缅北“四大家族”之首:白所成化装逃跑失败,三个子女被击落身亡

分享至

截止11月21日,白所成还活着,虽然控制着老街,但生命正式进入倒计时。

缅甸军政府不希望白所成活着,一旦被引渡到中国,军政府支持电诈的秘密会曝光,明学昌的死就是前车之鉴。

彭德仁也不允许叛徒活着,背叛之耻不容忘却。何况十四年来,白家在果敢扶持了大量爪牙,他不死,彭家不放心。

所以,白所成的死,只是时间问题。白家确实在和时间赛跑,15日,儿子白应苍、女儿白应兰、女婿曹强力被炸死,白家距离灭族时刻,仅剩半步之遥。

73岁的老头,戎马一生,混到最后却人人得而诛之,他是枭雄还是魔头?先别急着下结论,几个人生片段,供您自己判断。



白所成是“老革命”了,15岁追随彭家声成立“果敢人民革命军”。当时部队只有十六个人,那一年,缅北万分危急。

奈温政变后,军政府就对掸邦进行军事清剿。在敌强我弱的情况下,要求每一个战士都拥有超人般的战斗意志、坚韧的革命精神。

恰好,白所成具备这一切。

老战友回忆,年轻的白所成头脑灵活,不打“呆仗”、会变通。最重要的是,他特别听话,这让彭家声刮目相看,“聪明又好控制”,成了白所成仕途的敲门砖。

彭家声穿上缅甸共产党的外衣后,白所成也摇身一变,成了缅共“东北军区”的中层干部。那一年他才28岁,套用流行的话说:命运的齿轮开始运转。

东北军区是彭家声的私人地盘,白所成是铁杆“马仔”。大哥说往东,他绝不往西。他手里掌握的4046营驻扎于大本营“老街”,和彭家声一样,这伙人都是“坏蛋”。

“坏蛋”放在缅北未必是贬义词,因为实在没什么机会当个“好蛋”。

缅甸自古就是穷地方,缅北更是穷上加穷,没钱还要养兵,怎么办?东印度公司在一百年前就给出了答案。

19世纪中叶,东印度公司发现缅北是块“福地”,海拔3000米的山区特别适宜罂粟生长。

发展到二十世纪中叶,农民的种植技术日趋成熟,“以毒养军”,成了彭家声唯一的出路。



金三角的权力角逐是本糊涂账,“你打我,我打你”,不贩毒就会饿死。那时的彭家声也不太在乎名声,但后来果敢能“禁毒”,却和小兄弟白所成的努力分不开。

1996年时,彭家声已经脱掉缅共的外衣,但毒品贸易仍在继续,一如既往地祸害着全世界的瘾君子。这一年,白所成却履新了。

他被老大哥钦点为政法部长,一上台就公开谏言:果敢应该彻底放弃毒品贸易,主动进行产业转型。

这绝对是破天荒的呐喊,在三天饿九顿的果敢,不种罂粟吃什么?

彭家声集团上下都在考虑生计问题,国际国内局势在变化。果敢有20万人口,加上近一万子弟兵,不种罂粟真会饿死人。

此时,白所成用手指了指中国的方向。

付费解锁全篇
购买本篇
《购买须知》  支付遇到问题 提交反馈
相关推荐
无障碍浏览 进入关怀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