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首页 > 网易号 > 正文 申请入驻

离婚第十年,女儿半夜突然打来电话,你前夫死了,快回去给他办丧

0
分享至

这是一篇关于家暴的故事

0 1

2014年的冬天特别冷,一个北风呼啸的夜晚,我被一场噩梦惊醒了。

我梦见王天虎孤零零地倒在了冰冷的雪地里,他的衣服很脏且单薄,又长又乱的头发盖住了他整张脸。

我小心翼翼地走过去推了推他,他却纹丝不动。我鼓起勇气用颤抖的双手将他脸上的头发一点点拨开,那张因为消瘦而凹陷下去的脸瞬间显露了出来。

他的脸色惨白,双眼紧闭,唇色发紫,整个人看上去就跟死了一样……

我惊叫着从噩梦中醒来,开灯后靠在床头瑟瑟发抖,额头上冷汗涔涔,心口扑通扑通地跳个不停。

缓了好一会儿,我才下床给自己倒了一杯热水,看了看时间,凌晨三点多。

这时,一股冷冽的寒风破窗而入,我赶紧上前将窗户关紧,然后倚靠在窗前,望着窗外泼墨般的夜空,心有余悸地想起了那个让我心惊胆战的男人——王天虎。

王天虎是我的前夫,我和他已经离婚整整十年了,他是一个有严重暴力倾向的男人。过去种种给我留下了极大的阴影,以至于离婚这么多年,我睡觉时经常做恶梦。

这些恶梦里,王天虎不是在骂我就是在打我,而今晚这场梦让我觉得格外奇怪,梦里他是真的死了吗?

当年和王天虎一起过日子的时候,他每打我一次,我就在心里诅咒他一次,盼着他早死。

而今,我早已不再是他的妻子,他一直生活在乡下老家,我在省城里住,我已经很多年没有见过他了,他是死是活对我来说也不重要了。

可是不知为何,我这心里特别乱,总感觉有事情要发生。正当我难以入眠时,那个跟我只有血缘关系的女儿突然打来了电话,。

看到女儿半夜三更打来电话,我的心里更加不安了,而且她平日甚少与我联系。

我迟疑地摁下了接听键,手机里立刻传来了女儿冷漠的声音:“喂,赵秀秀吗?”

这十年来,我的女儿从来不叫我妈,因为童年阴影,她的性格极冷,我早已习惯了她这种语气,轻声问道:“小悦,这么晚打电话过来是有什么事情吗?”

女儿开门见山道:“通知你一件事情,你的前夫王天虎刚刚死了,他孤家寡人一个,没人替他处理身后事,你赶紧回去把他的后事料理了吧!省得给村里人添麻烦!”

听了这个消息,我的脑袋嗡地一声像要炸裂,脚下轻飘飘的如踩浮云。王天虎死了!他真的死了!我刚刚做的那个噩梦,成真了?

0 2

女儿见我半天没回应,清了清嗓子继续说道:“那个……你要节哀!他死了不论是对他自己,还是对我们都是一种解脱!这是他的报应!他活该!看来老天爷还是长眼的!听说他死得怪可怜的,瘦得跟皮包骨一样!”

我听了女儿的这些话全身发冷,半晌才吞吞吐吐道:“他……他是怎么死的?”

“肺癌!”女儿说完又补充了一句,“你是知道的,他不仅是个酒鬼,还是个烟鬼!”

我顿了一顿,对女儿说道:“我和你爸爸已经离婚十年了,作为前妻,他的身后事我有权利不管,也不想管,所以我是不会去的。”

女儿一听,怒气冲天,声音如鞭炮噼里啪啦地响了起来:“赵秀秀,你不管他谁管他!难道要我去管他吗?我告诉你,没门儿!自从你当年丢下我离开那个支离破碎的家后,我受过多少骂挨过多少打,你不知道吗?你要永远记住,那些都是我替你受的!”

女儿的这番话如刀尖一样猛刺着我的心窝,我的眼泪瞬间滑下,对女儿惭愧不已道:“小悦,你别生气,是妈妈对不起你,当年妈妈不该抛下你,你受过的伤害妈妈都知道,这些年来,妈妈心里也很难受啊!现在你爸爸走了,你就把曾经的那些不愉快全都忘记好不好?妈妈不求你原谅,只希望你过得开心幸福。”

“忘记?”女儿发出一声冷笑,“赵秀秀,你当那是一场梦吗?那时候我有多惨,你不会不知道吧?就算我想忘记,那我身上留下来的这些累累伤痕又怎么办?它们能消失吗?不能!这是一辈子的阴影!”

女儿的情绪变得越加激动起来,隐约听见了她嘤嘤的哭泣声,我的心也难受得揪作一团。女儿心结难解,此刻说什么都苍白无力,我无可奈何地轻叹了一声,我们母女俩谁也没有说话,彼此陷入了沉默。

不一会儿后,女儿又恢复了先前的平静,淡淡道:“赵秀秀,我今晚打电话给你不是来叙旧的,反正话我已经带到了,至于你去不去给那个人送葬,你自己看着办吧!”

女儿说完就要挂我电话,我急声问道:“那你呢?你要回去吗?”

女儿毫不犹豫地吐了两个字出来:“不去!”

我听后眉心一蹙,对女儿劝道:“小悦,我知道你恨他,但他毕竟是你的爸爸啊!你是他唯一的骨血,他再怎么作孽,你也该回去送送他啊!妈妈可以回去给他料理身后事,但是,你也跟妈妈一起回去送送他好不好?”

女儿沉默了一会儿,才冷冷道:“有你送他就够了,我在学校也走不开!”

女儿说完就决绝地挂了电话,女儿这一年刚满二十岁,还在外地读大学。父亲身故,学校不可能不给假,我知道女儿是在赌气。

03

和女儿通完电话后,我的心情既复杂又沉重。王天虎从十岁起就成了孤儿,他的性格粗暴孤僻,身边没什么亲朋好友。也就是说,在这个世上,和他真正沾亲带故的人,除了女儿,也就是我这个前妻了。女儿不肯回去,王天虎的身后事,也只能由我这个前妻去料理了。

想到这里,我稍微平复了一下情绪,然后订了一张最早的车票,接着回卧室开始收拾行李。

一切收拾妥当后,天色已经微微亮了,我拖着行李箱出门打了一辆出租车直奔车站。

从省城到王天虎的家,大概三个半小时的车程。这一路上,风雪飘飘的,我的脑袋里一片混乱,大巴车上正放着陈奕迅的《十年》,听着这首老歌,那些不堪回首的流年往事,像电影般一幕幕浮现在眼前。

我和王天虎相识于1992年秋天,那年我19岁。有一天,我和村上的一个小姐妹约好一起去赶集,那天我们早早地出门,走了近两个小时才到集市。我们在集市上瞎转悠,那时候因为家里穷,身上也没几个钱,好多东西只能饱饱眼福,但是我们依然玩得很开心。

不知不觉中,午后的阳光渐渐隐去,我和小姐妹见时辰不早了,正准备回家时,小姐妹碰巧遇到了她的姑姑,于是就丢下我去了她姑姑家,我只好独自回家。

回到村里,天色欲晚,经过一条巷子时,我被村里那帮二流子拦住了去路。这帮杂/碎在村里整天游手好闲不干正事,不是偷鸡摸狗就是骚扰姑娘,遇上他们算我倒霉。

我正想绕道避开他们时,其中的黄老三突然抓住我的手,对我调戏道:“赵秀秀,你想去哪儿啊?哥哥陪你去!”

“滚开!臭流/氓!”我一把推开了黄老三,然后冲他吐了一口唾沫星子。

黄老三一下火了,他抹了抹脸上的唾沫星子,拳头一握,上手就要打我。

我吓得用手一下捂住了脸,黄老三的拳头却没有落下来,还传出一声惨叫。我抬眼一看,只见黄老三的拳头被另外一只大手紧紧锁住了,是一个身形高大的陌生男人救了我。

男人不到三十岁,他骑着一辆半旧自行车,穿着一套不太合身的工装。我在村里从未见过他,应该不是我们村里的人。

黄老三的弟兄们见状,立刻围了上来,恶狠狠地瞪着眼前的男人,出言不逊道:“你TM的是谁呀!竟敢欺负我们三哥!”

男人却丝毫不惧,将黄老三一推,然后把自行车放到一边,挽起了袖子,面无表情地对着这帮二流子说道:“要打架就赶紧,别废话!”

二流子们见男人口气不小,脸上尽是不服,可是看着对方人高马大的,又不知其底细,竟无人敢上前,扶着黄老三一起跑了。

0 4

黄老三一帮人走后,男人重新推起了自行车,他盯了我一眼,语气淡淡道:“以后早点回家,天黑了不安全。”

说罢,男人就要离开,我一把拽住自行车的尾座,满脸崇拜地盯着他看,表示感谢道:“这位大哥,谢谢你刚刚帮了我,你叫什么名字啊,是哪个村的?”

男人似乎不苟言笑,他看了我一眼,依旧淡淡道:“我叫王天虎,王家沟人,来这里是帮别人家做木工活的。”

我听后,轻轻哦了一声,手一直拽着自行车忘了松开,心想着这名字取得也太大了吧,又是王又是天又是虎的,难怪打架这么厉害。

我正嘀咕时,男人突然盯紧我的手,皱眉问道:“你的手现在可以松开了吗?我得回家了。”

“对不起,我忘了!”我脸上一阵滚烫,立刻将手松开了,羞涩地扯着衣角。

王天虎勾唇一笑,什么也没说,骑上自行车离开了。

我傻傻地站在原地,像个花痴一样望着王天虎离去的背影,原以为他是个冰块脸,没想到他刚刚竟然对我笑了。

那天晚上回去后,我心里的小鹿乱撞,从此对王天虎这个人念念不忘。

常言道,姻缘天注定,我没想到,时隔半年后,有媒婆上门给我说亲,而对象正是王天虎。

从媒婆的口中,我了解了王天虎的家境,也得知了他的悲惨身世。他的母亲当年因为作风不好,被他父亲打伤了腿,她母亲一气之下就跳了井。母亲去世后,父亲把所有的气撒在了儿子王天虎的身上。

那时候王天虎还只是一个七八岁的孩子,他曾亲耳听见别人说她母亲偷/人,他曾亲眼看见父亲打折了母亲的腿,他也亲眼目睹了母亲跳井,这一次次残酷的画面,都在他幼小的心里烙下了深深的印记。

王天虎的父亲因为长期醺酒喝坏了肝,在王天虎十岁那年就去世了。父母双亡,王天虎成了孤儿,在叔叔伯伯的帮助下渐渐长大,还学会了木工活手艺。

但是因为童年阴影,王天虎的性格很冷,不爱与人结交,而且很容易暴躁,爱上了抽烟喝酒,变成了他父亲那样的人。

正因如此,他的叔叔伯伯都恨铁不成钢,因为害怕他的暴力而逐渐疏离他,王天虎也因此成了一个没人管没人疼人人厌恶的孤家寡人。

以至于他都快30岁了,还没有讨到媳妇儿。

我听了这些,心里并没觉得王天虎这个人可怕,反倒替他难过,想起他那张冷冰冰的脸,突然有些理解他了。再想起他离开时那一抹微笑,想必,他的内心里并不全是冰冷的,还是有温度的。

05

我的父母听媒婆这么一说,吓得脸色铁青,气得直接把媒婆往门外推,你这不是把我闺女往火坑里推么?去去去,你赶紧走,我闺女才不嫁给这种人呢!

媒婆厚着脸皮不走,目光转到我身上,说道,秀秀啊,我并非要害你,王天虎虽然脾气大了些,但人家有一门好手艺啊,这男人只要有女人宠他爱他,没准儿就变好了呢!而且,这次我上门说媒,是人家王天虎特意让我来的,他说半年前跟你有过一面之缘,觉得你这姑娘不错,就想娶了你。

我一听这话,满心欢喜,激动地拉住了媒婆的手,笑道,他真这么说吗?原来,他一直都记得我呢!我还以为他会把我忘了!

我的母亲见我一副心花怒放的样子,指了指我的脑袋,没好气道,姑娘家家的也不害臊!你什么时候跟这个王天虎见过面了?怎么从来没有跟我们提起过?

我将半年前那件事一五一十地讲了出来,我父亲一声闷哼,对我说道,就算他帮过你,那也不能嫁给他!这门亲事,我是坚决不同意的!

我心中着急,当着媒婆的面,对着父母哀求道:“爸妈,我是真心想嫁给王天虎的,我喜欢他,你们就答应了这门亲事好不好?王天虎变成今天这样,是因为童年的阴影,我相信我嫁过去后,一定能改变他的!”

父亲母亲见我如此,气得嘴角发抖,连连叹气,依旧不肯答应这门亲事。

我为了说服父母,除了磕头,还用上了苦肉计,连着几天不吃不喝,把家里闹得鸡犬不宁,方圆几里都知道了此事。

王天虎听闻后,带着聘礼亲自登门拜访我的父母,结果被我父母撵走了。

为此,我跟父母大吵了一架,父母见我对王天虎情根深种,无可奈何之下,终于点头答应了这门亲事。

就这样,在1993年的那个夏天,我和王天虎结婚了,过起了小日子。

一年后,我们迎来了可爱的小棉袄,也就是我的女儿王小悦。

结婚头几年,王天虎待我和女儿都特别好,他在外做工赚钱,我在家照顾女儿。每天晚上他收工回来,总会买一些我们娘俩爱吃的零食,一家三口围坐在一起吃晚饭,虽然他的话不多,但家里的气氛也很温馨。

结婚第六年,我女儿开始上学前班了,不用照顾孩子,我的时间就变得充足了,于是我就在一家服装加工厂找了一份工作。

我的噩梦也就是从这一年开始的。

06

工厂里,有男有女,每次上下班,难免跟着大家同出同进。可是,我那多疑敏感的丈夫,每次看到我和男同志一起下班说说笑笑的时候,他都会不高兴,还时时警告我,女人要懂得知廉耻,别像他母亲那样没有好下场!

我知道婆婆在王天虎的心里,从小就留下了不可磨灭的伤疤。所以,每次他不高兴的时候,我就哄着他。

可是后来,他不让我去工厂上班了,要我辞工,我当然不同意,以为他就是耍耍脾气,所以没往心里去。

没成想,有一天王天虎喝得烂醉如泥,然后提着酒瓶子跑来工厂接我下班,正巧碰见我和一个男同事一起出来。他二话不说,挥起手里的酒瓶子就想往那个男同事的头上砸去。幸好我反应快,一把拦住了王天虎。

王天虎气得把酒瓶子往地上狠狠一摔,然后啪啪两声,他竟然扇了我两个大耳光,这是他第一次打我,我捂着受伤的脸直接懵了。

身边的同事们见状,纷纷指指点点,刚才那个男同事,更是吓得赶紧溜了。

因为这件事,从此我的同事们不论男的还是女的都开始躲着我,我心里很难受,没多久就辞工了。

我以为,只要我回归了家庭,王天虎就会像以前那样疼我宠我。可是,他并没有,反而变本加厉了。他不再像以前那样勤劳外出做工,每天不停地抽烟喝酒。喝醉了,嘴里总是那句话,你们这些女人全都不知廉耻!没一个好东西!

刚开始,我还顶嘴,可是我越顶嘴,他骂得越凶,打得也越凶,家里能砸的全都被他砸得稀巴烂。而我那可怜的女儿,就躲在墙角瑟瑟发抖。

伤心绝望之下,我带着女儿回娘家了,父母见我如此狼狈,全都骂我自作自受,当初若是听了他们的话,也不会有这样的苦日子过。

王天虎没两天就跑来娘家闹事,说我要是不带着女儿跟他一起回去,他就把我娘家的门拆了。

我娘家的嫂子一听,对我说要么报警,要么你立马跟他走,而我的父母虽然为难,但也都没有留我的意思。

我不想把事情闹大,想起王天虎也怪可怜的,一时心软就跟着王天虎回了家。从此,全看他脸色行事,有时候我实在忍受不了了,就跟他对打,把他的脸抓花抓烂。

鸡飞狗跳的日子就这样浑浑噩噩地过了好几年。

女儿十岁那年,我实在是累了倦了,终于鼓起勇气跟王天虎提出了离婚。那天王天虎难得没有喝酒,我以为他不会同意,没想到他一口就答应了,但是有个条件,女儿得给他留下。

这么多年来,虽然王天虎打了我无数次,但从未打过女儿。我心里想,他再疯狂也还是疼爱女儿的,而且他有手艺可以养活女儿,为了脱离苦海,我就答应了他的要求。

07

没几天,我和王天虎就办理了离婚手续,离开家那天,我抱着女儿哭了好久,当我含泪决绝离去时,女儿跑出家门一边追我一边喊着妈妈。

我听着女儿那一声又一声的妈妈,我忍不住停下了脚步,但我不敢回头,我怕一回头,我再也走不了了。我一咬牙,擦干眼泪,加快步子,狠心决绝地把女儿丢在了身后。

离开这里后,我也没脸回娘家,就想走得越远越好,于是就去了省城,找了一份卖衣服的工作。后来经过自己的努力,又开了一家服装店,在省城算是安定下来。

离婚第三年,当我听闻我的女儿被王天虎虐/打时,我几乎不敢置信,他曾经那么疼爱女儿,怎么下得了手去打她呢?

可是,这一切都是真的,我的心痛得无法呼吸,就想把女儿接到自己的身边,那时候我刚刚有了自己的服装店,我有能力养活我的女儿。

为了夺回女儿,我怀着沉重的心情回到了那个支离破碎的家。当我和王天虎目光交汇时,我当场错愕。短短三年,他的模样竟然变得让我差点没认出来,瘦了老了背也驼了,曾经的一头黑发已经有了一些白发。他的身上全是烟酒的味道,目光似乎浑浊不清,就那么眯着眼睛盯着我看,盯了半晌才慢吞吞道,原来是你回来了呀!

就这么短短一句话,立刻让我泪流满面,虽然我恨他,但曾经他也是我爱过的男人啊!我与他同床共枕11年,看着他未老先衰这副模样,我的心怎能不疼?

除了他,更让我揪心不已的就是我的女儿了,她现在已经13岁了,虽然长高了一截,但是却瘦得营养不良,手上腿上伤痕累累。最难过的是,她的性格变了,变得和她父亲一样冷漠,眼神空洞。我抱住她瘦弱的身体,痛哭涕流道,小悦,我可怜的女儿,妈妈回来了,妈妈对不起你。

女儿见到我,没有叫一声妈妈,脸上也没有一滴眼泪,她将我狠狠一推,嘴角勾起一抹冷笑,然后跑了出去。

我正要去追,王天虎拦住我说,你别去追了,她不会再爱你了,她恨你。

我微微一怔,抹去脸上的眼泪,严肃认真地向王天虎表明了来意。

08

王天虎听到我要带走女儿时,嘴角隐隐抽了两下,低着脑袋沉默了好一阵才点了点头,幽幽道,你带她走吧,这孩子跟着我遭了很多罪。其实我也不想打她,但是每天看着她,我就会想起你,想起我的母亲,于是就不受控制地对她下手了。我不是一个好父亲,我对不起她,我现在的情况你也看见了,我根本养不起她了,也打不动她了。

王天虎说完这话,眼角有明显的泪花,也许是伪装坚强或是避免尴尬,他站起身来又去柜子里拿酒,我上前拦住他,劝道,为了你自己的身体,以后把酒戒了吧!

王天虎没有听劝,抖着手拧开了一瓶酒,咕噜咕噜地喝了几大口。

我轻轻一叹,和他告别道,我走了,从今以后我们再也不要见面了,你放心,我会对女儿好的。至于你,我希望你能把烟酒戒了,振作起来好好过日子吧。

岂料,王天虎往椅子上一躺,嘿嘿一笑道,从今以后,我王天虎孤家寡人一个,还过什么日子啊,就这么过一天算一天吧!这条命,老天要收就收,无所谓了!

我听后如鲠在喉,一句话也没说就走了。女儿蹲在门口,我说要带她走,她也没反抗,就默默地跟我走了。女儿频频回头望着那熟悉的家门口,空洞的眼里很快有了泪光,可是,她的父亲一直没有出现。

就这样,我带走了女儿,我们从此在省城开始了新的生活。但是,不论我对女儿多好,她总是疏离我,对我冷言冷语,从来不叫我一声妈妈。

我有时候问女儿想不想爸爸,她说想,但是看到身上留下的那些伤疤时,她又说不想,她恨他。

大巴车终于到了终点站,我收起那些痛苦的回忆,带着沉重的心情下了车。

走进村里,来到王天虎那破败不堪的家门口,老乡们早已挤满了这里。

在众目睽睽之下,我径直朝着王天虎的灵堂走去,我没想到他的几个叔叔伯伯竟然都在场,他们红着眼圈跟我打招呼,秀儿,你终于回来了,天虎这孩子,全是他自己作孽啊!

0 9

我轻轻点了点头,然后默默地走到王天虎冰冷的身体前,揭开了他脸上的帕子。他此刻的样子和昨晚我梦见他的样子一模一样,我的心口堵得难受极了,全身瑟瑟发抖,眼泪吧嗒吧嗒地掉了下来,心里骂着,王天虎,即便你身世可怜,你的死也怪不了别人,你就是自己作的!

第二天早上,在村里老乡们的帮助下,王天虎顺利下葬了,大家陆陆续续地离开了,我独自站在这座新坟前,沉默了许久。

我抬头看天,雪花在阴霾的天空纷纷扬扬,无声地落下,再融化消失。

这一片片雪,生命如此短暂,人又何尝不是呢?王天虎,希望下辈子,你能生在一个幸福的家庭,做一个阳光开朗的人,活得久一些……

我将目光从天空收回,再次投向王天虎的坟墓,看了最后一眼,转过身正准备离开时,我一下怔住了。我的女儿正捧着一个旧相框站在三米开外,静静地看着我。

女儿朝我一步步走来,我问她,你不是说不回来吗?

女儿冷冷一笑,盯着眼前的坟墓说道,我不回来,他不会安息的,而我,也不会心安。

女儿说罢,就把手里的旧相框摆在了墓前,然后跪了下来,给她的爸爸磕了三个头。磕完后她没有抬起头来,就那么趴着,渐渐的身体开始扭曲,肩膀也颤抖了起来,嘤嘤的哭泣声越来越大,到后面直接崩溃大哭,哑着嗓子撕心裂肺地喊了一声:“爸爸!”

我听到这声爸爸,眼泪止不住地往下流,我想拉她起来,我忽然看见那个旧相框里,竟然是我们一家三口的全家福,我还记得,那是女儿三岁生日那天照的。

我的女儿,你是承受了多少心理压力,你明明是爱着你的爸爸啊!

我拿起那个旧相框,扑在女儿身上,和女儿抱头痛哭。女儿泪眼巴巴地望着我,终于开口叫了我一声妈妈,这一声妈妈,我可是等了整整十年啊!

雪越下越大,王天虎你听见了吗?当年,你要不是那般折磨我,我们的这个家该有多幸福!你后悔了吗?可是,你再后悔,你也回不来了!你安息吧,我们母女俩会好好活下去的……

岁月蹉跎,算至今日,王天虎走了八九年了,我的女儿也成家立业了。

我的头发已开始花白,我和王天虎的这一生一世,爱过,聚过,也恨过,离过!

到头来,这一切就像幽梦一场,梦醒后,散了,淡了,却又有暗香存留。

(完结)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相关推荐
热点推荐
又来了!梅西赛后发声,再掀热议!点名中国,传递深情?

又来了!梅西赛后发声,再掀热议!点名中国,传递深情?

人生趣事悟语
2024-06-21 17:33:17
民愤越来越大,该重新审视来华留学生补贴政策了

民愤越来越大,该重新审视来华留学生补贴政策了

基本常识
2024-06-20 20:51:36
消费降级下,玩不起商K的老登正集体转战台球厅

消费降级下,玩不起商K的老登正集体转战台球厅

跳海大院
2024-06-21 11:04:07
陕西县委书记被当街殴打,案件越挖越深,幕后真凶令人意外

陕西县委书记被当街殴打,案件越挖越深,幕后真凶令人意外

莉雅细细谈
2023-10-31 20:05:47
体制内,领导干部一旦出现这些迹象,可能是要出事的征兆!

体制内,领导干部一旦出现这些迹象,可能是要出事的征兆!

时尚的弄潮
2024-06-21 07:39:48
红军飞夺泸定桥时,刘文辉做出一个正确决定,为14年后留了条后路

红军飞夺泸定桥时,刘文辉做出一个正确决定,为14年后留了条后路

可乐88
2024-06-21 11:38:31
0-1到2-1 地狱重回人间 FIFA第24欧洲杯大逆转 FIFA第3被推入绝境

0-1到2-1 地狱重回人间 FIFA第24欧洲杯大逆转 FIFA第3被推入绝境

狍子歪解体坛
2024-06-21 22:54:25
事态升级!同事爆料余某老底被揭老公犯事,一年从副科升到副局

事态升级!同事爆料余某老底被揭老公犯事,一年从副科升到副局

辣条小剧场
2024-06-22 05:25:38
大外交|中韩首次副部级外交安全2+2对话:中方为地区稳定展示沟通意愿

大外交|中韩首次副部级外交安全2+2对话:中方为地区稳定展示沟通意愿

澎湃新闻
2024-06-22 07:18:27
网传:成都某小区房价暴跌70万,业主叫苦连天,有人拿刀堵门!

网传:成都某小区房价暴跌70万,业主叫苦连天,有人拿刀堵门!

眼光很亮
2024-06-22 08:00:13
震惊!又一家车企被曝将裁员关厂,网传赔偿可能大于N+1…

震惊!又一家车企被曝将裁员关厂,网传赔偿可能大于N+1…

火山诗话
2024-06-21 21:57:43
大国容忍有限度!菲律宾吃瘪妄图挑动南海,蠢到美国本土人都喊话

大国容忍有限度!菲律宾吃瘪妄图挑动南海,蠢到美国本土人都喊话

陆弃
2024-06-21 11:05:02
外国游客扎堆打卡中国,西方舆论战瞬间破产

外国游客扎堆打卡中国,西方舆论战瞬间破产

枫冷慕诗
2024-06-20 19:39:40
韩流遇冷!韩女团为博眼球模仿疯马秀造型,歌词露骨低俗被骂翻

韩流遇冷!韩女团为博眼球模仿疯马秀造型,歌词露骨低俗被骂翻

萌神木木
2024-01-22 22:53:38
为什么美国允许丰田本田的存在,却容不得比亚迪、理想、蔚来等?

为什么美国允许丰田本田的存在,却容不得比亚迪、理想、蔚来等?

有趣的火烈鸟
2024-06-19 19:24:27
要大结局了?仁爱礁菲舰出现6米大裂缝,坐滩人员已中断补给25天

要大结局了?仁爱礁菲舰出现6米大裂缝,坐滩人员已中断补给25天

胖福的小木屋
2024-06-17 23:57:30
巴黎世家9.4万“姨妈裙”,火了!

巴黎世家9.4万“姨妈裙”,火了!

4A广告提案网
2024-06-20 17:01:39
自曝大瓜!张兰终于说实话了!离婚事件,汪小菲死里逃生!太可怕

自曝大瓜!张兰终于说实话了!离婚事件,汪小菲死里逃生!太可怕

小娱乐悠悠
2024-06-22 08:03:16
文章参加陕西同乡宴,憔悴沧桑似老头,网友称感叹他变得唯唯诺诺

文章参加陕西同乡宴,憔悴沧桑似老头,网友称感叹他变得唯唯诺诺

影视口碑榜
2024-06-21 14:14:57
1981年以来,美元和人民币,分别贬值多少倍?

1981年以来,美元和人民币,分别贬值多少倍?

安安小小姐姐
2024-06-16 09:12:52
2024-06-22 12:30:44
苔小米写故事
苔小米写故事
原创短篇故事
76文章数 27关注度
往期回顾 全部

艺术要闻

穿越时空的艺术:《马可·波罗》AI沉浸影片探索人类文明

头条要闻

人贩子拐卖14名儿童获死刑 表妹充满恨意:他该死

头条要闻

人贩子拐卖14名儿童获死刑 表妹充满恨意:他该死

体育要闻

1-0"吊打"意大利 西班牙这就叫冠军相?

娱乐要闻

陈晓惹争议!被曝婚变离家出走冷暴力

财经要闻

专访尹艳林:市场上的钱都流向了哪里?

科技要闻

一文看懂纯血鸿蒙,自主可控操作系统来了

汽车要闻

中型超混SUV 凯翼昆仑iHD预售11.99万起

态度原创

手机
房产
健康
亲子
军事航空

手机要闻

传音Infinix Note 40 5G手机正式发布 售价约1700元

房产要闻

上海新房不再集中公示!最新一批11个新盘官宣

晚餐不吃or吃七分饱,哪种更减肥?

亲子要闻

幼儿园毕业典礼,女孩哭着感恩姑姑 姑姑感动地眼泪直流,姑姑:弟弟和弟娘妈都是聋哑人

军事要闻

挪威瑞典芬兰将建贯穿三国军事运输走廊

无障碍浏览 进入关怀版