慈禧太后晚年独掌大权,为何无人敢反对,全凭这三张王牌在手

分享至

前言

我们都知道,慈禧太后在晚清时期曾经垂帘听政长达47年之久,可她到底是通过什么方式稳固了自己的权力?她又是如何一步步爬上权力之巅,最终成为让皇帝都畏惧三分的女人的?

一位来自满洲八旗之家的普通女子,是如何在后宫深处步步为营,孤立宦官和朝中大臣,联合心腹,清除异己,直到死的那一天,手中依然紧握大权,这其中的故事令人叹为观止。

我们都知道,慈禧太后在晚清时期曾经垂帘听政长达47年之久,可她到底是通过什么方式稳固了自己的权力?她又是如何一步步爬上权力之巅,最终成为让皇帝都畏惧三分的女人的?

一位来自满洲八旗之家的普通女子,是如何在后宫深处步步为营,孤立宦官和朝中大臣,联合心腹,清除异己,直到死的那一天,手中依然紧握大权,这其中的故事令人叹为观止。



一、穿上选秀花楼金钗,即将步入深宫的懿贵妃

1851年冬天,北京城。这一年,刚即位的咸丰帝下旨,要在满洲八旗选秀入宫充实后宫。宫中太监们立刻傲慢而急切地将这道谕旨送到满城里的八旗子弟家中。

一时间,八旗人家里弥漫着忧虑和哀叹之声。年轻貌美的闺女们面带哀愁,喃喃自语道:“我们这些八旗女子,终究逃不过这深宫的命运啊......”

镶蓝旗人叶赫那拉氏家中也不例外。她整理着妹妹头上的彩凤钗,轻声叹息道:“真是怕什么来什么啊......要不是咸丰帝登基,你也不用进宫作陪啊。”

妹妹眼圈通红,一言不发。她明白姐姐的心情,自己也曾幻想过与心上人结为连理,过着简单却温馨的生活。然而一纸旨意下来,她和姐姐只能服从安排,前去应选。

隔壁的邻居老魏摇着蒲扇走了过来,一脸同情:“哎,叶赫那拉啊,让我说啥好呢......咱满城里的闺女都难逃这宿命,你和妹妹只能去碰碰运气咯......”叶赫那拉深深地叹了口气,没有说话。她明白老魏也是一片好意。



入夜,叶赫那拉姐妹俩躺在床上辗转难眠。她们彼此交握的手冰凉而颤抖。姐妹俩都明白,一旦入选,她们就再也回不了家了。一切从今往后,都要依靠自己。

第二天清晨,镶蓝旗王府的大门前挤满了家长和闺女。她们个个盛装齐全,脸上却难掩忧虑和失望。

叶赫那拉的父亲拍了拍她们的肩膀,红着眼圈说:“去吧,闺女!这是逃不掉的宿命......你们会没事的!”叶赫那拉深吸一口气,牵起妹妹冰凉的手,迈进了选秀的深宫。

一个月后,叶赫那拉如愿以偿入选,被封为兰贵人。位份低于皇后。而妹妹也顺利被选中。当她穿上华服,佩戴精美的凤钗时,曾经对平凡生活的向往已烟消云散。从今以后,她将要面对的,是后宫深处的潜规则和腥风血雨。

二、权倾朝野,手握军政大权的恭亲王

1861年9月的一天,北京城郊外的翠微宫内突然传出了一连串清脆的碎裂声,随即便归于平静。这一夜,紫禁城的东南角也隐约传来几声巨响。



载垣等八大臣被困在各自的寝宫中,伺候他们的宦官全部撤走。他们对突如其来的变故还一头雾水,面面相觑。“这是怎么回事?太后要对我们不利了吗?”他们面色凝重,心中忐忑。

与此同时,恭亲王府中灯火通明。恭王奕䜣一身朝服站在厅中央,神色急切地等待着。他知道,今晚的行动将决定他未来的命运。

第二天清晨,奕䜣率领军机处大臣来到了养心殿外,众臣闻风纷纷赶来。只见慈禧太后面色严峻,厉声质问载垣等人擅改谕旨、阻挠垂帘听政的罪行。八大臣无一人敢出声。

顷刻间,肃顺被押解到狱中,不久便押往新疆;景寿和杜翰则当场斩首;其余几人也接连被革职或贬谪。奕䜣双手捧着已经盖好章的谕旨,冷眼旁观。他知道,利用两宫太后的名义除掉政敌,自己一举坐上了实权者的宝座。

确立权力后,奕䜣更加蛮横跋扈。他派心腹监视朝臣的一举一动,权倾朝野。为了讨好太后,奕䜣还主动要求接手外交大权,成为专门联系外国使节的中流砥柱。一时间,恭王在朝中如日中天。然而村民和百姓们见了他都避之唯恐不及,生怕惹到这个暴君。



“奕䜣现在权倾朝野,连太后都要让着他三分了。他这样专擅大权,迟早是祸害!”村长摇头感叹。

“唉,这么多年了,也该明白太后的脾气性格了。她才是真正的决策者!”邻村的石头回答道,“我看奕䜣越是飞扬跋扈,太后的忌惮就越深......”

果然,权力让奕䜣越发目中无人,也让慈禧太后心生警惕。1865年,在一位谏官的奏折启奏下,慈禧太后迅速发布上谕,撤了奕䜣的军权和外交大权。

奕䜣一时间失势,但仍在朝中摇摆。直到1884年法国入侵之际,太后这才找机会将他彻底打倒。

三、违背祖制,执意立幼主稳固大权

1875年正月初四的傍晚,太医静坐在暖阁中抽着菸袋,等待着皇上的召见。忽然,他看到一个宦官神色慌张地跑了过来,跪在地上说:“陛下他已经......已经驾崩了!快请太医去诊察!”

太医震惊之下,烟袋“啪嗒”一声掉在地上。他手忙脚乱地跟着宦官往东昏门奔去。一路上,两人无言,脸上都是难掩的忧色——他们都明白,这意味着同治帝走完了短暂的一生。



太医从东昏门踉踉跄跄地走了出来,跪伏在地。两宫太后的面容明显地紧张和凝重起来。

“陛下他......已经驾崩了。”太医轻声禀报。

“什么!”慈禧太后脸色瞬间灰白。她知道,同治帝这下真的离开她了;她也明白,这同时意味着自己必须重新选择一个皇帝“傀儡”。

而按照祖制,只能在同治帝的堂兄弟中选一个最幼小、最好控制的。到时,她只能做太皇太后,不能再听政。

“娘娘,这......”婉容欲言又止。

“寡人已定!依旧选嗣君于‘载’字辈!”慈禧太后眼神坚定。

付费解锁全篇
购买本篇
《购买须知》  支付遇到问题 提交反馈
相关推荐
无障碍浏览 进入关怀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