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顾内蒙一级警督为娶怀孕情人,将会长妻子毒杀,两年后报应来了

分享至

本文为真实案件纪实,旨在:破解犯罪心理,捍卫正义人间!探查人性阴暗,杜绝犯罪发生!温馨提示:本文为付费内容,前三分之一免费阅读。

“快来医院,阿红不好了!”

一天,内蒙的赵先生突然接到家人打来的电话,在电话中得知妹妹赵红(化名)疑似突发疾病被急忙送医救治,吓了一大跳,挂断电话后慌忙赶了回去。

然而,等他跑到急诊门口,和家人焦急地了解着情况时,最终却只来得及看到从手术室里被推出来的妹妹的尸体,她躺在推车上无声无息,美丽的眼睛永久闭上。



“怎么会这样?!”

看着从手术室里被推出来的尸体,赵家人陷入了崩溃。赵红,时年49岁,曾任内蒙某商会的副会长,而且她还是原公安分局局长、一级警督马某平的妻子。

平素身体健康的她为何会突然患上疾病,最终遗憾离世?赵家人不相信这是自然死亡的结果,围在一起谈论了一番后都觉得这件事有蹊跷,随后便立刻向警方报案,要求调查清楚赵红死亡的真实原因。

然而,当他们报案后,意想不到的情况却发生了,连办案经验丰富的刑警,在调查赵红的死因时也很是棘手困惑,导致暂时无充分依据,无法定性,案子也就迟迟没能立上。

赵先生心急如焚,回想妹妹出事的过程,越想越觉得里面大有问题。



2009年,赵红与时任副局长,年龄上比她大2岁的马某平结婚,组建家庭,由于是二婚的关系,两人当时也没有大操大办,但彼时马某平与赵红感情还算不错,每次出现在亲友面前都十分恩爱。

结婚后,赵红甚至还不顾自己年近四十,已然属于高龄产妇的年龄,冒险为马某平生下了一个儿子,如此一来,马某平对她话里话外都是感激,夫妻和睦,一家三口有的生活也很是和谐,羡煞旁人。

但这样幸福的婚姻却并没有一直持续下去,转折出现在2015年,这一年,赵红无意间发现丈夫与一名年轻美貌的女下属关系暧昧,纠缠不清,甚至还出双入对,频繁幽会。

这样的情况她自然不能坐视不管,然而,丈夫的背叛让她伤心不已,但更令她气愤的却是,马某平竟然对此毫无愧疚之意,面对她的质问,马某平竟然就只给两句轻飘飘的解释,便不再搭理她,在那之后依旧我行我素,丝毫不顾赵红的感受。

赵红想过反映丈夫的问题,让他为此付出代价,可临了还是念及两人多年的夫妻之情,而且两人的儿子年龄还小,最终还是留下了余地。那时,她想着离婚,带着孩子单过,但马某平听到后反而不同意,因为一旦离婚,他们一家的财产不好处理,夫妻各有积蓄,算下来数额并不小,让他分一半给赵红,如同割肉。



丈夫的想法赵红一清二楚,她哭着对娘家人诉苦,赵家兄妹一听自然劝离,但夫妻俩之间钱财上的纠纷到并非是赵红最大的顾虑。她知道,马某平前妻的孩子因为父母离异的事情患上了十分严重的抑郁症,而她的儿子年纪还这么小,更需要一个完整的家庭,她若随意离婚,儿子若也是患病,到时候该怎么办?

顾虑重重的赵红,艰难守护着自己的婚姻,在此期间,她曾尝试着阻止马某平去幽会情人,劝他回头,看看自己的家庭,结果得到的却是冰冷漠视以及无休止的争吵。

马某平对情人越是温柔,他回到家里后便对妻子就越是无情冷漠,赵红苦苦挣扎,日渐绝望。结婚十二年,而赵红也苦苦坚守了六年后,她最不想看到的一幕还是发生了。

马某平的情人已经怀孕,甚至马上就要生育,在这关头上,赵红像是预料到什么一样,突然向家里的兄弟姐妹说出了这样一番怪话,她说:“如果我出事,不管看上去多正常,一定就是马某平干的”。

赵先生此时看着妹妹冰冷的尸体,又想起她曾经说的那番话,他没法不多想,他尝试让妹妹、妹夫和平分开,还未成功,赵红竟然就莫名其妙猝死,换谁都很难相信这件事属于意外。



他问过马某平怎么回事,但那时马某平脸上却毫无伤心之意,显得十分淡定从容,仿佛对一切都已经了如指掌。他称,5月30日的晚上,他们夫妻俩在家里喝酒,结果赵红喝多了,或许因为这个缘故诱发疾病,导致的猝死,让他不要太伤心。

这话说出来,赵先生一个字都不相信,马某平在此之前几乎是常年不着家的情况,怎么妹妹出事的那天他恰好就在?还饶有兴致的喝起了酒?喝完酒,他妹妹人就没了。

而在赵红死后,马某平一再要求尽快火化赵红的遗体,但在就察觉到问题不对劲的赵先生一家强烈抗拒,坚持留下赵红遗体,不查明白决不罢休。

然而,医院未能发现赵红死亡的更深原因,只能明确她生前饮酒;法医检查,也未发现尸体有何致命伤;家属委托第三方司法鉴定机构进行尸检,竟然也未显示异常。

赵先生悲愤又困惑,他几乎能肯定妹妹的死与马某平脱不了关系,为何查不出原因呢?



马某平手段再厉害也不可能打通所有渠道,赵先生望着妹妹的遗体苦苦思索,想到马某平就是警察出身,见过无数大案要案,突然,他脑中一道灵光闪过,他立刻回家叫上弟弟妹妹,收拾材料直奔北京。

一路风霜,波折不断,在这条路上,他们遭遇了定位跟踪,甚至还有车祸拦路等重重困难和意外情况,历经千辛万苦的赵家兄弟姊妹终于赶至信访地,见到了能改变案子走向的人。

赵先生搓着手,紧张万分,对方温和地请他坐,让他细说,他刚要张口,意外突发。窗外一张人脸闪过,赵先生看得清清楚楚,顿时面色大变,指着外面颤抖:“难道就连这里都不安全了吗……怎么,他怎么也会在这?!”

付费解锁全篇
购买本篇
《购买须知》  支付遇到问题 提交反馈
相关推荐
无障碍浏览 进入关怀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