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高考713,表弟211分,妈妈却说男娃有出息让我把清华名额让给他

分享至

创作声明:本文为虚构创作,请勿与现实关联

我高考713分,表弟211分。

清华、北大的教授都上门抢我。

我妈给我报专科学前教育,毕业直接拿村里编制。

「我女儿不去,就让我侄子去吧,男孩志向远大。」

清华教授偷偷问我:「你妈是有什么精神类疾病吗……」

1.

我小升初的时候,爸爸去世,没多久舅舅一家都搬到了我家里。

妈妈说:「舅舅他们是来保护咱们的,我们母女单独住会被人欺负的。」



从此,三室一厅的屋子,我和妈妈只能睡在五平米的阳台。

舅妈时常骂我妈是家里的累赘,是生不出儿子的石鸡,以后没人给妈妈养老。

「不是的,我给我妈养老!」

舅妈揪着我的辫子嘲笑说:「赔钱的贱货,大人说话哪有你插嘴的份!」

每到这种时候,我都望向妈妈。

妈妈看着舅妈,眼中不乏羡慕,「你是个有福的,小豪以后肯定孝顺。」

这样的生活,我已经忍了六年。

表弟和我都是高三,高考在即,每晚放学已经是九点半之后了。

表弟每次都饿得嗷嗷叫,可舅妈喜欢睡美容觉。

于是,我妈就主动接下了给表弟做夜宵的任务。

为了照顾舅妈一家,我妈常年在小区对面的超市上班。

每天她九点下班后,又是洗菜做饭,又是扫地洗衣。

忙完这些后,等待她的是一片狼藉的桌子。

一回到家,表弟迅速扒完饭,米粒和菜汁撒了一桌子。

他瞧也没瞧,转身就窝到沙发上拿着手机打游戏。

「林豪,把饭碗端进厨房,这是最基本的素质。」

Duoble Kill——

表弟沉迷在游戏里,根本不管不顾。

「林豪!」

表弟的手机里传来队友的声音:「菜到抠脚!」

他的游戏输了。

表弟冲我大吼:「狗拿耗子,我凭什么端碗?你没长手啊,不会自己端!」

我正想呛他两句,妈妈又开始打圆场。

「小玉,小豪是弟弟,你多让着他点儿,高三本来就累,你别打扰他休息了。」

「何况小豪是男孩,怎么能老是进厨房?」

妈妈擦了桌子,端着碗筷进了厨房。

我看妈妈进厨房时挺了挺腰,估计是腰疼又犯了。

我只好也钻进厨房。

厨房的脏乱更让我恼火。

舅舅一家人的碗筷全都堆放在台面上,剩菜剩饭撒得到处都是,甚至还有苍蝇在半空盘旋。

这仅仅是晚上一顿饭而已。

我深吸了一口气,「妈,舅舅他们也太过分了,吃完饭连碗都不刷。」

「你舅妈刚做了美甲,五百块呢,要是沾了水掉了那不是浪费钱吗?」

「那舅舅呢?」

「你舅舅上一天班多累,回来还要洗碗,我这个当姐姐的怎么跟你外公交代。」

我心里有无数的话想反驳妈妈。

舅妈能做五百的美甲,妈妈的手却因为长期泡水,总是开裂贴着胶布。

舅舅上班的工资,也没给过妈妈一分钱。

可这么多年的忍受,妈妈早已经把被压榨的生活当成了天生的使命。

「妈你去歇着吧,我来洗。」

妈妈刚脱了围裙给我,表弟的声音传过来。

「大姑,你洗好碗没,我袜子脏了,你给我洗洗。」

表弟翘了前两节晚自习去打篮球,一身臭汗,袜子的味道更是不必说。

「小豪,你把袜子扔沙发上,我拿去洗。」妈妈回应得很积极。

我的眼睛黯淡下去,一边洗碗,一边思考未来。

如果我高考争气一点,是不是就能带妈妈离开这里。

2.

那天周末,我在客厅的一角复习英语。

破天荒地,舅妈竟然一上午都没让我做家务,中午还笑呵呵地要带我和妈妈去下饭馆。

舅妈穿了一身红,加上她嘴角的那颗痣,活像个不入流的媒婆。

可我没想到,她真是给我妈说媒的。

「老李,这就是我老公他姐。别看她是二婚,人可贤惠了,洗衣做饭比外面几千的保姆都强。」

我头一次听舅妈刻薄的嘴里能说出夸赞我妈的话,有些讽刺。

坐在中间的男人应该就是老李,大脸盘子秃顶,几缕头发从左梳到右。

老李昏黄的眼珠把妈妈和我从头打量到脚,似乎是在看货物一般。

他终于开口对舅妈说:「你没说她还有这么大的闺女啊?那咱们可要重新商量了。」

舅妈恶狠狠地剜了我一眼,扭头又笑得像朵菊花,「闺女好啊,长的漂亮,以后还能孝顺你。」

饭桌上,舅妈跟老李撕扯着彩礼钱,半个小时后,大家都露出了一个满意的笑容。

妈妈眼中一片茫然。

我扯了扯妈妈的袖子,「妈,你想嫁给那个老李吗?」

妈妈摇摇头,脆弱得好像一根随时能被扯断的麻绳。

我猛吸一口气,双手拉住桌布,掀了整个席面。

「我妈不愿意!谁敢逼她,我拿椅子砸死谁!」

那天,舅妈和老李不欢而散。

回到家里,舅妈冷着脸,让妈妈站在大太阳底下罚站。

她把我扯回家里,拿起拖把就往我身上打。

舅妈快有二百斤,我根本还不了手,浑身全是拖把打出来的伤痕和臭水味儿。

打累了之后,舅妈又拽着我的头发,甩了我几个巴掌。

「贱货!给你们脸不要脸!」

「老林家竟然养出来你们两个白眼狼!」

舅舅回来后,不知道说了什么,舅妈稍微解了气,让妈妈回家。

妈妈沉默不语,对我身上的伤痕也只当作没看见。

晚上,我和妈妈睡在阳台,我哭着问她,「为什么要忍?这是我们家,让他们滚。」

「别这样说,你舅舅听了该心里难受了。」

妈妈反倒对我说:「下次不能掀桌子了。女孩就是要温柔贤惠,以后才好嫁出去。你像个泼妇似的,哪个男的能看上你?」

「我生的是女孩,已经够丢人了。再养出来一个泼妇,到了阎王爷那里都不知道怎么跟你爸交代。」

某一瞬间,我真的怀疑,女人是不是天生就低劣。

我是妈妈的负担,让她抬不起头了。

3.

高考前最后一次模拟考试。

我考了699分,年级第二。

表弟考了700分,年级第一。

高中三年,我年级第一的宝座头次被人抢了。

只是我根本没当一回事儿。

林豪常年成绩吊车尾,排名经常在千名之后。

他爱玩儿爱混,不是翻墙去骑摩托车,就是在篮球场打球。

从高一开始,他的成绩单就是在打印店伪造的。

林豪还威胁我,让我别告诉舅妈。

笑死,我怎么会多管他的烂事。

成绩出来后,当天学校就流传三模考试学生拿手机抄袭,成了高分学生。

我立刻就知道抄袭的学生是谁了。

晚自习回到家,舅妈难得穿了围裙亲自下厨,做了满满一桌子菜。

「小豪,你可太争气了,竟然考了年级第一,你们班主任都直接跟我发成绩单了。」

舅妈一边帮林豪取书包,一边说:「他让我问问你是怎么实现这么大进步的,好给那些差生一点学习的经验。」

舅妈不屑地瞟了我一眼,好似在暗示我就是那个差生。

林豪心虚,当然说不出个一二三。

我端着饭碗吃饭,舅妈就想在我身上找补。

「小玉啊,你也上了三年高中,怎么从来不在家说成绩啊?」

「也对,你成天就像个呆子一样,成绩能好到哪儿去。」

林豪自觉尴尬,重重地放下碗,「妈,吃饭呢,你能不能别问东问西的?方玉她年级第二。」

舅妈闭上了嘴,低头刷手机。

我看了一眼,她在刷高中的家长群。

没过五分钟,舅妈咋呼起来。

「三模考试竟然有学生抄袭,还抄成了高分学生。」

舅妈眼珠子一转,敲了敲饭碗,「方玉,你考这么好,不会是抄的吧?」

林豪坐不住了,给我一个警告的眼神,放下碗就进屋了。

我看着林豪的背影,心想舅妈真是贼喊捉贼,不过也没有说什么。

舅妈还以为我是心虚,噼里啪啦地在家长群里发60s语音。

「大家看那个方玉,竟然考了699,就比年级第一少一分,会不会是她?」

「现在的女孩儿,年纪轻轻不学好,整天研究这歪门邪道的……」

舅妈顶着林豪妈妈的名字,以为林豪考了年级第一就能在家长群里一顿乱喷,反遭到其他家长的吐槽。

「林豪妈妈,你是没睡醒吗?谁抄袭也不可能是方玉,人家上高中一直第一,就拿了这一次第二。」

「某些人还是操心操心自己儿子吧,别高考就现原形了。」

「笑死人了,癞蛤蟆拿上外挂神器,就以为自己能登月碰瓷?」

舅妈一个个点开家长们的语音,我笑得差点呛了一口汤。

可舅妈平日刷抖音也只看主播秀才,根本听不懂这些时髦家长的话外之音。

第二天,妈妈竟然没有上班,去学校找了我班主任。

那时,正巧数学老师让我过去,让我教他一道奥数题怎么解开。

班主任最宝贝的保温杯掉在地上,「方玉妈妈,你家里是出了什么重大变故吗?还有一个月就高考了,为什么让她退学?」

付费解锁全篇
购买本篇
《购买须知》  支付遇到问题 提交反馈
相关推荐
无障碍浏览 进入关怀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