带来的十把五连发也发下去。这下火鸡的胆气可就冲天了。

火鸡带着这几十口子人冲进酒吧,一进屋对着天花板就是“啪啪啪”几下子,喊道:“都他妈别动啊!”喊完就跑到盛振孝和加代跟前,把他们给围了,火鸡的兄弟们把五连发全掏出来给盛振孝他们全顶脑袋上了。

盛振孝大风大浪见的多了,说道:“火鸡,你这是想干吗?”

火鸡说:“干吗?我告诉你盛振孝,你以为打了我就没事了?”

盛振孝说道:“那你还能怎么的?来来来,拿你的五连发崩了我!”

火鸡说:“你可别逼我啊!我今天就是得出了这口气!”

三郭早憋不住了,站起来叫道:“你出你妈的气啊,今天真是给你脸了,你想弄哪一出?!”

火鸡一听三郭说话,伸手从桌子上拿了烟灰缸,对着三郭的脑袋瓜子“咣”就是一下了,真下劲啊,一下就给三郭干趴下了。

盛振孝急了,猛的站前来说道:“火鸡,你疯了,你敢打三郭?”

火鸡冷哼了一声,伸手又从桌子上拿了个洋酒瓶,对着盛振孝的脑袋瓜子“啪”的一下子,盛振孝一下就被打到沙发上了。

加代和武猛一看这情况,伸手一扶盛振孝对火鸡说道:“你怎么……”

火鸡看加代说话,把枪又往加代头上一顶,说道:“怎么着?你他妈还有想法?再动一动今天把你们全撂这!”

火鸡扭头对祝斌说:“祝斌,让兄弟们给我砸!”

火鸡带来的这几十号子人听老大发话了,那赶紧动手吧,拿着手里的各种家伙对着屋里就是“噼里啪啦”,很快就把个酒吧干成废墟了。

火鸡看砸完了,对加代他们说道:“少他妈在这装逼,这里叫大连!”



说完带着这些个兄弟们大摇大摆的出了门。这可把加代给气坏了,他们一走,加代赶紧联系把盛振孝和三郭往医院送,等着他俩包扎的时候,加代就给张博打通了电话,说道:“小博,你回来了吗?”

张博听到时加代,回答道:“大哥啊,我今天刚处理完这边的事,明天就能赶回去啊,你这是给盛哥刚喝完?”

加代说道:“哎呀,小博,今天这个事儿呢,本来我想自己处理,让李正光和毛天驰过来,但是盛哥不同意啊。”

张博一听加代要调人,赶忙问:“出什么事了?大哥。”

加代说道:“唉,刚才出了点事,我们和盛哥在三郭的夜精灵酒吧玩,和火鸡产生了矛盾。火鸡带人把盛哥和三郭都打了,还把酒吧给砸了。”

张博一听都愣了,说道:“什么?火鸡?他喝酒喝傻了吧。哎呀,他真是疯了,行了,大哥,在大连出事你喊兄弟们过来,这不是打我脸嘛。我这就回大连,你看我能不能把火鸡给烤喽!”

张博挂了电话,立马给小军子打电话,说道:“军儿,火鸡在大连惹事,跟我去打他!”

小军子一听就乐了,说道:“博哥,咱打他干嘛,费那事,我自己去把他埋了就完了。”

张博的车这一路可没停,天一亮可就到了大连,来到了白玉兰酒店。加代和武猛他们都住在这里。张博到了酒店先给旅顺的兄弟王虎打电话,让他召集兄弟们在白玉兰集合。然后又打电话让盛振孝和三郭也过来。

没过多久,王虎带着四五十号兄弟,全都带着五连发就到了。张博要来火鸡的电话给他打过去,说道:“火鸡,你现在在哪?”

火鸡没听出来是谁,问道:“你谁啊?你管我在哪儿?”

张博说:“我是张博。”

火鸡一听是这主,心里就紧张了,说道:“哦,是博,博哥啊。”

张博命令道:“少废话,半小时以后我到你的场子海锦汇,你要不在我就把你的场子砸了!”

说完就把电话挂了。火鸡一听,知道张博火了,赶紧打电话让祝斌召集兄弟们马上到海锦汇,自己也往海锦汇赶。

付费解锁全篇
购买本篇
《购买须知》  支付遇到问题 提交反馈
相关推荐
无障碍浏览 进入关怀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