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母离婚后,我撮合妈妈再次步入幸福

分享至

创作声明:本文为虚构创作,请勿与现实关联

半夜起来上厕所,发现妈妈房间的门缝下面,似乎有什么光一闪一闪的。

她白天已经很辛苦了,晚上不睡觉在做什么呢?

我小心地靠近她的房间,听到了男人用英语骂人的声音,和若有若无的喘息。

原来,妈妈为了我,一直忍得很辛苦啊。


儿子发现妈妈的需求后,敲响了邻居大哥的门求助

事情要从半年前说起,为了高考,高三时我不得不回老家念书。

一学期过去,我的成绩大不如前,妈妈很着急,干脆辞了上海的工作,也回老家专心给我陪读。

妈妈回来是很好,可我也没了自由。

之前总是来我这里借宿的白洁,也好久没有敲我家的门了。

白洁是我们班李刚的妈妈。

虽然四十岁了,但是保养得很好。

皮肤白皙紧致,前凸后翘,尤其是那个屁股,捏上去有时候像水,有时候又像是果冻。

我刚回来读书的时候,没什么朋友,大家对我这种大城市回来的孩子也敬而远之。

和我待遇迥然不同的,是李刚。

一米八六的高个,阳光的气质,加上学习好,篮球足球都会,男生女生都爱跟他一起玩。

可以说是高中男神级别的存在。

他和学校的体育老师王刚并列我校女生最心悦的男人。

但奇怪的是,他们俩都没有女朋友。

李刚还能说是专心学习,但王刚老师就奇怪了,他明明已经三十多岁了,却好像不近女色。

后来,我时不时在回家路上碰见他俩,才知道我们都住在一个小区一个单元,真是巧了。

李刚的妈妈白洁知道我一个人回老家读书后,就时不时让李刚或者自己上门,给我送些吃的用的,也邀请我去她家玩,一来二去,就非常熟悉了。

一天白洁又来我家送东西。

她穿一条黑色的鱼尾包臀裙,v字低领使得沟壑若隐若现,还踩着一双红色的高跟鞋。

这是要出门?

我接过东西说完谢谢,她却根本不动。

“今天怎么不请白姨进去坐坐了?”白洁扶着门问我,不知为什么,我总觉得她这语气勾丝。

“您不是要出门吗?”我说着自己的猜测。

“不~着~急~”白洁看我一眼,她一只手搭在我拿东西的手上,一只手推开房门。

我往后倒走着,隐约间看见,她用脚勾上了房门,我突然间又觉得燥热,又觉得害怕,非要说,还有一丝难以言明的激动。

白洁进门后就像是回到了自己家一样,半倚靠地坐在沙发上。

我给白洁倒一杯水回来,就发现自己根本没地方坐了,那个双人沙发被她占了一大半的地方,我要是坐过去,总会碰到她。

我只好搬了个椅子,拘谨地坐在她对面。

这样,倒像是她是女主人,我是上门来讨好处的小男生。

“怎么不坐过来?”白洁看我的样子,轻笑了一声,坐直了些,身边空出一些位置。

“您是客人您……”我话正说着,就看白洁对我一瞪眼,后半句实在是说不出来。

“过来吧,还怕白姨对你做什么吗?”

白洁说得的确有道理,她是我好兄弟的妈妈,还能害我不成?

真要害我也不用上门,哪次给我送来的吃的里,下点安眠药就行。

我这么想着,也就干脆大大方方地坐在了她旁边。

白洁也不说话,就盯着我看。

我也是个倔脾气,干脆盯回去。

这才发现,白洁比我印象中的还要美。

我以前只拿她当同学妈妈,从没拿她当女人。

这一看,她发丝被风扇吹得微微凌乱,一双眼睛时不时缓缓眨一下,配上那略微上翘的眼角,像极了狐狸。

她的鼻梁高挺,我这样盯着看不见鼻孔,只能看见她鼻翼一呼一吸地舒张,喘息得有些快。

不过,美中不足的是,她的嘴巴有些大,嘴唇有些厚,让人一看就觉得,她欲望一定很强。

我怎么能这样想好兄弟的妈妈?

我恨不得扇自己一巴掌。

白洁好像察觉到什么,我尽管扭开了脸,但余光还是撇到她笑了。

我转过头想质问她笑什么。

这才注意到,她此时竟然看得不是我的脸,而是我裤子那里。

我随着她的目光一看,才发现我裤子那里已经鼓鼓囊囊了。

一瞬间,我感觉自己整个头都烧了起来,恨不得找个洞钻进去。

我僵硬着身子不知道怎么办才好。

却突然感觉,什么碰上了我那里。

是白洁的手。

她只是笑着,隔着裤子动了几下,我便感觉到一种自己纾解时从来没有的悸动。

“逗你的。”白洁只是轻轻动了几下,就把手拿开了,还调笑地看着我,好像发现了什么新奇的大玩具。

我看着她那勾魂动魄的脸和身子,一时竟说不出话来。

她勾了勾我的下巴,身子向前,贴在我耳边,吹了口气。

我感觉自己难以控制地颤抖了起来。

付费解锁全篇
购买本篇
《购买须知》  支付遇到问题 提交反馈
相关推荐
无障碍浏览 进入关怀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