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子亲述风月场所坐台经历:有钱人的疯狂程度远超你想象

分享至

温馨提示:本文为真实案件改编,旨在弘扬正义,杜绝犯罪发生!

我在京城最高档的一家夜总会上班。

提到夜总会,大家就会想到我的身份。

那夜总会里的男男女女究竟干的什么事呢?

我既然做过这份工作,便会把我所经历的告诉给大家。

虽然不是很全面,但是,绝对是最内部的现场。

里面的内幕,容我慢慢道来。



01

这可是京城最高档的地方。

这个地方装修得很豪华,不是一般人能够消费得起的。

来的人,非富即贵。

要么是富得不得了的人,要么是政商界的重要人物。

外面都在传我们这个会所小姐的素质是如何如何地高。

几乎都是上过大学的,有的还是从国外回来的。

反正能进来的,都是有文化之人。

还有我们这里的头牌小姐。

长得漂亮身材又火辣只是最基本的。

头牌还是要有文化,说是琴棋书画样样精通。

其实吧,每次听到这些传言我都觉得想笑。

文化可能有,但是不多,临时抱佛脚还是可以蒙混过关的。

毕竟来这里的人,不是来和你谈文化的。

更别说什么大学的校花什么大学某学院的院花了。

都是骗人的。

我在这里工作了这么久。

遇到过一个大学生。

但是都是极少数,或者是来自很穷的偏远地方的人。

急需用钱迫不得已才来做这个。

除此之外,我真的没有见过。

我也不知道外面的人把我们这个会所的文化素质怎么会抬得那么高。

或许是存在的位置不一样,所以身份不一样吧。

02

来这里的人都只有一个目的,就是玩小姐。

又有人说来这里玩小姐的人肯定要特别一点吧。

是啊,特别一点,钱多一点,权力更大一点。

也更变态一点!

不是我危言耸听,很多人都是有钱就变坏。

人前人后两个样。

毕竟都来夜总会了,面对小姐露出了本性,变成了狼人。

给的钱是挺多的,就算是一个端酒的服务生都是500起价。

不过还是要看长相和心情。

我有一个姐妹,小名如花。

和我差不多的年纪,二十岁出头。

但是她长得可真是比我漂亮,这一点我绝对不否认。

因为我俩住在一起,有时候我们就会一起洗澡。

连我一个女人都忍不住感叹,可想而知一个男人看到了以后会怎么想入非非。

因为自身的身材优势,因此,她被安排在了一间最尊贵的包间里。

服侍最尊贵的男人。

但是她仅仅只是一个端茶倒水的服务员。

她和我的身份不一样,我是小姐。

她是一个货真价实的大学生,因为有文化有素质的人一开口一走路那个气质就是不一样。

之所以做了这份工作也是迫不得已。

她需要这个工作挣钱。

挣她读大学的学费和生活费。

虽然在这里一直要跪着为客人服务。

但是这样的跪能够带给她高昂的工资,她便愿意跪着服务。

这对于她来说是高昂的工资。

但是对于这里工作的人来说,他们的身份是最卑微的。

任何人都可以来对他们指手画脚一番。

如花本可以一直在这里当一个普通的服务生挣着自己的工资。

但是事情总不是她想的那样。

这还得从那天发生的事情说起。

03

那天晚上我去到了会所最高级的那个包间。

我当坐台小姐,如花当服务员。

我们成了搭档。

那天是周六,但是人却没有以前的多。

我第一次看到了上班期间的如花。

从进包厢开始,她便是跪着的。

端茶跪着端,端水跪着端,倒酒跪着倒。

连帮客人点歌也是跪着的。

这样做,夜总会只有一个目的,那就是让客人感受到身份的尊贵,地位的悬殊。

让他们自己觉得高人一等。

如花虽然是服务生,但穿得一点也不像服务生。

她身穿超短裙,紧身衣,上衣很短,稍微一弯腰就可以看到事业线。

超短裙是没有内衬的,老板还要求不能穿打底裤。

这样跪着的时候自然而然地就会看到女生的隐私,让人想入非非。

但是S情不就是夜店的主流风格吗?

在这里,女性根本没有地位。

只要男人敢想,女人就得做,什么尊严不尊严,都是扯淡。

今天的客人很特别,跟以往所有的客人都尊贵。

连妈咪都改掉以往的从容,反而紧张得不知所措。

她嘴里一直嘱咐我们:“好生伺候,好生伺候,一个个打起精神,都机灵点儿……”

我记得当时妈咪叫了十多个女人进去等着翻牌。

最后让客人满意的有六个人。

那么剩下的人就得去走台。

走台的话,那就是靠自己的姿色,展示自己的姿色。

这个走台亮相意味着你以后会服侍什么等级的客人,什么品位的客人。

这方面经常去夜店混的男人应该都懂。

我们六个姐妹也着实被今天的架势吓住了。

温顺得像六只蜷缩的小绵羊。

都说他们是身份地位都是特别尊贵的人。

但是面对女人的时候,似乎是要矜持点。

毕竟是富裕的男人,知道装一下。

“衣冠禽兽”这个成语很能诠释他们这类人。

04

这六个男人乍一看还是很能够分辨。

不过其中一个男人坐在边角处,看似不喜欢和其他五个人有多余的交集。

但是能够感受到他的气场非常强大。

只要他有什么动静,其他几个人便随叫随到,毕恭毕敬。

我睁大眼睛仔细地想看清楚他的脸。

她的侧脸很像我认识的一个人,但是我就想不起来他是谁。

还有一个人和他恰恰相反,特别活跃。

鼻梁高、眼睛大,挺帅的,比较有亲和力。

其他三个暂不说了。

都是些色鬼。

大家还是都很有眼力见,都想去供着那个不说话的人。



只要把他哄高兴了,大家都高兴了。

我们就这样和他们喝着酒。

一来二去越喝越来劲。

高兴得来不顾情面,到处乱摸。

我陪酒的那个男人更是恶心。

秃顶、猪嘴、甜言蜜语,张口就来。

“你长得好像那个明星,对,Z子怡。”

“哟,我就是她的妹妹啊,我们干一行,她睡导演、制片人,我睡达官贵人。”

“瞧你那机灵嘴,我就喜欢你这样的。”

说完一把猪手往我胸前袭来,还摸出了手法。

付费解锁全篇
购买本篇
《购买须知》  支付遇到问题 提交反馈
相关推荐
无障碍浏览 进入关怀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