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华才女朱令病危:铊中毒30年生不如死,她还能等来正义吗?

分享至

注:本文根据真实案例撰写,少量描写有润色。第三幅图片为美国神秘来信。

清华朱令案被称为中国校园三大奇案之一,1994年案发至今接近三十年,这几天传出了朱令病危的消息,当年的案件再次被关注。

朱令,1973年11月出生在北京一个知识分子家庭,父亲吴承之,母亲朱明新。

朱令还有个姐姐叫吴今,当年以优异成绩考上了北大。



1989年4月,在北大生物系读书的吴今,在一次野外春游中失踪,三天后,她的尸体在悬崖下被发现,姐姐的意外死亡,给朱令全家带来沉重的打击。

朱令跟姐姐一样,从小成绩优异,她在1992年成功考上清华大学化学系,并成为校民乐队的主力队员。

此外,朱令还多才多艺,钢琴、古琴都弹得很好,还曾经在清华的校运动会上多次得到名次。1994年荣获全国高校艺术表演独奏组二等奖;她还是北京市游泳二级运动员。

谁也没想到,厄运突然降临到了这个优秀女孩的身上。

1994年11月24日起,向来健康的朱令突然感觉身体不适,一开始是肚子疼,吃不下饭,她还以为是普通的肠胃问题,但是病情发展超乎想象。

12月5日,开始延伸成胃部疼。

12月8日,开始莫名掉头发,并且全身剧痛不止。

1995年1月23日,朱令的头发彻底掉光了。

朱令在同仁医院住院观察一个月,不但疼痛越来越重,而且医院也没有查出任何问题。

1995年2月20日,寒假结束,新学期开始,朱令返回学校想继续学业,没想到,她返回学校没多久,也就是1995年3月6日,朱令的病情再次恶化,她的腿疼痛很厉害,一直出现眩晕症状。

朱令父母将其送往北医三院请求医治。

1995年3月9日,朱令第二次出现怪病发作,协和医院的神经内科专家李舜伟教授接诊后,他说道:“这太像60年代清华大学的一例铊盐中毒病例了”。

但是由于朱令否认有铊盐接触史,并且协和医院当时也并不具备做该项化验的条件,协和医院没有进行铊中毒的检测。

1995年3月15日到28日,短短十几天,朱令的病情急剧加重,28日当天陷入昏迷,5个月后,也就是8月31日才苏醒过来。

协和医院对朱令进行了很多项检测,但始终没能找出病因。

就在死神一步一步逼近,所有人却束手无策的时候,1995年4月10日,朱令的高中同学、北京大学力学系92级学生贝志城、蔡全清等人提议利用当时国内罕有的互联网将这种不明的病症翻译成英文通过互联网向全世界求救。

很快,他们收到了来自世界各地的回信几千封,其中约三分之一的回复认为这是典型的铊中毒现象。

清华、北大的学生把信件翻译成中文后送交到朱令家人和医院的手上。

随后朱令父母请北京市职业病卫生防治所的陈震阳教授给做了铊中毒鉴定,当天,陈震阳即出具了检测报告,认为朱令为两次铊中毒,第二次中毒后朱令体内铊含量远远超出致死剂量,并怀疑有人蓄意投毒,同时建议服用普鲁士蓝解毒。

根据互联网的反馈以及陈震阳1995年4月28日的化验结果,朱令开始服用对症药普鲁士蓝,服用当天,血液中的铊离子浓度开始下降,这是朱令到协和医院求诊的第50天,一个月后(也有说是10天),体内的铊被排出。

但是,由于铊离子在体内滞留的时间太长,朱令的神经系统遭到严重损害,视觉几乎完全丧失,肌体功能也受到严重损伤,且仍处在昏迷中。

1995年8月31日,朱令从长达5个月的昏迷中苏醒。1995年11月,朱令从协和医院出院,转入其他医院和康复中心接受治疗。

尽管当时总共只花了四十余元买来的普鲁士蓝将朱令体内的铊含量基本排除,然而严重的后遗症却和她相伴终生。



至此,所有关心朱令的人除了在帮她寻找科学可行的康复方法,还在寻找一个真相——朱令身体里的“铊”究竟是怎么来的?

1995年4月28日晚,当朱令被确诊为铊中毒后,朱令父母要求清华大学报了案。

1995年5月7日,北京市公安局开始正式立案调查。但在立案之前,在铊中毒确诊后的五一放假期间,朱令宿舍曾发生离奇盗窃案,朱令的洗漱用品竟然丢失了!

这很像是凶手在毁灭证据!

铊是一种剧毒化学品,与氰化物同为A类,很少有人能直接接触到这种物质。

”警方排除了朱令本人曾使用或接触过铊盐,也排除了其家人和亲朋接触过铊盐。

结合宿舍里朱令洗漱用品失踪,基本就能断定这是一起投毒案了!

当年了解内情又有几十年破案经验的老公安王补推断认为,“嫌疑人的范围是很小的”,并根据清华大学女生宿舍的严格管理,进一步推断“朱令身边就有凶手”,也就是说凶手很可能就是她的室友。

在朱令的室友中,只有一个人能接触到“铊”这种物质。

付费解锁全篇
购买本篇
《购买须知》  支付遇到问题 提交反馈
相关推荐
无障碍浏览 进入关怀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