误穿古早虐文被迫强制爱,一气之下,我怒扇男主巴掌

分享至

误穿古早虐文,我当上 了被虐身虐心的苦命女主。
可怜我爹不疼娘不在,还得被迫跟个神经病男人玩强制爱。
他追我逃,我插翅难飞,眼看肾脏不保,我急了,反手一巴掌呼他脸上:
“喜欢割腰子就滚去缅 甸当土匪头子,那么爱你家绿茶妹妹,怎么不捐你自己的肾脏?”
他傻了。
01
不知是被我毫不造作的言语震撼,还是他那张宝贵的脸颊首次迎来了耳光的暴击,总之霸总傅季同愣在了原地,让我得以借机脚底抹油。
万恶的有钱人,别墅都建在深山老林,我跑得两条腿都快断了,愣是连辆能搭的顺风车都没见到。
眼看乌云密布,这倾盆大雨一落,等待着我的必定是湿身摔倒等诸多不幸。
我索性不跑了,抬手开始跟我的便宜哥哥打电话。
便宜哥哥是本文男二,对女主有特殊的情愫却爱而不得,只能将女主拱手相让。
更多时候,他是男女主爱情的调和剂,是女主随叫随到的工具人,是被男主当吃醋发 泄对象的撒气筒。
所以舔狗多不容易,珍惜生命,远离恋爱脑。
距离我打电话不出十分钟,男二那辆镀光的法拉利就出现在了我眼前。




萧渝比他的法拉利更加耀眼,他温柔的五官满是关切,第一时间替我披上了外套。
外套是我常穿的风格,显然是萧渝才买的。
“星瑶,你怎么一个人在这?傅季同呢?他不是答应过会好好照顾你的吗?”
萧渝言语间带着藏不住的埋怨,小心翼翼地护着我上车。
“别提,那个绑架犯一心想着挖我肾救他妹,真搞笑,他做好人凭啥要我牺牲。”
提及傅季同我就火大,闭目靠在法拉利高贵的副驾上,集中精力回忆这本小说的内容。
女主,家境凄惨,有个劈腿小三的爹,和为救男主而丧命的母亲。
在女主妈妈死后,女主被赶出了家。
作为私生女的恶毒女配则顶替女主,靠着女主妈妈的恩情获得了男主的偏爱。
而女主怀抱着对男主的满腔爱意,在恶毒女配的挑拨下,被男主当作低贱的陪酒女羞辱,最后男主还为救恶毒女配挖掉了女主的肾。
经历了毁三观的种种后,男主终于知晓真相,替女主花式报复女配后,二人重归于好,还生了对继承爸妈颜值的龙凤胎……
简直魔幻,女人不自爱宛如烂白菜,痴迷渣男的下场就是连自己的器官都保不住,多可怕。
我吓得多咽了两口水,却不料车辆急停,若不是萧渝车技好,这口水高低得喷一车窗。
我心有余悸,抬眼就看着傅季同站在拦路的兰博基尼前,眉头紧缩着敲着车窗:
“下车,现在就跟我回家。”
爹味扑鼻而来,我冲他翻了个精致的白眼:
“别搁这碍事,我眼里容不得你这种垃 圾,多看一眼都是我视觉的损失。”
傅季同青筋暴起:
“沈星瑶,不要挑战我的耐心,现在下来,我还能当你在耍小性子,要是再多拖延一秒……”




“你就永远别想再踏入傅家的大门。”
还有这种好事,我莞尔一笑:
“行啊,我正愁怎么摆脱你这个扫把星呢,萧渝走吧,免得走晚了,傅总就说话不算数了。”
萧渝本来还在看我眼色,闻言猛打方向盘,将地上的雨水溅了傅季同一身,扬长而去。
一路无言,萧渝几次想张口问些什么,最终都心事重重地抿紧了嘴。
“我不是,我也不知道她会不会回来,你不用把对她的爱投射在我身上,没意义。”
距离自家单元楼越来越近,我率先打破车内的沉寂,正欲潇洒地留给萧渝一个背影,头顶却落下一片阴影。
萧渝替我打伞,闷闷地说道:
“我知道,星瑶不会露出你这样的眼神。”
我耸肩,从萧渝手中接过伞,道谢后径直回到了自己的家中。
家中没人,我正为该如何摆脱傅季同而犯愁,就接到了一个备注为爸爸的电话。
我愣了一秒,恍然,是我那个丧尽天良,猪狗不如的便宜爹。
我爹趾高气昂地让我回家一趟,我也颇为嚣张地回复了他两字:
“滚蛋。”
这两字激得我便宜爹破防,在那头对我歇斯底里地狂吠,骂了半天,见我不为所动,便宜爹拿出杀手锏:
“你要是今天内不滚回来,就别想拿到你妈妈 的遗物了。”
剧情终究走到了这一步,顶替了人家女主的身份,自然是得帮女主把心心念念的东西拿回来。
我去赴了便宜爹的约,虽然我清楚去了准没啥好事。
才刚见面,便宜爹就毫不客气地将杯子往我脸上砸,我反应快,那杯子击中我的肩膀后摔碎在地上。
萧渝才送我的外套见了水,便宜爹指着我破口大骂:
“我怎么生了你这个冷血的杂 种,凡柔可是你亲妹妹,你见死不救就算了,居然还敢忤逆傅总逃跑,孽种!”
我一脚踹翻了便宜爹面前的茶桌,伴随着茶具摔碎的脆响,冷冷道:
“你个管不住下半 身的野狗,也好意思在我面前摆架子?为排不上号的私生子不顾亲生女儿死活,真连畜牲都不如……”
我话才说一半,胳膊就猛地被人扯住,傅季同抬手掐住我的脖颈,逼我直视着他的眼睛。
他脸色阴沉:
“沈星瑶,你怎敢对沈总如此放 肆,我教你的规矩都忘了?还是你真把自己当回事了,记住。”
他捏住我的下巴,压低声音警告:
“离了傅家,你什么都不是,只有在我身边,你才能受人尊重,而不是那个谁都能踩一脚的陪酒女。”
02
傅季同捏得我下巴生疼,命令般将文件甩到桌上:
“签字,然后去医院给凡柔道歉,如果她原谅你了,我可以过往不究,如果她不原谅…你会受到应有的惩罚。”
傅季同那张脸看得真让人来气,我压着火看完了协议。
那是张自愿捐献器官的协议,其中写明,如果我答应捐献器官,傅季同就会与我举办婚礼,让我成为他正式的妻子。
傅季同会履行丈夫的责任,每月给我汇款,但条件是我不得干涉他的生活,同时我一旦悔婚,婚前财产都无法继承,相当于我必须净身出户。
还不得干涉他生活,不就是他跟我成婚后还想跟自家妹妹眉来眼去吗?就这还好意思说履行丈夫责任,履行一个没啥好脸色的提款机责任还差不多。




我不屑的表情过于明显,惹得便宜爹不住拍桌训斥:
“沈星瑶,嫁入傅家可是多少人想都不敢想的殊荣,傅总心善,居然愿意为这点小事娶你入门,你真该好好叩谢傅总的恩情。”
我挑眉,随手将条约撕了个粉碎,不耐烦地冲便宜爹伸手:
“我对嫁男人没兴趣,快点把我妈遗物还我,不然下次在地上摔稀烂的就不是茶具,而是你脑子了。”
便宜爹目瞪口呆,心疼地喊道:
“快,快把碎片都捡起来,这可是傅总的婚约啊,你知道……”
我都快忍到极限了,傅季同还一点脸色不看,上赶着触我霉头:
“沈星瑶,我承认,欲拒还迎是好手段。”
他孤傲地一扬下巴,将被他油腻气质玷污到无法直视的脸凑近我:
“但我看腻了,你是被我调 教出的女人,你的小把戏我心知肚明,别再激将我,现在听话,我不建议给你些奖励。”
他的嘴唇越凑越近,我眼疾手快,顺势环住他胳膊。
傅季同嘴角上扬,手指不老实地抚上我的脸侧,吐息:
“这么迫不及待,你的身体比你的嘴要诚实……”
在他靠近的瞬间,我直接扭住他的胳膊,反身将他整个人在空中抡起条弧线,用 力摔在了地板上。
傅季同背朝地,摔了个四仰八叉。
“沈星瑶你疯了!!快,快把傅总扶起来,混账啊,我怎么有你这么个杀千刀的女儿。”
便宜爹吓坏了,忙指示保镖帮着将如仰面王八般的傅季同扶了起来。
傅季同堂堂一个男主,哪丢过这么大的脸,刚站稳身子就扑了过来,抡圆了胳膊要扇我。
然后伴随着“咔嚓”一声脆响,傅季同第二次瘫倒在了地上。
我舒展着拳头,笑得人畜无害:
“傅总身体挺诚实的嘛,这么喜欢挨打,要不再让我来上两拳?说不定哄得我开心了,我还能给你点小费哦?”
傅季同浑身发抖,指节攥得发白,却半天没说出一个字。
便宜爹喊得破音:
“还愣着干嘛,我就是对你太放纵,才让你成这副没家教的样子。”
黑衣保安将我围成了一个圈,我撇了眼客厅挂着的时钟。
“这女人给我往死里打,到时候绑了送傅总屋里去,等她知道男人的好,自然就学会听话了。”
便宜爹还在旁边放狠话,我则顺着小说记录,来到了装我妈遗物的柜子,开始把我妈生前留的照片和物件往包里装。
当第一个黑衣保安扭着我胳膊将我压 在墙上时,我顺势瘫倒在地上,挤出两滴清泪。
“救命啊——绑架啊,救救我,这有人贩子,他们想割我器官————”
拖延了这么长时间,萧渝总算是带着警察破门而入。

付费解锁全篇
购买本篇
《购买须知》  支付遇到问题 提交反馈
相关推荐
无障碍浏览 进入关怀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