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农村收购水果,留守少妇邀我去她家吃饭,去了才发现只有她在家

分享至

创作声明:本文为虚构创作,请勿与现实关联

我叫杨东,今年42岁,常年在各个农村收购生鲜水果,然后运到城里的批发市场上倒卖出去,赚得不多,但这稳赚不赔的生意,养家糊口绰绰有余。

唯一不好的,就是老婆需要在家照顾老人小孩,不能和我一起出来跑车,一个人挺孤单的,特别是夜里,那孤独寂寞,太难熬了!

无数个漫漫长夜,我孤枕难眠。

我收购的价格一般会比别人高出一点点,所以很多农户都愿意把果卖给我,一斤高一毛钱,1000斤就多一百块钱,一万斤就多一千块了,这在农村,可是一笔不小的数目。

游走在各个地方的农村,我就发现一个现象,那就是村里的主要劳动力以妇女居多,男人也有,但极少。

后来我才知道,农村经济来源少,光靠一点农作物根本不够家庭的开支,为了增加收入,男人就外出打工挣钱,女人就留在家里照看老人小孩,同时种点庄稼管理点林木果园之类的,如果小孩大了不需要照顾,也有夫妻双双一起外出打工的。

总之就是,农村里,大多是留守老人、留守儿童和留守妇女,外出务工的那些人,一般要到过年才回来。

这些农村妇女,干活可真来劲!尤其是广西、云南、贵州、四川的这些农村女人,有些你别看她个子小小的,力气大着呢,动作又利索,一个女人顶一个男人。

我的货物要装车,都是在本地临时请她们做搬运工,她们一点也不比男人弱。

内心里,我挺钦佩这些农村留守妇女的,她们能吃苦,会持家,不仅把家里家外打理得井井有条,地里的农作物更是护理得周到。



这天,我的货车来到一个偏僻的山旮旯里,眼下,正是橙子成熟采摘的季节,村里的妇女们每天都忙着摘果。

这个村庄我已经是第二次来了,所以并不是很陌生,上一次收购的农户,我都留有电话,来之前就和他们说今天要来他们村,需要卖果的赶紧采摘。

然后我把车开到事先联系的一家农户的果园边的公路上,一群妇女早就摘了一筐筐满满的橙子了,打秤、记数、装车,我也开始忙碌起来。

正忙的时候,一个陌生的号码打过来。

“您好,请问是收橙子的老板吗?”电话那头,一个好听的女人声音,声音软软的,甜甜的。

“你是哪个村的?”我直接问。

对方告诉我,她就是这个村的,想让我去她家果园收果,因为她今天是第一次卖果给我,怕我不懂路,所以打电话过来问问情况。

我说等装完了别人家的,最后再去收她家的,她说晚点她过来找我,然后带路去她家果园。

这样一片果园一片果园地收果、装车,时间过得很快,傍晚的时候,来了一个俏丽的少妇,她说她是下午给我打电话说来带路的那个。

装完了这一家,我让她坐副驾驶上,然后就一起出发去她家果园。

我这才有时间注意观察起她来,她应该才三十出头,皮肤不是很白,脸蛋却很精致,一双大眼睛清澈又明亮。

“老板,每天都这么忙,赚钱多哦。”她主动和我聊天。

“哪有什么钱,不过养家糊口而已,挣的都是血汗钱。”。

“我们挣的都是血汗钱呢,辛辛苦苦种植采摘,成本都不知道去了多少,最后都是廉价卖出去。”她叹了口气,幽幽说道。

我正想着怎么安慰她,她突然又高兴起来,笑着说:

“不过现在好多了,有车子直接来到果园收果,起码不用担心销路,也不用自己运出去,确实比以前方便多啦。”

“对了老板,你是哪里人?家里离我们这里远吗?”

“老板不敢当,不要叫老板了,我姓杨,叫我杨哥就好。”我笑着,回答道,“我老家在湖南,一年四季都在外跑,久不久才得回家一次。”

然后她接着我的话题,感叹道现在做什么都不容易,不过只要有钱赚就行了,辛苦一点,夫妻分开都不要紧。

“我家孩子他爸也和你一样,离家去外面挣钱了,一年到头见不到一次,不过我已经习惯了。”她说着,语气轻松,脸上挂着微微的笑容。

我喜欢她这种开朗乐观的女人。

没多久,就到了她家果园,有几个妇女在那里候着,她说这些都是今天帮她一起摘果的小姐妹,因为怕我没人帮装车,所以特地叫她们等到现在。

我有点感动,没想到她这么细心体贴。

接着又是一阵忙碌,等装好车以后,天都快黑了,我把装车的费用给她的那几个小姐妹,她们推托着说不用,说这都是举手之劳。

“别的老板来收果,我们也是这样顺带帮装上车,这点小事还用收什么钱呢。”她们笑着挥挥手,然后开着各自的摩托车回家了。

这里的民风这么淳朴,我不由得一阵感慨,也觉得有些过意不去。

“这,怎么好意思呢?白白辛苦你们。”我对她说,她笑了笑,叫我不要放在心上。

“杨哥,你也忙了一天了,肚子该饿了吧?”然后她盯着我,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特别好看。

好巧不巧的,这时肚子不正确地咕噜咕噜叫起来。

她咯咯一笑,叫我和她去家里吃饭,吃完饭再出车也不迟。

“这怎么好意思麻烦呢,我车上有泡面,等会随便充饥一下就可以。”我连忙说。

她收起笑容,认真道:“干活这么辛苦,光吃泡面怎么行呢,又不好吃,又没营养,还不健康。”

顿了顿,她接着又笑了,说:“再说了,吃泡面也得有热水啊,你车里难道有热水?”

我被她逗得不好意思地嘿嘿一笑,尴尬地挠挠头。

她坚持一定要去她家吃饭,说他们农村人都是这么热情好客的,就算我不邀请,别人见了我也会邀请的。

“那就打扰你们一家了。”我说道。

“嘿,有什么打扰不打扰的,我一个人反正也要做饭吃的,就多一双筷子的事。”

我从她的话里,听出了只有她一个人在家的意思,不由得有些想入非非。

她告诉我,她家就在村口球场边的第一户,有独门院子的,叫我开车回去停好就过去。

于是她骑着摩托车先走了,我开着货车跟在后面。

农村这种山路,车子根本跟不上摩托车,没多久就不见了她的影子。



我把车开到村口的球场,停好车,检查了一下货物,拍拍身上的灰尘,就往她家院子走。

确实如她所说的,她家很好认。

院子的门没有锁,轻轻一推就打开了,她听到脚步声赶紧从屋里出来外面迎接我。

看到她的瞬间,我的眼睛显然亮了一下,目光从她身上扫荡了一遍。

她只穿着宽大的居家服,衣服里,那玲珑的身材更显娇小,半湿的头发随意地披在肩上,与白天果园里的农妇是完全不同的模样。

被我这么盯着,她的脸不由地就红了,害羞的模样很好看。

“妹子,你,你……打扰你了。”我说话也不利索。

“杨哥来了,叫我小芬就行了,不用客气,到了家里,就当自家一样,快进来吧!”她连忙打招呼,热情地拉我进屋。

“好香啊!”一进屋,我就吸吸鼻子。

“不好意思,简单的家常菜,随意吃。”她说着,问我要不要喝点酒,我说明天还要收货呢,她说是她自己酿的玉米酒,尝尝一下味道很不错的。

“玉米酒?我还真没喝过,那就试试。”我两眼发光,说真的,我还没喝过玉米酒。

于是她舀来两碗玉米酒,她一碗,我一碗,我们碰了杯,我浅尝了一口,味道确实不错。

她则咕噜喝了一大口。

就这样吃着饭,聊着天,喝着酒,不知不觉两个人的距离拉近了许多,我也知道了她的故事。

她是从邻村嫁过来的,刚开始小两口都在家一起耕田种地,日子清苦也快乐,可随着孩子长大要读书,开销越来越大,老公不得不外出打工挣钱,她则负责在家带孩子。

“孩子呢?怎么不见?”我环视四周,问道。

“送到镇上的学校了,要周末才接回来,村里连一所学校都没有。”

我也把自己的身世、故事和她说了,她说我也不容易,一个人在外面奔波,还经常挨睡车里,太能吃苦了。

我在她眼里,看到了一丝丝关心。

因为都是农村的,共同话题也多,我们很聊得来,喝了酒以后,我的脸红红的,她也有点喝多了,脸颊抹上一片绯红,很好看。

这种自酿的玉米酒,度数不高,喝的时候不觉得有什么,喝完之后很上头,后劲很大。

“杨哥,以后你来村里,就找我,来家里吃顿热的,都是自家人,不客气。”她说着,起身要上厕所,谁知道刚站起来,身子摇摇晃晃的,看来真的喝多了。

“哐当!”一个站不稳,她倒在了我的身上。

我顺势把她抱住,不让她摔地上。

四目相处的那一刻,我们都愣住了,她呆呆地看着我,醉眼迷离,她身上的香味,弥漫在我四周。

整个孤男寡女共处一室,再加上酒精的作用,使得整个房间都充斥着暧昧的气息。

她时不时地,用手捋了捋额头前的刘海,那醉眼迷离的眼神,瞬间勾起我的欲望。

我咽了一口,然后嘴唇慢慢地凑上去……

很久没有接触过女人了,这一刻,我激流勇进。

付费解锁全篇
购买本篇
《购买须知》  支付遇到问题 提交反馈
相关推荐
无障碍浏览 进入关怀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