舔了七年的男神让我和陌生人谈恋爱,我答应了,他却慌了

分享至

暗恋了7年的季冬让我和一个陌生男人玩「7天恋爱」。
我答应了,他却生气了。
01
该如何说起我和他的事情呢?
大概就是他朋友口中的大嫂,实际上的笑柄。
可是我喜欢他七年了,我不甘心。
明明每次他看我的眼神有那么片刻的动心,我也想抓住,但是只有一瞬,他就冷着脸对我说。「姜七七,你滚。」
嗯,这次我真的滚了。
季冬再次失恋了,这次是和谁?哦,好像是经管系的系花林可可。
不过,他这个人我懂的,总是在各个女人之间流连,但是我没见过他真的爱上过谁。
最多2周就会分手。
我以为我的机会又来了。
每次失恋,他都会约我去酒吧,带上几个他的兄弟,然后在一群人的哄笑声中,玩起真心话大冒险。
我很幸运,因为这个游戏我玩了许多次,甚至连酒瓶怎么转,我都可以掌握技巧。
大冒险抽到的是7天恋爱,我转到了季冬。
他略微抬起头,摇晃的灯光里,下颌线很是分明,鼻梁高挺,薄唇轻轻上扬,眉目凌厉,眼神晦暗不明,我就是喜欢他这副生人勿进的清冷模样。
有几分期待。
其他朋友在三三两两的起哄,尤其是楚风的起哄最甚。
「冬子,七七都陪了你7年,你也该好好对人家了。」
我有些害羞,眸子亮晶晶的,脸色一如当年刚见他的时候那样绯红。




「就他吧。」
他随手一指,我顺着他手指的方向,看到一个陌生男人坐在吧台处喝着威士忌的背影。
我脸上的笑凝固。
一把利刃划开了胸膛,疼得我喘不过气。
我撑着笑脸,颤抖着开口。「季冬,算了,不玩了。」
其他几个人面面相觑,也在帮我说话。
「冬子,这就过分了。七七,他喝多了,你别当真。」
我祈求的看着他。
他笑意更甚,接着说。「就他。」
语气笃定。
一瞬间我浑身的力气都像被抽空了般,浑身发软,瘫坐在沙发上。
那种感觉就像你用尽全力跑了三千米,马上就要冲线时,裁判突然过来告诉你,就算到了终点,奖杯也不会属于你。
对他来说刚认识的一个女人都可以在一起,唯独我不行。
我突然就想放弃了。
这么些年第一次,我觉得累了。
「好。」
我终于明白了朋友说的那句话:
“七七,舔狗也是狗,没有人会珍惜一条狗的。”
我起身向那个陌生的背影走了过去,走到他面前我鼓起勇气,低着头小声说,「我们谈个7天恋爱怎么样?」
对方久久不言。
我能感受到来自季冬和他的朋友审视的目光,也许还在等我被拒绝,回去继续接受他的羞辱。
我浑身滚烫,脸上发红,人也昏昏沉沉的。
无论如何,我今天不能输。
我打定主意抬头,看进一双幽深如墨的眼睛。




「抱歉了。」
便梗着头闭上眼睛吻了上去,他的唇很软很凉,我怕被他推开,手也攀上他的手臂。
过了一会,对方压着声音问,「吻够了?」
声音低沉悦耳。
「对不起,和朋友玩的大冒险游戏,求你帮帮我,等会陪我出去,然后就两清。」
我笑着和他解释,心跳加速。天知道,我多怕被他拒绝。
他打量我一番,点了点头。
我如蒙大赦,手圈上他的手臂,然后带他过去。
「那我和他就先走了。」
我看着他们每个人,唯独漏了季冬,尽量让自己的笑容显得不那么可悲。
带着他出去的时候,我听到了季冬的话。
「人家也看不上她。」
撑着的笑容终于落下,泪流了下来。
其实喜欢他的这七年,也有不少的人追求我,不过都被我拒绝了。可是在他眼里,我好像真的没人要。
02
到了酒吧门口,我擦了擦眼泪。
「对不起,我真的是没办法,谢谢你,如果有冒犯到你的话我真的很抱歉。」
我低着头和他,道歉,语无伦次地。
修长的手递了纸巾过来,声音在我头顶响起。「你哭得也太丑了。」
这句话让我再次泪奔。
我想我凭什么一天之内接受两次羞辱。
我抬头看着他,嚎啕大哭。
「怎么了,你长得帅就了不起?」
「就可以随便践踏别人的真心?」
「7天恋爱想谈就谈不想谈就不谈?」
「你凭什么?」
我一骨碌把心里的话全部吐露出来。
也不知道是对他说的,还是在骂无情无义的季冬。
我泪眼迷蒙,他有些手足无措,好看的俊脸上有几分尴尬和茫然。
「对不起,你别哭。」
「实在不行,我们试试?」
「我不要,也该我拒绝一次了,让这天底下的帅哥都去死好了。」
我猛地摇头,瞪了他一眼,转身就打算离开。
什么破季冬,什么7天恋爱,都去死吧。
我再也不想恋爱。
也不想再喜欢谁。
手臂却被人拉住,我疑惑回头。
「送你回去吧,你这样的精神状态我很担心。」
「不用你管。」
我头一偏,甩开他的手。
「好好好,我错了,我对不住你,可以让我送你回去吗?」
我想了想,打车也不少钱,就这样吧。
我上车后,没过多久就在酒精的作用下沉沉睡去。
等我再醒已经是第二天了。
我醒在了一张陌生的床上。
「啊啊啊啊!!!!!」
极度惊慌之下,我尖叫起来。
「怎么了?」一张陌生的脸探出头,我拍了拍脑袋,想起昨晚的荒唐事。
「你你你,我我我,我怎么会在这?」
「昨晚我开车送你回去,但是你喝多了怎么叫都叫不醒,而且下车的时候一直抱着我不撒手,我只能把你带回来了。」
我的脸上青一阵白一阵。
撒谎!我才不会抱着男人不撒手,就算是季冬也没这样过!
「你的衣服没换,我睡的客厅。」那男人还补充了一句。
「我叫温珩。」
我哼了一声,拿起手机。
有季冬几个未接电话。
还有他的几条消息。
有生以来,破天荒第一次,他主动给我打电话。
我怔怔看着手机。
手指发颤。
点开了他的对话框。
「姜七七,你人呢?为什么不接电话?」
「你不会真的和他去睡了吧。」
「你一个女生怎么这么不自重。」
呵呵,自重。
昨天晚上的回忆再次涌进脑海,我手指翻飞,打出一串字。
「嗯啊,我刚刚才睡醒,在他家里。」
说完后我便关了手机,起身准备离开。
「对了,再帮我最后一个忙。」
「什么?」
我走上前,对上他一脸迷茫后狡黠一笑,拿出手机对准自己,清晰地在他的脸颊上落下一吻,并用手机抓拍。
我满意的看着作品。
忽略旁边那位。
他把头凑过来,和我一起欣赏。
「你这技术不行,看我的。」
还未等我反应过来,他就抢走了我的手机。捧过我的脸,吻上我的嘴唇,我愣怔几秒后配合地闭上眼睛。
他的吻很轻却十分温柔缱绻,一时之间,我有些意乱情迷。
不对,不是为了拍个照气季冬吗?
我回过神推开他,擦了擦唇,「拍好了没?」
「太认真,忘我,还没拍。」眼里带着一丝笑意。
吃我豆腐!我气的瞪了他一眼,没好气道。「不拍了,走了。」
「行,你是叫姜七七是吗?留个联系方式和地址吧,万一有需要再找我呢?」
我拍了拍脑袋,想也对。
便和他互留了联系方式,留了我学校的地址。
我以为再也不会见面。
03
到学校后,我的精神气便泄了出来。
打开季冬的微信对话框反复看那几句话。
又回到了当初我最讨厌的环节,我又开始无法抑制地揣度他的想法。
迎面的是宽肩窄腰的经管系的系花林可可,她迈着那只又白又细的大长腿向我走来,胸前波涛汹涌。
我侧过身假装看风景根本不想和她说话。
「哟,这谁呀,原来是姜七七啊。季冬昨晚喝多了,打电话给我求我复合。好像不小心打错了,打到了你的手机上。」
我心中一咯噔。
原来我以为的在乎只是打错了。
原来他真的很喜欢林可可,因为从前分手他从没挽留过谁,也没喝醉过。
我敛去眼里的泪花,转过头看向她。
「那祝你们幸福,白头到老,永结同心,一年生十个。」我笑地很甜,她脸色却不太好。
经过她的时候,我才发现自己还是那么在意他。
一句话就可以让我的防线全线溃败。
说实在的,我厌倦了。
我想起初见他的时候,是我初二的那年,他比我大一岁,是我的学长。
那天我在回家的路上,被人尾随。
我走的很快很急,天也很黑,路人很少。
很快我被他围进了一个小巷子里。
我记得自己擂鼓一样的心跳声,还有那个肥胖中年男人冲我走过来时那猥琐的笑声。
我小声的喊着救命。
就连大点声音都没力气。
没想到季冬出现了,就像是王子一样,来到了我的世界。虽然他只是站在巷子口说了一句,
「同学你还好吗?」
也足以让那个男人落荒而逃。
我感激的看着他,在昏黄的灯光下,我抬眼瞥见他完美凌厉的下颌线,那一瞬间,天地失色,甚至我的耳边什么都听不到,眼里只有他清冷如霜的眼神和那张雕塑般俊美的脸。
那份心动我保存了整整7年。但是今天,我回想起来,发现已经想不起来当初他救我时候看我的眼神,还有在那之后他对我说了什么。




我把那张吻照发在了朋友圈,然后配文。
「新的开始。」
发完以后我就后悔了,忘了屏蔽那个男人温珩。
他给我感觉总像是一头豹子,不是看起来那么单纯无害,得小心他!
不一会,手机消息便爆炸了。
大部分都是朋友恭喜我终于眼睛恢复了光明,弃暗投明。
大部分都是祝福的回复。
「哇哦,哪来的帅哥啊,七七。」
「啧啧啧,昨晚没回来原来是去和帅哥一夜风流了。」
「七七,晚上吃个饭吗?」
我翻看了一下,没有季冬和他的朋友的回复。
也许他没想到,我也有人要。
还是个帅哥。
呵呵。
「这么迫不及待,就要公布我了?」
温珩给我发的第一句话,我脸上一片红晕,刚想说是为了气气前男友,就又收到他的短信。
「晚上我去接你,吃饭。」
04
我以为只是他的一句玩笑话而已,所以当校门口停了一辆迈巴赫的时候,我还伸出头去看了热闹。
我在想这学校里也没有哪个系花被包养了我不知道啊。
「到你学校门口了,出来。」
???
不会是他吧。
我屏住呼吸,眼睁睁看见那个穿着剪裁得体熨帖西装的男人从车后座起身,然后迈着一米二的大长腿朝我这边走来,身边的女生发出惊叹的吸气声。
闺蜜林佳一边狂看帅哥尖叫还一边拍着我的手。
「好像是找你的,不会是你昨晚睡的那个帅哥吧。」
「好像是。」
我扯起嘴角,小声回答。
昨天我头脑昏沉没有仔细看过他的脸,丰神俊朗,眉目如画。现在看来,好像长得也不比季冬差。
只是他和季冬风格不一样,季冬是凛冽的寒风,冰冷地像是峰巅上冰山的雪水,可望不可即。
而他则是春日里温暖和煦的微风,又像是夏日里拂走炎热的一丝凉风,让人忍不住想亲近。
「七七。」
熟悉的声音,我转头,季冬就冷着脸站在我的身后。
「你是故意气我的吧。」

付费解锁全篇
购买本篇
《购买须知》  支付遇到问题 提交反馈
相关推荐
无障碍浏览 进入关怀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