缅北人魔白应兰:以虐杀年轻男人为乐,却自称是被敏昂莱逼得

分享至

创作声明:本文为虚构创作,请勿与现实关联

缅北这片土地军阀混战,罪恶横生。

乱世出“人魔”,这句话从古至今都有考究。

随着华夏打击电信诈骗的力度、幅度不断加大,缅北四大女魔头也被剥下伪善的外衣,从脏污的泥水中显露出来。

第一位,魏家长女魏榕。

第二位,白家二女白应兰。

第三位,白家三女白应改。

第四位,缅北媳妇朱仙美。

白家不愧为缅北第一家族,名声、实力直追上一代果敢王彭家声,四大女魔中,白家独占其二。

她们的共性都是外表美丽动人,但却心如蛇蝎。

如果硬要弄个排名,全缅北最可怕的女人非白应兰莫属!

她身材高挑,皮肤白皙,一双丹凤眼迷得男人走不动路,经常穿着超短裙,露出魔鬼般的惹火身材。



但她的罪恶手段却已突破人类认知的下限!

下面我们扒一扒白应兰的罪恶成长史,看看来自地狱的恶魔是怎么练成的。

白应兰,女,生于1990年6月13日,缅甸籍,现任鑫百利公司董事长,缅北基金福利会会长,果敢汉奸白所成的二女儿,缅北电信网络诈骗犯罪集团重要首脑。

她出生于缅北第一家族白家,虽然家世显赫,但因为女儿身,并不被白所成重视。

天生聪颖的白应兰从小就知道如何讨好父亲,而且长得漂亮可爱,即使地位比不上弟弟白应仓,但也在几个姐妹中鹤立鸡群。

她在这种罪恶的环境中长大,精通各种手段与算计,狠辣程度能媲美父辈,甚至有过之而无不及。

2009年,白应兰19岁,这一年缅北局势动荡不安,白家被果敢王彭家声逐渐边缘化,让白所成急得像秋后的蚂蚱。

彭家声虽然是以毒品发家,曾被称为金三角三大毒枭之一,可掌权之后也逐渐意识到毒品的危害,打算在果敢地区推行禁毒政策。

白所成知道这个消息后,直接表示自己的不满,他可是在90年代就跟着彭家声打天下,现在更被任命为缅甸果敢同盟军副司令,地位仅次于彭家声。

原以为老大哥会采取自己的建议,毕竟这时候最赚钱的生意就是毒品,白家也依靠种毒、制毒、贩毒全条产业链挣得盆满钵满。

可白所成低估了彭家声的决心,被老大哥拒绝之后,还拉上其他三大家族进言献策,结果彻底惹恼了彭家声。

果敢王彭家声对缅北的掌控力度之强,远超白所成的想象,就这样以白家为首的四大家族被逐步边缘化。

白应兰作为父亲的小棉袄,看着父亲一天天抽着雪茄愁眉苦脸,也想帮忙做些什么。

白所成幽幽一叹,二女儿最聪慧、善解人意,可毫无政治斗争的经验,又能帮什么呢?

忽然白所成灵光一闪,心生一计,现在他和彭家声的关系变僵,何不退位让贤?

彭家声很喜欢自己的两个儿子,可以打感情牌。

于是白所成将政权和百胜集团交给了大儿子白应能,兵权则交给了二儿子白应仓。

因为他历来重男轻女的思想,白应兰什么都没有捞到。

在他看来,女儿只需要乖巧懂事、美貌如花即可,反正在白家一辈子衣食无忧。

这一刻白应兰无奈至极,她有信心接手白家产业之后,能够再度让白家崛起,并挣更多的钱,可父亲却不给自己的机会!

幸运的是,白应能和白应仓就是两个草包,虽然比起普通人来说还可以,但是在人才辈出的缅北,就有些不够看了。

他们不仅没能和彭家声拉近关系,反而闹得越来越僵。

整个白家被愁云笼罩呢,白所成甚至都有向彭家声负荆请罪的打算,让对方看在自己几十年追随的份上,给白家一条生路。

白应兰看在眼里,急在心间。每次她找父亲谈正事,都被父亲摆手打断,白家的女儿只能当花瓶,这是历代祖宗传下来的规矩。

可白应兰知道不能再等了!

某天午后,她直接冲到白所成的房间说道,“父亲,白家已是危急存亡之秋,您且听我一言!”

白所成从未见过如此认真的女儿,那双黝黑灵动的眼睛中透着执拗,他终究点了点头。

“我想你是陷入了误区,咱们白家作为果敢仅次于彭家的家族,其余几大家族都看我们的眼色行事,彭家声倒行逆施,有钱不赚,早就惹恼了大家。既然他吃完饭就想掀桌子,那咱们不如将他给掀了。”

年仅十九岁的白应兰说这话的时候一脸狠厉,还做了个抹脖子的手势。

白所成没想到女儿的胆子这么大,这种事自己也想过,可现在整个缅北都在彭家声的掌控之下,特别是兵权的五分之四都由彭家声直接管理,要想造反谈何容易?

白应兰似乎知道父亲的顾虑,开口道,“您难道忘了敏昂莱将军吗,我有信心能和敏昂莱合作!”

白所成浑身发抖,他都有些看不懂这个二女儿,不过这的确是黑暗中的一丝曙光。



就这样白应兰失踪了五天,整个白家只有白所成知道女儿的行踪。

他每天都对着佛像虔诚祈祷。

女儿还没回来,但他却接到了敏昂莱将军的电话,让他三天后前往内比都商议。

白所成秘密邀约魏家等其余家族,与敏昂莱见面之后,终于获得了支持,敏昂莱答应出兵10万与他们合作!

果敢在内奸和外患之下,终于失守了,2009年8月,彭家声被缅北政府军击败,逃离缅北。

彭家声的势力被白家等四大家族瓜分,而白家分赃占比高达百分之五十,这其中也与敏昂莱将军的影响力密不可分。

因为白应兰的牵线搭桥,白家成为敏昂莱将军的代言人,白所成也宣布果敢独立,自己担任果敢主席,至此到达人生巅峰。

整个白家都沉浸喜悦之中,可却忘了一个人的付出,那就是白应兰。

她回家之后整整躺在床上半个月才能下地,浑身上下的肌肤都充斥着红肿的鞭痕,扭动一下身子都疼,敏昂莱实在是变态可怕!

这对于白应兰来说简直就是噩梦。

不过这只是开始,为了让敏昂莱出兵,她甚至答应对方每个月都要和敏昂莱见面。

无论白应兰多么狠毒,也只是个十九岁的小女生,曾经也渴望爱情,却迎来敏昂莱当头一棒,种种罪恶行为在她心头种下了变态的种子。

每次白应兰和敏昂莱见面之后,回家都得用钢丝刷擦洗,可怎么都擦不掉肮脏与罪恶。

她恨敏昂莱,恨天下间所有男人!

随着时间推移,白家对缅北的掌控力越来越强,某些时候终于可以硬气地对缅北政府军说“不”。

白所成也看到二女儿默默无闻的付出,这个生性要强的女儿,无论经历多大苦痛,都没有抱怨一声。

他决定给女儿一个机会,“应兰,现在敏昂莱也不能拿白家怎么样,你不用每个月再去找他。我知道你心中装着豪情壮志,我给你1个亿,你可以用白家的名头出去单干,我也想看看你能到达怎样的高度!”

白应兰面色红润,兴奋到差点窒息,她付出这么多终于获得了父亲的认可。

不过白应兰做的第一件事,却让人大跌眼镜,既不是招兵买马,也不是发展新项目,而是在缅北做慈善。

她出资3000万成立了缅北基金福利会,整天以成功女企业家的身份做善事,帮助那些劳苦的受灾群众。

渐渐的,白应兰在缅北拥有了好名声,更是成为各类媒体的座上宾,在缅甸受欢迎的程度远远超过白应能和白应仓。

殊不知,白应兰在下一盘大棋子,这盘棋甚至需要果敢地区所有群众的帮助。

不过这些举动在白家兄弟看来却嗤之以鼻,他们甚至在公开场合谈论白应兰就是个只会拉名声的花瓶,毫无能力。

白应兰对此微微一笑,并没有反驳,智者不屑于和愚者争辩。

时间来到2015年,折服许久的白应兰终于等到了机会。

毒品行业已经日暮西山,白家为首的四大家族都在谋求转型。

这时候世界上包括华夏在内的几个大国都在清缴电信诈骗团伙,违法分子们抱头鼠窜。

而白应兰则顺势向他们伸出了橄榄枝,缅北可以接纳他们,并且缅北地方武装势力还能为他们保驾护航!

其实之前白应兰也想将电诈势力引入缅北,可那时候他们怎么看得上缅北这块弹丸小地?

可此一时,彼一时。

白应兰最先引进了电信诈骗团伙,成立了电诈园区,鑫百利公司就是给电诈园区披的合法外衣。

白家武装势力为诈骗团伙提供保护,抽取百分之三十的利润。

周围很多果敢村民也帮着通风报信,白应兰原来创办基金福利会发挥了作用,和果敢村民打成一片。

过了一段时间,白应兰已经弄明白电诈的所有流程,就开始自己成立电诈团伙。

作为第一个吃螃蟹的人,白应兰挣得盆满钵满,甚至于旗下的鑫百利公司利润远远超过白应仓的百胜集团。

白应能和白应仓两兄弟彻底被折服,电信诈骗所带来的高昂利润远超毒品,而且风险小很多。

就这样整个白家彻底转型,从事电诈行业。

缅北其他家族羡慕不已,纷纷来白家取经。白家也趁机提出一些不平等条约,更是彻底奠定了白家缅北第一家族的地位。

可人的野心是不断膨胀的,即使白家的电诈产业年产值已经超过15亿元,但白应兰还觉得不够。

自愿从事电信诈骗的人太少了,要是能够骗来更多了猪仔从事电诈,说不定能突破百亿产值!

于是白应兰通过拐卖、绑架、诱骗等手段,捕获了不少猪仔,电诈团伙进一步扩大。

2021年10月,白应兰熟悉了华夏的短视频平台,她觉得这是个好机会,华夏人多,而且还贪心,猪仔肯定更好骗。

于是一个叫做白应兰的女人注册了短视频账号,开始分享自己在缅北的日常生活。

她化着精致的妆容,穿着名贵的衣服,一股名媛气质,很快就引起了网友们好奇。



一个月之内,粉丝数就破200万。

她向华夏发布高薪岗位邀请,并介绍缅北风光优美,最适合游玩,欢迎中国人到缅北旅游、就业。

不少中国老乡都在缅北做生意,缅北就是以前华夏远征军的后代,大家都是一家人。

来缅北不仅能挣得盆满钵满,还能娶到漂亮的果敢媳妇。

许多人都被她美丽的外表蒙骗,真的去了缅北。毕竟按照白应兰所说,在缅北当建筑工人一个月都能挣3万人民币。

可当他们到达缅北之后,等待他们的不是高薪的工作,而是坠入地狱的电诈牢房!

有了猪仔的加入,电信诈骗的产值扶摇而上,而白应兰也成了白家真正的掌权人。

为了惩治不听话的猪仔,各种血腥酷刑层出不穷,电棒、水牢、铁锤砸指甲、毒蛇窝…

虐待猪仔是白应兰最快活的时候,那种肆意的发泄太爽了。

其实前些年她就被敏昂莱折磨得变态,不过被搞事业的心思压制着。

伴随着金钱与权力到达巅峰,她的野心欲望也被充分释放。

是她最先开创了人体血库,活取器官的挣钱路子。

可这还不够,她彻底成魔了,以虐杀为乐。

越来越多的华夏人被白应兰及其下属忽悠去了缅北。

白应兰从中筛选出十八岁年轻男子当男宠,不让他们参与电诈,也不是要和他们发生关系,而是要效仿封建王朝,做一件丧尽天良的邪事,这件事更是成了缅北诈骗集团覆灭的导火索。

付费解锁全篇
购买本篇
《购买须知》  支付遇到问题 提交反馈
相关推荐
无障碍浏览 进入关怀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