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南男子连杀两名幼童,只为生吃脑花,他听说吃了能补脑治病

分享至

  • 本文为真实案件纪实,旨在破解犯罪心理,捍卫正义人间!

猪脑花相信很多人都吃过,可人脑呢?

2009年,云南发生了一件骇人听闻的大案:有个人迷恋偏方治病,把人脑吃了下去。

还是生吞……

(为保护被害人隐私,此文皆用化名)


被害人的奶奶接受采访

1、喝驴奶

2009年腊月,云南省保山市郭里村。

眼看要到年关,村里大集人满为患,28岁的老王盯着面前的母驴双眼冒光。

这头母驴刚生产完,奶水充沛,肚子下面的奶头肿胀着,正被小贩握在手里往外挤奶。

老王咂巴着嘴,狠狠朝地上啐了口唾沫上前一步:“驴奶好喝吗?这头母驴咋卖的?”

小贩一愣,驴奶产量少,相比羊奶、牛奶来说,算是精贵玩意儿,买些回去补身子或者尝尝鲜也就罢了,谁还会为了口驴奶专门买头驴啊。

“五千。”有钱不赚是傻子,小贩比了一个巴掌,说出价格。

“金驴子啊?便宜点我要了。”老王皱眉,跟小贩讨价还价。

“行了行了,大早晨的算我开个张,给你了。”

二人谈了一个折中的价格成交,老王美滋滋地牵着母驴回家。

“你整这东西回来做什么?”老王的媳妇在家搓洗衣服,孩子在旁边玩土,瞧见多了一头驴,不由问道。

“你个女人懂个屁,这可是治病的良药!”老王不想跟媳妇废话,径自将母驴牵到屋子旁边的草棚子里拴好。

“驴啊驴,我的病能不能好,可全靠你了。”老王摸着母驴的皮毛喃喃自语。

谁都不知道他牵头驴回来做什么,只有他自己最清楚!

说罢,老王直接躺在地上,用嘴含住母驴的奶头,用力吸吮,一股奶腥味瞬间充斥整个口腔。

那味道实在难以下咽,老王泛着恶心,差点没把吸进嘴里的驴奶吐出来。

“唔!”他急忙用双手捂住自己的嘴巴,强迫自己咽下去。

腥膻的味道让他整张脸都皱在一起,接连喝了三大杯凉水才缓过劲儿。

原来,他患有癫痫,时常发作,每次都是九死一生,难受得要命。

药也吃了不少,可没有一点效果,病魔仍旧折磨着他。

既然正经治疗没有用,他就只能想别的招儿,找些专门治疗疑难杂症的民间偏方试试。

好巧不巧,老王偶然得到一本手抄的偏方小册,里面正好记载了生喝母驴奶可以治癫痫的方子。

为了能让母驴出奶好,老王每日都亲力亲为给它喂水喂料,更是一顿不落地跑到棚子里喝驴奶。

既然是生喝,自然不能用碗接了煮沸,又想到如果把奶挤到碗里,接触空气,可能会影响到治疗效果。因此日日对着嘴喝。

就这样连喝了一个月,老王已经幻想着以后没有癫痫折磨的快乐人生。

可惜梦想是美好的,现实却是残酷的,他的癫痫还是发作了。

显然这个方子不灵,老王一怒之下把驴杀了吃肉,一双小眼睛闪着算计的光。

“看来只有用最后一个法子了。”老王咬牙,想到手抄册子的最后一页,有一个可以根治癫痫的偏方,但是极为血腥残忍,他有点下不去手。

眼下却顾不了那么多了!

“正所谓人不为己,天诛地灭”,为了能好好地活着,他想着牺牲别人又算得了什么?

他决定按照偏方上的要求准备药引,只见纸上赫然写着七个大字:

吃人脑花,治癫痫。

2、吃脑花

2010年,大年初一。

村里家家户户都挂着大红灯笼,到处都是新年的味道,偏偏在一片祥和的氛围里,发生了一件惨无人道的事情。


案发的村子

张大娘串门走亲戚,刚到田埂边,就看到一个30岁左右的男子,正骑在一个十多岁男孩的身上,双手还死死掐着男孩的脖子。

这可把张大娘吓坏了,这男人显然就是要对孩子图谋不轨啊!

她一个老太婆哪敢冲上去搏斗,恐惧占据了上风,只能用手死死捂着自己嘴巴,生怕发出一点声音引起那个凶恶男人的注意,再连她也一起杀了。

她跑回家,把门锁死,确认安全后,才瘫坐在地上大口喘气。

可一想到那个可怜的孩子,她又忍不住担忧,便把事情告诉了自家男人。

“这还得了!走,咱们去找村支书!”两口子赶紧到村委会,张大娘把看到的一五一十说给村支书听。

村支书骇然,村民淳朴老实,何曾发生如此恶劣的事!

他立刻叫上村里的壮汉,让张大娘领路,往田埂而去,希望还能救孩子一条命。

等一行人赶到时,浓郁的血腥味扑鼻而来,村支书意识到很可能大事不妙,要真是出了人命,可不是他一个村干部能处理的。

“你们把这地方围起来,不准任何人靠近,我去报警。”

等警察找到男孩时,他已经成了一具冰冷的尸体,且死状极为凄惨,简直让人毛骨悚然!

只见男孩的头盖骨被打开,眉毛以上的脑组织全都不见了!鲜血染红了土地。

所有人都倒吸一口凉气,就连有多年办案经验的警察都忍不住唏嘘凶手的残暴。


案发地

而对男孩实施残杀的,正是老王。

事情还要从他在村口看到男孩和小伙伴玩耍说起。

老王出来走亲戚,心里想着怎么才能搞到人脑,这东西不寻常,死人的肯定不行,一定得是鲜活的才好。

可他身材矮小,力气也普通,要是对大人下手,成功几率太低,若是孩子,反倒有几分把握。

“你瞧瞧,我从家里的鞭炮上拆了这么多下来。”不远处男孩的声音,引起老王的注意,只见两个半大孩子,正把头凑在一起点小鞭炮玩。

瞌睡了送枕头,机会这不就来了吗?

只一瞬间,一个邪恶的念头就在老王心里升起,他大步地朝两个孩子而去:“娃儿,叔请你们吃辣条好不好?”

两个孩子听到有零食吃,顿时欢呼一声,凑到老王身边。

老王拿了零钱给大一些的孩子,让他去小卖部买,等人走远了,他笑着对留下的男孩说:“走,叔带你去那边抓鸟去。”

“耶!抓鸟去!”男孩兴奋地跟着老王来到麦田。

老王一双小眼睛四处观望,确认没人后,迅速解下自己的裤带缠到男孩脖子上。

不等男孩反应,老王手上用力一缩,男孩被勒得喘不上气,挣扎几下,就再也不动了。

为了确保男孩死透,老王又骑在他身上,双手狠掐他的脖子。


被害男孩

确认男孩已死,老王才从兜里拿出早就准备好的刮胡刀,沿着男孩眉毛上方开始割皮,很快便划出一条深可见骨的血口。

为了能取到脑子,老王特意将男孩的头皮扒开,并用旁边的石头将头骨狠狠砸开,尚有余温的脑子就出现在他的眼前。

他小心取出脑子,拿到西侧的一条水沟中清洗干净,用手指挖了一块,送入口中。

一股腥臭直冲脑门,豆腐脑一样的口感滑到嗓子,恶心感让他只吃了少许,就再也忍受不住吐了出来。

“妈的!”老王不甘心地再次尝试,可人脑实在太难吃了,比生驴奶难吃一万倍!

第一次杀人,他也心有余悸,男孩的尸体满脸是血地躺着,他也不敢收拾。

一来二去耽误了不少时间,害怕被人发现,他干脆将剩下的人脑扔在地上,迅速逃离现场。

3、又死了一个

警察勘查现场,首先要确认被害人身份,而村支书壮着胆子仔细看了男孩的脸,却蹙眉疑惑:“这不是我们村的孩子。”

村里人少,邻里之间都认识,谁家孩子长什么样,村支书记得一清二楚,确定这张脸他在村子里没见过。

“这就难办了,别村的孩子怎么跑这儿来了?”要知道郭里村周围有好几个村子,真要挨家挨户排查起来,可是一个不小的工程,警察也犯了难。

就在这时,一个邻村的寻人广播响彻天际。


广播寻找孩子

原来,隔壁的妻贤村有户人家的孩子不见了。

“哪位村民看到小塘子让他快点回家,他的爸妈正在找他。”

广播里寻找的孩子叫小塘子,因为村与村之间挨得的近,所以妻贤村的广播,在郭里村也能听得的一清二楚。

警察怀疑被害的男孩,就是妻贤村丢失的小塘子,当他们拿着被害男孩的照片找到小塘子家的时候,他的母亲正以泪洗面。


接到报案,迅速出警

11岁的小塘子乖巧听话,平时会主动帮家里干农活,学习成绩也不错,就算跟朋友出去玩,也不会天擦黑了还不回家。

当确认照片里的被害男孩就是小塘子时,警察将其已经遇害的消息告诉了他父母,小塘子的母亲和奶奶顿时哭晕过去。

他们万万没想到,只是半天的功夫,一家人就与这个孩子天人永隔,小塘子的奶奶更是一把年纪,要白发人送黑发人。

他们一家子脾气和善,从不与人交恶,实在想不明白,好好的孩子为何会遭到如此毒手。

杀人开脑,小小年纪,无辜枉死连个全尸都没留下,到底是谁如此凶残?

而这个凶手究竟想用人脑做什么?

就在警方踌躇之际,紧接着又发生了一起命案,一个三岁小女孩死了,脑子也没了。

付费解锁全篇
购买本篇
《购买须知》  支付遇到问题 提交反馈
相关推荐
无障碍浏览 进入关怀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