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三临盆,丈夫求我帮她接生,产后他抱着孩子,我递上他不育证明

分享至

创作声明:本文为虚构创作,请勿与现实关联

1

“月月,求求你,快救救我的孩子。”

让老公背叛家庭的小三此刻躺在我的手术刀下,我最终还是选择了职业道德。

孩子顺利降生了,是个男孩,老公抱着他欣喜若狂。

然而我知道,他很快就笑不出来了。

因为我手上,有他的不育症诊断书。



2

我叫沈月,今年32岁,是一名妇产科医生。

今天是我第一天到这家私立妇产科医院上班,院长给我开出了年薪60万的丰厚薪资,这是我靠着在原来的公立医院拼命努力,才得到的。

一个医生的成长之路充满荆棘,我不但苦练医疗技术,还抽时间写论文、做科研,年纪轻轻就是副主任医师,这才能在跳槽时腰杆挺直。

转到私立医院后,夜班少了,薪水高了,有更多时间陪伴家人,我也终于不用再因为加班没时间经营家庭,和老公苏凯争吵不休了。

“沈医生,刚来了个大出血的产妇,怀孕九个月胎盘早剥,已经送到急诊手术室了。”

没想到刚刚走进医院,就来了个大活儿,还那么紧急,我赶紧换衣服刷手上台。

产妇很年轻,看以往的产检记录,她才21岁,然而,目前的状况的确不容乐观,女孩下体出血严重,并且对止血药不敏感,护士用力按压止血,刚刚紧急从血库调来的血液也源源不断输入到她体内。

“看样子要赶紧找到止血点,出血控制住以后才能剖腹产把胎儿取出,否则母子俩都有生命危险。”

我摘下沾满鲜血的手套,打算先找家属聊一聊,顺便下达病危通知书,丰富的临床经验告诉我,前期工作不做好,万一一尸两命,没有哪个家属能承受得住。

“吴欢欢的家属在哪?快到谈话间来。”

我用广播喊话,两分钟后,一个熟悉的身影走进了谈话间,我抬头一看,眼珠子差点没瞪出来,怎么是你!

眼前的男人,正是我结婚五年的老公苏凯,他显然也没想到手术医生就是我,几秒钟之内,震惊、恐惧、崩溃……好多种情绪在他脸上接连上演。

“你……你是孩子的父亲?”

最终还是我打破了僵局,苏凯点点头,我最后一丝希望破灭了。

“九个月,孩子都要出生了,为什么!”

我近乎咆哮着吼出这个疑问,内心的崩溃像是要杀死我,心脏一颤一颤的疼痛。

“欢欢……是欢欢说孩子现在很稳定,偶尔放纵一下没事的,谁知道一下就大出血了,止都止不住。”

苏凯显然误会了我的问题,等等,这个答案……无论是作为婚姻的受害者还是一个妇产科医生,都觉得脏了耳朵。

“月月,我知道你很生气,一时半会儿接受不了,但是,现在不是讨论对错的时候,你也知道,我家三代单传,父母等着抱孙子,脖子都等长了,欢欢肚子里的孩子可不能出事啊。”

见我沉默不语,这个平时骄傲又冷峻的男人,居然扑通一声跪在我面前:



3

“求求你,一定救救我的孩子,等孩子平安降生,我任你发落还不行吗?”

苏凯眼泪都快出来了,结婚那么多年,我从未见过他哭,可见这个孩子对他有多重要。

我叹了口气,拿出病危通知书让他先签字,能怎么办呢?毕竟我还身穿白大褂,救死扶伤的誓言不允许我背叛职业素养。

拿到家属签字,我转身回到手术室,那里才是我的战场,手术之前,我仔细看了一眼小三的模样,毕竟年轻,她还像个孩子一样透着稚气,只是此时她脸色苍白,两条生命正在流逝。

经过仔细摸索,我成功找到了出血点,争分夺秒的把伤口缝合,手术台上所有人都松了一口气,就连主任也向我投来赞赏的目光。

随后麻醉师上场,我的手术刀顺着产妇九个月大的肚子一刀划下去,看上去稳稳当当,实际上在下刀之前,我的手微微颤抖了两下。

这个小三,破坏了我和老公的婚姻,还和他在床上颠鸾倒凤,弄出个孩子,我的婚姻,甚至我的人生,因此蒙羞。

几分钟后,一个漂亮的男婴被我从产妇肚子里拽了出来,孩子哭声嘹亮,各项评分也都是满分,我平静的把孩子让护士抱走清理,稳定情绪就走出手术室。

“男孩,7斤2两,放心吧,母子平安。”

正在手术室门口焦急等待的苏凯高兴的一蹦三尺高,要不是我身份特殊,他恐怕要拉着手术主刀医生跳一支舞,终于他从狂喜中平静下来,收敛笑容,严肃的看着我:

“月月,我欠你一个解释,等孩子满月,咱们好好谈谈。”

我没理会渣男的欲言又止,转身潇洒离开,下班回家后,苏凯不在,想来是在医院照顾产妇和宝贝儿子,我平静的将他所有私人物品一一打包,快递到他的公司,然后果断换了锁。



4

之后的几天,我一个产科医生不断听说医院下属月子中心的八卦:那个在我手上捡回两条命的小产妇可是名副其实的小娇妻,母凭子贵,在最贵的月子套房里成天挑三拣四。

“每顿月子餐都要求两斤的龙虾和三头鲍鱼煮粥,呵呵,她也不怕吃了堵奶。”

“那男的也是个窝囊废,舍不得花钱又怕小娇妻生气,把一切都怪罪在月子中心头上,笑死人了。”

我平静的吃瓜捡乐子,似乎这一切与我无关,以前五年的婚姻生活,苏凯一向要求我勤俭持家,杜绝浪费,看来这次小娇妻是要仗着尊贵的儿子,狠狠敲他一笔了。

哎,真是可惜了我辛辛苦苦替他省下的钱,不过没关系,这笔帐,咱们大可以慢慢算。

一个月时间飞快的过去,“算账”的时间很快到了,那天我手术结束,打开手机一看,三十多个未接来电。

“月月,你什么时候换了锁,我进不了家门了。”

“家?你哪里有家?”

我笑了,苏凯自觉理亏,恳求我见他一面,咱们当年谈清楚,我想了想,同意了。

一个小时后,我们俩进了家,我把两份早已准备好的文件摆放在桌上,一份是离婚协议书,另一份,则是医院生殖遗传科的诊断书。

付费解锁全篇
购买本篇
《购买须知》  支付遇到问题 提交反馈
相关推荐
无障碍浏览 进入关怀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