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厂妹,受不了那份孤独,我答应做他的临时老婆

分享至

创作声明:本文为虚构创作,请勿与现实关联

我叫李美春,今年26岁,家在农村,学历不高,16岁就出来打工了,干过很多工作,最穷的时候,连饭都吃不起,只能睡公园,桥墩底下。

第一次出门,是和一个老乡一起,工作也是老乡给我介绍的,结果我不仅被骗了,还差点失身,经历的事情多了,我也长了心眼。

22岁那年,我遇到我现在的老公,他是大龄剩男,结婚的时候他已经34岁了,在这个年纪能娶到小自己12岁的媳妇,当时老公在村里获得了好大的荣誉感,他对我也算百般呵护。

在农村,男人到了他这个岁数,想娶个媳妇也是挺难的。

可结婚后,老公就不愿意再出去打工了,带着我回家种香菇、种甘蔗,说要创业,想在农村广袤的土地上创造出一片事业来。

刚开始那几年,我被他的满腔热血感染,每天和他早出晚归忙活,可折腾了几年,除了能维持基本生活,我们什么钱也挣不到。

我劝老公不要折腾了,一起老老实实出去打工,两个人每个月也能存万把块钱。

老公却不甘心,说要去我自己去,他这辈子是不想打工了。

一气之下,我收拾行囊一个人去了广东。



结婚前多年的打工生涯,让我经验丰富,很快我就找到一家电子厂,进厂老老实实当一名厂妹。

流水线的生活,枯燥无味,每天基本是车间-饭堂-宿舍三点一线,好不容易下班或者休息日,整个人累得只想在床上玩手机摆烂,根本不想出去玩。

以前年轻的时候,这样的生活很容易接受,现在结婚之后,再重新过工厂的生活,实在有点难以忍受。

尤其是,漫漫长夜,那身心的孤独和寂寞,真叫人难以入睡,结婚之后,身体被解锁了以后,似乎随时都需阳气的滋润。

我才26岁,正是妙龄的年纪。

我住的是工厂的集体宿舍,我们宿舍有3张上下铺,总共六个床位,舍友都是来自五湖四海的女孩,大家很少相互搭理,每个人都买一张小布把自己的小窗遮起来,下了班洗了澡就窝在小床上,窗帘一拉,躲在自己的小世界。

床帘外,呼噜声四起;床帘内,我孤枕难眠。

无数个夜深人静的夜里,内心的欲火烧得我无法入睡,在床上辗转难眠。

不如,也给自己找一个临时老公吧!这个大胆的想法冒出来,自己也吓了一跳。

这种事情,在我们厂里很普遍,两个人在一起有个照顾,累了有个肩膀依靠,搭伙过日子,总比一个人强。

那些临时搭伙过日子的夫妻,他们出来进去从不避讳人,大大方方,外人一看还真像是两口子。

他们在工厂搭伙过日子,到了过年厂里放假就各回各家,各找各妈。自己的钱寄自己家里,平常生活开支,房租,各出一半,就是搭伙过日子的意思。

这个念头滋生出来后,就在我心里不断地生根发芽,我抑制不住,干脆豁出去了。

主意打定以后,去车间干活的时候我就多了个心眼,把车间里的男工友们打量个遍。

摸清底细后,我把目标放在一个叫刘泽的四川男人身上,他也是这次过完年才来的,和我同时进的这个车间,他应该有三十多岁了吧,个子高高的,五官俊美,皮肤黝黑,很健康的样子。

我俩的工位距离不远,干活空隙一抬头就能瞄到他的侧脸,偶尔我们四目相对,他会朝我礼貌地笑笑,他笑起来两边脸颊还有浅浅的酒窝,有点像那个香港明星古天乐。

有一天,吃饭的时候我故意和他坐同一张桌子。

“靓仔,有没有人说你长得像一个明星。”我主动搭话。

“什么靓仔啊,就我这模样,愧对靓仔二字,叫我名字刘泽就行了。”他不好意思地笑笑。

“刘泽,有没有人说过,你像某个港星?”我美目盯着他不放。

“以前读书的时候,有人说过像古天乐,不过那都是很久以前了,现在老啦。”他说着,又笑了一下,他笑起来的时候真的很好看。

我问他,每天都独来独往的,不孤独吗,他说,反正出来外面的目的就是挣钱,这里人生地不熟的,也没什么朋友,但是能挣到钱就行,其他的都无所谓。

就这样,外面聊着天,气氛很轻松,很自然,也很开心,这一天起,除了同事,我们还是朋友。

我们每天下班了一起吃饭,生活上有什么烦恼和困难对会和对方倾诉。

那天,我高烧40多度,浑身疼得受不了,我知道自己二阳了,工厂最近好多员工都中招了。

见我没去上班,刘泽发信息来问我是不是出了什么事,我把情况而他说了。

中午下班,他就到宿舍来看我了,拎着一袋水果、一盒盒饭,还有一袋药,布洛芬、感冒药、咳嗽药,看着我吃饭,烧热水给我吃药,这才又去上班。

一连几天,他都这样无微不至照顾我,直至我完全康复。



病好之后,我决定和他坦诚聊聊。

我直接选择在酒店见面聊,既然决定了,就不再扭扭捏捏。

我订好酒店,开好房间,就将位置和房号发给他,说有重要的事要和他谈谈。

他没问我什么事,只叫我等等。

不久,他来到了酒店的房间。

“小美,你……你要和我谈什么事?”可能酒店的房间给人的气氛太过暧昧,他竟然有些脸红,说话也不利索,眼睛都不敢正视我。

“刘泽,咱俩凑一对吧。”我直勾勾地盯着他。

“什么意思?”他终于抬起头,对视我的眼睛。

“临时夫妻,你和我,我们搭伙过日子吧。”我认真地说道。

他沉默不语,片刻之后,他盯着我的眼睛,诚恳地说:“好!我早有这样想法了,只是不敢和你说,怕你生气,也怕你不同意。”

我笑他有贼心无贼胆,他则说第一次见我这么热情奔放的女人,他受宠若惊。

然后我去洗澡,特地裹着个浴巾就出来,头发湿漉漉地披在肩上,站在他前面,轻咬着下唇,目光直勾勾地,盯着他。

那种眼神,就是一个有需求的女人盯着男人的眼神,那种渴望和火苗,足够把他燃起。

果然,他咽了一口,突然伸手,将我牢牢抱住,他的身子很暖,很宽大,让我的脑袋瞬间就是一震。

“你,你干什么?你还没洗澡呢,这么猴急。”怀中,我故意微微挣扎着,他的气息吹到我脸上,我的脸蛋红扑扑的。

他没有松手,反而是紧紧抱住我,贴着我,大口闻着我身上的香味。

“别这样!”我用手推着他,却并没有用多大的力气。

他闻着我的味道,然后开始亲了起来,我忍不住的心跳加速,推他的力道,跟着又小了几分。

付费解锁全篇
购买本篇
《购买须知》  支付遇到问题 提交反馈
相关推荐
无障碍浏览 进入关怀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