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一位女同事发生了一夜情,可她有男朋友,我该怎么办?

分享至

创作声明:本文为虚构创作,请勿与现实关联

第一章

星期五晚上十一点。
我叫李东来,是一名北京的程序员,今晚的我却是难以入睡,站在窗边看着窗外霓虹闪烁的北京夜景,我的内心很是烦躁起来。


办公室恋情有时候还真麻烦,明明是女朋友劈腿,可是离职的却是我,只因为我不想在那个环境里面对她、面对她故作可怜的姿态,以及面对同事们的各种耳语。
分手、离职、再就职,前前后后折磨了几个月,够我受的。
但今天不一样。
下星期一就要到新公司报到,总算能脱离过去,重新开始了。
该高兴的,可是我还是觉得心里有点空,想喝酒,但不能喝醉,因为没人能送我回家。
夜店是一个有趣的地方,在这里的人似乎都在大把大把地挥霍自己的青春,他们得到了快乐,却把所有的孤独和寂寞留在店里,越积越多。
对我来说,夜店永远是一个寂寞的地方。
尽管很吵很暗空气很差,偶尔还有来搭讪的男男女女,可是如果想一个人静静,还是可以的。
我坐在吧台角落,喝着今晚的第二瓶海尼根。
“一个人?”我循着声音找去,一个女人手里拿了两杯酒站在离我不远处,身上穿着淡紫色七分袖衬衫和同色系及膝A字裙,半长发已显散乱。




但是看她的样子,怎么看都不像是习惯混夜店的人。
“是啊。”我好奇地打量着她,她看来已有醉意。
“陪我喝。”她把一杯酒放在吧台上,很帅气地对我摇摇她手上的另一个杯子。
看看吧台上的酒,“莫斯科骡子?”我不由得皱起眉,她看起来不是酒量多好的人,怎么喝这种酒?我看她连喝曼哈顿都有问题!因为这种酒度数很高,不适合刚来酒吧的人,喝醉危险。
“你醉了。”虽然她很是漂亮,但是此刻的我却是没有心情去理会她。
“一句话,喝不喝?”没有想到这女生却很不耐烦起来。
或许是她的装扮明显和这里的气氛不搭轧,或许是我看出她脸上除了醉意,还有一些寂寞的味道……
看了她一眼,然后我一言不发接过那杯莫斯科骡子。

和我喝一样的酒,这是她找上我的原因吗?两只有着相同气味的落单野兽?
有人愿意陪她喝酒,她倒是很高兴,大声说着:“一、二、三!”两个人一饮而尽。
一只骡子下肚,我顿时觉得整个胃像是要烧起来一样,“果然有点过头了。”我想。
看看那个女人,原本就有点醉的她,这时候更是摇摇晃晃。
怕她跌倒,我伸手扶住她,让她坐下。
“陪我。”她真醉了,说话像个小女生一样任性。
“你该回去了。”我不想招惹麻烦,特别是醉酒的女人要是对她没有特殊目的非常麻烦。
“陪我!”她伸手抓住我,一个不稳就扑到我身上来。
一股气冒上来,怎么搞的,哪来这个莫名其妙的女人?

“你住哪里?我送你回去!”
虽然我很嫌弃麻烦,但是她毕竟是跟我喝完酒才醉的,也只能一把捞过她的手,两个人跌跌撞撞地走出酒吧。

“喂,你住哪里啊?”我忙着把她塞进我的车里,她却只是嘻嘻嘻地傻笑,问半天也问不出个鬼来,又不好随便翻人家的皮包,只好一边祈祷不要被警察伯伯临检到,一边狂飙回家。
我可以不管她的,可以任她醉卧在酒吧里,任凭某某某把她带走,或是等酒保叫醒她;但或许是那种寂寞的味道太相近也太熟悉,我无法丢下她不管,虽然我把她带出来之后就埋怨起自己的多事了……
扶着她上楼,她身上全是伏特加的味道,闻得我都快要醉了。
想赶快把她丢在床上闪人的,她却在进门后用力把我推到墙上,开始疯狂地吻着我,一边还不忘媚惑地说:“陪我……”
“你不要这样!”我想推开她,可是身体实在使不上力,原来男人也是会被女人霸王硬上弓的。
“陪我!”她一直在重复这句话,
既然这是她要的结果,那我也没有什么好顾虑的,再加上此刻我也是醉意涌上,头脑也是混沌了起来。

几个小时后,我累了,一方面是身体的疲倦,一方面是刚刚精神太过紧绷,一放松就会觉得累。
我将她整理干净,然后换一个舒服的姿势躺在床上睡觉,我静静地看着她,素净的脸庞怎么看也看不出来会有如此激情的演出,熟睡着的她週身仍散发出一种寂寞的味道,那种寂寞比我更深,深到也许连她自己都没有发现她原来是寂寞的。
把地清理乾净,我拎着一件毯子窝进沙发,还来不及多想些什么就沉沉睡去。
隔天醒来时已经近中午,我起身呆坐了一会儿,发现茶几上多了一张纸条,是她写的。
“很抱歉给你添了麻烦。”
把纸条翻过来又翻过去,就这样?
十二个小时前我捡回家的女神就这样消失了。
就当是一夜情吧!
两个素未谋面的陌生人偶然在酒吧遇见了,在酒精的催化之下有了关系,如此而已,在这个城市里并不是什么稀奇得不得了的事。
但我仍然记得,寂寞彷彿从她身上的毛细孔中逸出的感觉。
平静地度过了周末,星期一早上,我到新公司正式述职,一个只知道我的工作经历,对我的人生过往却一无所知的地方。
“我跟各位介绍我们的新同事,李东来,在之前的公司也是担任程序员,是一位资深的大拿,希望大家相处愉快。”
技术部的经理朗声把我介绍给同事们。
“大家好,我是李东来,李世民的李,东方的东,来这里的来,翻译过来就是来东方的李世民哈。”
这是我每次自我介绍时惯用的语句,如果没有意外的话,这样的介绍词不但可以让大家容易记住我,而且有助于气氛的缓和。
经理带着我一一造访同事们的座位,和大家握手致意,技术部人虽然不多,只有十来个,但这么一路寒暄下来还是有点累。
最后终于回到我的位子上,经理“钦点”了我隔壁的“高瘦男”同事,要他帮我熟悉环境和工作内容。
“我叫赵飞翔,叫我飞翔就好,有什么问题问我就可以了,不要客气。”
飞翔伸出手来,握手的力道和他的外表一样阳光热情。
飞翔一整个早上都在带我了解工作内容,包括目前在进行的项目和程序员要负责的部分等等,虽然写程式的工具和语言都差不多,但不同的项目所要使用的程式复杂度不一样,而且程式并不是写好就好,必须经过反复的测试才能确定是否能交货。
一下子就到中午,肚子老早就饿得我头发昏,飞翔拍拍我的肩:“吃饭先吧!下午我带你到公司其他部门去看看。”
在公司附近的快餐店解决午餐,两个人聊的不外乎是我以前工作的情况。
我这个人是比较谨慎的那种,讲难听一点是心机重;面对一个初识的人,我不习惯透露太多有关于自己的事,于是当飞翔问我为何离职时,我只轻描淡写地说:“上面的人太猪头了。”
飞翔就不一样,阳光得不得了,笑起来彷彿嘴角会闪耀着光芒的那种,说话和思考都是直来直往的:“所以我只能乖乖坐在电脑前面写程式,如果是其他工作啊,”
飞翔摇摇头,“大概不到三天就被炒鱿鱼。”说着说着又笑起来。
我看着他苦笑,他这种个性的确是容易吃亏的,但至少我不用担心我隔壁有人会扯我后腿。
下午的工作时间才开始,飞翔就拉着我要到其他楼层去。
“唉哟!技术部又没多少女生,而且一个比一个不像女人!”他哀怨地说。
我被他逗笑:“你当心被女同事听到!”
“唉呀,她们早就听到耳朵长茧了啦!”飞翔摊摊手,一付无可奈何的表情。
一边走着,一边听着飞翔向我介绍其他楼层的其他部门,他还不忘提醒我哪一楼的哪一个单位有年轻的正妹;我看他不是来介绍公司概况的,根本是存心打混不想工作。

“被你发现啰?”他搔搔头,“写程式是会累的嘛!”
回到座位上,我想起早上和大家见面时,有一个位子是空的,我开口问飞翔:“今天有同事请假是不是?”
“喔,对啊!我刚刚不是说技术部的女生一个比一个还惨吗?不过啊,可有一个例外……”他朝那个空位努努嘴,很是兴奋。
“那是赵蝉的位子,赵是赵飞燕的赵,蝉是貂蝉的蝉,是个大美女兼大好人喔!而且能力超强,别人抓不到的bug她都有办法抓出来!而且她还是我从业这些年见到的最漂亮的女程序员。”
看到他的样子,我很是不怀好意地笑着说道:“喜欢人家吧。”
“你在开什么玩笑?”飞翔连忙否认,但是脸上却是一阵羞红,仿佛被说中了心事一般。

他这看着我的样子,又是俩忙连忙解释起来。
“我已经有女朋友了!而且这个赵蝉虽然是个大好人大美人,不过仅限于当普通朋友,要是成为男女朋友的话,马上就会变成一座冰山!”
“这么骄傲啊!”听着飞翔的描述,我不禁皱起眉,我不喜欢这种人,好像自己多了不起似的,才分手的前女友就是这样,但过去我却认为这是一种女儿娇态,是可爱的,直到她劈腿被我抓到,亲口承认,我才了解我只不过是美化了她的缺点罢了。
“你误会了!我说的‘冰山’不是那种摆在外头的骄傲,她只是不愿意发生办公室恋情而已!而且人家也有个男朋友在美国呢!听说非常有钱,怎么可能看得上咱们这些北漂。”飞翔看我误会,忙着解释。
“喔。”

听到他的解释,让我疑惑起来,看着赵蝉的座位,好奇地猜想着她的模样,长发飘逸、腰不盈掬?眉如黛、唇如丹?巧笑倩兮、美目盼兮?或者……她根本是个像王熙凤一样的辛辣角色?

不过今天赵蝉却是没有来公司,让我没有验证自己的猜测长相。
第二天早上到公司的时候,飞翔已经埋首在电脑前面,“哇!这么认真啊!”我开玩笑地说了一句。
“去!认真你个大头啦!”飞翔把电脑萤幕转向我。
“新接龙?”我差点昏倒。
“喂,不要瞧不起新接龙好不好?我脑袋打结的时候可都是靠它呢!”飞翔白我一眼,满脸不屑。
我坐下来开始啃我的火腿蛋三明治和冰红茶,这几乎已成为我早餐的固定菜色,一个人住之后就养成了这习惯,早餐店一大堆,有好吃的有难吃的,还有难吃得要死的,但火腿蛋三明治的味道通常都不会差太多。
“喂,赵蝉来了!”飞翔小声叫着。
听到如此,让很是好奇的我连忙抬起头,却只看到她坐下的背影,顿时无比失望起来。
“走,我带你去跟她打招呼!”
看我如此样子,飞翔不管我的三明治还没吃完,径自走向赵蝉。
我看见他跟赵蝉说了些什么,连忙把最后一口三明治塞进嘴里,才站起来要走过去时,赵蝉站起来回头看着我这边,她的表情瞬间凝结,脸色发白,而我差点被那口三明治给噎死,一脸不敢相信地看着她。
是她!那夜我捡回家的女生!

付费解锁全篇
购买本篇
《购买须知》  支付遇到问题 提交反馈
相关推荐
无障碍浏览 进入关怀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