陪外甥去美国读书,为了缓解他的压力,我只好和女邻居做了个交易

分享至

创作声明:本文为虚构创作,请勿与现实关联

陪外甥去美国读书后,我无意中发现了他难以启齿的秘密,

可他正在青春期,我该怎么做才能在不伤害他自尊心的情况下正确引导他?

这时,邻居家的女人找上了我,原来,他儿子也有着同样的问题,

深思熟虑后,我们决定互帮互助,

为两个孩子积极“解决问题”……

01

还是几年前,公司效益不景气,开始大范围裁员。

我的能力就是中规中矩,多我一个不多,少我一个不少。

很显然,我没能躲过这次“下工潮”,被辞退了待业在家。

没有工作,没有存款,没有爱好,没有男朋友。

我每天的日子就是一眼看得到头。

本以为我就要这样浑浑噩噩继续生活下去了,没想到,我亲姐突如其来的一通电话几乎改变了我的人生。

“喂,姐?有什么事啊?”

虽然我们是亲姐妹,但是自从她嫁人之后,把全身心都投入到了家庭里,我们也很少联系了。

这样一通电话打过来,不知道她目的是什么,我心里还不免有些打鼓。

“圆圆啊,我听妈说你最近没了工作一直蹲家里,我想跟你商量一下,给你找个活干,报酬嘛,我是你亲姐肯定不会亏待你的。”

我还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虽然我知道我姐和姐夫的企业办得挺风生水起的,但是他们公司和我的英语专业也不对口啊。

我语气狐疑地回应。

“给我找个活干?我英专生能在你们材料公司干什么啊?”

我姐听完笑了一声。

“当然不是来我公司,我们公司暂时还不缺人……是想让你陪我儿子,啊,就是张子轩,一起去美国读书。”

我听完就更不懂了。

我......陪她儿子去读书?

不过没等我继续问,我姐就自顾自地说下去了。

“你也知道的吧,我和你姐夫两个工作都特别忙,现在国内竞争又那么激烈,还不如把他直接送国外去进修算了,我们想了想,还是找你我们最放心,都是自家人,你又年轻,和他也算有话聊。”

我明白了,这是让我去给他们家少爷做陪读啊。

不过我确实是挺心动的。

我姐他们家别的不说,人傻钱多,这一点可不是开玩笑的。

而且还能蹭着去美国定居,可以算是公费旅游了,是只靠我自己的努力这辈子可能都办不到的事。

不等我姐说报酬,我开心地应了下来。



想起来她那个儿子,今年应该也有18岁了。

上一次见面的时候还是年前,将近一米九的大个子,浑身都是充斥着年轻人特有的气息。

我比他虽然只大了十来岁,但辈分在这,想必他也不敢不听我的话。

带着对新生活的憧憬,我们两个终于双脚实实在在地踩在了美国的土地上。

刚来这里,我们双双被外国开放无比的民风吓了一大跳。

不说街上随处可见只穿一件小背心就什么也不穿的女人,就我们这栋楼里,动不动就能看见楼道口的男男女女们,他们忘乎所以,似乎根本不在意别人的眼光。

我也是个三十来岁的人了,有些事情就算经历过也会臊得慌。

更别提我姐她儿子,十八岁的少年郎,正是血气方刚的时候。

洋人小情侣当着我们的面你侬我侬的时候,我偶尔会瞟一眼他。

果然,他早就红着脸歪过脑袋去了,连着耳朵也烫得透透的。

我看着觉得也有点好笑,果然还是个孩子,眼睛不经意地落到下面。

一看不得了,他早就不平静了。

这下换我脸红了。

虽然这么大年纪了,但是也没跟这么容易害羞的小男孩接触过,就算是他的长辈吧,实际上两个人的年龄也差得不是太远。

碰到了这种事还真是尴尬,我赶紧控制自己的眼神,不自然地转向了另外一边。

晚上,想着白天的事情我竟然还有点失眠了。

翻来覆去睡不着,我便起身出了卧室准备去喝点温水。

路过他的房门口,发现门没关牢,缝隙里有微弱的光泄露了出来。

我也没多想,正想敲敲门提醒他早点睡,平时少熬夜,伸出手的一瞬,我呆住了。

里面传来了那种怪异的声音……

我第一反应是难道他带了新交的女朋友回家?

我的双腿不受控制地停在了他门口,悄悄把耳朵趴在门上听。

我知道了到底是发生了什么。

毕竟也十八岁了,还是在国外,有了这种冲动也是可以理解的。

我水不记得喝了,几乎是逃着回了房间。

躺在床上,一阵口干舌燥,闭上眼睛,脑海里全是刚刚听见的声音。

唉,看来还是得和他亲妈妈聊一聊。

02

第二天一早,几乎一夜没睡的我送走了他之后立马给在国内的姐姐打了个电话。

“喂……?”

那边的语气不太好,毕竟国内时间现在是半夜,我这样一个电话过去扰人清梦确实不厚道。

但我也等不了了。

“姐,是我,我想和你讲个事,关于…关于子轩的。”

我姐好像听到了儿子的名字清醒了一点。

“子轩?他怎么了?在学校闯祸了吗?”

我连忙帮他澄清。

“那倒不是,就是昨天晚上……”

我把我们在美国最近的经历,以及昨晚看到的场面,和听到的声音都一五一十地和我姐说了。

本以为她会立马敲定好时间好好和她的儿子聊一聊,没想到她只是敷衍了两句,

“不是什么大问题,你看好他别惹出什么祸就行......明天还要上班,先挂了。”

说着就挂了电话,只让我多照看照看。

唉,这当妈的怎么也不关心关心自己儿子,还要我这个小姨来操心。

这么大个孩子,我说也不是,不说也不是。

我只是想着这个事整天发愁。

实在不行,我准备晚上给他好好做顿大餐,再跟他慢慢聊。

正想着该怎么开口,我打开家门出去买菜。

一开门,对面住户也正好这个时候出来了。

看样子是一位和我姐差不多年纪的妇女,但是保养得很好,面色红润身材窈窕,精气十足。



她友好地先朝我笑了笑,我也微微点头表示回应。

看见我要出门的样子,她拉住我的手臂问我要不要一起去超市。

我也正好在美国举目无亲的,有个伴陪着也没什么不好,便答应了下来。

我们一路上交谈甚欢。

她的名字叫陈莉,原来,她也是陪儿子来美国读书的。

陈莉嫁给了一个日本人老公,和我姐家的情况差不多,她老公在日本也有一个很大的企业。

不过日本人的传统就是女主内,于是她就跟着儿子来美国了。

我们两个也算是惺惺相惜,一路上聊得有说有笑的,我都差点忘了自己因为什么在烦恼。

回到公寓,我们还站在门口说了会话。

陈莉正要掏出钥匙开门的时候,她家房门从里面打开了。

充满少年感的声音传来。

“妈,你还要在门口说多久,我都快饿死了。”

男孩看起来和张子轩差不多大,个子估计有一米八几,但还是一脸学生气。

他好像是刚洗完澡,上身没穿衣服,热气腾腾地往外冒。

一只手拿着浴巾擦着头,一只手撑在门框上,他懒懒散散地对着妈妈抱怨着。

从我这个角度看过去,他肌肉线条饱满,力量感十足,我又不争气地脸红了。

我害羞地低下了头不说话,对方好像也注意到了我的存在,大男孩还不懂遮掩,直接开口问妈妈。

“妈,这个姐姐是谁,你朋友吗?”

陈莉有一点不满意儿子的称呼,瞪了他一眼。

“又叫人家姐姐又是我朋友,辈分全被你扯乱了,这是住在我们对面的阿姨。”

陈莉又转头看向我。

“圆圆,这是我儿子,叫健次,你们俩刚好可以认识一下。”

健次主动伸出手,笑嘻嘻地对着我走过来。

我的脸热得更厉害了,轻轻地搭上了他的大手。

刚想抽离,我突然感觉到他用力地握了一下我的手,还不轻不重地挠了挠我的掌心。

我有些诧异地抬起头,和健次四目相对,他却对着我暧昧地眨了眨眼睛。

这些突如其来的撩拨惹得我心口一阵乱跳,着急忙慌地道了个别赶紧跑回了家。

关上门,我靠在玄关的柜子上大口地喘着气。

脑子里健次的脸挥之不去。

他的脸,是那么像我高中时期暗恋了三年的学长。

我居然会对一个小男孩动心,但我们的身份注定我们之间是不可能的……

经历了这些,我脑子里一整晚都是乱糟糟的。

本来还想和张子轩今天好好聊聊,但是我这个状态只怕说不出什么能令人信服的话来。

胡乱做了一顿饭应付,我和张子轩也互相说了晚安之后回了各自的房间。

深夜,依旧失眠的我起来去卫生间。

果然,他的房间里还是传来了那种怪异的声音。

我只能叹口气,最近几天,不知道是学业压力过大还是什么,张子轩干那种事的频率越来越多了。

躺在床上,脑子里全是烦心事,我强制自己先不想这些,没想到,思绪却全被另一个人占据了——

健次。

想到他帅气的面孔,我的脸又慢慢变红了……

03

最近发生了太多事情,导致我常常失眠。

自己的精力都提不上来了,更别提还要去管张子轩。

他最近弄出那些动静的频率越来越高,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

白天除了给张子轩弄弄饭洗洗衣服,就是和陈莉出去逛街解压。

每天都待在一起聊天,我们两个人的关系也越来越好了,几乎像闺蜜一样无话不说。

这天,孩子们都去上学了,我一个人在家做家务。

陈莉找上了我。

“叮咚——”

门铃被摁响,我连忙放下手上的东西去开门。

“啊,莉姐,我正做家务呢,你先进来。”

看见是陈莉,我开心地将她迎接了进来。

我觉得她看起来像是有事要说,愁容满面的,却又迟迟不开口。

不知道是不是出了什么大事,我只好拍拍她的手背。

“莉姐,有什么事就直接跟我说啊,怎么一脸苦相,不像你的性格啊。”

谁能想到,陈莉接下来说的话,让我惊掉了下巴。

“圆圆,我确实是有事要请你帮个忙,是关于我儿子的……”

想到她的儿子健次,我又不免一阵遐想,内心止不住的颤动。

赶紧掩饰下我的情绪,继续听她说话。

“你也知道的,男人到了这个年纪都会这样,我们还是在美国,每天和这些开放的外国人接触,健次他更控制不住自己了,这几天我发现他常常把自己关在房间,房门锁得紧紧的,我猜是……”

陈莉不好意思继续说下去了。

当然,我也能懂她没说完的话是什么,没想到张子轩这个情况并不是个例,我不免在心里有点吃惊。

我还在出神,就听见她接着说。

“我怕健次他实在控制不住,去外面那种娱乐场所消遣,我想,倒不如......我们两家互相帮助算了……”

“你来帮他......至少我是放心的。”

陈莉嘴里的互相帮助,指的是我去她家找她儿子,而她来我家陪张子轩。

说实话,这实在是让我一下难以接受,在日本待过的,接受能力都这么大吗?

听着这么出格的请求,我一时间都不知道该如何回复她。

只好结结巴巴地跟陈莉说让我再想想,毕竟这种事情……

我们两个聊了好一会,我也没忍住把张子轩的情况一股脑全告诉了她。

出乎我意料的是,陈莉听完并没有感到任何惊奇,甚至还笑着对我说。

“哎呀,能理解的,毕竟是年轻人,精力旺盛。”



听她说,其实她一直都有注意张子轩。

看着她和自己的儿子一般大,猜到了这个年龄的男孩子肯定免不了气血旺盛,容易出现那方面冲动。

陈莉如此坦然地说着这些,反倒显得我有些扭捏了。

脑子里还是乱乱的,我们后来聊了几句我也就送走了她,说她的建议我还要再考虑考虑。

转眼间又几天过去了。

我脑子里一闲下来就想起陈莉的请求,倒是完全疏忽了张子轩。

这天早晨,我竟从张子轩的脏衣篓里翻出来了一条我的裙子。

这条裙子几天前就不见了,我还以为是自己收在了哪里没发现。

我心一惊,拿出裙子,带着复杂的心情缓缓将它展开。

果然——

上面干掉的痕迹一看就是……

直到亲眼看到张子轩已经到了这个地步,我才如梦初醒,事情好像发展到了越来越严重的地步。

实在不知道该如何解决这种事情,我只能想到了健次妈妈,陈莉。

我给她打了通电话,说我同意了她的建议。

跟陈莉聊过之后,她迅速把时间安排了起来。

我们两人在门口对接,其实我还是有些不安。

“莉姐,你儿子那边怎么说啊?”

陈莉朝我暧昧地眨眨眼。

“你放心,我和他打过招呼了。”

突然,她又将声音压小,在我耳边继续调笑,“健次啊,他还很喜欢你呢,听了后乐不思蜀的。”

我听完陈莉的话,脸瞬间红成了熟透的虾,羞赧地轻轻锤了锤她的手臂。

“说什么呢,我都这一把年纪了。”

昨晚我也和张子轩讲过了我们的计划。

本来以为他会至少有一些抵触,没想到还是我小看了现在的年轻人,他没说什么就开心地应下了。

04

我们出来都把房门虚掩着,互相简单地交代一番,之后就进了对方的家。

我脚步轻轻地走进陈莉的家,关上门后我心情忐忑地走向他房间。

轻敲两下门,提醒健次我已经来了。

只见健次穿着他平时运动时的篮球服,端端正正地坐在单人沙发上等我。

我和他对视了一眼,一种奇异的感觉在心头蔓延开来。

就几步的路被我走了一两分钟之久,我还是有点放不开。

到了他面前,我一咬牙,放下我的风衣外套。

果然健次还是个孩子,不管看过多少网络上的视频,在现实中应该也没有见过真的。

见我丢开外套,他的眼睛瞬间亮了。



尽管很害羞,但瞥见他通红的脸蛋,我不禁勾勾唇。

不管怎么样,他还是个刚满18岁的大男孩,这种事情,还得靠我做主场。

健次肉眼看着就有些激动地手足无措了,眼睛都不知道往哪放。

我也不继续逗他了,直奔主题。

我走上前,坐在他旁边。

他的身体立刻变得僵直了起来。

我握着他的手臂,牵引着他的手慢慢行动。

看着他通红的耳朵,我不禁笑出声。

“不要紧张。”

我低头靠在他怀里,手一点点向下动......

付费解锁全篇
购买本篇
《购买须知》  支付遇到问题 提交反馈
相关推荐
无障碍浏览 进入关怀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